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拿书第二课

 

第九十三课  约拿书  之二

 

题示:请再仔细阅读本书一遍,看每章之分段是否跟全书所述之事实段落符合。

 

       孟买十一月二十六日讯一条长约十二尺之虎鲨被捕获;它重七百磅,昨夜被拖上撒逊船坞。当这条虎鲨被解剖时,在它胃内发现有一副人的骨骸及衣物。

        据估计遇害者可能是最近在旋风中失踪的其中一人。

        该鲨是在孟买外三十哩的海上被一渔民捕获。

        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廿六日

 

                                              玛德拉斯邮报

 

    上一课既说明本书之真实性,我们现在就要看本书之内容和其价值了。

    整个故事共分成四部分,每一部分跟我们圣经的分章是一致的。唯一有别的可能是第一章最后一节,大概应该像希伯来文圣经一样,把它放在第二章作头一节,这样比较自然。全书除了最后一段是耶和华的自述外,其它都是以约拿为中心的。(全书之中心信息是在最后一段内。)我们可以把约拿书各段之中心情节简列如后:

      第一章:约拿与飓风

      第二章:约拿与大鱼

      第三章:约拿与城

      第四章:约拿与神

     这四大段落分别记述约拿的背逆、被保守、传道,及被改正。第一章:他逃避神;第二章:他祷告神;第三章:他见证神;第四章:他学习神。我们若能从每一段中,抓紧其中心信息,就能欣赏最后一段神教训约拿时那种夺人心魄的温柔全书之中心点!

    现在让我们从第一章开始。这里有一个极重要的问题要解决,我们能否解决它,或怎样解决它,都会直接影响我们对全书之观感的:因此,我们非要仔细阅读它不可;太多人误解第一章了。

 

约拿为什么逃避?

 

    这就是关系至大的问题:到底约拿为何要逃避神?我们的答案会决定我们对约拿先知的评价是个属灵的无聊小丑,还是以色列中最英雄的人物。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这问题是关系至大了。

    一般人都认为约拿是个心胸狭窄,不愿把神的救恩传给外邦人的犹太人。就如素具慧眼而其作品又常为我们引用的皮雅逊博士也如此说:他民族的偏见使他以为神拣选了以色列,必然会丢弃列邦的。他在宗教上不能容忍别人,因此认为外邦人是不能蒙恩的;他的律法精神又叫他偏重报复多于神的恩典。终而他不尊重神的心就使他偏离主道,走入歧途了。

    我们在本书曾屡屡引用的杰多博士甚至进一步说:我们实在无法爱这个约拿,亦不能看出他有什么优点;我们期望在一个神仆身上看到的特点,在约拿身上都是付之厥如的。也许有人会说,我们所知道的约拿只是片面的、局部的,是在一个不寻常的环境下,又受了非常的刺激而显出来的性格。但综观本书所描述的,在那种特别环境下显出来的性格在约拿身上是颇一致的,要说那就是他真正的和自然的性格也无不可不错,从某一方面看来,他也有其优点的,就如愿意认错,勇于改过等。但一直来,他都是脾气大,容易动怒,在不寻常的环境下容易消极,只看见事情坏的一面。

    从上引的两段话来看,我们真要替约拿叫冤,他真是圣经中最被误解的人物。倘若他的性格真如上述的,我想单单是要改他这一点或那一点都无济于事。他根本就不能担任先知的工作和属灵的引导。不错,神会使用一些很古怪的器皿来完成他的工作,但要说神一直使用并支持像上述那种人来传递启示,又叫全尼尼微城人因他的传道而悔改,就十分叫人难以置信了。

