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俄巴底亚书绪论

 

{\Section:TopicID=168}作者、时间、和背景

俄巴低亚书的确是旧约中最短的一卷圣经;但是它的简练,并不意味着它容易注释。

问题首先产生于对本书作者的鉴定的困难。他被称为俄巴低亚,意思是‘耶和华的仆人’,但是我们对他的生平,则一无所知。在旧约圣经中,名叫俄巴低亚的,一共有十一人,但是没有一个可以确定是这本简短的先知书的作者。他是一个先知,这可以从他有规律地描述他宣告的是耶和华的话(14818节)来确定。有些学者尝试从他的信息的内容,来确定某些有关作者的特征,但是这样作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根据的。所以他们必须接纳,作者虽被称为俄巴低亚,但其真实身分却是隐秘的;他的信息虽然被保存下来了,但是对产生的背景却是不清楚。

如果可能指出本书的作者生活在那一世纪,也许有助于提供鉴定作者的数据;但是甚至就是这一点也难以办到。很多的先知书,例如何西阿书,开始都有一个准确的日期宣布出来,把先知传道工作和某一个王朝或特别事件联系起来;但是俄巴低亚书,随在一句最简短的引言之后,突然直接进入主题内容。关于这本书的写作日期的建议,从最早的公元前第九世纪,迟至公元前第五世纪,长短不等。这种情况清楚表明本书内在数据提供的线索模棱两可,很难藉以确定日期。

这本书的中心对象是一个小国以东,先知的信息都是直接向它传讲的。如果在以东历史上的某些事件,和先知预言的背景可以确定,就可能对这本书的日期提出建议,并对作者有更多的了解。但是就现在所知道以东的历史,有几段时期都可以与这本简短的先知书相联系;因此,仍然不能确定本书的日期和对作者有更多的了解。

在现代的地图中,以东座落在属于约旦王国的领土的南部。它的北部疆土侧靠死海的东岸,向南延伸至跨越亚拉巴,大裂谷。虽然在东面和南面都以沙漠作国界,但是以东却是一个可供居住的地方,因为无论在山地,斜谷,和西部内壁的高原边界,都有充足的雨水。这种适度的雨量使得农作物可能正常生长并收成。

在公元前约一千三百年,当希伯来祖先在巴勒斯坦定居不久,以东的领土原是属于一些游牧民族占领的区域。除了农业外,这个小王国藉着它控制的各种古代的贸易之路而繁华。向北去,它的公路直通亚拉巴,最后到达约旦河流域并越过大马色。同一条公路向南延伸到亚拉伯和连接海路直达阿克巴海湾。向西横过亚拉伯有一条公路直通地中海及其港口,最后到达埃及。这样,藉着贸易和农业,以东获得了几世纪适度的财富,并影响到古代的世界。

它的城市在军事危机时,也可以藉着建造在山上的要塞而及时得到保·。现代大多数到约旦王国旅行的人都熟悉古代的皮特拉城(City of Petra),一座‘红致瑰城,半古半今的城市’,毕根牧师(Rev. John William Burgon)这样称呼它。虽然皮特拉的建筑物大部分是旧约的末期和以后建造的,或者是它本身,或者就在它的附近,曾经是古代以东的首都所在地。

远在以色列历史最早期,希伯来人和以东人的关系就一直是紧张的。在大·王时代,以东曾变成以色列的殖民地;虽然他们最终挣脱掉殖民国的地位,但是这个王国从此再没有与以色列和平共处过(以后和犹大也是如此)。在公元前第五世纪,以东人最被另外一个敌国,逐出他们的国土。许多以东人向西移至亚拉巴,定居在巴勒斯坦的南部──这块领土在公元前第六世纪初期,在犹大亡国以前,曾经是属于犹大的。

这本书总的来说看,是希伯来的先知,向以东所说的预言;只有一小部分是指向耶路撒冷和以色列的。这本书的原意,虽然还有些不太清楚之处,但都涉及关于希伯来和以东之间的关系某些重要的时刻。如果我们意识到,任何历史的理论都有一些不肯定的成分;这样,我们可以建议:俄巴低亚书大概产生在公元前五八七至五八六年,在犹大和耶路撒冷被攻破后的十年间。在耶路撒冷和犹大陷落后,似乎以东是乘犹大遭灾难时趁机掠夺土地,并且不怜悯巴比伦战争和犹大沦亡后所残存的人。可能正因为这样,因为以东的这些行为,引来俄巴低亚的悲哀信息──宣告对以东的审判。

{\Section:TopicID=169}俄巴底亚书的信息

这本短书的特别内容,好像是描述一个异象(1节)。但是它不是一种有图可见的异象,而是一种用话表达将要发生之事件的异象。以东将来的毁灭,要发生在它与列国的战争中。它的军事堡垒虽然建筑在山上,似乎有很好的保·作用,但却不能避免他们的众仇敌一起来毁灭之。以东人从假安全感产生出来的狂傲,必将在他们被打败的日子里完全粉碎。带着这样忧郁的心情,俄巴低亚开始说预言。当先知继续讲下去的时候,读者将愈来愈清楚地看到:以东未来的审判是他们犯罪的直接结果。他们所犯的罪恶,(10-14节)概括而言是‘向兄弟雅各行强暴’。他们与希伯来人虽有一点血缘关系,却积极地参与毁坏耶路撒冷。和其它的国家一样,以东将落入神未来的审判之中;但以色列人却有不同的前途摆在将来。被掳的最后将要归回自己土地,耶和华将再一次做他们的王。

藉着这本先知书,我们看到先知了解神在人类历史上的审判,并且把它表达出来。以东犯了不人道的罪,因此他们不可避免受惩罚。作者陈明他的观点,并不只是这样肤浅,他亲身经历神在他们自己国家的审判,也经历他们的首都耶路撒冷的毁灭。通过未来历史大审判的黑影,俄巴低亚觉察到神的选民复兴的希望;不但如此,先知看到的比这些更多,他还表明了神的国来到时的希望。

妄想俄巴低亚书是一本读起来令人愉快的书是愚不可及的。它不但被审判和灾难的黑暗威胁着;而且在初读时,还明显地感到它被一种复仇的心灵污秽了。作为一个希伯来人的先知,这样仔细地宣布灾难将临到以东,岂不太过分吗?当回想起以东在犹大遭灾的日子里,没有任何好的行为相待,难免存在着一些比报复更重要的思想。以东是从前的殖民地,它与希伯来人之间长期以来一直发生对抗行为。的确,犹大没有权利去指责和咒诅以东的审判。

然而,正如所有先知式的宣讲一样;这本书的要旨在于它包含耶和华说的话(1节)。而神是不偏待人的;已经先审判了祂的百姓的罪恶,因此祂也必审判其它的国家。这卷书总的神学思想是:神是人类历史的主宰,任何国家的罪恶行为,无论是它外来的或者国家本身所行的,都必受神审判。这个题目,虽然在俄巴低亚时代传讲,却包含着不受时空限制的真理。在这本书中也有希望存在。它开始表达在耶路撒冷和应许之地,但最后这个异象扩大了:‘国度就归耶和华了。’(21节)我们要越过年代表上的历史,去分享先知所看见的异象,这样我们才能抓住这本书所传达永琲澈H息。我们要经常像主教导我们祷告时所说的那样:‘愿您的国降临’。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和俄巴低亚同样的希望:越过历史的危机,神的国度必将最终在地上建立起来。──《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