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九讲 耶和华的国度(17-21节)

 

  “在锡安山必有逃脱的人,那山也必成圣。雅各家必得原有的产业,雅各家必成为大火;约瑟家必为火焰,以扫家必如碎稓。火必将他烧着吞灭,以扫家必无余剩的,这是耶和华说的。南地的人,必得以扫山,高原的人,必得非利士地;也得以法莲地,和撒玛利亚地,便雅悯人必得基列。在迦南人中被掳的耶路撒冷,必得南地的城邑;必有拯救者上到锡安山,审判以扫山,国度就归耶和华了。”

  这段经文可分三段来研究,第一是预言的成就,第二是宝贵的恩典,第三是无比的荣耀。这样看出天父奇妙的伟大。

{\Section:TopicID=136}(一)预言的成就

  (17节)“在锡安山必有逃脱的人”,这里的“必”字,是重将来必定会发生的事,“从17-21节”一共有十四次出现。这位先知讲预言,不是靠自己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盼望;他所得的全部是耶和华的默示,是天父真理的旨意和计划。

  (彼后一20-21)“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基督徒应该知道旧约所有的预言,不可以轻视和随意解释,原因又重要又简单,这些古代的人所谓的;不是人的意思,而是圣灵神的话。我们从这论点看(俄17-21),我们的神是无所不知的,祂向先知所说的每一句话,必定在将来历史上成就。

  我们从这段圣经看预言的可靠性和准确性,来坚固自己的信心。我们拣选一些预言,来证明耶和华无所不知无所不在,“雅各家必得原有的产业”,这句话在选民的历史上,最少有两次的应验。虽然北国以色列在主前七二一年被亚述掳掠到东方,以后便不再回来。俄巴底亚预言几十年后,南国犹大就平安地从巴比伦归回,重修圣城耶路撒冷,得到他们的产业,这段经文第二次应验。主后七十年耶路撒冷被罗马人毁灭,神的选民就被分散,迄今已一千多年,在中原没有国家和产业。但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一九四八年却正式成立以色列国;应验俄巴底亚和旧约许多先知的预言,使犹太人得回自己的产业。从历史上来看,我们的神将自己的应许赐给祂的选民,祂必定会记念,人也无法推翻。从一九四八年至今天,亚拉伯人有好几次一同来攻击以色列;要除掉这新成立的国家,但却没有成功。从战役上来说,这是一件神迹;因为犹太人与亚拉伯人打仗,犹太人的武器和人数都比不上亚拉伯人。在属灵方面,我们是神的选民,我们虽然活在一个正在改变,前途不明朗的世代中,好像主前六世纪俄巴底亚先知的时代,但俄巴底亚那位信实可靠的神,也是我们的神。祂怎样保守犹太人,胜过脱离他们的敌人;明显地与他们同在同战,祂也一样会看顾我们。使我们胜过撒但摆在我们前面的试探和苦难,一直到世界的末了,享受祂的同在和保守;愿主将这真理,明确地刻在我们心版上。我们的环境常常改变,每天的遭遇不同,但耶和华永不改变,我们的境况无论怎样,祂的应许永不落空。

  (18节)论到以东的结论,加上“这是耶和华说的”,既是祂的命定,就不能不发生。这里说神的选民要成为大火,来烧尽吞灭如同碎稓的以东人,直到无余剩的地步。在历史和圣经里,都有办法研究这段经文的应验。(可三8)“还有许多人听见祂所作的大事,就从犹太耶路撒冷,以土买,约旦河外,并推罗西顿的四方,来到祂那里。”在这里我们注意“以土买”这个地方,这是俄巴底亚时的以东,耶稣降生前,以东改名为以土买,表明以东国已不存在。他们从历史书上涂抹了,今日的报纸和地图,承认以色列的存在,但是没有提以东人或以东国,所以俄18节的预言。只是三百年后,在两约时代第二世纪的战争,有这样的成就:使我们承认相信天父既是人权历史的主,最大的权柄和主权,都永远属祂的宝座。预言的成就,不但坚固我们的心,也能安慰我们的心怀,使我们有平安的心来倚靠耶和华,作为我们的避难所。每逢我们念主祷文的时候,常提及耶和华的国度“愿你的国度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因为国度、荣耀、权柄、全是你的,直到永远。”

