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章  灵与魂的分开

 

读经:

这事约拿大大不悦,且甚发怒。就祷告耶和华说:“耶和华阿,我在本国的时候,岂不是这样说么?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怜悯的神;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慈爱,并且后悔不降所说的灾,所以我急速逃往他施去。耶和华阿,现在求你取我的命罢,因为我死了比活着还好!”(拿四13)

耶和华说:“你这样发怒合乎理么?”(拿四4)

于是约拿出城,坐在城的东边,在那里为自已搭了一座棚,坐在棚的荫下,要看看那城究竟如何;耶和华神安排一棵蓖麻,使其发生高过约拿,影儿遮盖他的头,救他脱离苦楚;约拿因这棵蓖麻大大喜乐。次日黎明,神却安排一条虫子,咬这蓖麻,以致枯槁,日头出来的时候,神安排炎热的东风,日头曝晒约拿的头,使他发昏,他就为自己求死,说:“我死了比活着还好!”(拿四58)

神对约拿说:“你因这棵蓖麻发怒合乎理么?”(拿四9)

他说:“我发怒以至于死,都合乎理!”(拿四9)

耶和华说:“这蓖麻不是你栽种的,也不是你培养的,一夜发生、一夜干死,你尚且爱惜,何况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万多人,并有许多牲畜,我岂能不爱惜呢?”(拿四1011)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剌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王惫,都能辨明。”(来四12)

约拿书第四章可说是圣经中最难读的篇章之一。一般人都能明白第二、三、四章的约拿与第一章的约拿不一样,因为神在他身上已经做了许多的工作,他也学习如何与基督同死同复活,能与主同轭的功课。当然,神也使用我们在地上见证他,叫我们传福音深具果效;因此许多时候,我们以为这样就算完成学业,可以毕业了!如果我们的功课到此就够了的话,那么约拿书只要写到第三章就可以了;因为第三章描述约拿传福音的成果,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然而令人感到奇妙的是,约拿书还有第四章,意思就是说,神训练我们与他同负一轭、同死、同埋葬、同复活,因而叫人大得福音的果效,这并不代表我们就此毕业了,当走的路已经走完了!还有第四章约拿的经历,带我们走进更深的灵程!

 

【没有毕业的功课】学习与基督同轭的功课,不只停在约拿书第二、三章;不只叫我们做一个与基督联合的人;也不只叫我们做一个一直与基督旨意相合的人…神同时还要进一步作工,让我们在他手中成为有用的器皿,如同第三章的约拿一样,就是无论我们被摆在什么位置都是神迹,都能够有所丰收,这也就是一位成功的神仆所具备的特质!然而,是不是到了这般层次就算毕业了呢?没有!事奉神水远没有毕业,也没有退休,更没有与神讨价还价的余地!

如果有一天,神把我们带到约拿书第三章的地步,和约拿一样,传福音那么有果效,是否表示我们已经登峰造极了呢?如果不是,那么神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呢?

经上说:“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凡学成了的不过和先生一样。”(路六40)所以,与基督同轭的目的,不只是顺服或是成为他手中有用的器皿就够了,更要紧的是叫我们能模成神儿子的形像;心像神的心,宽度也像神的宽度。神的心像洋海一样,所以约拿要与基督同轭到一个地步,他的心也要像洋海一般;不只是顺服、不只是传福音有成就,乃是要模成基督的形像;只有到达那个地步,我们才可以说,神的最终目的成就了!

约拿书第四章一开始,我们可以发现一件事,就是约拿为了神不降灾于尼尼微的事而“大大不悦,且甚发怒。就祷告耶和华说……”,这话和第二章的开始正好相反。第二章的约拿,不但在鱼腹里祷告神,而且还唱诗歌,正与保罗和西拉在监狱里半夜唱诗之时一样。然而在第四章的约拿,一开始虽然也是祷告神,但他不是唱诗,却是发怒,更甚的是,他还发怒,最后甚至求死。

因此,我们要注意:无论我们将来被圣灵做工到什么地步,千万不要以为我们己登上灵程的“高段功夫”了。迟早我们会发现,自己仍旧是个“人”,而不是天使或是个“灵”。无论我们有多属灵、有多爱主、有多圣洁、多会传福音…结果在约拿书第四章,我们所看到的竟是一个被主试炼过还会向神发怒的约拿,意思就是说,他的性情完全和神相悖。第一章告诉我们:神有一个旨意,约拿自己也有一个旨意;第四章告诉我们:神有一个性情,约拿有另外一个性情。神就是爱,但约拿在此给我们看见的表现,是最粗鲁的表现——发怒、甚至于求死!这曾经受了多少年造就,甚至是个伟大的先知,至终仍是一个发怒的人,原因在什么地方呢?

