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讲:神生气了

 

经文:阿摩司书五:25—七:9

 

我们读先知作品时会发现一个现象:不同的先知,强调的重点不同,介绍给我们认识的神也不一样;例如,先知何西阿很强调神是个慈爱、怜悯、满有恩典的神。他甚至用自己娶了一个“不贞的女人”作比喻,来描述神与以色列人民之间的关系。虽然以色列人民就像一个“妓女”、“不贞的女人”,但是,丈夫(神)还是深爱着她,一再呼吁这位不贞“妻子”回来身边。而先知阿摩司就不是这样;他是一再强调,神乃是个公义的神,祂绝对不会把以色列人民所犯的罪恶轻放过去,也不会轻易的放他们干休,一定会严惩背叛与祂立约的以色列子民。但是,先知作品有一个共同的观点,就是神最喜爱人的,就是遵行祂的旨意去行、生活在我们的世界里。神不喜爱人用虚伪的献祭来表示忏悔,祂所喜爱的是,人真心的悔改。

在前一讲我们所读的第五章廿四节:“其实,你们应该像江水滚滚涌流,不屈不挠伸张正义!像溪水川流不息,始终不懈地主持公道!”这一节可以说是先知阿摩司作品最重要的中心,因为这一节说出神就是个公义的神,祂要求祂的子民也要这样,将公义的准则当成是生活在社会中最为重要的信仰告白。否则,即使是到出名的宗教圣地去献祭,或是在敬拜中唱出最动人的诗歌,或是弹出最美妙的琴声,都不会使神因此动容、减轻怒气。不会,神还是会因为人将神的公义歪曲,有权势者欺压贫困软弱者的行为,持续发出烈怒。

在先知阿摩司的作品中,我们也看到他非常重视一点,就是信仰不是用祭典、仪式、献祭表现出来的,信仰是从生活中具体呈现出来的。这样的教训对今天的基督徒来说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将信仰真实地用在生活中,等于是在欺骗神一样。若这样,即使人用非常严肃的祭典、礼仪献上牲祭,也是枉然,因为这不是神所喜爱的,甚至对公义的神来说,用欺压贫穷人得来的财富作献祭之物,简直就是在污秽神的神圣和救赎的恩典。我们若将先知阿摩司这样的信息主轴弄清楚了,看他的作品就更容易明白。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所读经文的内容:

 

第五章廿五至廿七节:“以色列人哪,在旷野的那四十年间,你们何尝献牲祭或供物给我!现在你们得背起自己雕刻的偶像—撒固王神和迦温星神,一起流亡。我要把你们放逐到大马士革以北遥远的地方去。”万军的统帅神这样宣布了;他的名是耶和华。

 

我们看到圣经作者最喜欢提及的一个事件,就是出埃及进入旷野的经历。对以色列人民来说,这是代代子孙无法忘记的生命故事。他们很清楚在出埃及进入旷野四十年期间,经历过没有水、食物的苦难,也曾面临敌人追兵的打击,但是神的手扶持他们,带领他们走过那段艰辛的日子和旅途。在旷野那段日子,连水、食物都没有的时候,怎能献祭呢?能用什么礼物献给神表示感恩呢?没有!他们唯一有的,就是听从神吩咐的话,也因为这样,他们才能平安地度过那段艰辛的日子和路途。

第廿六节提到“撒固”和“迦温星神”,这可能都是亚述人所敬拜的神明。在先知阿摩司的时代,以色列人民已经将这些当地人敬拜的偶像神明当作神明在敬拜。更严重的是,以色列人民亲自雕刻“撒固”和“迦温星神”偶像神明,这样的举动充分证明他们已经忘了带领他们祖先出埃及的神,也忘了祖先与神之间所立的生命之约。我们在这里看到一个重要的信仰基本认知:忘了神的人,结果是失去了所拥有的一切。先知阿摩司传出神的警告说,以色列人民将要因此付出最大的生命代价—神不再保护他们,他们将因此被敌人打败,且被放逐到异邦去成为奴隶。

 

