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一讲:为什么神这样说

 

经文:阿摩司书一:1—二:5

 

旧约圣经中很重要的一部份,就是先知书。一般说来,先知可以分成被掳之前的先知,与被掳之后的先知。所谓被掳之前的先知,是指在主前七二一年北国以色列亚述帝国消灭之前,例如摩西撒母耳以利亚以利沙米该雅等等。被掳之后的先知,是指在这个年代以后出现的。而圣经中大部分的作品是被掳之后的先知的作品。先知的主要任务是传达神的话语,正如先知米该雅说的:“我指着永生的上主发誓,上主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列王记上廿二:14)因此,先知作品中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一开始就会用“上主说”、“耶和华神这样说”、“神说”等句型,来表示先知现在要讲的话,乃是神的话,不是他个人的意思。因此,当先知实在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因为神的话有时候连先知自己都不喜欢,怎能又去传给别人听?先知约拿就是个例子,神要他去传的话,他不喜欢,因此用逃避的方式拒绝神的呼召。但是,当神呼召人去传信息时,人是无法抗拒的。

再者,先知作品最重要的信息,是在告诉我们:神在受苦的子民中,如何伸出祂拯救的手,使身陷绝望的子民获得生命的希望。

先知阿摩司,就是属于被掳之前先知中的一位,他的名字的意思是“神有扶持”,或是“上主承担了”。出生在南国犹大提哥亚村,该村位于伯利南方大约十公里处。很特别的地方是,他是南国犹大的人,却受呼召到北国以色列去传神的信息。因此,北国的政府对他很感冒,威胁他,人民也不喜欢他,要他离开北国回犹大去(七:1213)。

很少有人会喜欢听神仆人先知的话语,当神透过祂的仆人先知传出信息的时候,人的心总觉得像是被刀剑刺进骨髓一般的难受(参考希伯来书四:1213)。出名的修女特里萨说:“最宠爱人类的是神,没有人能够和祂相比。”确实是这样,神最宠爱人类了。可是,被宠爱的人类却常常违背神的旨意,去做不应该做的事,使神相当的伤心。因此,祂一再差派仆人先知出来传达信息,希望人能悔改,回到祂的面前。可是,人听不进神的话,因此,杀害先知的事时常发生,迫害神仆人的事件在每个时代都有。

 

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传出的信息内容:

 

第一至二节:在乌西雅犹大王,约华施的儿子耶罗波安二世作以色列王期间,大地震前两年,神向提哥亚村的牧羊人阿摩司启示有关以色列的事。以下的记载是阿摩司的话。

阿摩司说:

上主从锡安怒吼,

耶路撒冷发出雷轰。

牧场的草枯干;

迦密山的青草变黄。

 

先知的作品开始都会有一个特点,是先介绍先知的背景。第一节告诉我们,先知阿摩司提哥亚村的牧羊人,他也是“看管桑树的农夫”(七:14)。这一节也提到先知阿摩司是在犹大王乌西雅时代受召出来传达神信息的,乌西雅犹大王是主前七九二年至七四○年,是在位最久的一位国王。他十六岁的时候登基接下父亲亚玛谢的王位,掌权长达五十三年,也是一位敬虔、有能力的国王。历代志的作者这样形容他:“做了上主认为对的事。在他的宗教顾问撒迦利亚活着的年日,他都忠心事奉上主;上主赐福给他。”(历代志下廿六:45)很可惜的是,人在成功的时候,往往会忘掉神赐福的恩典,以为自己很有能力,就骄傲起来。我们看历代志的作者这样形容乌西雅王的另一方面说:

 

乌西雅王的强盛使他逐渐骄傲起来,招致他的衰败。他冒犯上主,自己进圣殿在香坛上烧香。亚撒利雅祭司带着八十名英勇的祭司跟着王,要阻止他。他们说:﹃乌西雅啊,你没有权向上主烧香;只有亚伦后代作祭司的被分别为圣来做这事。请离开这圣地。你已经冒犯了主神;你再也得不到他给你的尊荣了。‘