保罗说:在肉体里面没有良善。因此,在第四章里,我们居然看不到在第二、三章里我们所熟悉的约拿,我们原本以为约拿应该是很成熟了,但圣灵还有许多工作要做;神要继续雕刻他。第二章时,神兴起大鱼和大神迹把约拿吞了,是为了要教育约拿;而在第四章,神为了让约拿更上一层而用蓖麻兴起另外一个神迹。那地的蓖麻就像棕树一样,树长可以高过两个人的高度,叶子也很大,非常适于遮阳。在中东那个地方,普通的蓖麻大概几天就可以长得那么高。

神为了要继续在约拿身上动工,于是再兴起神迹,使蓖麻一夜之间长高:神为了要雕刻他自己的仆人,可真动用了海(大鱼)(蓖麻)(炎热东风)三军为他效力。他在鱼肚子里没有学的功课,在第四章里要学到!

我们知道,神后悔降灾在尼尼微城,在约拿眼中,认为是“大”错(原文强调用“大”这个字眼),于是他就生气发怒!我们常常有约拿这样的感觉,不知不觉轻忽了神给我们的旨意。神的旨意明明要救尼尼微,结果真的救了!约拿深深觉得这和他所想的相反,于是发怒,并认定那是“大”错。整个第四章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

 

【约拿的不平衡】约拿觉得如果神救了尼尼微城,那不等于害了以色列人,为尼尼微人征服以色列开先锋。约拿何等盼望尼尼微人不悔改,让神惩罚他们;因为他实在爱他的同胞、爱他的国家。这正是约拿所以躲开神的原因,他处在两难的矛盾困境之间,就对神说:

“耶和华阿…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怜悯的神,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慈爱,并且后悔不降所说的灾;所以我急速逃往他施去。”

从约拿以上所说的话中,我们可以知道他清楚神的心理,也知道他有智慧,更知道“谁是谁”但他竟然敢为神所做的发怒,与“神不经易发怒”的本性恰成对比,这简直不像已经被神模成他儿子形像的人。为什么约拿会如此呢?因为约拿在这点上不平衡,或者可以说是“约拿的不平衡”(complex).最后他甚至于“沮丧”到向神求死(3)。我们不要以为属神的仆人从来没有沮丧,没有像约拿一样求死的!平常看他们蛮属灵、蛮超脱的、常常传讲十字架,而且还讲得不错,怎么可能求死呢?但是真的经历十字架的痛苦之时,就会如此!不仅约拿如此,先知以利亚也是如此,当以利亚刚刚在迦密山巅行完了神迹后,他竟然跑到罗腾树下求死(王上十九4)

所以,约拿在此进到另外一个开始,另外一个“关口”,神也借着这关口带他往前走。这是他不平衡的一部分——他面临一种难解的痛苦。正如世人所谓的“三角习题”,面临此种情形,自然异常痛苦。一旦不知如何解决,只好躲开它。普通人的做法就是把这种痛苦感觉往下压、压……压到潜意识的深处里,到最后仍然没有办法松一口气时,就选择一条比较容易走的路,那就是寻死;因为求死的目的就是“逃避”!

约拿书第一章,约拿逃避神往他施去;但在第四章,他没有到他施去,却仍旧是逃避神——求死!

其实,约拿失去平衡而大大发怒的最大原因,乃在于他原是神所膏抹所印证的先知(王下十四25,并请参阅本书第四章有关先知的灵),所说的预言不可能不应验;但在这卷书中,约拿从神所得的唯一预言:“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倾覆了!”却没有应验!神实在对悔改的尼尼微人有丰盛的慈爱,不降所说的灾,但约拿说预言没有成就的“面子”,要往哪里挂?他有何地可以自容?他还算神悦纳的先知吗?因为尼尼微城根本没有倾覆!

约拿真是感触良深,他不敢怪神,但他里面实在难过得很,难怪他会祷告说:“现在求你取我的命罢!”虽然如此,约拿还是有一点非常可爱的地方,就是他在发怒的时候,还是能向神祷告。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约拿抱怨发怒,是向着神的,不像在摩西时代,旷野的那些人向人(摩西)抱怨发怒,那是神所不喜悦的!

