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讲:神必定审判

 

经文:阿摩司书九:115

 

读先知的书信一定会发现他们一直在努力的一点:呼吁当代的以色列人民悔改,听从神的话。这样的努力即使是用很强悍的语句在传达神信息的先知阿摩司也是不例外,我们看他怎么说的:“要寻找上主才有生路。”(五:6)他又说:“要追求良善,摆脱邪恶,你们才有生路。这样,就照你们说的,上主—万军的统帅神才会真正的与你们同在。”(五:14

再者,先知的作品中也有一个共同的特色,除了谴责当代社会的弊病,以及传出神即将惩罚的信息外,也同时说出在惩罚之后,神对他那些余留的子民会伸出恩典的手,扶持他们,并且允许再次给他们有重新获得生命的希望。这让我们看到神的特性—祂是一位公义的神。对于人类犯罪的事实,祂会很有耐心地呼吁祂的子民悔改、听祂的话。如果人还是一再犯罪,祂绝不会轻轻地就用“算了”一句话带过。不会,相反的,祂会很严厉地惩罚这些不听劝导的百姓。但是,神也是个富有恩典的神。祂看到祂的子民在痛苦中呻吟、祈求祂的怜悯时,祂就垂怜他们,赐下恩典给这些在受苦中的人民。这样看来,神是个既有惩罚,也有怜悯的神。

我们也可以用另一个方式来看神的特质,神将祂的公义用在人类的社会生活和工作中,让人类社会因为神的公义彰显出来,使人的世界更美好,生命活得更有尊严。因此,对于邪恶的行为,要给予打击,而对于善行,要给予鼓舞。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常在先知作品中,读到先知们对那些作恶、欺诈贫穷人的有权势者,都会发出严厉的怒吼声音,这是先知替受冤屈者伸张神公义的方式。他们是站在软弱者的一边,也可以说是创造万物的神的另一个特性—与弱者在一起。

在前一讲,我提过先知阿摩司清楚地说,在北国以色列人民,之所以会觉得生命饥渴,并不是因为找不到水喝,也不是没有食物可吃,而是“因为听不到上主的话”。这样的说法,对于耶罗波安二世统治下的北国以色列富裕社会来说,简直就是极大的对比和讽刺。我也说过,在耶罗波安二世统治下,人民富裕到可以睡在象牙床上,也可以吃烤乳牛、羊,以及擦最上等的香水。甚至妇女是生活过得有如“巴珊的母牛”一样,既肥胖又妖艳,人见人爱。但即使是这样,人内心的生命还是孤独、无力,缺少“生之勇气”。更糟糕的是,人民并没有因为这样富裕的物质生活,以及当时军事武力的强悍,使国家存在永不败坏的基础上,相反的,在先知阿摩司的预言中,北国以色列是将在很快的时间内崩溃。国家会被分裂、摧毁,人民将被俘虏去当奴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先知阿摩司给我们一个非常清楚的答案:因为没有神的话。所谓“听不到神的话”,并不是说神没有讲,也不是没有人传讲。有,只因人的心硬,听不下神的话,这才是真正的问题。先知以赛亚为此得到神的话说:“让这些人头脑胡涂,耳朵重听,眼目昏花,以至于看不见,听不懂,想不通;否则,他们就会回心转意归向我,而得到医治。”(以赛亚书六:10

听神的话,这是非常重要的功课啊,特别是对今天台湾的基督徒来说,这样的信仰功课更重要。因为今天台湾社会的景况和先知阿摩司的时代,也就是在国王耶罗波安二世统治下的北国以色列之社会情形很相像、接近。如果我们没有从圣经学习到神的话的教训,有一天我们也会遇到主前七二一年北国以色列沦亡在亚述帝国的惨痛结果。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所读经文的内容:

 

第一至四节:我看见主站在祭坛的旁边;他说:“我要锤击圣殿的栋梁,使整个屋倒塌下来,打碎每个人的头。我要用刀剑杀死其余的人,一个也不能免,一个也逃不掉。哪怕他们挖了地洞,钻进阴间,我也要把他们抓出来!哪怕他们爬上天,我也要把他们拉下来!哪怕他们逃到迦密山山顶,我也要去搜索,把他们找出来!哪怕他们藏在海底,我也要叫海怪吞吃他们!哪怕他们已经被掳了,我也要叫敌人处死他们!我已经决定要消灭他们,不帮助他们。”

 

