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讲:饥渴乃因没有神话语

 

经文:阿摩司书七:10—八:14

 

先知阿摩司可以说是一个对社会伦理、道德之生活要求甚严的人;在他的信息中,可以看到对人的宗教信仰用之于社会生活,相当重视,在他的看法里,宗教信仰绝对不能与社会生活分开,否则就没有信仰上的意义可言。他强调神是个“公义”的神,因为公义才能表明神的爱。“公义”这个字,原本指的是“遵照规范”之意。以色列人很清楚,规范指的就是神的品格。因此,对于贫困者的欺压,等于是对神品格的侮辱,这是没有“遵照规范”去行的人才会做得出来的事。这就是为什么在先知阿摩司传出的信息中,很容易看到他强调:人不能用宗教礼仪取代神的“公义”,或是想用各种献祭行为换取神的喜悦,就像他在第五章廿一至廿四节所传出神说的话:

 

“我讨厌你们的节期,受不了你们的盛会!我不接受你们的烧化祭和素祭,也不希罕你们献上肥牲畜作平安祭。我不喜欢你们那闹哄哄的歌声,也不爱听你们弹奏的乐曲。其实,你们应该像江水滚滚涌流,不屈不挠地伸张正义!像溪水川流不息,始终不懈地主持公道!”

 

这段经文可以说是先知阿摩司最中心的信息。

另一方面,先知阿摩司之所以会对道德生活要求那样的高,很可能和他在北国以色列所看到的社会景象有关;富人的贪婪,以及高官爵位者的诈欺手段,同时,他听到那些被欺压者哭诉无门的哀号,和法庭中没有公义的审判,这些都成为激起他愤怒的因素。

主前第八世纪的先知阿摩司何西阿以赛亚弥迦,都可以说是强调社会伦理道德生活,等于在见证神公义的先知。他们都以相当坚定的言辞和态度,认为公平的法码(规范)乃是神对人基本的要求。也因为这样,在他们的信息中,法官贪污、收受贿赂的行为,是神所无法忍受的事。再者,先知阿摩司的信息也告诉我们,要为受冤屈的人申冤,特别是要替那些申诉无门的人伸出援手,因为这样做就是在彰显神的公义。

因此,公义,不单是指消极方面没有做缺德、违反伦理规范这些事而已,更有积极的一面,就是要替被欺压的人申冤,这才是公义的真实意义。

在前一讲,我说过先知阿摩司除了谴责以色列人民中那些富有的人的奢侈生活外,也明确地说到,以色列国家将面临的灾难—灭亡。他看到第三个异象—铅垂线,说神用“铅垂线”量以色列时,所看到的是像一座即将倒塌的城墙一般。我提醒过大家要注意,神的标准和人的标准是不同的,就像先知以赛亚说的:

 

“上主说:我的意念不是你们的意念;

我的道路不是你们的道路。

正如天高过地,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以赛亚书五十五:89

 

如果我们没有时刻用“神的标准”来反省,很容易就会因为人的堕落,和败坏的社会环境,使我们陷入在作恶之中也不清楚,或是连自己也参与了欺压贫困者而不知,那样就很糟糕。因此,时刻保持儆醒的心,是我们在信仰生活中非常重要的功课。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所读的经文内容:

 

第七章十至十七节:伯特利的祭司亚玛谢打发人去向以色列耶罗波安报告,说:“阿摩司在煽动你的人民,要他们背叛你;他的言论对国家是不利的。他说:‘耶罗波安要在战场上阵亡;以色列人一定会从本土流亡到国外。’”

亚玛谢向阿摩司说:“先知啊,你已经讲够了。你还是回到犹大去说教,让他们供养你吧!伯特利是宫廷圣殿,是国家礼拜的中心,不准你再在这里说教。”

阿摩司回答:“我不是你说的那一类先知,为了金钱而讲道。我是个牧羊人,也是看管桑树的农夫。但是,当我在牧羊的时候,上主亲自呼召我,要我出来向以色列人传神的话。因此,你要听上主对我讲的话。你不准我传神的话,不要我攻击以色列人。所以上主这样说:﹃你的妻子将在城里当娼妓;你的儿女都要在战场上死亡。你的国土会被瓜分;你本人要死在异乡。以色列人要被赶出本土,流亡国外。’”

 