从第四章里,可看出约拿实在是个懂得与神交通的人,所以他宁愿落在痛苦的旋涡里。他所爱的神把他奚落到这个地步,好像被神弃绝了;神成功了,得着荣耀了,但他的脸要往那里摆?在这样的情况下,约拿痛苦极了。他虽因爱神而宁愿接受神的手,但这种痛苦实在叫他无法承受,因此,他祷告说:“耶和华啊,现在求你取我的命罢,因为我死了,比活着还好!”他甚至指望摆脱眼前的情况,不再走这条路,不想作基督徒了。

我们不要以为所有属灵的人都像天使。属灵传记最令人珍惜的地方,不是看他们如何为神所重用,而是看在他们里面那软弱枯干的灵如何被神改变。戴德生这位伟大的神仆有好几次说:“神啊,我不要干了,我不行了!”实在说,这正是神训练仆人最重要的一个转唳点。

有人以为我们若做了神的仆人,整天就可以高唱“哈利路亚”了。没这回事!也有人说:“我本来难处一大堆,结果到祷告山一祷告之后,就通通好了。”果真如此,那我真是为这些人感谢主;但有的人不去祷告山也通通好了,只是我们常会发现:有些人从祷告山下来以后,所得的经历和约拿一样,居然向神求死!如果你有像约拿这时的“求死”经历,就知道你里面有不平衡之处。

许多人所以自杀就是如此,长久困在沮丧里而不能自拔,苦闷到了极点,便想一死以求解脱。有很多传教士到了宣教之地不久,就受不了,不是身体有难处,就是精神负重压。所以,没有经过这样的不平衡,没有好好学这功课的人,实在很危险;因为,神的工作太伟大、太吃重,想以自己的力量去承担,那是不可能的。因此约拿要经过第四章的功课。

有很多人写书告诉我们,要这样、要那样…才能从沮丧里脱困而出。当我看完这些书以后,在我里面有个很“鲜”的感觉:那就像一个人身体某处发炎,又发高烧时,若只给他止痛药、退烧药,虽能止一时之苦,却无法长治久安。此外,我也看过许多“辅导”方面的书,所要辅导的就是像约拿这样的人,结果是瞎子领瞎子,一起掉到坑里去了(路六39)

美国有一位很出名的姊妹,本来是歌星,后来率领一批人专门对付同性恋者,她表现得非常果敢,也写了好几本书,告诉人怎么做丈夫、怎样做妻子。但没多久,她自己的婚姻竟然发生了问题,丈夫不愿和她住在一起!这是怎么一回事?只因为人们往往只知治标,却不注重治本。事实上,我们现在帮助人的办法,十有八、九是从心理学里借来的:难道神给我们的救恩,不足应付我们这许多的“不平衡”吗?如果我们真正明白约拿书第四章,就必成为一剂医治我们“根本”的良药!

因此,现在我们要从属灵的角度,用圣经的话来替约拿把脉。为什么他会发怒?要如何医治他所害的病?其实,约拿的难处正是我们的难处;难就难在他没有清楚“属灵”和“属魂”的区别,而没有将两者分开!

分不清属灵和属魂是非常危险的,常常容易把属魂的作为视为属灵的表现。所以,当约拿的“预言”被剥夺了,名誉受损了,他享受不到“只要神的名得荣耀,我的得失算什么”的喜乐。我们都知道从神那里来的都是属灵的,从约拿来的都是属魂的;只有当圣灵把我们(约拿)的灵和魂分开的时候,才能真正解决问题!所以我们说,灵与魂分不开正是灵性的最大症状。要对付这个病症,看再多的书也没有用,唯有分开才能解决!

 

【灵与魂没有分开】当约拿说“我死了比活着还好”时,神却说:“你这样发怒合乎理么?”这句话的希伯来原文没有那么文雅,但很有意思:“约拿,你生气了是不是?”这样的口吻真给怒火中烧的约拿浇了一大盆冷水!我们回头看约拿说了那些气话,以为神一定会拿什么对付他,结果在此让我们看到神实在太认识约拿了!