{\Section:TopicID=137}(二)宝贵的恩典

  我们留心查考(俄17-21)的时候,我们发现好像有两种矛盾互相冲突的预言。将18节和21节比较,就发现预言以东倾倒消灭,但21节还提到有拯救者。如果以东全然被大火烧尽,怎会有拯救者在以扫山审判以东人,国度就归耶和华呢?这两件事摆在一起,是宝贵的恩典,看见耶和华超过过犯的恩典。在两约之间,即玛拉基书到马太福音中间,四百年的时期;主前第二世纪,主为犹太人兴起两位的领袖。第一位犹大马克比,他是很有才干的军长;在主前一六八到一六四年,四次率领犹大人胜过他们的仇敌。第二位领袖是位大祭司,名叫约翰许尔堪;他在主前一三五至一零四年,作犹大人的大祭司。在这位领袖的时期,战场上已死了很多以东人;剩下很少的以东人,明显地以东国没有前途和盼望,将要归于无有。这两位犹大的领袖就对以东人说:“我们愿意饶恕你们!也给你们机会选择,你们可以接受割礼;表示在肉体上,接纳神为我们祖宗亚伯拉罕,这个表示属于神和归向神的记号,归入神的选民中。以后同我们一同享受,归向耶和华的一切属灵好处;因我们原是同胞,犹大人和以东人都是以撒的子孙。如果你们心里仍怀仇恨,错过这个机会,你们死就好了。”很奇妙!一千多年的仇恨,结果被饶恕和恩典所吞灭。所以俄18节的“吞灭”有两方面的意思,虽然国家被吞灭,归于无有,地名改为以土买;但是在恩典方面,马克比和许尔堪成为21节所预言的拯救者和审判官。为以东人定下了饶恕的挑战,在耶和华的引导下,使他们得到宝贵的恩典。只要他们愿意在神的面前悔改谦卑,就可以得到神和人的赦免;不再过属血气和属世界的生活,得到主在灵性上的复兴和滋润,我们可以有三方面的领受。

  1.在属灵方面,基督徒原是以东人,只有宝贵的恩典才能改变我们,使我们归向耶稣,成为神的选民。使徒保罗注重这件事,高举我们在耶稣里得到的宝贵恩典;(弗二11-18),犹大人与以东人因着恩典,打成一片,这也可以应用在我们的生活中。感谢主!我们原是外邦人,好像以东人一样,与基督无关,也没有指望;但是主宝贵的恩典,在我们身上发生效力。虽然好像以东人,还能称为犹大人;与神和好,在基督里得称为义,在教会里成为第二个以色列享受福份。

  2.在这段经文中,基督怎样传讲和平的福音,我们作为归向祂的人,也有责任。按照祂为我们定下不同的旨意,在教会中全时间或部份时间服事主。但愿在我们的生活中,有愿为祂所牺牲的,表明祂不单是我们的救主,也是我们整个生命的主。

  3.我们想到两位领袖,为我们留下饶恕敌人,宽容别人的榜样;叫我们想到主怎样用宝贵的恩典,白白赦免我们的罪恶。我们应该从心里饶恕,那些得罪我们的人。在14节时我们看过,现在第二次叫我们去面对,耶稣怎样饶恕我们,我们也要饶恕别人。

  有一位妇人往见医生,诊治她脸上的皮肤病;她用了医生的药抹脸上,但仍得不到痊愈。有一天她与医生谈话的时候,谈及应该怎样才得医治?这妇人提到有一个她所憎恶的邻居,她每每提到这邻居,脸皮便发红了;疙便显得更多更大。医生便对她说:“我相信你这皮肤病,不是身体的问题,而是心理的问题。你去与邻居和好,解决你们的纠纷,看以后你的脸孔怎样。”真奇妙!当两人和好后,妇人第二次去见医生,脸皮完全好了。从这个真实故事,我们可以学习一个功课,让我们被主宝贵的恩典保持我们心怀意念,想到主赦免我们的恩典;主的宝血流出来,就有力量和感动去饶恕别人。这样在我们的见证上,使丑陋变成佳美,好像那妇人的皮肤病得了医治一样。