乌西雅正站在圣殿的香坛旁边,手里拿着香炉。他对那些祭司发怒,就在那时,他的额上突然出现了痲疯。亚撒利雅和其它祭司都惊吓地望着王的前额。他们催他离开圣殿;他就急忙离去,因为上主已惩罚他。

乌西雅王余下的年日因这病而礼仪上不洁净,不能再进圣殿,住在自己的行宫;国家大事由他儿子约坦掌管。”(历代志下廿六:1622

 

从这段史料里我们看到一个重要的背景:国王很骄傲,且是不尊重圣殿的礼仪。这里说他自己手里拿着香炉就要献祭,虽然祭司提醒并阻止他不可以这样,但是他不听,硬是要自己做,结果马上被神惩罚,长出痲疯来。换句话说,他根本就不把祭司放在眼里,这样的行为表明出来的意义是:我是国王,要怎样就怎样,你们祭司管不着。一个社会领袖不尊重宗教的敬拜礼仪,常常是用这种方式表示轻视信仰的态度。

类似乌西雅王这种镜头也常出现在台湾的许多宗教场合,有许多政治人物会在一些大型的宗教活动中出现。他们穿着祭司礼服带头作祭祀,好像煞有一回事的样子,其实他们这样的行径所诠释出来的意义,刚好与乌西雅王所做的一样。一个国王不会守宗教礼仪的规矩,这样的国王心中不会是真的在敬神。

前面已经说过,先知阿摩司是南国犹大提哥亚的人,但他受神呼召向北国的以色列传神信息。作者告诉我们,先知阿摩司到北国去的年代背景是耶罗波安二世的时代,是主前七九三年到七五三年,前后在位有四十一年。而先知阿摩司传神信息的时间,是在主前七六○年至七五○年间。这两位国王能统治国家那样久,表示在他们的统治下,国势强、经济繁荣、社会稳定,国力达到最颠峰的境况。列王记的作者分别这样形容耶罗波安二世和乌西雅的政绩:

 

“他收复了所有属于以色列的领土,从北方的哈马隘口直到南方的死海。”(列王记下十四:25a

 

耶罗波安二世其它的事迹,他在战场上的英勇以及怎样收复大马士革哈马、重归以色列版图等,一一记载在以色列列王史上。”(列王记下十四:28

 

乌西雅效法他父亲的榜样,做了上主认为对的事。”(列王记下十五:3

 

在人看来是有功绩,尤其是在耶罗波安二世治理下的北国以色列,确实是整个国家达到最颠峰的状况。但是,在神的眼中却不一定是好的,这才是值得我们注意的地方。看,列王记的作者分别用这样形容耶罗波安二世治理下的北国以色列,和乌西雅治理下的南国犹大

 

“他做了上主看为邪恶的事,仿效他先祖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的坏榜样,领以色列人犯罪。”(列王记下十四:24

 

“上主看见所有的以色列人,无论自由或不自由的都遭受很大的苦难,没有人帮助他们。”(列王记下十四:26

 

乌西雅﹃他没有除去山丘上的神庙,人民仍然在那里献祭烧香。上主降灾给乌西雅,使他长了痲疯,一生受这病的纠缠。‘”(列王记下十五:45a)

 

看,社会繁荣的另一个角落所显现出来的,在北国以色列是:宗教信仰和道德加速堕落,他们忘记了神在过去曾经为要拯救他们,特别给予恩典。我们往后会看到先知阿摩司以很严厉的言词在谴责北国以色列社会景况。在他们视为伟大君王耶罗波安二世的统治下是:司法不公,官员接受贿赂,富有的人一再欺负贫穷人,人不喜欢神的话,导致社会生活不安。以上这些都是先知阿摩司很具体指责出来的。

南国的犹大也是这样,政治、军事势力达到颠峰的境界,但是偶像崇拜也同时盛行在每个角落中,百姓沈沦于声色生活,道德纪律败坏。

先知阿摩司就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要传神呼召他出来说的话,这可就不容易了。因为在一个经济繁荣,国势甚强的时代里,谁会听得下另一种声音?谁会喜欢听神的话语?就像咱台湾,谁真的喜欢听圣经神的话语?经济那样繁荣,社会那样有活力,谁会在意神的话?别说是神的话,有时连有良知的知识分子说话也会遭到牢狱之灾呢!就像先知阿摩司所说的:“在这邪恶的时代,难怪聪明人都不讲话了!”(阿摩司五:13