在前一讲我说过,从第七章至九章,这三章中除了这段经文之外,都是记载先知阿摩司看到神给他的异象。我们不太清楚这段经文编撰在此处的原因,跟前后文都很不协调。但是,却因为这段经文,让我们看到很宝贵的信息:先知在每个时代都不甚受欢迎。耶稣在他的故乡拿撒勒传福音,结果他的乡亲不但看不起他(马可福音六:23),还想要害死他(路加福音四:28—K),因此耶稣感慨地说:“先知在本乡、本族、本家外都受人尊重。”(马可福音六:3

伯特利,这个名称的由来是雅各给它取的。雅各在逃往他舅舅拉班家的途中,来到一个村镇名叫“路斯”的地方过夜,当天晚上因为“梦见一个梯子从地上通到天上,梯子上有神的使者上下往来。他又看见神站在他旁边”对他说话(创世记廿八:1213),因此,他醒来后,就用石头立碑,浇油在石头上,然后取那个地方的名字叫“伯特利”,意思是:神的家。后来伯特利就成为以色列人民的宗教圣地。在南北分裂的时候,北国的开国国王耶罗波安一世,为了要使北国以色列人民不再怀念位于南国的耶路撒冷圣城,就将位于北国的伯特利建造成政治、宗教中心,因此,才会被先知亚玛谢称之为“宫廷圣殿,是国家礼拜中心”。

祭司,这是在帮助人认识神,以及知道如何敬拜神、献祭给神的人。第十节“伯特利的祭司亚玛谢”这句话,意思是亚玛谢在当时是担任伯特利圣殿的大祭司。这样,祭司亚玛谢也就是北国以色列的官员,且是位阶相当高的,因为大祭司等于是代表国家主持大献祭礼仪的事务。如今他为了保有既得的利益,没有忠实地将社会堕落和犯罪的景象告诉国王,反而是派人去告诉国王,说先知阿摩司“煽动人民”,要人民“背叛国王”。这种纯粹捏造的罪名,也就是我在前面所说的,已经失去“神的公义”了。如果宗教领袖都可以用捏造的罪名来陷害人民,这样的国家、社会是很危险的,因为至少这说明了一个危险的讯息:人的内心,不再是诚实的。有一句常被提起的话说:“宗教是社会最后的良心。”现在是连宗教领袖都已经没有“良心”,那样的社会发生欺骗、榨压贫穷人,故意冤屈穷乏人,也不会是希罕的事。

第十一节很明显地让我们看到祭司亚玛谢是要置先知阿摩司于死地,因为说煽动人民背叛国王,也许国王会不在意,因国王可以知道人民有没有这样的能力。就像彼拉多听到犹太人领袖控告耶稣,说他“煽动”犹太人,不要向罗马皇帝“纳税”这罪名时,他还是回应这些宗教领袖说:“我查不出这个人有什么罪状。”(路加福音廿三:24)但是,亚玛谢这句“耶罗波安要在战场上阵亡;以色列人民一定会从本土流亡到国外”的罪名,马上就会陷先知阿摩司于罪,因为这句话已经损害了国王的尊严,和污蔑了国王的权威,而事实上,耶罗波安二世并没有在战场上死亡,倒是他的儿子撒迦利亚继承他的王位半年后,“雅比的儿子沙龙背叛他,在以伯莲刺杀他,篡了他的王位。”(列王记下十五:10)不过,先知阿摩司确实是说出这个国家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会被“外国的军队占领”,人民将会被“蹂躏”(六:14),他也说过“耶罗波安王朝覆亡”的话(七:9),这都是指着灭亡之意。

前二节是打发人去向国王耶罗波安二世告先知阿摩司的状子,现在祭司亚玛谢则是反过头来指责先知阿摩司,要他回到自己的故乡—南国犹大—去说教。由于亚玛谢是御用的祭司,也许在他的了解中,许多先知都是拿国家的钱替国王“预测”神旨意的。先知以利亚的时代,亚哈王就在王宫里养了四百名先知,他们的工作就是替国王亚哈“预测”未来的事,或是“预测”神的旨意(列王记上廿二:6)。也因此,亚玛谢讥笑先知阿摩司,说他也可以回到南国谋得一官半职,成为御用的宗教师。但是,真正的先知不是这样的,是神的仆人,不是国王的仆人,这一点在先知米该雅的话中,我们可以看到最明显的态度,他说:“我指着永生的上主发誓,上主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列王记上廿二:14