    我们对约拿的误解大都是因为不明白他逃避神的动机而引起的(第一章)。一般的意见不外下列三点:(1)害怕去尼尼微城;(2)对外邦人的偏见:(3)从自己特殊的地位而生出嫉妒;我们只要小心阅读第一章,就知道这三个观点都是站不住脚的。他是承继勇敢的以利亚和以利沙作先知领袖的,又怎能说他是害怕、怯弱?在船上,他叫水手把他抛下大海,止息风浪,这又岂是懦弱的人能作的呢?说他有敌对外邦人的偏见也是不妥当的,不管他怎样爱自己的祖国,都不能因此而说他是憎恨外邦人的。我们知道那艘他施船的水手都是外邦人(一5),在他们面临舟覆人亡之际,他甘愿舍己而救他们(他大可以与他们同归于尽),单这一点就不能说他是盲目憎恨外邦人的。那么他又是不是因着自己特殊的地位而嫉妒,这也是不可能的。首先,他按神的启示而宣告尼尼微城之灭亡,但因着他们从上至下的真心悔改(三10),神就后悔,不把所说的灾祸降与他们。这一来约拿的预言不是落空了吗(三4)?这不打紧,他在耶罗波安二世的朝廷上说以色列国土会扩充的预言。岂不同时破产?他在以色列中素享之声誉就会毁于一旦,这一切他都知道的,但他仍是无私地按神的启示而宣告尼尼微的预言。这又怎能说他是因嫉妒而逃避神;还有,不单是声誉,连性命也甘愿为船上之水手而舍,又岂会不爱惜尼尼微城几十万人的性命?

    那么,约拿为什么逃避耶和华的面?他为什么不愿在尼尼微城传神的道?答案就在约拿书四章二节,是约拿自己说的,加上他对亚述国(尼尼微为首都)的认识,就构成他要逃避神的动机。在看四章二节之前,且让我们注意一下他说那段话的动机。

    三章最后一节,说神因着尼尼微城人的悔改而后悔不降灾(亦即不毁灭)该城;四章一节便说约拿大大的不悦。第二节说约拿祷告耶和华说:耶和华啊,我在本国的时候岂不是说么,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怜悯的神,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慈爱,并且后悔不降所说的灾,所以我急速逃往他施去。还有比这个更清楚的吗?约拿之逃避神,不愿在尼尼微城传神的救恩,全是因为他不想神赦免尼尼微而不毁灭该城。他宁愿放弃作先知的职分,离开本国逃亡,甚至预备因此一死也不要尼尼微城被保存。这种自我割弃,加上后来他在神面前剖白心肠的话,就叫我们知道约拿绝不是因为个人之安危、偏见,或特权而逃避神的。他的动机远比这些自私自利的来得高贵,我们可以说,他的动机是十分叫人感动的,且是极英雄的。

    到底为什么约拿要神毁灭尼尼微城?

    约拿对亚述国认识得很清楚,是因为这个认识而叫他甘愿一死也不要亚述免于消灭。首先,亚述是新兴之世界霸主,她之兴起亦说明以色列终不免败亡,约拿知的十分清楚。第二、亚述人之残酷叫在她附近之国家日夜提心吊胆,不知这个巨魔何时临境屠城。无可否认的,这个亚述就像昔日之德国纳粹党。在今日发掘出来的亚述国遗物上,就记述了当时这个国家对被征服的人民的残酷及无道。其恶行实在叫人从愤怒到心寒,即使读起来也叫人不舒服。

    论及亚述人刻在碑上的战史,优加克(John  Urquhart)有下面的话:亚述人为执行其征服的大计,全没半点仁道可言。他们征服之地甚多,因此不能在每个征服地都驻有后防军,于是他们实行一种斩除后患的方法,可以完全不需要驻军,那就是:凡攻陷一地便彻底屠城,男女老幼无一悻免。亚述王喜欢把他们屠城之经过刻在碑上,其中一个碑文描写他们在一战役中怎样使战败者陈尸地上,密麻麻的连每一寸土地都盖起来。之后,碑文又说他们怎样继而以各种恶毒的办法刑罚邻近的城。城之首领官长则由刽子手押解着,施以各种刑罚,每一刑罚都叫人间之丧胆的。有一块石碑上面刻有他们行刑的情形:图上刻着一个受害者被压在地上,另一刽子手则伸手入他口内,把他的舌头连根拔出来。在另一图画则描绘他们在地上钉有几条木桩,一个受害者的手、脚,及腰部则紧紧地被扎牢在其上,动也不能动的。这时行刑手就开始他的任务,他用一张锋利的刀把受刑人的皮小心割开,然后一块一块地撕下,再把它贴在城墙上或抛在街道上,用来恐吓人民,叫他们永远不忘记亚述的报复是怎样子的。另外一些人的刑罚同样是惨不忍睹,他们先把一条木桩子削尖,然后把该城之官长首领等带来,按在地上,由另一刽子手把尖的木桩插在他腹下,再把木桩竖起来,放在早就掘好的洞内,使木桩坚立,任由受害者在上面挣扎直到断气为止。