第一节也提到“大地震”,我们已经很难找到这方面的详细数据,不过很可能是如同撒迦利亚书第十四章五节所提的:

 

“你们要奔逃,经过这山谷;这山谷穿过山,延展到另一边去。你们会逃跑,像你们的祖先在犹大王乌西雅时代逃避大地震一样。然后,上主—我的神要来临,带着所有的天使一起来。”

 

看来那次的大地震不小,造成的伤害确实是满大的。不过,请注意,圣经的作者会用“地震”来表示神的愤怒。例如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马太福音的作者这样形容当时的景况:“这时候,悬挂在圣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成两半。大地震动,岩石崩裂。”(马太福音廿七:51

第二节开始记载先知阿摩司被呼召传达神的话语。这一节也是一首诗,形容神一出愤怒的气,即使是最为肥沃之地也会变成荒场。像原本是肥沃、翠绿的迦密山脉,如今是连青草也会变黄(枯干了)一样。这一节诗歌就是为往后经文所描述的败坏现象作总论,让我们知道,无论谁,或是哪一个民族、国家、社会,若是因为败坏而引起神极度的愤怒,即使拥有很美的荣华富贵,也将在一夕之间变成乌有。

 

第三至五节:上主说:“大马士革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他们用残酷的刑罚虐待基列人。所以我要火烧哈薛王的王宫,摧毁便•哈达王的宫殿。我要捣毁大马士革的城门,歼灭亚文平原的居民和伯•伊甸的首领。叙利亚的人民要被掳到吉珥。”上主这样宣布了。

 

从第三节开始,先知阿摩司先提起与北国以色列来往有关的邻近国家。

“上主说”,在和合本用“耶和华如此说”,这是先知传达神话语的模式。

大马士革,这是以色列国北部叙利亚的首都。长久以来一直跟以色列国敌对。

这里说到大马士革人虐待基列人。列,是位于加利利以东的以色列境内,与叙利亚隔邻,土地非常肥沃,也因此常遭遇到邻近国家的窥视。列王记下第八章十二节、十三章一至七节有记载关于叙利亚在战胜以色列后,用很残酷的手段对待基列人,踩踏他们像灰尘一般。和合本圣经用“以打粮食的铁器打过基列”,形容大马士革的人“用残酷的刑罚虐待基列人”。这种“打粮食的铁器”是以色列人收割麦子的农具,在木器的末端装有尖齿,用来打麦穗分别出粗糠或是饱穗的谷粒。现在大马士革的人用这样的农具刑罚基列人,可想而知伤害之大,手段之残忍,连神都看不下去。这让我们看到,即使是战争,也不可以如此残暴的手段对待敌对的人民,因为一般人民总是无辜的,他们手无寸铁。

再者,第三节的“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这句话,一直出现在这一章每个段落经文的起头,表示神之所以发出极大的怒气,不是没有原因,也不是随意动怒,而是忍到无法可忍的地步了,才会这样。另外,我们也从这里看到,人犯罪,神绝对不会漠视不管,祂一定会处罚,这一点是我们应该要清楚记住的。

“犯罪”,这个字希伯来文的意思是“背逆”,是违背神的教训、旨意。这教训、旨意是以立约作基础,有立约,就不是单方面的评断,而是有依据的。换句话说,这些被先知阿摩司所提起犯罪的国家、族群,之所以引起神极度的不满,都是因为违背与神之间的契约关系,且是一再地如此。

第四节说神要用“火烧”大马士革王的宫殿。火,这是指战争之意。哈薛便•哈达,两人乃是父子。宫殿也可以看成是“城堡”之意。

先知阿摩司这段预言大马士革毁灭的事件,发生在他说预言后约二十年,主前七三二年,那年亚述帝国皇帝提革拉•比列色进兵大马士革,“把利汛王杀了,并且把人民掳到吉珥”(列王记下十六:9)。