第六章一至八节:住在锡安享受安逸的人,你们惨啦!在撒马利亚山上自以为安全的人,你们惨啦!你们竟以为是大以色列国中的名流,受别人的敬仰呢!你们到甲尼城去看看,再到大哈马市,然后到非利士人的迦特城去考察考察。这些国家中,有哪一个不比犹大以色列强盛?它们的领土,哪一个不比你们的广阔?你们以为大难临头的日子还不会来到;但是你们的行动正自取灭亡。惨啦!你们这些人睡在象牙的床上,靠在安乐椅上享福,吃嫩牛和肥羊的筵席。你们唱新编的歌,用竖琴伴奏,像大卫一样。你们喝一碗碗的美酒,擦最上等的香水,却不为以色列的没落而悲伤。所以,你们要首先被放逐;你们放荡宴乐的生活也就此结束了。

至高的上主—万军的统帅神指着自己发誓说:“我痛恨以色列人的骄傲;我讨厌他们豪华的住宅。我要把他们的首都和里面的一切都交给他们的敌人。”

 

请注意,通常旧约圣经在说“锡安”是指耶路撒冷,而先知阿摩司现在是针对北国的以色列传达神的信息。因此,第一节用“锡安”,很可能是经学教师在抄写经文时的笔误。有圣经学者认为正确的写法,应该是“住在撒马利亚享受安逸的人”。

我曾说过先知阿摩司的时代,是北国以色列创国以来,在政治、军事、经济上最为辉煌的时代。因此,人民都以为在这样的景况下,国家很安全,不必害怕敌人敢来攻击,也不必为生命担忧。但是,我一再提醒过大家,先知在评断一个社会、国家,不是从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着手,而是从人民在社会生活、伦理道德所表现出来的信仰态度去观察、衡量。现在我们从第一节看到当时的以色列人民的想法;他们以为国家在政治、军事、经济上都很有成就,正好那时邻近的国家,不是国势衰退,就是小国林立,因此,以色列人民就自负起来,认为自己很行。但先知阿摩司指出他们真正的问题,是在信仰上堕落所导致的伦理道德的败坏,包括奢侈到“睡在象牙的床上”、“吃嫩牛和肥羊的筵席”,以及“擦最上等的香水”等等。看,这些奢侈、浪费的生活都在表示什么呢?其实就是前面经文已经提过的,所有这些富裕、奢侈的物品,都是来自欺诈贫穷人得到的。

第五节所描述以色列人民社会生活的景况,在旧约圣经中只出现在这里,也从这一节可以看出他们在经济富裕生活下显示出信仰堕落的严重性;他们“唱新编的歌,用竖琴伴奏”,这里所谓“唱新编的歌”,意思是在作乐中,随兴唱歌,但是这些随兴所唱的诗歌带有淫乱内容。这情形简直就跟我们今天在台湾所看到的那些达官显要、巨商富贾在政治饭局,或商场交际饮酒中作乐的情形一样!我要提醒的是,也有不少基督徒事业家也是如此!

请注意第六节,这节提到他们“擦最上等的香水”,这种“最上等的香水”原来是用最好的油提炼出来的。而依照规定,这种特别提炼的油只能在圣殿作为敬拜神之用,不能和一般生活所使用的油混在一起,或是用在个人的身上。摩西的法律就这样明文规定:

 

“不可把圣油倒在常人身上,也不可应用同一处方配制同样的油。这油是圣的;你们必须以它为圣物。若有人配制同样的油,或用这油来涂抹祭司以外的任何人,他必须从我的子民中除名。”(出埃及记三十:3233

 

看,如果他们心中还有神的话在,他们敢这样做吗?绝对不敢!就是因为忘了神的话,他们才敢如此嚣张,拿要献给神最高级、最好的香油(水)涂抹在自己身上,这已经显示出他们是富裕到把神摆在一边,或是说把自己看为重要到如同神一样。谁会把献给神的香油拿来涂抹在自己的身上呢?在第四章一至三节,先知阿摩司曾指出以色列贵族、富商、巨贾的妇女,她们就像“巴珊的母牛”,打扮得妖娇艳丽,甚至为了要显示自己的财力,连最上等的、要献给神的特制香水都拿来用在自己的身上。