     西斯教授(Professor  Sayce)亦说:亚述人攻陷一城之后所行之残暴,实在叫人不敢置信。他们若不是把这些刻在石碑或墙上,我们简直十能想象有这样的暴行的。最难令人忍受的还是亚数纳西甫(Assurnatsiv-pal)的暴行,[一将功成万骨枯]庶可形容他了。他不是把男女孩子活活烧死,就是处以更残酷之刑;男人则被插在木桩上,或是活活的剥皮,或被挖去双眼,斩去手脚、双耳和鼻子等;妇孺则被卖作奴隶。被攻陷之城则予以彻底的破坏,连城附近之树都全数被砍下。这些还只是亚述人的兽性的部分记述吧了;不过我们停在这里亦够了。

    在以色列境内,若人人都知道这些事,约拿就更知道了。他来自边境的一个小镇,可能还看见过亚述人突袭的暴行呢。我们且让那鸿来代表一般以色列人对亚述的观感吧祸哉,这流人血的城,充满谎诈和强暴,抢夺的事,总不止息被杀的甚多,尸首成了大堆,尸骸无数,人碰着而跌倒,都因那美貌的妓女多有淫行,惯行邪术,藉淫行诱惑列国,用邪术诱惑多族。(三14)你一切保障,必像无花果树上初熟的无花果,若一摇撼,就落在想吃之人的口中。(三12)你的损伤无法医治,你的伤痕极其重大,凡听你信息的必都因此向你拍掌,你所行的恶,谁没有时常遭遇呢?(三19)那鸿对尼尼微城的毁灭可有半点怜悯吗?他对亚述人的遭报可有半点可惜吗?没有,所有听见他预言的,都不会有。他的感觉跟约拿的岂不一样吗?

    约拿不单知道亚述的各种血腥暴行,更糟的是他知道亚述就要大军临境,摧毁他所爱的祖国和屠杀他的人民,他对亚述的憎恨又岂难想象呢?在约拿开始作先知的前几年,亚述已经爬上世界霸主的地位,对地中海附近的国家亦开始垂涎了。希伯来的先知早就知道亚述之得势对邻国会有什么影响。亚述第一次犯以色列境前二至三十年,以赛亚作出了准确的预言(七17等);何西亚亦作出了相同的预言(九3,十67,十一5)。阿摩司作先知的时间大概始于约拿作先知的末期,他也预言了神不单要审判以色列,亦要审判邻近的国家,说:主耶和华若不将奥秘指示他的仆人众先知,就一无所行。(摩三7)不错,约拿一早就知道亚述之得势将会带来多惨重的灾祸;因此突然听到耶和华的宣告,说尼尼微城要在四十日内必然倾覆,他简直不能置信,还有更大的佳音吗?他心头大石放下来了我们不要忘记,约拿不错是个先知,但他也是个人呀!他是个以色列人,且是个忠心爱国分子;他爱自己的故土,更爱去牧养他背逆的百姓。为了他们的得救,他还有什么是不愿意做的呢?当他听到神的命令,说: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呼喊,因为他们的恶达到我面前。那就是说,尼尼微是恶贯满盈了!至高之审判者已宣告了他们的罪状。倘若尼尼微被灭噢,没有更高兴的事了亦即是说以色列得救了。但约拿心中有一个恐惧,他知道耶和华是个满有怜悯的神;倘若尼尼微向神呼喊,就算是在罪案已判吧,耶和华都可能会赦免他们,免他们灭城之灾。这样一来以色列就有祸了。有什么办法可使尼尼微城不向耶和华呼喊呢?看来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不去告诉他们大祸临头!那么她到时就必自吃其果。