 

第六至八节:上主说:“迦萨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他们俘虏了邻国的人民,卖给以东人作奴隶。所以我要火烧迦萨的城墙,摧毁它的宫殿。我要歼灭亚实突的居民和亚实基伦的首领。我要处罚以革伦城;凡是留在城里的非利士人都要死亡。”至高的上主这样宣布了。

 

迦萨,这是非利士人的五大城市之一。其它四个城市是:亚实基伦亚实突以革伦迦特。这些城市都是当时的国际大城,商业往来相当频繁。非利士人在先知撒母耳扫罗王的时代就已很活跃。他们曾被大卫王征服过,且被限制只能在沿海的亚实突亚实基伦迦萨等三个城市生活。

这段经文提到这五个城市中的四个,漏掉了迦特。在第六节是以“迦萨”作为非利士人的代表,原因可能是因为迦萨是这五个城市中最大的,也是贩卖奴隶的中心。他们之所以惹起神的愤怒,是因为他们把被打败的以色列人整个村落、族群全部都当奴隶卖掉,这种作法跟断绝了一个民族的命脉是相同的,因为古时候的奴隶是属于主人的财产,即使是生下来的孩子也是属于主人的。结果非利士人被神愤怒的烈火惩罚得很厉害,因为连剩下的也都难逃幸免,这说明了从榨压别人所得到的,都将付出一切代价,且是加倍的价码。

 

第九至十节:上主这样说:“泰尔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他们不遵守跟友邦签订的条约,反而把邻国的人民放逐到以东作奴隶。所以我要火烧泰尔的城墙,摧毁它的宫殿。”

 

泰尔,是非尼基人的主要城市,是迦南人的后裔。这里说到“他们不遵守跟友邦签订的条约”,是因为在大卫王和所罗门王的时代,以及后来的亚哈王,他们都与以色列人保持相当友好的关系。列王记的作者这样说:“泰尔希兰一向是大卫的朋友;他听说所罗门继承他父亲大卫作王,就派遣特使来见所罗门。”“希兰所罗门和平相处,并且签订协约。”(列王记上五:112)为了促进双边的关系更密切,亚哈王甚至娶了泰尔王的女儿耶洗碧为妻(列王记上十六:3132)。但我们知道,圣经的作者将“约”看为是生命中最为重要的记号。因为与以色列人订约时必定会以神作为“中保”,因此,“约”也表示人对神的忠实。如今,泰尔因为以色列衰微就背叛所签订的“约”,且将以色列人民卖到外国去当奴隶,如同藐视神作见证的约一样,是神所不允许的。

 

第十一至十二节:上主这样说:“以东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他们不仁不义,用刀剑迫害他们的亲族以色列人。他们的暴怒永不停;他们的忿恨永不止息。所以我要火烧提幔的城市,摧毁波斯拉的宫殿。”

 

以东,这是以扫的后裔(创世记卅六:1),跟以色列人是同父异母兄弟,是很近的亲族关系。但是圣经也常常告诉我们这两个族群时常吵架,有如世仇一般彼此仇恨。从第九节可以知道,以东人也参与贩卖以色列人民为奴的事件。不过这里有些困扰,因为在先知阿摩司时代,以东是属于犹大统治区,不可能发生贩卖奴隶,或是与以色列人敌对的情况。所以有些圣经学者认为这件事可能是后来在编辑圣经时附加上去的,背景是发生在主前五八六年。当巴比伦尼布甲尼撒消灭南国犹大以色列人逃避战祸时,以东人不但没有伸手援助,相反的是与巴比伦人站在一起欺侮以色列人。先知俄巴底亚指出以东之所被惩罚的原因是:

 

