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拿书绪论

 

约拿书这卷短书在十二先知书中,是与众不同的。它不像其它十一卷,偶然地写进一些自传或历史的片段,而整本书基本上是记载先知的预言;也就是说,其它十一卷先知书,主要是记载该先知的声明和讲章,但约拿书却不是这种情况,它本身是一个故事,其中神藉着先知讲的预言,只占一小部分。

从技巧上看,这卷书是匿名的;书中没有告诉我们是谁写的,因此我们很难肯定是谁在什么时候写的。这卷书的特点,是描写一个人名叫约拿,他是亚比太的儿子,在以色列历史,曾简略地记述他是迦特希弗人,是北国的一位先知(王下十四25);迦特希弗位于加利利的附近。约拿作先知传道,我们从列王纪下的记载中所知甚少,只知道事情发生在公元前第八世纪上半叶,在耶罗波安二世在位其间。我们只知道先知生活的期间,而以他的名字写的这本书的时间,却不太清楚,大概是在较迟些时候,约在公元前第六至第四世纪之间。

{\Section:TopicID=175}约拿书的故事

不单约拿书在十二先知书中很特别;书中记载的故事,也很特别,颇有戏剧的味道。它开始时按惯例记载先知蒙召作神的仆人:‘你起来,往尼尼微大城去。’(一2)但是这一节经文往后,所有对先知的描述都是和神的期望相反的。

神呼召约拿去尼尼微(以色列的最北部),他应该沿着陆路向北去。但是他立即出发,向西逃往约帕去,在那里买了一张船票往他施去(也许是往西班牙的塔达苏士Tartessus)。但是要逃避神的呼召是不可能的;开往他施的这艘船遇见大风暴。那个逃避去尼尼微传达神话语的约拿,下到舱底,在那里静静入睡,想躲过大风浪。直到船主、老水手,破门而入唤醒了他。经过摇签证明,约拿才承认可能是他惹来了大风浪,并要求批众把他扔到海里,以平息风浪。水手们勉强同意了,于是风浪减退了。此时约拿被一条大鱼吞吃了,并在牠的肚子里度过了幽暗的三天三夜。约拿悔改并祷告,随后被救出;这条大鱼把这个不受欢迎的重担,吐在海岸上。于是约拿才往尼尼微去。在那里,约拿宣告了神的话,警告这个大城市的人他们灾难临头,除非他们悔改离开犯罪的路。出乎先知的意外,他传讲的信息被尼尼微人所接受,他们离开了他们的强暴和所行的恶道,因此免去了神的刑罚。这件事使先知感到太闷气和太不高兴了,他因为神的怜悯而向神发怒。但是这本书的最后几节中,这位先知(那个因为感到自己的话被忽略,而决定死了比活着还好的)学到了一个功课,就是神的本性是满有慈爱和怜悯的。

{\Section:TopicID=176}注释的问题

前面这样把故事的大意简要一览,其实已经指出了注释这卷古怪的先知书的问题:它到底是什么样的文学呢?该如何注释它呢?它是历史?是比喻?或是其它的文献呢?

在犹太教和基督教古代的历史中,有过许多种注释本书的理论。最早的一种,就是把约拿书当作历史来注释。在这种注释中,把它当作记载先知传道的一个历史事件。必须承认,这种注释是可行的,它的出发点是明显可见的;它是基于列王纪下的记载,那里证实约拿的确是以色列历史上的一位先知(纵使是不很著名的一位)。而且,从某个角度看,新约圣经中,有几处是把它当历史来应用(太十二40;十六4;路十一29)。

当作历史来注释虽是可行的,但并不意味着没有问题。故事的每一方面,与通常预言的叙述是那样的不同,使得有人对它产生怀疑。大鱼的角色,和约拿在牠肚子里的呼求,使人感到它好像是一种幽默的神迹。(当他们听到大鱼把先知吞吃下去,然后又吐出来时,我们几乎可以看到听众的欢笑场面。)在一个世纪以前,有人去海边找某些不寻常的经历,希望用它们来解释约拿的故事,这种努力也是不必要的。(曾经流传过一位名叫巴特来〔James Bartley〕的经历,他在一八九一年宣称曾从一艘从事捕鲸的船‘东方之星’上掉进海里,被一条抹香鲸吞到肚子里一天一夜,又生还逃脱出来,向人讲述他的故事。这可能是航海奇闻中引人入胜的一部分,但大概不是真实的。)约拿的经历到底是否寻常的或者是神迹,是不必争论的;需要争论的倒是约拿书的性质,它的文字类型,和如何去用适当的方法加以注释。第二种古代用以注释这本书的理论,是把它当作一种比喻。作者以一个真实却不为人知的人物约拿为主角,故事是环绕着他构成的,用以传递某种神学信息。一般来说,约拿的故事是和新约圣经中的‘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相平行的。正如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以一个问题结束(路十36),要求读者回味它的意思;同样,约拿书也以一个问题作结束(四11),也要求读者去回味它的意思。

在以下的注释中,我们要进一步考查故事的细节内容和各部分的意思。虽然我们意识到任何一种注释都有它假定的性质,但是总的来说,这里所介绍的注释,是把这本书当作广义的比喻来研读。

{\Section:TopicID=177}约拿书的教训

这本书有一个中心的主题,又有一些各自以不同方式出现的小题目。举例来说,较小的重点放在说明顺服和不顺服方面:先知不顺服神的呼召,到头来只有是灾难临到。但是这本书的中心教训,是关于神的本质,神对全人类满有怜悯的本性。

以色列的先知大部分都是国家民族主义者;他们认为,神是以色列人的神,神藉着先知,只对祂的选民说话。但是约拿书非常清楚是一个例外,神也十分关注其它所有的人的行为。尼尼微城中外邦居民的强暴和作恶,神同样的关注。神的怜悯总是寻找机会,藉着人的悔改,来除去罪恶,施展慈爱。先知被差派到尼尼微这件事,表明神对外邦人的关怀,同时还证明外邦人藉着悔改,同样可以得到神的怜悯。这样,对于旧约的外邦读者,约拿书不但启示神怜悯的胸怀,而且也在古代犹太主义的潮流中,打开一扇特别窗户,使看见神是宇宙的主宰。――《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