    这时约拿必是面临一生中代价最重的抉选:他要就是宁可因着违背神而甘心受罚,以至以色列可以得救,不然就是顺命往尼尼微去,宣告神之审判和救法。说不定尼尼微城得保存,但以色列就必遭败亡;在两难之间他痛下决心,就是宁可身受神之刑杖而不愿眼见以色列被屠城。他要牺牲自己而保存以色列,因此他逃往他施去躲避耶和华了。

    让那些批评约拿是胆小和自私的想想上面的话吧;又让他们易地而处,试站在约拿的地位而想吧;我们实在应该把约拿放在以色列古圣的墓英殿内与那个为以色列人求命的摩西并列:倘或你肯赦免他们的罪不然,求你从你所写的册上涂抹我的名。又与那个为以色列人求恩的保罗同坐: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不错,约拿与他们并列是无愧的。神知道他仆人心底的动机,因此他保守他,又更正他之过错;这也是为什么事后约拿能如此坦白地向神陈明他的原委呀!

    虽然我们不能同意约拿违背神逃往他施之行动,但他对百姓的爱心,他舍己而成全大我的动机却是成为我们的榜样。他的精神颇似下面在英国流行的一句话:英国仍在,谁着不活?英国若灭,谁能不亡?约拿的爱国精神,加上他那个为能选民被保全而完成神应许的良心,在他面临两难之间的选择时,他真可以说:以色列仍在,谁能不活?以色列若灭,谁能不亡?我若真要灭亡又算得什么呢?约拿有的就是殉道士的精神。

    还有一点要弄清楚,当约拿起来逃往他施去躲避耶和华,他不是要逃到一处没有耶和华的地方呀!不,他之躲避耶和华是表明他放弃作先知的职分而已,下一课我们会详细点说明。

    约拿对耶和华之无所不在认识得十分清楚,他知道是不可能躲避他的!但他立定主意,只要以色列能得救,他就是接受神最严厉的刑罚也是甘心乐意的。不错只要以色列能得救这就是他逃避神的动机。让我们永不再说约拿是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说他是只关心自己同胞的安危而不管别人的死活。他不单不是这样的人,他逃避神的动机也是极其感人的。他虽然在最重要的关头违背了神,我们却不能因此而勾消他别方面之优点的。

    那些批评约拿是个狭隘和自私的人,很多时候在别的场合表现得十足和他们所批评的一样,也许他们不自知,但别人看在眼里就十分明白了。我记得有一个正直的基督徒曾十分严肃的警告我们,说:我们若太快把福音传给黑人!或提高他们之教育水平,黑白人之间的冲突就会提早加深,为此之故,我们二者都要延迟执行。我亦记得另一人说:福音与教育都会更难使印度被保留在英国版图之内:而另一人则说,他无论怎样都不能忘记德国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罪行,因此他说什么也不会收养或帮助现今德国的孤儿!

    在某种特殊环境下面作出这样感情反应,我们是可以了解的;但叫人不解的是:为什么那些批评约拿的人自己不察觉他心内那种偏见和狭隘的心胸是比约拿更甚呢?但以一个基督徒来说,就是连这样的感情也是不应容许存在的。不管我们的私怨是什么,都不能阻止我们把神藉耶稣基督所显出的慈爱向失丧的人迷说。

    心胸宽广的慕迪先生说了一个想象出来的故事,他说,有一天,复活的基督和彼得站在山顶上。基督命令彼得把福音传给外邦人,彼得瞪着眼睛问,是不是连那个用钉钉他手的,那个用枪扎他肋旁的也要传呢?基督答道:不错,去告诉他们有一个更容易达到我心中的道路。早期的使徒体贴主耶稣的心肠,当圣灵降临在他们身上,他们就把人间一切藩篱都打倒了。

    我们若真要作主的仆人,约拿和我们都需要扩大自己的心胸,好进入耶稣的爱里,好怜悯那些因着自己的罪而挣扎、受苦,和难过的人。

    神的约拿一定要去尼尼微!── 巴斯德《约拿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