“因为你残害你的兄弟雅各

你将蒙羞,永被除灭。

敌人攻破城门的日子,

你竟袖手旁观。

外族人掠夺耶路撒冷

把财宝分赃,据为己有,

你跟他们是一丘之貉。

你的兄弟犹大遭遇不幸的日子,

你不应该瞪着眼看。

他们灭亡的日子,

你不应该幸灾乐祸。

他们遭难的日子,

你不应该嘲笑。

我子民遭难的日子,

你不应该闯进他们的城门。

他们遭难的日子,

你不应该睁眼看他们受苦。

他们遭难的日子,

你不应该抢夺他们的财物。

你不应该站在交叉路口

捉拿逃难的人。

你不应该在他们遭难的日子

把他们交给仇敌。”(俄巴底亚1014节)

 

这首诗歌让我们看到以东真正的罪行,是对自己亲人遭遇灾难的时候,不但没有伸出援手,相反的是采取落井下石的手段,增加以色列人的苦难。

提幔,这是以东国的首都,土地肥沃,人口多,是当时中东地区相当出名的经贸城市。

波斯拉城则是以东的要寨,防御的工事做得相当坚固。如果这个城市被毁灭,以东国就无法守住。但是,即使是最坚固的城堡,也难挡神的愤怒。

 

第十三至十五节:上主说:“亚扪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为了要扩展领土,他们甚至剖开基列地孕妇的肚子。所以我要火烧拉巴的城墙,摧毁他们的宫殿。战争爆发的时候,将有喊杀的声音,搏斗像狂风暴雨。他们的国王和官长都要流亡。”上主这样宣布了。

 

创世记第十九章卅六至卅八节告诉我们,亚扪摩押都是罗得的后裔。说来,他们也是以色列人的亲族,但是,他们对待自己的亲人却是相当的残忍。从士师的时代起,他们就一直与以色列人敌对,曾被大卫王打败而臣服。但在所罗门王的时代恢复独立的王国,与基列相比邻,但时常入侵基列

第十三节提到亚扪人用残忍的手段对待基列人,这种剖开“孕妇的肚子”,是一种绝种的作法,因为孕妇不但丧失了生命,她腹中的胎儿也会死去。圣经中除了这地方提起有这样残酷的手段外,列王记下第十五章十六节也记载以色列米拿现曾在提斐萨城做过同样的事,作者说“他做了上主看为邪恶的事”。也许在古代的社会,强者对弱者往往是采取类似这样残酷的手段,可是,这样的作法是神所无法接受的,祂必定会惩罚。

第十四节的“拉巴”,这是亚扪的首都,即今日约旦的首府安曼。他们用残酷的手段对待别人,自己要因此尝到战争带来的极大苦难,因为战争的惨状会像“狂风暴雨”摧毁他们。

 

第二章一至三节:上主说:“摩押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他们把以东国王的尸骨烧成灰烬。所以我要火烧摩押,摧毁加略的宫殿。当军队吶喊、号角吹响的时候,摩押人一定在战场上死亡。我要处死摩押的首领,杀尽他所有的官长。”上主这样宣布了。

 

摩押人也是以色列人的亲族,因为是罗得的后裔。当以色列人民进入迦南地后,就一直跟摩押人常有磨擦、冲突。所谓“把以东国王的尸体烧成灰烬”,意思是指他们追杀到连已经死去的人的坟墓都不放过。用现代人的说法,是指“鞭尸”。这不仅是件很缺德的事,在当时的人看来,遭到这样际遇的人,将永不会得到安宁,即使是死去已经很久了,也不会安宁,因为他的尸体被污辱了。先知耶利米曾描述巴比伦帝国将会用这种挖掘坟墓的方式,对待耶路撒冷的人民(耶利米书八:13)。可能是因为摩押人这种行径被看成是非常恶劣,因此先知阿摩司传出神生气的话语也特别的重。

 

第四至五节:上主这样说:“犹大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他们弃绝我的法律,不遵守我的诫命。他们被祖宗所信奉的假神勾引,离开了正道。所以我要火烧犹大,摧毁耶路撒冷的宫殿。”

 

这一段内容所描述的是比较特别不一样的罪行,不是为了战争中以残酷手法对待敌方,也不是因为将敌方人民当作战利品贩卖为奴隶。跟前面所提及的罪过完全不一样,此处先知阿摩司提到犹大时,所说的是宗教信仰问题。