我们不要认为约拿竟然会对神那么不满,我们有没有想到自己也是这样的呢?有时候照照镜子,觉得神为什么让我们长得这么丑、这么矮,甚至为此而跟神过不去!有的姊妹只因为吃一点东西,就容易胖起来而对神不满:神阿,你为什么不让我瘦一点!甚至为此而生气,虽然不敢责怪神,却采消极的办法——什么都不吃,结果不知不觉中患了厌食症,这就危险了!因为神祝福过的没有一样是不可吃的,患了厌食症,当然是与神的话相悖的!

许多时候,我们都与约拿一样,不知不觉落入一个陷阱,自认智慧没有别人那么高;别人都有恩赐,自己却没有:别人讲道,台下充满信徒,自己面对的却只是寥寥无几的听众…我们因此常常怪东怪西,最后怪自己“天生”如此,那也等于是怪“主”了!

约拿真会怪主。先是把神称赞一番(2),然后向神下马威,结果神说:“约拿,你生气了是不是?”约拿怎么回答?这次他一句话也不说,就像我们与父母生“闷气”一样,跑出了家门,以行动和父母“赌气”抗议!约拿于是跑到城郊,自己搭了一座棚,坐在棚的荫下,要看看那城究竟如何?由此明显可见,约拿生气的症结就在那座城——尼尼微城。那座城一天不倒下来,他就不做什么事;他越看越生气,一句话也不回答神,就是在那里表演给神看!他还真希望神能照他所说的毁灭了这城,这样他就能扳回他的“面子”——他所说的预言一旦应验了,他也就成了更成功的先知,在他预言成功的记录上,又多了一笔。这真是“人”的幼稚,“魂”的作为!

主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有人讥笑他说:“你为什么不从上面下来?”主是不可能救他自己的,如果他自救了,我们不就灭亡了吗?他在十字架上被误会、被讥诮、被毁谤…但一句话都不讲;约拿却不是这样!他只有一个盼望,坐在那里赌气,希望神最后还是照他的意思毁灭那城。但神很幽默,他觉得约拿坐在那里看那座城很辛苦,为了要让约拿舒服一点,就在一夜之间安排一棵蓖麻长高,超过约拿,为他遮阳。结果约拿为这棵蓖麻“大大”喜乐!

许多时候,我们以为神不眷顾我们而误会他,但我们的神认识我们,顾念我们不过是尘土。他为什么这样做?至终当然是叫我们得着喜乐!

约拿大大喜乐。这“大大”与前面“甚发怒”的“甚”(原文是大大之意)是同一个字。所以,在此我们所看见的约拿,他的性情脾气,真是一会儿在北极,一会儿又在南极;这十足是一个灵与魂未曾分开,生活完全凭感觉的人。一会儿十分兴奋,一会儿又极度沮丧;兴奋时,祷告声音响亮,沮丧时,连喊“哈利路亚”的声音也很微弱,甚至不唱诗歌了,祷告也可以免了!因此,对那种大大喜乐的基督徒要特别小心,兴奋时什么事工都可以投入,但不一会儿又全退出,搞得别人莫名其妙,就像钟摆一样靠不住。第四章的约拿正是如此,所以神非拯救他不可;因此神使蓖麻的影儿遮盖他的头,救他脱离“苦楚”。

 

【特别的恩典】“苦楚”的原文与“恶”是同一个字。那“恶”就是尼尼微的恶达到神面前(2)的“恶”。神使蓖麻影儿遮盖约拿,不是因为他刚强,乃是因为他的软弱和他的恶。在此,我们不得不赞叹神奇妙的作为:神差约拿去拯救尼尼微脱离他们的恶;神也借着蓖麻影儿遮盖约拿,使他脱离他的恶。这就是神迹!蓖麻是神为雕刻约拿(我们)所用的一个临时恩典;这临时恩典在我们身上就好比发生了车祸,结果安然无恙的经历,叫我们大大喜乐。这经历、这神迹、这临时的恩典,都是神要帮助我们脱离肉体,因为我们肉体里面没有良善。我们以为自己的属灵程度己达登峰造极,可以教训别人了;但没有想到,我们这么一个伟大的“人”,真是需要神的拯救以脱离“恶”,然后才有一个牢靠的灵。神非让我们学这样的功课不可。

所以,我们要知道,今天神恩待我们,常听我们的祷告,这些都是临时的恩典或特别的恩典,是为着水久的。神恩典的最高峰就是把我们模成他儿子的形像,那是他最终的目的,现在这一切不过是过程而己;因为到了第二天,神又安排了一条虫子,把我们的喜乐和感觉拿走,意思就是说,神不允许我们一直活在我们自己的感觉里。