这是先知阿摩司看到的新异象,也是此书的第五个异象,提到神将对以色列国展开连串的惩罚。

祭坛,这是敬拜神的地方。我们不清楚这个祭坛是指以色列人民在伯特利敬拜的圣殿里之祭坛,或是在别是巴吉甲(五:5)等地的圣殿祭坛。不过,神会出现在圣殿的祭坛边,已经可以看出神要对那些以为只要有敬拜,就会得到平安的以色列人民发出烈怒。就像前面说过的,他们在敬拜时唱出动人的歌声、奏出好听的曲子、献上最好的祭品,但这些却都和他们平时榨压贫困人民所得到的财富有关。因此,神要把他们从这些以敬拜当作伪装的信仰行为中毁灭。

看,神要用锤击圣殿的栋梁,这表示将拆毁整座圣殿,因为栋梁受到那样严厉的打击,必定会毁坏。第一节说圣殿的毁坏必定使所有在圣殿里的每一个人都无法幸免。这让我们看到,圣殿原本是人与神最亲近的地方,是人在敬拜、歌颂神的地点,现在却变成了神和人“敌对”的地方。原本圣殿中的“祭坛”是可以使死刑犯得到免刑、赦罪的惟一地点(出埃及记廿一:1214列王记上一:4953),因为祭坛的四边有凸起的角,上涂有献牲畜的血(出埃及记廿九:12),用以表示赎罪的意思。

第二至四节让我们看到基督教信仰很重要的认知:神是无所不在的神。这和一般民间宗教信仰差距极大,因为民间宗教信仰的神明,通常是只管特定的地区,或是专门主管某一部门。例如在台湾可以看到的民间宗教信仰,有专门主管生育的“注生娘娘”,主管典试的“文昌君”,有专门管理土地的神明“土地公”,山有山神,河川有它的神明,地狱有阎罗王,天上有天公等等,这些都是民间宗教信仰的特色。但是,基督教的信仰说的不是这样,基督教信仰的神,是创造宇宙万物的神,是管理万有的主宰,天地和一切万物都属于祂,是祂所管理。因此,这三节经文告诉我们,神一出手惩罚背叛的以色列人民,即使他们是逃到“阴间”,或是到了天上,深海的地方,或是高山的山顶,就算是被别国俘虏了,都无法脱离神的手。诗篇的诗人这样写着:

 

“我往哪里去才能躲开你呢?

我到哪里去才能逃避你呢?

我上了天,你一定在那里;

我潜伏阴间,你也在那里。

我纵使飞往日出的东方,

或住在西方的海极,

你一定在那里带领我;

你会在那里帮助我。

我可以要求黑暗遮蔽我

或要求周围的亮光变成黑暗;

但对你来说,黑暗不算黑暗,

黑暗跟白昼一样光亮。

黑暗和光明都是一样。”(诗篇一三九:712

 

第二节的“阴间”,这是以色列人宇宙观中的“地狱”,是地底下的世界,是那些没有得救的人居住的场所,在那儿是痛苦的(请参考路加福音十六:1931)。

第三节的“迦密山”,这是巴勒斯坦的一座山脉,海拔约有一千七百公尺高。整座山都长满了丛林,且有许多天然的洞穴,是隐藏最好的地点,因为丛林密布,不易寻找得到,或是被人发现。但是,就像诗人所说的,在神眼中“黑暗和光明都是一样”。

这节也说到“海底”和“海怪”,以色列人因为是游牧民族出身,因此,对于海的观念很特别,一直认为海是属于魔鬼、撒但的居所。启示录的作者说“新天新地”来临时,以前的“海”就消失了(启示录廿一:1)。“海怪”,在和合本用“蛇”,是指海底的蛇。原本“蛇”在以色列人传统了解中也是极为邪恶的代表,创世记第三章就是用“蛇”代表着那引诱人犯罪的力量。

第四节是很值得注意的一节,这一节让我们了解到,神不只是以色列人民的神,也是以色列民族以外族群的神。虽然以色列人民终将遭到敌人打败,并且被俘虏去当奴隶。但是,对神来说,并没有国界、地理上的差异,因为神是万国的神,是人类共同的神,因为人是从神创造的。如果神决定消灭一个族群,即使这个民族被敌人俘虏去了,也一样难逃灭亡的后果。

 

第五至六节:至高的上主—万军的统帅一碰地,

大地就融化;

地上的居民都哀号,

大地像尼罗河的潮水涨落。

上主在天上建造居所,

以穹苍覆盖大地。

他吩咐海洋的水

倾倒在地上。

他的名叫耶和华。

 

这是一首诗歌,是歌颂神的诗歌,先知阿摩司用这首赞美诗歌,为的是要强化前面第一至四节所说的,神的能力是及于宇宙、世界的每个角落,就像第四章十三节的诗歌所说的:

 

“神造山也造风,

把自己的旨意告诉人;

他转白昼为黑夜,

统御治理普天下。

他的名是耶和华—万军的统帅神。”

