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序—写在“阿摩司书的信息”出版之前

 

很早以前就喜欢读先知阿摩司的作品,但是从头到尾将它讲完,这还是第一次。我想和我同样经验的兄姊一定不少。当我开始讲阿摩司书的时候,就听到许多兄姊,尤其是几位长执对我说:“牧师,以前常听到有一位先知名叫阿摩司,也偶尔会听到其它牧师讲先知阿摩司的信息,但从来都没有像这次这样很有系统地、认真地读这本经书。”当我讲完这位小先知的作品时,更有好几位兄姊对我说:“牧师,像这样的先知作品,应该多讲一些,否则,我们都不知道原来先知的作品这样精彩。”也有几位兄姊特地告诉我说:“牧师,我来礼拜之前,都会先将你今天要讲的经文读过一次,这样再来听讲道,就更明白先知为什么要讲这些话。”三年前(一九九七),我曾在嘉义西门讲耶利米书,但只讲到第卅一章,还没有讲完我就结束在该教会的牧养工作。当时讲先知耶利米的作品时,我就有着许多的感触,总觉得先知的话,不是只针对他的时代,更是对我们今天的世代。而现在讲先知阿摩司的作品时,我就发现他传达的信息几乎就是对咱台湾社会讲的一样,读起来是那样的贴切,看到先知阿摩司在指责主前七六○年代的北国以色列社会景况,就好像看到今天咱台湾社会的实况一般,几乎一模一样,心中所受到的冲击相当大。这也就是我曾对几位好友说过的:“每次准备讲道,最先受到冲击的总是自己。别以为我在讲道时常谴责别人,在写讲道稿的时候,我已经先痛骂了自己!”也许这样的心境很少信徒体会得出来吧。

从一九九三年开始,我这样将圣经一卷卷、一章章地讲,且在讲完后出书,这五年来,已经讲完且出过的书计有:马太、马可、路加、约翰等四福音书,使徒行传、罗马书、创世记、出埃及记,以及这本阿摩司书等共九本。目前正在讲使徒保罗的书信—加拉太书,预定在七月中可以完成,然后在九月初可以出版。接下去要讲旧约先知何西阿的作品、新约使徒保罗所写的哥林多前、后书,以及旧约的约伯记。另一方面,我也正在整理耶利米书,希望能在今年底前完成。虽然距离自己的心愿—讲完新旧约圣经六十六卷—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努力,但我并不退却,将排除一切困难,继续朝这个目标前进。

很多人一再问我:“为什么要这样讲法?”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这样才能帮助信徒明白圣经的信息,是完整的信息,不是片段的。再者,这样才能使自己回到圣经的信息里,可以避免自己陷入一个危险:把圣经的经文用来套在自己想要讲的内容。”其实,这几年来准备讲道,最大的感受就是越来越发现自己在圣经的了解上很贫乏,且也因为这样的讲道方式,发现自己过去对许多经文的了解并不正确,同时也深深感受到自己书实在读得太少、太少!

这一年多来,每当站在讲坛上看到兄姊们拿着笔在他们的圣经上做记号,或是随着我提醒他们注意的经文字句在做笔记时,都会感觉到一股暖流回荡在心中,我感受到大家好像在告诉我:“牧师,我有注意在听喔!”每次看到兄姊们用心听讲的态度,和热切的眼光在响应我偶尔提出的问题时,心中都会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你要更认真、更用心。”

今年(一九九九)元月初一开始,我在台北东门教会推动“每日读圣经”的事工,为了要帮助信徒们认真读圣经,也明白圣经的经文意义,我在周报上开辟“圣经导读”,这时才发现过去几年来一卷卷、一章章的讲道方式,帮助我在写“圣经导读”的功课上最大,也因此,我才有勇气告诉台北东门教会的兄姊们,如果他们确实认真每天读圣经,按照我给他们的读经表持续读,则每当他们读完一卷,我就出版一本“导读”的小书送给他们。预定三年后,会将新旧约圣经六十六卷读完一次,那时,我应该也可以写完全部的“导读”送给他们。如今,四个月的时间,他们已经读到约翰福音,我也依照进度出版了“马太”、“马可”、“路加”等三本导读的小书了。

我要特别感谢台北东门教会的兄姊,允许我这样的讲道方式,也帮忙我将这些讲道稿的文句修饰得更容易读,并且持续不断地为出版这些信息的书奉献所需要的经费。从去年(一九九八)四月就任迄今,他们给我许多鼓励和建议,使我在写作上增添了许多信心。要感谢林信男兄和陈桂芳姊,他们夫妇为了此书的出版,在繁忙的工作和生活中,特别拨出时间做修稿的工作。要谢谢高雄的甘明哲君,每次都是麻烦他为我的书做最后的校正工作,他不但认真、仔细,且是为了要让我的书及早出版,几乎是加班赶工,真是感谢。也要谢谢台北大安教会的杨腾祥兄弟,因为他帮忙编辑,这本书才得以顺利如期出版。