先知阿摩司很快就响应祭司亚玛谢的话,他强调不是自己喜欢当先知,也不是为了金钱才出来讲道,他原本是个农夫、牧羊人。这样的表白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至少说出一点:真正的先知不是靠学习得来的,是在神呼召下,才出来传讲神的信息,而他所要传讲的话,是神亲自传授给他的。换句话说,先知阿摩司并不会因为祭司亚玛谢这样讲,就打包回南国犹大,不会,因为他受呼召并不是为了餬口,而是来自神的命令。其实,先知有时候传讲的信息,不见得自己也喜欢,有时是很无奈的,先知约拿的故事就是个好例子;他在听到神的呼召后,第一件事就是逃跑,因为神要他传讲的话,不是他所喜欢的,他甚至用死要抗拒神的呼召(约拿书四:23)。年纪幼小的撒母耳,听到神的话时,不敢向收留他、教导他的祭司以利传讲神告诉他的话,是祭司以利要他照实讲出来,他不得以才说(撒母耳记上三:1118)。

第十六至十七节,是先知阿摩司回应祭司亚玛谢的结语,这两节说的都是灾祸将降临在祭司亚玛谢的家庭。本来先知阿摩司都是针对整个国家在传讲信息,现在是针对祭司亚玛谢传讲神的话。开场白也是一样,就是要祭司亚玛谢注意听神的话,这是先知传讲信息的特色,在说明他传讲的信息不是个人的,而是神的命令。

第十七节让我们看到祭司亚玛谢的家庭将面临严重的灾祸—妻子将变成娼妓,儿女死在战场,国家灭亡,连亚玛谢自己也会死在异乡。这可能是因为祭司亚玛谢的妻子年轻,被外国军队抓去当“军妓”。关于这段预言的实现,我们无法找到数据可资左证,但是,主前七二一年,北国以色列亚述帝国消灭时,人民被俘虏到亚述去当奴隶(列王记下十七:56),年轻女子被抓去当“军妓”并不是新鲜事。就像在第二次大战时,日本韩国台湾“征召”许多妇女到各处日本军营当“慰安妇”一样。

 

第八章一至三节:至高的上主给我看到一个景象;我看到一篓熟了的水果。他问我:“阿摩司,你看见什么?”我回答:“一篓熟了的水果。”上主对我说:“我子民以色列的结局已经到了。这回我绝不饶恕他们!那一天,宫廷的歌唱要变为悲伤的哀号;到处都是尸体,一片死寂。”

 

第八章一节的“熟了的水果”,在和合本译文用“夏天的果子”,这个字在希伯来文的发音相似,也是双关语,另一个意思是指“结局”。果子若是熟了,不用摘就会掉下来。在巴勒斯坦地区,夏天成熟的水果有:葡萄、无花果、和石榴。用“熟了的水果”来形容北国以色列被审判的时刻到了,并且强调神绝不再饶恕,因为他们一再地犯罪,且不听从神的仆人传讲的信息。更糟糕的是,连祭司亚玛谢都要将神的仆人赶出去,这已经足够说明这个国家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了。

请注意第三节的“那一天”,我说过这是先知阿摩司最特别的信息,因为他改变了原先以色列人民所传承的观念,以为“耶和华日子”来临时,是个大喜的日子,但现在先知阿摩司传讲出来的“那一日”(耶和华日子)将是个不堪入目的惨状,因为“到处都是尸体,一片死寂”。

 

第四至十节:你们这些人欺压贫困,剥削穷苦,你们听吧!你们自己说:“神圣的节日快点过去吧!好让我们去卖谷物。安息日快点结束吧!好让我们去做生意。我们可以抬高物价,用假法码和小升斗欺骗顾客了。我们可以用高价卖出劣等的麦子,我们要找个无法还债的穷人,用一双凉鞋的价钱把他买下来作奴隶。”

上主—以色列的神发誓说:“我绝不会忘记以色列人败坏的行为。我要使地震动,人人都要遭遇苦难。大地都要震动,像尼罗河的潮水涨落。到那一天,我要使太阳在中午下山,白昼变为黑暗。这是我—至高的上主说的。我要使你们的佳节变为葬礼,欢乐的歌声变为悲伤的哀号。我要使你们剃光头,披粗麻。你们要伤心得像死了独子。那将是终日悲痛的一天。