犹大,这是属于神亲自拣选的人民,跟北国的以色列同是雅各的后裔、亲兄弟。但是,他们却忘记了摩西颁布给他们法律、诫命。我们可以这样说,旧约圣经中的先知作品里,谈的主题就是关于以色列民族与神之间“约”的关系。这里说“弃绝我的法律,不遵守我的诫命”,意思就是忘了与神之间所立的“约”。忘了神的“约”,最具体表现出来的行为就是拜虚假的神明。整个先知运动中,就是以这个为主题,向以色列人民提出警告,要他们回到神的面前,承认耶和华神就是他们唯一的主,他们是神的子民,这也是以色列人民与神立约的基础(利未记廿六:12耶利米书三十:22,卅一:1何西阿书二:23)。

 

现在让我们来想想这段经文所带来的信息:

 

一、注意听神忠实仆人的声音。

 

先知阿摩司和其它先知一样,他们受呼召出来传神的话语,但却很少人愿意听。特别是在那时候的社会,经济景气繁荣、国势甚强的情况下,很少人会想要听神的话语。因为神的话并不好听,就像我们现在所读的这段经文,所提到的都是罪恶、犯行,且都是在战争底下,战胜者对待战败者的残酷手法。在当时的人看来,战胜就等于拥有对方所有的一切,甚至包括生命在内。但是,先知阿摩司却提出神对这样的手法相当不以为然,甚至发出愤怒的声音。不过会听的人很少,甚至有人会认为先知阿摩司必定是疯了。在一个普遍认为“理所当然”的价值、生活态度环境中,要说出完全不同的声音、论调,是相当困难的。但是,先知是要忠实于神的话,神要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

今天在台湾这样的社会里,论经济,很繁荣;论社会生活,物质相当丰富;论教育,非常普及;论交通,很发达。有人说,这是台湾有史以来最为繁荣盛世的时代。但是,我们也看到台湾最为混乱、不安的也是这个时代,也是最难传达神话语的时代,更严重的是,连传道者也懒得要去传,甚至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失去了传道的使命感。我们应该要注意倾听神的话,特别是在台湾今天的时代,注意听,听听看哪一位传道者最认真在传达神的信息的。如果有,请注意听听他所讲的,即使所说的是很难接受,也不要轻视、或忽略。因为神的话对一个动乱不安的世代,必定会令人有这样的感受。

 

二、别以为慈悲的神永远不会生气,祂会生气、也会发愤怒。

 

创造的神是一位很慈悲的神,耶稣基督所介绍给我们认识的神确实是很慈爱的神。圣经一再提起,耶和华神是位“慈悲怜悯的神,不轻易发怒,充满信实慈爱。”(出埃及记卅四:6民数记十四:18诗篇八十六:15约拿书四:2约珥书二:13)但是我们不要因为这样,就认为神不会发怒,也不会生气,就随己之意胡作非为。我们看到先知阿摩司传出来的信息,神必定会数算每一个族群的过错。神不是不会生气,会,神是会发怒的神,也会用很严厉的方式惩罚做恶劣之事的人。

如果我们看今天台湾社会混乱的现象,我们心中应该有个谱,就是神不是不发怒,会,有一天,祂会像对待叙利亚非利士泰尔以东亚扪摩押犹大的人民一样,对待我们,除非我们以真实的悔改过来。

 

三、别用残酷的手段对待与我们不和的人。

 

我们看到先知阿摩司提出神生气的原因,主要的都是战争胜利者用残酷的手段对待对方,使人的生命在战争的折磨下,有如雪上加霜一般,生活得更加艰困。然而,这些看来很得意因战胜所掠夺得来的战利品,都将因为神的生气,带来神更多的惩罚。

会用残酷手段对待弱者、战败者、失败者的人,就是对生命很漠视或轻视的人。但是我们要注意,生命乃是来自神的创造和赏赐,任何对人的生命漠视、轻视的人,等于是用同样的态度在看待神的创造,换句话说,这样的人已经不是在轻视弱者,而是在藐视神的恩典了。这样,有一天,要付出更多的代价,因为神会将他所掠夺得到的一切,加倍索取回去。── 卢俊义《阿摩司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