以上的情形都是先知阿摩司所提出的指责,可以看出他对以色列人民社会生活和景况观察是多么地细微,却绝不是无的放矢,看,连以色列的女人所擦的香水都闻出是什么材料,就可以想象他观察的认真、体验之深。他传出神的愤怒,说神是用“发誓”的语气在说话,意思是指神要伸手“审判”了。

第八节就是神要审判以色列人民的内容,先知阿摩司说神“痛恨以色列人的骄傲”,同时也“讨厌他们豪华的住宅”;骄傲,是指他们在政治、军事、经济上虽有成就,却在信仰生活上堕落,甚至严重到忘记了神。讨厌,是指他们用诈压贫穷人所得到的财富,过着奢侈、淫乱、败坏道德纪律的社会生活。

 

第九至十四节:假如一个家庭还剩下十个人,这十个人也都要死亡。当死人的亲戚来拖尸首去焚烧的时候,他要对那躲藏在屋子里的人说:“你以外还有谁没有?”

那人要回答:“没有了。”

亲戚说:“嘘,不要作声,不可提上主的名。”

当上主发命令的时候,大小房屋都要倒塌,成为废墟。马能在悬崖上奔跑吗?牛能在海洋中耕田吗?但是,你们把公平变为毒药,把正义变成苦药。你们自夸打垮了罗•底巴。你们说:“我们靠自己的力量征服了加宁。”

上主—万军的统帅神这样说:“以色列人哪,我要使外国的军队占领你们的国家;北从哈马隘口,南到亚拉巴海,他们要来蹂躏你们。”

 

第九至十节很清楚地说到神愤怒的灾难临到时,以色列人民将会遇到的惨状。在第五章三节曾提到战争的结果,以色列人民“派出一千名士兵的,只有一百名活着回来,派出一百名的,只有十名回来”。可是现在更严重了,连剩下的十个都不能存活,原因就是神的惩罚除了是战争之外,紧接着战争而来的就是第四章十节所说的“瘟疫”。我们知道战争的时候,战败的国家往往没有办法处理死伤的士兵和人民。因为每个家庭、每个人都忙着逃难,已经自顾不暇了,根本就没有时间处理死者埋葬的事。也因为这样,腐尸很容易引起“瘟疫”疾病,这也就是第十节所说的“亲戚来拖尸首去焚烧”的意思,因为焚烧尸体是防止“瘟疫”灾情扩大的方式之一。而这种惨状是严重到几乎没有人可以存活。

先知阿摩司预言敌人将会用凶猛的力量攻击北国以色列,繁荣的城市将成为废墟,因为这是他们偏离神的道所带来的祸果。

第十二节是带有押韵的句子;马当然不能在悬崖奔跑,牛也不能在海中耕田,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先知阿摩司用这样的句子来形容以色列人民,怎么连这样简单、明白的事都会搞不清楚?怎么会“把公平变为毒药,把正义变成苦药”呢?换句话说,公平、正义是一个人生存最基本的需求,如果一个社会没有公义,一个国家没有正义的法则,这样的国家、社会怎能存活下去呢?绝对不可能!

第十三节“罗•底巴”,现代中文圣经已经有附注写着:“这地名跟希伯来语‘虚无‘发音相近。”

加宁”,意思是“角”,在此指“列强”之意。

这样很清楚告诉我们,当以色列人民在夸耀他们政治、军事、经济上的成就,在骄傲说他们靠自己的力量征服了列强时,先知阿摩司说那些都是虚无的东西,都不是实在的。因为生命真正重要的不是这些,而可以保障人的生命的是神,这样的认识在基督教信仰中是很重要的。

想想看,我们台湾岂不是自称为是“经济奇迹”的国家吗?岂不是常在夸耀自己的国防力量吗?但是,为什么我们的社会让许多人觉得不安全,而需要拿外国的护照或美国的绿卡作护身符?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需要将孩子送到外国去读书呢?这和先知阿摩司在指责的北国以色列社会又差多少?我看是一样。

第十四节说“北从哈马隘口,南到亚拉巴海”,意思是整个以色列国家都包括在内,都将遭到敌人消灭。

 

第七章一至三节:至高的上主给我看到一个景象:他造了一群蝗虫。那时候,正当王家土地第一期的农作物已经收割,第二期的幼苗刚开始抽芽。我看见蝗虫飞来,把地上的农作物全部吃光。于是我说:“至高的上主啊,求你饶恕你的子民!他们又渺小又脆弱,怎么受得了呢?”