 

第五节说“神圣的节日”,在和合本用“月朔”和“安息日”。月朔,是古老的宗教节日,指每月的第一天。依照民数记的规定,每月的初一“要献烧化祭给上主”,献祭的内容也规定得相当清楚,且是“一年中月月如此”(民数记廿八:1114),按规定,这日子是不能工作的(何西阿二:11)。而安息日则更清楚了,那是神圣的日子,不能工作。看吧,他们的想法是希望这样的宗教节期赶快过去,因为要忙着做生意呢。但是,同样是这一节经文,也指出他们即使在这样宗教节日中,不但心中缺少敬虔敬拜的心,连要去做生意也是为了要诈欺呢!这样的宗教信仰,这样的礼拜态度,岂不正是神在痛苦中要主前第八世纪的先知以赛亚以色列人民指出的:“我不要你们那些毫无意义的祭礼;我不要再闻你们所烧的香;我受不了你们月初的祭礼、你们的安息日,和你们的宗教聚会;那些礼拜都因你们的罪而失掉了意义。我实在讨厌你们月初的祭礼和各种宗教节期;它们成了我的重担,我不愿再背负了。””(以赛亚书一:1314)这就是没有实在、敬虔的宗教信仰所呈现出来的态度。其实,我个人发现今天的基督徒很多人是持这样的态度在看礼拜,和教会事工的。不信的话,我们好好反省看看就知道了,包括传道者没有用心、认真准备讲道,信徒也没有耐心听圣经的话。然后都会彼此把罪责推卸给对方,不是吗?

第八至九节,这种大自然的变色、异位,所要说明的,乃是神原先创造时的秩序、“神看为好”的现象失去了,甚至是颠倒了。

第十节“佳节变为葬礼,欢乐变为悲伤的哀号”,这里指的佳节,是在丰收节期,原本是在庆祝欢乐,现在却要变成悲痛的葬礼;欢乐,原来是指青年男女彼此传递爱情时唱出的情歌,现在,这些情歌将变成哀歌。痛苦哀号的声音,就如同家里有独生的儿子去世一般的难受。

这一节的最后一句,指出这种悲痛的时间将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日。

 

第十一至十四节:“时候已经到了,我要使以色列遍地饥荒。他们饥饿,并不是没有饼吃;他们干渴,并不是没有水喝。他们饥渴是因为听不到上主的话。这是我—至高的上主说的。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他们要到处寻找上主的信息,可是都找不到。在那一天,连美丽的少女和强壮的青年也会因口渴而昏倒。那些拜过撒马利亚的偶像、向别是巴的神明许过愿的人,都会倒下去,再也站不起来。”

 

第十一节再次提到“时候已经到了”,这句子明显的指出是神审判的时候到了。饥荒,将成为神发出惩罚的第一步。请注意,一提到饥荒,不要忘记第九节所说的,大自然的变色、日夜颠倒等,这些也同时指着天不下雨,因为下雨乃是神奇妙的作为(参考列王记上十七:1—7)。再者,先知阿摩司在前面一再提及灾难包括战争,因为战争使农夫也没有时间耕种,荒废了土地。

这一节是我们所读这段经文的中心信息,这里说人会干渴,并不是没有食物、水,而是因为听不到神的话,这就很重要了。申命记的作者很清楚地告诉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那就是在以色列人民出埃及入旷野四十年的共同经验,在那四十年中,没有水、食物,却因为神的话度过那段艰辛的旅途。申命记的作者说:“上主使你们饥饿,然后把吗哪赐给你们,是你们和祖先都没有吃过的食物,以此教导你们人的生存不仅是靠食物,而是靠上主所说的每一句话。”(申命记八:3)耶稣在撒马利亚叙加镇的一口井边遇到一位撒马利亚的女人,在谈话间,耶稣告诉这位女人:“喝了这水的人还会再渴;但是,谁喝了我所给的水,谁就永远不再渴。我给的水要在他里面成为泉源,不断地涌出活水,使他得到永琲漸糽R。”(约翰福音四:1314)圣经的作者就是这样告诉我们,人的生命来自神,也只有神才是我们生命的主。没有神,人即使有得吃、喝、穿,生命也将会面临死亡,只有回到神里面,人才能得到永琲漸糽R。

第十二节说人到处寻找,为的是要寻找神的信息,但是却找不着。看吧,这是多么地严重啊!想想看,我说过的,在耶罗波安二世统治下,北国的经济、政治、军事都是开国以来最颠峰的,现在却成为最糟糕的。这种最糟糕的景象,并不是他们没有钱,也不是没有物资,他们可以睡在象牙雕刻的床,擦最上等的香水,吃嫩羊、牛肉,怎么会缺乏这种使人肉体饱食的物资呢?不,不是这些,所缺乏的是神的话!