有很多决志跟随主的基督徒,头二年非常火热,天天读经祷告;但是没多久,就慢慢冷淡下来,想要读经祷告,却提不起劲来。这不要紧,这正是神对我们的训练。从前读经祷告有味道,那是蓖麻树;但神为要我们走更长的路,叫我们凭信心,不是凭感觉,因为基督的路是信心的路,不是感觉的路,所以你千万不要被兴奋的潮流带走了。很多基督徒都是喜欢兴奋,喜欢热闹,所以只要有人登高一呼,就跟着去了。我在美国曾看到许多基督徒,经过兴奋后的筋疲力竭情形;他们在聚会时表现得很热烈,如果你也身在其中,必定忙不过来,但是没多久,个个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点生气也没有。这就是凭感觉生活的结果。

今天,许多人都只要神的恩典,却不要施恩典的神。圣灵充满、浇灌给恩赐,或祷告蒙应允,对我们而言都非常重要,但是不要忘记神把这些给我们,不是因为我们刚强,乃是因为我们软弱。他不要我们一直注重那种被圣灵充满或蒙恩的兴奋感觉上,等一等,你会看见,虫子要把那兴奋的感觉拿走。兴奋的蜜月期一过去,你再读经就倍感困难。但是不要忘记,就在这个时候,神叫你经历一个功课,把你的灵和魂分开。这经历要使你长大。只有这样的基督徒才是可靠的,他才能继续前行,走向上游,神才放心把工作托付给他。

虫子所以来临,就是告诉我们,神不要我们长久停留在那“特别的恩典”里,甚至把那恩典放大再放大,放大到一个地步,代替了施恩典的主。我们许多的经历都很好,但是我们往往得了一个经历,就把它放大再放大,放大到一个地步,认为别人若不照着我们的法则,或循着我的经历去行,就认定此人不行、不成器,就像约拿看神所作的不以为然一样。为此,神赐下恩典与神迹,神也要完全将其收回。

在此时刻,你会自问:是不是我错了?是不是从前的经历不对了,所以有现在这样的问题?不!这正是神要你进步的时刻,要你行事不再凭着感觉与情感。炎热的东风,和晒得约拿头昏的烈日,正是神要带领约拿往前的时刻。然而约拿又发怒了;还好这是最后一次的发怒。如果这是我们对约拿最后的印象,那该是最坏的印象,因为约拿回答神说:

“我发怒以至于死,都合乎理!”

然后神说了一段话。约拿终于认识自己了。怎么知道呢?因为约拿后来为了这卷书,结尾就停在神的话语上。约拿的失败,就在于自己的灵与魂没有分开。

 

【灵与魂的分开】那么,灵与魂要怎么分开呢?希伯来书四12说: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

从希伯来书的背景,我们知道那两刃的剑就是圣殿外院祭司手上的那把刀,这祭司知道怎样将献祭的祭牲很精细的刺入剖开,然后摆在祭坛上!他们真是最标准最伟大的屠夫,因为他们所宰的祭牲,是献给天上唯一的父神,所以一点都马虎不得!

今天,我们就是祭牲,是要献给神的活祭;我们的主耶稣就是那位大祭司,刀在他手上,他清楚知道我们什么部位是骨头、什么部位是骨髓、“灵”在什么地方、“魂”在什么地方,然后就把它分开。这正是灵和魂分开的秘诀;这秘诀不是靠知识去明白什么叫属灵、什么叫属魂。很多人在其中转来转去,终究变得神经兮兮的;医生若拿病人的病症来评断自己有没有患相同的病,那这医生不用多久必得神经病。所以,人不能靠自我的分析,而知道什么是属灵?什么是属魂?但根据希伯来书所讲的,上上之策就是把自己完全奉献给神。等到有一天与主面对面,像约拿与神面对面之时,问题就在与神相通时解决了。

当你与神面对面,甚至向他吐苦水,把一切难处、不满、痛苦、心中的垃圾全部堆给他,他接受了以后,就会拿起刀来,对着你这个奉献给他的人,把里面的骨头与骨髓、灵与魂分开。这也就是为什么约拿书第四章,最后以神的话做结尾的原因了。