上主的心软化了。他说:“那么,你所看到的事免了吧。”

 

从第七章至九章,除了第七章十至十七节有关祭司亚玛谢的事件外,其余都是记载先知阿摩司所看到的异象。

第七章一至九节这段经文中共有三个异象,一至三节是看到一群蝗虫,四至六节看到火,七至九节是看到主站在一道刚砌好的墙边。

一提起“蝗虫”的灾难,这很快就让我们想起出埃及故事中,神曾使用蝗虫的灾难惩罚埃及帝国,作者这样描述蝗虫带给埃及的惨状是:

 

“上主刮起一阵东风,袭击地面一天一夜,到了早晨,吹来了许多蝗虫。牠们一群群地飞来,布满全国。这么大群的蝗虫是空前绝后的。牠们盖住了大地;地上一片黑暗。牠们把冰雹没有毁尽的植物都吃光,连树上的果子也吃光。埃及全境,无论田里或树上,看不见一点绿色。”(出埃及记十:1315

 

有一句我们很熟的俗语:“蝗虫过境,吃得干干净净。”这句俗语可以明白蝗虫对农作物所带来的损害是相当的大,甚至是大到只能用“凄惨”来形容。不要说古代没有农药可以扑杀虫害,即使是今天科技这样发达,也往往让我们对虫害带来的灾难束手无策。这样,我们看到以色列人民将遇到的灾难,不仅是战争、瘟疫,而这次的蝗虫过境,所将带来的灾难就是“饥荒”。但是,先知阿摩司说出一个最重要,也是圣经作者最常提起的一件事:能改变神发出怒气唯一的方法,就是悔改,寻求神的饶恕。唯有这样,才能使神“心软化”下来,而免除一切原本要降下的灾难。

 

第四至六节:至高的上主给我看到一个景象:他预备火,要惩罚他的子民。火把地底下的水源都烧干了,又开始燃烧地面上的一切。于是我说:“至高的上主啊,请停止吧!你的子民又渺小又脆弱,怎么受得了呢?”

上主的心软化了。至高的上主说:“那么,你所看到的事免了吧。”

 

圣经的作者通常都会用“火”表示洗涤、锻炼、纯化的意思。施洗约翰说那位在他之后要来的救主,就是要用“圣灵和火”施洗,并且“要用永不熄灭的火烧掉”无用的“糠秕”。(路加福音三:1617)先知以利亚就曾祈求神从天上降下大火,烧掉祭坛上泼满了水的祭品,列王记的作者描述神的火“烧焦了石头和地面,烧干了沟里的水”(列王记上十八:38)。现在先知阿摩司看到神要用火来烧掉以色列人民所拥有的一切,这些都是他们眼中认为最安全、贵重的荣华、财富、军事、政治和经济能力。神要把这些都烧得光光,成为乌有。

和第一个异象共同的地方,就是先知阿摩司提醒以色列人民,只要他们真的悔改,神的心必定会软化下来。虽然神曾经“发誓”过要严惩以色列人民,但是,祂还是在盼望他们会悔改。

 

第七至九节:主给我看到一个景象:我看到主站在一道刚砌好的墙旁边,手里拿着铅垂线。上主问我:阿摩司,你看见什么?”