我衷心地祈求神,宽恕我在传扬圣经信息时造成的疏忽,以及遗漏了重要的信息,我恳求祂赦免我这方面的软弱。如果因为这本信息书对你在阅读圣经和灵修上有帮助,但愿你会将这份感谢都献给爱我们的神。

 

主后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

于台北东门基督长老教会

 

读 阿摩司书

 

阿摩司的时代背景

 

阿摩司书一开始就提供给我们一个很明确的历史背景:“在乌西雅作犹大王,约华施的儿子耶罗波安二世作以色列王期间、大地震前两年。”(一:1)简单的一段句子,除了“大地震前两年”没有详确的资料可寻外,南、北二国王朝的时代是相当清楚的。

乌西雅作南国犹大的王,这是在主前七九二至七四○年之间。而耶罗波安二世执政北国以色列的王位期间,是在主前七九三至七五三年。而先知阿摩司则是大约在主前七六○至七五○年间受到呼召出来传达神的信息。他虽然是南国犹大提哥亚人,“是个牧羊人,也是看管桑树的农夫”(七:14),却被神呼召去向北国以色列传神的信息,这一点也是比较特殊的地方。

耶罗波安二世,可以说是北国独立建国以来,最有成就的一位国王,在他执政之下,国势的兴盛可以说是超乎所罗门王以后的任何国王。论经济,呈现出来的是一片繁荣的景象;论军事,列王记的作者这样描述说:“他收复了所有属于以色列的领土,从北方的哈马隘口直到南方的死海。”又说:“耶罗波安二世其它的事迹,他在战场上的英勇以及怎样收复大马士革和哈马、重归以色列版图等,一一记载在以色列列王史上。”(列王记下十四:2528)这让我们看出耶罗波安二世的英勇,和他在军事上的成就。同样的,一个国王能够在经济上、军事上有这样的成就,必须有相当灵活的政治手段配合,否则单单是出兵他国就会引发邻近国家的围剿。

 

先知以“是否遵行神的话”看社会

 

但是,同样是列王记的作者,在记载耶罗波安二世的成就之时,也记了这样的一笔说:“犹大约阿施的儿子亚玛谢在位的第十五年,约华施的儿子耶罗波安二世作以色列王;他在撒马利亚统治了四十一年。他作了上主看为邪恶的事,仿效他先祖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的坏榜样,领以色列人犯罪。”(列王记下十四:2324)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跟他在经济、军事、政治上的成就有这么大的差距?这就是先知文献中最宝贵的地方。因为先知们不是从经济、政治、军事的强弱看一个国家、民族的未来,而是从信仰的角度在衡量一个民族、社会、国家是否遵行神的话。如果没有遵行神的话,这样的国家、民族即使相当兴旺,也将会受到神严厉的惩罚,且惩罚结果是相当严重的。我们从先知阿摩司所谴责耶罗波安二世统治下的北国以色列社会,就可以看出为什么列王记的作者会说耶罗波安二世“做了上主看为邪恶的事”。

 

“他们贪图钱财,贩卖老实人,把无法还债的穷人以一双凉鞋的价钱卖给人作奴隶。他们践踏贫民,推开路上的穷人。父子去跟同一个神庙娼妓睡觉,污辱了我的圣名。他们竟敢在祭坛旁边,用穷人抵押给他们的衣服做床单;他们竟敢在神的殿宇里,拿剥削穷人的钱买酒喝。”(二:68

 

“那些人在他们的宫里堆满了抢劫和剥削来的财富;他们不懂得什么是公平交易。”(三:10

 

撒马利亚的妇女啊,要听我的话!你们胖得像巴珊的母牛。你们欺负弱者,压迫穷人,支使丈夫倒酒给你们喝!”(四:1

 

“你们这些人恨恶人家在法庭上主持公道,公正无私。你们欺压穷人,抢夺他们的口粮;所以你们绝不能住在自己用石头建造的楼房,也不能喝自己美好的葡萄园所酿制的酒。你们罪恶深重,罪案累累。你们压迫好人,接受贿赂,在法庭上阻止穷人得到公平的裁判。在这邪恶的时代,难怪聪明人都不讲话了!”(五:1013

 