第十三至十四节,让我们看到这种灾难连年轻力壮的少年人也无法幸免,因为实在是太严重了。注意第十三节又提及“在那一天”这属于神审判的日子。

 

现在让我们来想想这段经文所带来的信息:

 

一、免除我们心灵生命饥渴最好的方法,就是记得用心研读圣经—神的话语。

 

看,先知阿摩司很清楚地指出以色列人民物质生活是相当富裕的;他们睡在象牙的床上,吃嫩牛和肥羊的筵席,擦上等的香水,住在豪华的房子。但是,这些并不是一个人生命的主要内容,因为人的生命是否富足、美满,不是建立在这些吃、喝、住的基础上。耶稣曾对一个寻求他解决分割财产问题的人说:“你们要谨慎自守,躲避各样的贪婪;因为,一个人无论怎样富裕,他的真生命不在乎他有多少财产。”(路加福音十二:15)对那位田产已经相当丰富,却还只在意积存财产,且对自己生命说“慢慢享受,吃吃喝喝,过舒服日子”的财主,耶稣说在神的眼中,这个人简直就是个“胡涂人”(路加福音十二:1620)。同样的,先知阿摩司就是在指责当时北国以色列那些富人,他们累积那样多的财宝还不满足,还一再地对贫困的人施压力,榨压他们的生存空间。这样的行为,不但对他们累积起来的财富没有帮助,相反的,这样的行径简直就是在污秽神的慈爱。我说过,一个人如果只知道自己享受,而不会用分享的心怜悯困苦人的需要,这样的人在神的眼中是很可悲的。因为一个人的生命是否富足并不在于这些可以数算、看得见、摸得到的物质财产。

我听到一则以前台东基督教医院的院长谭维义医师的故事,他前不久到台大医院跟该院八十几位医师谈话。他说自己很富有,因为他留给别人的都还在,但留给自己太太的那些珠宝都被小偷拿走了。他说几十年前,他到台湾的台东开设基督教医院,专门替人看骨科、眼科,发现东部很多骨头受伤的人,都是找接骨的师傅,跟他在美国印地安人的地区看到的很相像。他原本是志愿要到非洲津巴威去的,后来因为有其它的人比他更早申请而失去机会,而台湾这里有人申请需要骨科医师,他就被差派来台湾。没想到他在印地安人地区学习的医疗工作方式,都成为他后来在台东行医时最需要的。神的旨意很奇妙,让他在台东服务四十多年,现在那些因为接受他治疗骨科疾病的人的身上,都留下了他给他们的“财产”,因此,他对台大医院的医师说:“我很富有。”

我想认识谭维义医师的人都会清楚知道,他是一位非常虔诚的基督徒,促使他到台湾(或是原本申请要去非洲)来的动机就是信仰的力量。我从许多宣教师的身上看到一个共同记号:每日读圣经。勤读圣经,成为宣教师们每天生活的功课,圣经神的话,才是他们献身在异域工作最大的力量泉源,也是他们献身去海外偏僻地区工作的推动力。