我回答:“铅垂线。”

于是主说:“我要挂起铅垂线,让我的子民知道他们正像一道倾斜的墙。这回我绝不饶恕他们了!以撒后代礼拜的地方一定要被拆毁;以色列人的神圣场所都要被摧毁。我要使耶罗波安王朝覆亡。”

 

请注意第七节和第八节的“墙”;在第七节说“一道刚砌好的墙”,第八节说“一到倾斜的墙”。“一道刚砌好的墙”正是在描述以色列人民看到自己的成就,以为现在国家很安全了,就像一道铜墙铁壁般的坚固。古代的人建高墙来防止敌人的袭击,例如中国秦始皇兴建万里长城,但是我们看到秦始皇并没有因为这道万里长城那样坚固,而使自己的帝国长存下去。当长城建好之后,没多久,他的帝国就灭亡、改朝换代了。同样的,先知阿摩司在这里提及虽然这道墙是刚砌好的,看起来似乎很壮观的样子。但是当神的手拿着铅垂线一量比,马上就看出有严重的问题—倾斜。换句话说,在人看来是坚固、安全的,在神愤怒的手一出,很快就会摧毁倒塌。在第一个蝗虫灾难和第二个天上降下大火的异象,都说只要悔改,就能使神的怒气消除,但现在第三次的异象却说,神这回“绝不饶恕”以色列人民了。

请注意这里所说的“铅垂线”,这是指盖房子时,工匠们用来作衡量之准绳。当人用铅垂线量了之后,建造起来的城墙,看起来似乎很坚固、高大、无法攻破。但是,当神用铅垂线一量之后,马上就出现歪斜、摇摇欲坠的现象了。换句话说,必须用神的标准来看事情,这样才会正确。神用铅垂线衡量人所做的事,也在说明神对人的行为作审判。

 

让我们来想想这段经文所带来的信息:

 

一、没有神的保护、眷顾,即使拥有刚强的军事、政治、经济力量,也保护不了我们生命的安全。

 

先知阿摩司很清楚地指出,即使北国以色列拥有富裕的经济能力,坚强的军事武力,以及很灵活的政治手腕,但是,对国内贫困人民的漠视、欺压,造成的伤害是神所无法原谅的。当有权势者把欺压人民所得到的财富用来作献祭,甚至把应该献祭给神的圣物—最上等的香水—用来装饰自己时,神是绝对不会漠视、轻忽这样的举动的,祂一定会拿着“铅垂线”衡量每个人的信仰生活行为,同样也会用它来衡量一个社会、民族、国家。当人用看得见的经济能力、军事武力、政治活力在评估一个国家、社会安全与否的时候,圣经的作者,尤其是先知的文献时常提醒我们:真正的安全保障是神,不是这些来自人的手所造出来、看得见的外观景象。诗篇的诗人这样说:

 

“君王不倚强大的军旅获胜;

兵士不靠强大的力量保命。

靠战马不能保证胜利;

马的威力救不了人。

上主看顾敬畏他的人;

他看顾仰赖他慈爱的人。

他救他们脱离死亡,

饥荒时保留他们的生命。”(诗篇卅三:1619

 

以色列人民出埃及的经历就是上述这首诗歌最好的见证;若不是神的保护,他们早在埃及的追兵下就死亡了,或是在没有水、食物的旷野中饥渴而死。因为神的手扶持他们,带领他们,使他们在旷野四十年的时间,“衣服没有穿破,脚也没有走肿”(申命记八:4),然后顺利地进入富庶的迦南地。

今天,我们应该好好来深思先知阿摩司所带给我们的信息,到底我们的生命所倚靠的是什么?看,台湾的经济岂不是很富裕吗?那为什么我们的社会呈现出来的是一股不安的气氛呢?政府不是常常在夸耀国军的装备多么精良吗?不是常常在炫耀又有新的武器吗?最近常被讨论的一个话题,是美国想要把台湾列入它的飞弹防卫范围里(所谓的“T M D”),引起中国的严重关切。有不少学者专家说,加入美国的飞弹防卫系统,我们就安全了。但也有人持相反的意见,认为美国不是在为它国着想,它只会顾自己的利益多少,随时可以因为利益的改变而改变政治立场,必要的话也会出卖台湾中国。主前第六世纪的南国犹大也遇到这样的问题;他们当时讨论的重点:跟埃及合作抵抗巴比伦帝国才对,或是降服巴比伦帝国,跟埃及对抗?结果就在一片讨论声中被巴比伦帝国于主前五八六年消灭了。