“你们这些人睡在象牙的床上,靠在安乐椅上享福,吃嫩牛和肥羊的筵席。你们唱新编的歌,用竖琴伴奏,像大卫一样。你们喝一碗碗的美酒,擦最上等的香水,却不为以色列的没落而悲伤。”(六:46

 

亚玛谢阿摩司说:﹃先知啊,你已经讲够了。你还是回到犹大去说教,让他们供养你吧!伯特利是宫廷圣殿,是国家礼拜的中心,不准你再在这里说教。‘”(七:1213

 

“你们这些人欺压贫困,剥削穷苦,你们听吧!你们自己说:﹃神圣的节日快点过去吧!好让我们去卖谷物。安息日快点结束吧!好让我们去做生意。我们可以抬高物价,用假法码和小升斗欺骗顾客了。我们可以用高价卖出劣等的麦子,我们要找个无法还债的穷人,用一双凉鞋的价钱把他买下来作奴隶。‘”(八:46

 

看,从上述的经文就可以明白北国以色列虽然在经济上非常富裕,但是,人民贪婪的情形几乎远胜过以前的任何世代。特别是有钱、有地位的人,不但没有存怜悯的心对待自己贫困的同胞,还用更严苛的手段欺负、榨压他们。而且在法庭中不但没有保护他们,还变本加厉的冤屈他们。更严重的是,连伯特利的祭司亚玛谢也出来阻挡先知阿摩司传达神的信息。一个社会如果富足到连神的话都不甩、要抛弃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危险讯号啊!这也就是为什么后来先知阿摩司传出神的信息说:

 

“时候已经到了,我要使以色列遍地饥荒。他们饥饿,并不是没有饼吃;他们干渴,并不是没有水喝。他们饥渴是因为听不到上主的话。这是我—至高的上主说的。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他们要到处寻找上主的信息,可是都找不到。”(八:1112

 

在他的看法里,没有神的赐福,所有的这些经济成就、军事武力的坚强、政治势力的扩张都将成为泡沫,很快就会化为乌有。从这里也可以了解到,整本圣经的作者就是在见证一点:“人的生存不仅是靠食物,而是靠上主所说的每一句话。”(申命记八:3b)

 

先知阿摩司信息的特色

 

先知阿摩司虽然是被列为“十二小先知”中的一位,但是,他的信息却是相当令人震撼的,因为他提出的信息跟以往以色列人民所了解的不同。例如:

 

一、他是首先提出“上主日子”的先知,并且告知以色列人民期盼这日子来临是等于期盼灾难降临一样。除非是悔改,否则无论到哪里去,都躲不开神在“那日子”来临时,对以色列人民的惩罚。

以往以色列人民在期盼的“上主的日子”,是个荣耀、得胜的日子。传统上他们认为“那日子来临”时,就是万国万民都将归顺到以色列的管里之下。但是,先知阿摩司却警告他们说,期盼这样的日子的来临,会遇到的灾难就像人被鱼钩钩住一样的痛苦、死亡(四:2)。他进一步提出警告说:

 

“等候上主的日子来临的人哪,你们惨啦!上主的日子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呢?上主的日子对你们只是黑暗,不是光明。那日子来临的时候,你们无处可逃,好比一个人刚躲过了狮子,又碰到了熊!又好比一个人回到了家里,筋疲力尽,把手靠在墙上,又被墙上的蛇咬了一口!上主的日子将带来黑暗,不是光明;那是倒霉的日子,没有一点希望。”(五:1820

 

我们可以看出他是把传统期盼的欢喜日子,解释成灾难来临的时刻。原因是人不应该一面作恶,一面还在期待更多的赐福,这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事。

 

二、在他的信息中相当突出的一点,就是信仰必须与社会生活紧密结合在一起。也就是说,一个人是否见证得出他的心中有神,就看他怎样过社会伦理道德的生活,如果在伦理道德生活上堕落,等于是在藐视神的尊严一样。他用很强悍的语调批判那些在社会道德生活上堕落的人,认为那是麻木心灵的生活态度。

因此,在他的信息中,很明显的可以看出他相当强调:富人带有社会责任关心贫困的穷乏人,有权势的人必须照顾弱小、软弱无力的人。他传出的信息中,一再谴责那些为富不仁的人,以及那些收受贿赂而手中却握司法大权的审判官。他们因为欺诈、收贿赂所累积起来的财富,不但对整个国家的存在没有帮助,反而是带来整个国家、社会灭亡的主要因素。

 