神问约拿的那些问题,就像两刃的利剑。约拿为着蓖麻能够大大喜乐,他不知道神也能为着尼尼微而大大的喜乐;而当神大喜乐的时候,约拿却不快乐。结果,当神把约拿的灵与魂分开时,神快乐,约拿也快乐;神不发怒,约拿也不发怒了!至此,我们可以发现神的奥秘是何等大:不只是尼尼微的大人,也包括尼尼微的小孩,甚至该城的牛羊,神都爱护他们;只有这样,才能够从里外解决了约拿这个人。这卷书是用神的问话来做结束,非常明显地表现出,神己把作者约拿的灵与魂分开了!神如何对约拿说话,他同样也要对我们说话。任何时候我们与主交通,把痛苦告诉他,神就一面教育我们,一面借着虫、借着蓖麻来显明我们的过错——

主稍微用点恩典、我们就大声赞美王;稍微用点如热东风,虫之类的试炼,我们就大发怨言。

我们从来不曾真正认识自己,圣灵借着约拿书指给我们看,使我们明白我们正是书中的约拿!当领悟以后,我们的心就慢慢地被扩大——神有什么方向,我们就随着走(不再往他施去了);神有什么性情,我们也有什么样的性情。而且,只要神能够得荣耀、得喜乐,我们都愿意撕碎我们的心,愿意求神不顾我们的感觉,完全照着神的旨意来做。这样,灵与魂就被分开了。这是圣灵在约拿身上所要带到的最高地步。

 

【与主同轭】主耶稣说:

“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太十一29)

许多时候,我们为了一些崇高的理由,而逃往“他施”;但主耶稣要给我们一个很深的功课,就是呼召我们与他同轭。约拿书的主题与中心是什么?简单的说,不但要与主同在、同受苦,并要与主同负一轭。

当轭放在两只牛的颈项上时,就能一同耕犁农夫的田地。如果要负轭的是头少壮的野牛,农夫该怎么做呢?他会去找一头已经学会顺服的老牛,然后把野牛和老牛放在同一轭下。每当野牛莽撞的时候,看见身旁老牛的温驯,不知不觉就学了很多的功课,不服的天性也就软化下来。它一面负轭一面向老牛学习,渐渐的也就像老牛一样温驯了。主耶稣就是借着这样的一幅图画,把自己比做一头老牛,在神旨意的田地上耕耘,从来不肯违背父神的旨意而忠心到死。

当我们这野牛与老牛同负一轭时,不只学会顺服,也学会跟随,一举一动完全像老牛,被模成了“他”的形像。他走往那里,我们就走往那里;他如何爱,我们也如何爱;他爱尼尼微,我们他爱尼尼微;他恨恶罪,我们也恨恶罪……不但我们的方同被调整,本性也被调整了…我们身上当然显出神的荣美!这是神给约拿、也是给我们的美意。

在英国有一个地方,专门收留患绝症的人。有一位弟兄到那儿讲道,讲完后,一个护士对他说:

“请你来看我们这里的珍宝。”

于是,护士就带着这位弟兄到一张病床旁边。那儿躺着一位又枯又干的老太太。她原是一位宣教士,到印度传道后,不知为何得了绝症,已有十六年之久。她不能说话,眼睛也看不见,别人要很靠近她的耳朵说话,她才微微能听得见一点。当那位弟兄看到这位姊妹时,作见证说:“我一生从来没有看过这样一张美丽的脸,她虽躺在那里,脸上却是发光。”

护士向这位弟兄解释说:

“每一次有绝望等死的病人来到这里,刚来时由于心情恶劣,脾气特别坏,叛逆性又强,很难应付,我们真是没办法。后来我们把那些病人一一搬到这位姊妹的旁边,把两张床并在一起。当病人看到这位老姊妹那张顺服的脸,渐渐地,就平静了下来。最后都从主耶稣那里得到安息,从不再抱怨他们为什么要被带到这绝症中心来。”

主说:“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就必得享安息。”什么叫做安息?就是能与神的旨意认同,爱神所爱的。

我们什么都爱,就是不敢爱神的旨意,因为我们怕神的旨意和我们的不同。但是感谢主,有约拿书第四章,叫我们得以明白灵与魂分开的秘诀,并叫我们与基督同轭,使我们渐渐被模成他的形像。愿主祝福他自己的话,也愿他的话跟随我们一生,使我们与他同负一轭。

—— 陈希曾《与主同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