我们的安全保障在什么地方?圣经告诉我们,神才是我们的生命的倚靠,没有神,就像先知阿摩司所说的,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我很喜欢宗教改革运动的启蒙者,马丁路德在遇到灾难时所写的诗歌,也是圣诗三二○首第一节:

 

神是咱安全要塞

坚固盾牌与器械

艰难困苦迫近目前

主要助咱大得胜

暗世君王兴起,

靠他战甲计智

势力虽然凶猛

罩倚到咱面前

救主助咱大得胜

 

每当唱这首诗时,我都会想起在十六世纪初期那段宗教改革期间他所遇到的生命危险,以及在瓦特堡Waterburg)翻译圣经的经验。如果没有神的带领,圣经翻译不出来,宗教改革不会成功,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基督教会。

圣经告诉我们,创造万物生命的主是神,只有祂才是我们生命的保障,才是在困境中最大的倚靠,认清这一点,必定会使我们的生命观改变。

 

二、别让丰富的物质生活,糜烂了我们信仰的良知。

 

我们读先知阿摩司的作品,一再看到他对当代北国以色列人民社会生活的糜烂,以及对贫困、苦难者哀哭声音的漠视,提出神相当严厉谴责的话语。当先知阿摩司看到那些富贵的妇女“擦最上等的香水”时,他的反应很激烈,因为那是指定要献给神才能使用的圣物,却已经被有钱的妇人拿来当作化妆的东西了。换句话说,用钱财或势力来装扮自己,视自己如同神的心态,就是生命中已经忘掉了慈悲怜悯的神。更严重的事,乃是这些财富是从贫穷人身上剥削得到的,却又用这种肮脏的钱财购买献祭的物品,这是非常污秽神圣名的举动,也是信仰上堕落最大的污点。

圣经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认知:我们的能力—包括财富、学识、才能等等,都是来自神的恩赐,不是用来自己享受的,也是为了要帮助那些在能力上困难的人,这是我们的信仰责任,也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因此,帮助贫困者和弱者的需要,听他们在痛苦中发出的哀声是我们信仰上责无旁贷的使命。不要找理由,也不要找借口,要学习耶稣基督所教导我们的,即使是一杯水、一碗饭、一件衣服,也不要忽略(参考马太福音廿五:3146)。还有,有能力的人更应该时刻想到贫困者的存在,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这十多年来,我在牧会工作中一再努力要建立一个信仰共同体的生活准则,就是踏入教会的门,贫贱富贵都一样,没有特别,也没有特权,大家学习认识自己在神面前都是一样有罪的人,只能祈求神的怜悯、宽恕和赐福。不要把社会上那些人看为尊贵、权势的观念带入教会里来炫耀,因为这里是信仰团体,不是一般民间社团。我们甚至应该努力把这样的信仰态度带入我们工作的场合、生活的环境中去影响他人才对。也因此,我一再坚持:不论喜、丧事,在教会里都是一样,我们是要用谦卑、敬虔的敬拜来响应神的爱,不是用财富可以装饰出来的景观,这就是为什么我严厉禁止喜、丧事时在礼拜堂里有特别布置的原因,为的是希望大家来到教会都一样,没有贫贱富贵的差别,更希望有能力的家庭能够体谅软弱、贫困者家庭的感受,如果连这一点我们都有困难,说我们信耶稣基督,那就先去看看他怎样说路加福音第十六章十九至卅一节的“财主与拉撒路的比喻”;说是用“排场”的方式在感谢神,那就再读一次先知阿摩司在第五章廿一至廿四节所说的话吧!

作为一个基督徒,不是只在想自己,而是会随时想到与我们生活在一起的人,特别是贫困、软弱的人,何况我们还是在同一间教会里,同样称为是兄弟姊妹啊!使徒保罗说得好:“不要自私自利,不要贪图虚名,要彼此谦让,看别人比自己高明。不要只顾自己,也要关心别人的利益。”(腓立比书二:34)真盼望我这样的用心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同,也一起来学习,使咱教会成为一间真正以圣经的教训作为基准的信仰团契。── 卢俊义《阿摩司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