 

这就是基督教在见证的神,祂是一切万物的创造者,因此,如果祂一伸手惩罚人,没有人能够承受得了。如果祂要审判人,人无处可逃。

 

第七至十节:上主说:“以色列人哪,我关心古实人,正像我关心你们一样。我领非利士人迦斐托,领叙利亚人出吉珥,正像我从埃及把你们领出来一样。我—至高的上主瞪着眼看这罪大恶极的以色列国。我要从地面上把它除去,但是我不会把雅各的后代全都消灭。

“我要发命令把以色列人放进筛子里,在列国中筛,把败类全部筛掉。在我的子民当中,那些说‘苦难不至于临到我们‘的罪人,都要在刀剑下死亡。”

 

从这段经文,我们看到先知阿摩司要表达一个基本信念:神是万国、万民的神,在神的眼中,没一个族群是可以特别的,或是犯罪可以免遭惩罚的。先知阿摩司之所以会提出这样的说法,是因为长久以来,以色列人民一直认为他们就是神特别拣选的族群,因为他们的祖先和神之间订有生命之约,是其它民族所没有的,因此就很骄傲起来,自己认为可以享有特权。确实不错,就是因为以色列人的祖先和神之间立有生命之约,因此,神才把以色列民族从苦难中,用全能的手把他们从埃及帝国拯救出来。但是,这并不表示他们就享有特权,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地犯罪啊。神确实有赐给他们特别的恩典,为的是要使他们成为万国万民得到神赐福的媒介(参考创世记十二:23),而不是让他们带头去犯罪(阿摩司书三:2)。

第八节“我不会把雅各的后代全部都消灭”这句话,意思是神还是为雅各的后裔留下恩典,虽然有惩罚,但还是留了“余民”。这种“余民”的看法,在其它先知的信息中也常出现(列王记下十九:43031以赛亚书十一:11、卅七:4耶利米书廿三:3弥迦书七:18)。

第九节提到“筛子”,这原本是以色列人民用来筛麦子用的农具,但是现在神要用它来筛以色列人民,这也表示审判即将来临的意思,因此将会有分门别类,让坏的去除,好的可以收留起来,正如耶稣的比喻中天国的意义(请参考马太福音十三:4750)。

 

第十一至十五节:上主说:“有一天,我要重建大卫那破碎了的王国。我要修补它的城墙;我要重新建造,造得跟从前的完全一样,使以色列人能征讨残存的以东人,收复属于我的失地。”这话是要使这一切事成就的上主说的。

上主说:

那日子快要到了,

五谷生长,收割都来不及;

葡萄成熟,酿酒都来不及。

大山滴流美酒,漫过了小山丘。

我要领我的以色列民回归故土;

他们要重建破碎的城市,

永久住在那里;

他们要重新开垦葡萄园,

喝自己所酿的酒;

他们要重新经营园圃,

吃其中出产的果实。

我要把我子民种植在我赐给他们的土地上;

他们绝不会再被人连根拔起。

上主—你们的神这样宣布了。

 

这是一段“盼望”的预言,如同我在前面说过的,先知信息中的特色就是对于未来有盼望,这种盼望是在惩罚之后接续来到,因为神垂怜那些剩下的“余民”,他们在困苦中挣扎,且改进了以前的错误,并愿意接受神仆人的劝导,因此神施恩典的手,扶持祂的子民。

第十一节和第一节是相对句;这节说神要“重建大卫那破碎了的全国”(请比较和合本用“大卫倒塌的帐幕”),也要“修补它的城墙”,第一节则是说神“要用锤击圣殿的栋梁,使整个屋倒塌下来”。在以色列人的观念中,圣殿的倒塌,象征着国家的灭亡,因为圣殿所代表的是,国家最后的堡垒,这可以从先知耶利米的书中出现当时南国犹大人民所说的话看出这种观念:“我们很安全,这是上主的圣殿;这是上主读圣殿;这是上主的圣殿!”(耶利米书七:4)当他们在说圣殿很安全的时候,其实是他们已经走投无路,且是除了圣殿这道最后的防线尚未被攻破外,其它的地方都已经陆续沦陷了。因此,当神说要重建大卫的王国,以及修补它城墙的时候,意思很清楚是要使以色列人民得到复兴的机会。

第十三节又说到“那日子”,在前面所讲过的“那日子”都是指着神发怒、生气的日子,也是惩罚的日子。但是现在“那日子”不再是这样,而是个希望的日子,是个生命重新再造的日子,充满着生命的活力。看,收割、酿酒都会来不及,意思是非常好的丰收,且是好到此季收成的谷子尚未晒干收入仓库中,下一季的麦子又要收割了。