{\Section:TopicID=138}(三)无比的荣耀

  俄21节“国度就归耶和华了”,这不单是俄巴底亚先知的结论,也是他教训的高峰。以东人虽然不认识祂,但在将来的历史上,特别是世界的末了,耶和华无比的荣耀,必充满天地。

  这不但是俄巴底亚的思想和观念,我常常将这一节与(亚十四7-9)一齐看,“那日,必是耶和华所知道的,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到了晚上才有光明。那日必有活水从耶路撒冷出来,一半往东海流,一半往西海流,冬夏都是如此。耶和华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华必为独一无二的,祂的名也是独一无二的。”俄巴底亚与撒迦利亚所预言描写的,是教会从主后七十年耶路撒冷被罗马人毁坏,一直到主耶稣第二次到世上来。撒迦利亚用“那日”两个字,教会时代,像很长的日子,但感谢主,这日子是耶和华所知道;我们八十年代的基督徒,所遭遇的事,也包括在内。有一首诗歌“神未曾应许,天色常蓝”,先知在撒迦利亚预言教会的日子,不完全是光明或黑暗;虽然教会有时候遇见逼迫和反对,天空好像有黑云满布。但有时候,太阳也发光。教会的工作能顺利的进行,传扬福音的时候,归向主的人也多。当主得胜再来时,我们八十年代的基督徒,可以用信心抬起头来;无论环境是何等困难危险,但神为自己的儿女,所预定的计划不会落空。摆在我们前头的日子,一定是光明,教会无论有什么遭遇,从主后七十年一直到主再来,仍然有一个光明的前途。当我们所爱的主耶稣第二次再来的时候,那天有光明的晚上,祂要作万王之王;在这个世界上,将耶和华无比的荣耀,彰显出来。(亚十四9)“耶和华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华必为独一无二的,祂的名也是独一无二的。”换句话说,魔鬼、邪灵、偶像,都不能敌挡耶和华无比的荣耀;到了那光明的晚上,万膝要跪拜,万口要承认;我们的主耶稣是独一无二的,祂的名字也是独一无二的。

  我们看(亚十四8),这是主为今天教会所定的计划,为你我生命中所定的旨意,我们属灵生活应有的目标。“那日必有活水从耶路撒冷出来,一半往东海流,一半往西海流,冬夏都是如此”。主耶稣在耶路撒冷讲道的时候,他在约翰福音将撒迦利亚书的预言,应用在教会的时代。主说:“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历史学家汤恩比曾讲过很有意思的话:“如果十九世纪是属于英国人的时代,第二十世纪是属于美国人的时代,相信廿一世纪一定是属于中国人的时代。”看近两百年历史,汤恩比的话不是没有理由的,看十九世纪,英国在维多利亚女皇时代,因工业革命,英国的影响和势力很大。二十世纪,因为美国科学发达,现在有原子和太空的时代,但是廿一世纪会怎样?汤恩比当然不是神的仆人,好像撒迦利亚和俄巴底亚一样,但是他用自己的学问,发表廿一世纪的意见,这样看历史的潮流准确的话;如果主在二十世纪不回来的话,相信现在是华人教会,作准备的一个时期。在廿一世纪,全世界都仰望中国的时候,见证大被主用,福音的活水按照(亚十四8)的预言,和(约七章)的说话,要从华人教会里往东、往西,流出来,冬夏永流不息。藉着中国基督徒奉献主的生活中,给世界上的人带来救恩和生命的喜乐,这里有团体和个人方面的挑战。想到耶和华的国度,预言的成就,宝贵的恩典,无比的荣耀。这三方面,只要我们愿意,将自己毫无保留和条件委身给耶稣,成为活水的江河。在我们被圣灵充满的生命中,流出来,东西南北、春夏秋冬、永流不息。继续不停地为主作见证,就在(俄21)节中有份,国度就归耶和华了。愿主帮助我们,好像祂忠心的仆人俄巴底亚一样,在我们这个在属灵需要逼切的时代中,作敬拜事奉耶和华的人,在我们各方面的生活中,愿荣耀归给耶和华的圣名。── 林克己《从俄巴底亚书看八十年代基督徒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