看看我们的社会,论吃,很丰富,且简直是到了暴殄天物的情况;大饭店有一客四、五千的,甚至更贵的套餐。更严重的,在国民小学时常看到小孩子将好好的一块肉、蛋,没吃就倒进垃圾桶里。论喝,许多酒店上等的好酒就要上万元。前几年,法国酒商很不解,因为台湾销售法国的高级酒,数量竟然是全世界最多的。酒商来了解后才发现台湾人喝酒的方式很令他惊讶,一瓶接近万元的酒,竟然是在几分钟内吆喝声中干杯见底。论穿,那就更不用说了,我遇到一位在卖年轻人喜爱的衣物的青年,他告诉我说,有一次卖美国篮球明星乔登的衣服和鞋子,他说在嘉义市,一件 恤,每件是七,○○○元,竟然可以在一天内卖出八件。在台北市,有的父母为了替孩子买乔登签名的名贵球鞋,竟然是晚上拿椅子去排队。我不知道有谁的家里床铺是用象牙的,或是我们当中谁擦的香水是上等的,但是,我知道一点:这些都不是我们进入永琤糽R的必备条件,而且可能使我们离开永琤糽R的道路越来越远。先知阿摩司对他那时代的以色列人民说:“他们饥饿,并不是没有饼吃;他们干渴,并不是没有水喝。他们饥渴是因为听不到上主的话。”想想看,我们台湾现实的景况岂不也是这样吗?

去年(一九九八)三月开始在咱教会工作,我一再要求大家来参加查经班,也在今年开始,全力鼓吹大家每天读圣经,也出功课给大家做,为的就是希望大家在物质生活不缺乏的这个时刻,能够因为神的话丰富我们的生命,使我们的生命因为神的话而富足,能因为懂得神的话,明白神的话而使生命尊贵起来,更盼望我们因为知道神的话,一生一世紧随耶稣的脚步走天路,好使我们的生命正确地走向永琲犒D路。这也是我献身传道工作的使命,也深盼你会认真参与和响应。

 

二、不要阻碍神话语的传递,要帮助神的话语广传在我们生活的环境中。

 

先知阿摩司的时代,也是经济繁荣,军事武力很坚强的世代,但是,这些不但没有帮助人民学习谦卑、认识神的话,相反的,他们很骄傲,以为是靠自己的能力得到这些财富、力量,因此,当有人想要学习过圣洁的生活,以避免被物欲化社会所腐蚀的时候,却受到压迫,逼这些想过圣洁生活的人去喝酒,而且还不准先知传达神的话语(二:12),更甚的,连圣殿的祭司也参与有份,威胁先知阿摩司,要他闭嘴不说神的话,否则要把他驱逐出境。看,这是多么严重的事啊!自己不听神的话,已经够严重的了,还禁止别人听、传讲,甚至威胁、逼迫神的仆人不得传讲神的信息。但是,请大家注意了,神不会让这样的人得逞,也不会对这样的人袖手不管,不会,神一定会惩罚,就像先知阿摩司对祭司亚玛谢所说的,这样的人,他的家族将受到严酷的灾难。

耶稣曾对他那时代的宗教领袖说出这样谴责的话:

 

“你们这班伪善的经学教师和法利赛人要遭殃了!你们当着人家的面把天国的门关起来,自己不进去,也不让想进去的人进去!”(马太福音廿三:14

 

这样的行为就是在阻止神的信息传达,是很危险的。

台湾教会也经常发生这样的事件,许多有财富、有势力的信徒,不希望他们的传道者依据圣经说真实的信息,甚至是为政治犯被关在监狱的人祈祷也要阻扰。一九八○年四月,高俊明牧师被警备总部抓去关的时候,当时台东更生教会的林晴男牧师,有一次在家庭礼拜时带信徒为牧师祈祷,结果却被该教会一位姓的长老当场斥责,并且又痛骂他,不准他以后再为牧师祈祷。没有多久,牧师离开了那间教会。我比较感到遗憾的是,竟然没有其它的长老、执事,或是会友勇敢地站出来指责这位洪长老,或是为牧师所做的申冤。

类似的这样的事件还有很多,今天的时代虽然已经解严了,但是情况并没有改善。相反的,因为经济富裕,这种阻碍牧师诚实传讲圣经信息的事例却是越来越多。我只想告诉大家一件事:如果传道者没有根据圣经传讲信息,你应该勇敢地指责他,要求他根据圣经传讲信息。然而,如果他所传讲的,是依据圣经,那么,即使是听起来很刺耳的信息,你也要学习忍耐的听。要怎样判别是否根据圣经呢?最好、也是最重要的方法,就是学习认识圣经,除了这方式,我真的找不到更好的方法了。如果我们对圣经不熟悉,只凭自己的知识、认知,要判断是否合乎圣经的教训是不够的,甚至很可能因为我们自以为学识丰富,反而阻碍了传达神话语呢,这才是我们要小心的地方。── 卢俊义《阿摩司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