第十四节可以比较第五章十一节;这里说以色列人民在“那日子”来临时,会有永久的家园可以居住,也要喝自己酿的酒。在第五章十一节则说他们“绝不能住在自己用石头建造的楼房,也不能喝自己美好的葡萄园所酿制的酒”,这是明显的对比,惩罚与祝福之间的差别。

将第十五节和第七章十一节比较,可以看出是相对句;这里说以色列人民将不再成为亡国者,或是被俘虏到外国去当奴隶,而第七章十一节曾预言他们将会被“赶出本土,流亡国外”。换句话说,在神的怜悯下,以色列人民将可以重新开始定居生活,且能安居乐业,可以安心种植,且有收成。

 

现在让我们来想想这章经文带来的信息:

 

一、神是无所不在的神,祂深深地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我们所行所言的一切,祂都会审判。

 

我们读阿摩司书到这里已经全部结束,先知阿摩司告诉我们一个很重要的信息,神一定会追讨人一切所犯的罪过。因为神是审判的神,祂必定会为受冤屈的人伸冤,也会惩罚人所做的罪恶。箴言有这样的话:“不可自行报仇,要信靠上主,他必为你伸冤。”(二十:22)使徒保罗也说:“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马书十二:19

另一方面,也是在这一章经文的开始,先知阿摩司告诉我们,神是个无所不在的神,不论人用什么样的方法想要躲藏起来,神都不会轻易放过,这是很重要的信仰认识。千万不要以台湾民间宗教的信仰认识看基督教,以为神不知道。不是这样,一定要认识清楚,我们的神是无所不在的神。先知耶利米传出神的话这样说:

 

“我是无所不在的神。没有人能躲避我,使我看不见他。难道你不晓得无论天地的哪一角落我都在吗?”(廿三:2324

 

把这样的信仰观念用在我们生活中,就会清楚知道信仰和生活是不能分开的,因为神在看我们怎样把信仰落实在生活中。如果我们不能这样,那表示在信仰中,我们的是把神“关”在某一个地方,祂看不到我们所做的事,这样的想法和了解是极大的错误!因为神是一切生命的源头,祂深深知道我们的心思意念,也知道我们的所行所为。就如同圣经希伯来书的作者说的:“没有一件事能向神隐瞒;一切被造的都赤裸裸地暴露在他眼前。我们都必须向他交帐。”(四:13)让我们随时随地反省要怎样向神交帐,这是很重要的一个信仰课题,因为有这么一天,我们都要面对神的审判。

 

二、只有听从神的话,才能得到生命重新再造的盼望。

 

先知阿摩司虽然提出很严苛的信息,为的是要让以色列人民知道及时悔改,好让神改变愤怒的心,而能重新施恩给以色列人民,好使他们成为新造的子民,使他们不再成为流亡各地的民族。

非常可惜的是,虽然先知阿摩司用这样严苛的话语提出警告,但是想听的人还是很少,甚至连祭司亚玛谢也阻挡先知阿摩司传神的话语,结果在主前七二一年,国家被亚述帝国毁灭,人民被俘虏到亚述去当奴隶(参考列王记下十七:56)。列王记的作者曾写下这样的记录说:

 

“上主曾经差遣他的先知先见去警告以色列和犹大说:‘要离弃你们的恶行,遵守我的诫命,就是我给你们祖先的法律和我藉我仆人—先知们传给你们的法律。’但他们不肯听从;他们像他们的祖先一样顽固,不信靠上主—他们的神。………他们随从耶罗波安,不断重复地他所犯的罪,直到上主从自己面前驱逐他们,正如他先前藉他仆人—先知们所警告的一样。于是以色列人民被掳到亚述,一直住在那里。”(列王记下十七:1323

 

看吧,听神忠实仆人所传达的信息是多么重要啊,因为神的话才是使人走上正途的准则。

先知阿摩司最后曾对北国以色列提出一个新的盼望—有一天,神将重建他们的国家,使他们不再流亡国外。但是,请注意,这样的盼望也有一个基本的前提,就是听从神的话,遵照神的话去实践。如果没有如此的前提,又怎能得到这样的盼望呢?不能!同样的,今天的基督徒应该好好重新思考这样的问题:我用多少心思在了解神的话语?我是否真正确实地将神的话语落实在每天的生活、工作中?如果没有这样的反省,和认真的态度实践神的话语,我们要期盼生命的再造是不可能的。惟有先落实神的话在我们的生活、工作中,以神的话作为指标,这样在我们的生命里必定会产生一股新的生命力,则使徒保罗所说的“成为新造的人”就离我们不远,近在眼前了。── 卢俊义《阿摩司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