三、也是先知阿摩司信息中最为特别的地方,就是他指出当那些富人到圣殿去敬拜,即使是献上许多贵重的牲祭在祭坛上,那些祭品也是从贫困的穷乏人剥削得到的。神对这样的献祭只会感到羞耻,并且认为这样的献祭等于是污秽了神的神圣之名。他强调实践社会公义远胜过献祭,为那些受冤屈的人伸冤,比在圣殿里唱好听颂赞的诗歌更重要。他传出神的话说:

 

“我讨厌你们的节期,受不了你们的盛会!我不接受你们的烧化祭和素祭,也不希罕你们献上肥牲畜作平安祭。我不喜欢你们那闹哄哄的歌声,也不爱听你们弹奏的乐曲。其实,你们应该像江水滚滚涌流,不屈不挠地伸张正义!向溪水川流不息,始终不懈地主持公道!”(五:2124

 

这段话可以说是阿摩司书最重要的一段经文,也是此书的中心信息。

 

四、先知阿摩司也是最先提出:耶和华神不仅仅是以色列人民的神,也是所有族群的神,祂管理万族万民,是个无所不在的神。在本书的开头,先知阿摩司就先对以色列四围的民族、国家提出神审判的信息,所述说的方式都和对以色列人民所提出的控诉一样,例如:

 

大马士革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一:3

迦萨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一:6

泰尔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一:9

以东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一:11

亚扪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一:13

摩押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二:1

犹大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二:4

以色列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二:6

 

紧接着这个思想发展出来的,就是神乃是个无所不在的神。这一点在先知文献中表现得相当清楚,而先知阿摩司则是将此种信息传达得最具体;他说不论以色列人民躲到哪儿去,神都会把他们一个不漏地找出来,跟他们算帐。即使是上高山,或下到海底、阴间去,都逃不出神的掌握(九:14)。

这样很清楚,说明以色列人民和其它族群之间并没有什么特别,不会因为是选民,与神立有“生命之约”,就表较特别。相反的,因为是选民的缘故,他们应该表现得更好才对。很可惜的是,他们没有这样做,反而因为选民的记号,神这样说:“在全世界那么多国家中,我选上了你们,你们还犯了那么多的罪;正因为这缘故,我一定要惩罚。”(三:2,比较和合本的译文:“在地上万族中,我只认识你们;因此我必追讨你们的一切罪孽。”)

我们可以说先知阿摩司是第一位将宗教信仰和民族主义的优越感分开,谈论国家大事的先知。他不认为神只照顾以色列人民,即使他们的祖先和耶和华神之间有立过“生命之约”。但是,神也关心其他们的民族,正像神关心以色列民族一样。换句话说,神所关心的,是所有的民族,不会单单只有祝福以色列民族而已。可是,就是因为以色列民族的祖先与神立过“生命之约”,而这代的以色列人民却将这“生命之约”给忘掉了。因此,他们将加倍受到惩罚,因为神不能接受以色列人民如此轻视“生命之约”。

 

是一本反省咱台湾社会最好的信仰经书

 

像他这样的先知,不论在哪一个时代,都会感到孤独,因为他的言论与当时社会的价值观差距过大。而且在社会道德生活上要求甚严,使当时的人甚难接受。可是他的影响却是极为深远,主要原因是他对当时北国以色列社会的生活型态,观察的相当入微,可说几乎是无微不至,连女人“擦最上等的香水”他都闻得出来!这对今天的传道者来说,是很值得学习的功课,就是传道者必须注意社会的现象,从现象中看出神的信息。另外一点,他的信息针对那些达官显要毫不留情,因为他不是在讲自己喜欢的话,而是忠实地将神的信息传达出来,这一点是今天所有传道者最该学习的。

再者,对于今天的基督徒,先知阿摩司的信息确实很重要,因为他告诉我们,必须将信仰用在社会生活上,不能分开。否则敬拜方式即使再美,奉献的数目就算是很大,也是枉然,因为神对这些都没有兴趣。神所关心的是整个社会伦理生活秩序的建立,特别是对那些贫困的人的关怀,乃是基督徒的社会责任。特别是在今天台湾经济相当富裕的社会中,我们还一再贪婪地在追求经济发展,却对贫困的原住民、农工们极尽剥削之能事,这岂不是让我们看到耶罗波安二世统治下的北国以色列的翻版吗?先知阿摩司的作品实在值得我们细读、反省啊!

 

此书可分成下列段落

 

一、受呼召及对以色列邻国的信息。第一章一节至二章五节。

二、神对以色列的审判。第二章六节至五章十七节。

三、预言灾难将会临到以色列。第五章十八节至六章十四节。

四、先知阿摩司看到的异象。第七章一节至九章十五节。

── 卢俊义《阿摩司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