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讲:当灾难的日子

 

经文:约拿书二:謘X

 

如果要说最适合以故事题材来讨论不同宗教信仰之间的问题,我个人认为约拿书应该是一本最好的经书。因为我们从这本经书中可以看到神透过这些不认识祂伟大创造的族群的信仰来向约拿说话,并且透过这些不是祂的选民来阻挡约拿想要脱离神的呼召。这些水手曾试着要抵抗神,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约拿所说的这样伟大的创造主,连天上、地上和地底下一切万物都是神所创造的,这样伟大的神是他们第一次听到,因此,他们想试试看到底这样的神有多伟大,是不是真的像约拿所介绍的那样伟大?因此,他们集合起来努力用划桨的方式与神对抗,结果他们失败了。也因为失败,他们发现神真的就是像约拿所说的那样。也因为这些水手的努力,约拿更清楚他无论怎样闪躲都无法逃过神的呼召。

在不认识神的人身上,也可以看到神的启示,这一点恐怕就是约拿书的特色之一。如果将这样的认识运用在今天台湾社会,应该对所有耶稣基督的信徒来说,是个很好的启示。我们不要老是用“奇异”的眼光看待任何其它宗教信仰的人,说他们不是神所喜爱的对象,也不要用很不屑的态度论断他们的信仰,因为神要不要启示祂本身给这些不认识祂救恩的族群的人认识,那是神的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我们的问题是:当我们已经认识神在耶稣基督里的救恩的人,应该更要珍惜神的爱,并且要知道当神呼召一个人去传祂拯救的信息时,即使工作再困难,也要全力以赴,而不是凭着自己的喜好来选择。

我必须承认,每次读约拿书,我都有很深的罪恶感,直到现今我还是有强烈的罪恶感使我无法释怀,原因是我每读约拿书,就会想到自己的软弱,我知道如果今天神呼召我去中国传福音,我还是会拒绝,可能会倾全力逃避这项使命。坦白说,我曾两次接到有人转自中国教会的邀请,希望我能去一趟中国教会访问,但被我拒绝了。我也接获来自中国基督徒的信,说希望获得我写的关于圣经方面的书,我的回答很简单,请他们直接向香港的基督教书房去买。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我只能说这是因为我的心中有恨,恨中国教会在世界各地的教会组织中排挤咱台湾教会;我的心中确实有恨,恨中国教会不但没有替台湾讲话,还为中国共产党政府讲话,想尽办法要将台湾教会纳入在中国教会的管理里面,这些真的让我很生气。

在一九九一年二月,我以教会公报主编的身份去参加在澳洲首府堪培拉国际会议厅召开的“普世基督教会协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大会,那年中国教会的代表也提出申请,希望加入“普世基督教会协会”成为正式会员。几乎全世界所有的教会代表都以热烈的掌声表示欢迎,甚至后来当中国教会已经被通过接纳申请加入之后,在选举中央委员代表时,有泰国教会的一位妇女代表表示愿意把自己代表妇女而被选为中央委员的身份,改为推选中国代表一名成为中央委员。在这种情况下,相对的,咱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就显得被人冷落了,甚少人关心咱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很可能会因此被中国教会的代表耍弄技巧,而将咱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更改名称,因为就在大会召开之前,来自瑞士日内瓦总部就有信传来给咱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总会,说中国教会提出申请的同时,也希望咱教会将“台湾基督长老教会”这个名称改名成为“中国台湾”这样的名字。我们为了这件事非常生气,也写信给全世界所有与咱总会有签订姊妹教会关系的教会。

在大会期间,咱总会的代表高俊明牧师、黄昭弘长老等人有许多次与中国教会代表丁光训韩文藻等会谈多次,都没有具体的结果。我也在那段会议期间访问过中国教会代表丁光训主教,我只问一个问题:“我们岂不都是在耶稣基督里的兄弟姊妹吗?为什么当你的教会申请要加入成为会员教会的时候,却又要求更改我们台湾长老教会的名称呢?你可知道这个名称已经有一百多年吗?”

他很生气地说:“你应该看一看,你们的邮票上写的名称,就是‘中国’(Republic of China)字样!”

我说:“我们不都是信耶稣基督吗?在耶稣基督里,我们可以要求别人更改母亲给的名字吗?我们的信仰可以使我们这样做吗?”

结果丁光训主教很生气就径行离开,不再接受我的访问。我当然也很生气,直到现今还在生气。虽然他回去中国后,曾有过几次托人来告诉我,说希望我编辑的教会公报不要再报导中国教会怎样在设计并吞台湾教会的事,但我还是无法接受他的做法和态度。

这就是我的软弱,直到今天我还是很生气。也因为这样,每当阅读约拿书,都会使我想起这些故事和经验,我都会反问自己:如果今天有中国教会邀请我过去传福音,我会去吗?我想来想去,我想最后我可能采取和约拿相同的方式,想尽一切办法拒绝这样的使命!我知道这是不正确的态度,可是我真的是这样地软弱,啊,真的很软弱!

神当然会知道约拿的软弱,因此,神透过那些不是神选民的水手来帮助约拿,让约拿知道在不信的人当中,只要有机会让他们知道:创造宇宙万物的神,是多么疼爱所有受造的人类、多么希望全世界所有的人类能悔改,他们就会悔改。在神的爱里,是没有国籍的分别,也没有种族的区分,因为神的爱,超越了历史、地理、文化,以及宗教信仰。我们不能说神的爱只在基督教里面,就像约拿不能说神的爱只给以色列人一样。同样的,我们也不能说神的爱只有在台湾、没有在中国教会中一样。我们应该说:神爱所有的人,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归向祂的救恩。这也就是神呼召约拿前往尼尼微城的主要原因。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章经文的内容:

 

第一至四节:

约拿在鱼的肚子里向上主—他的神祷告:

鴾W主啊,我在遭难的时候呼求你,

你回答了我。

我从阴间的深处向你求助,

你垂听了我的祈求。

藃A把我抛进深海,

到了海的最深处;

大水包围着我,

你的洪涛巨浪漫过我。

韺皕Q,我已经从你面前被赶走,

再也看不到你的圣殿。

 

第二章一开始就是描写约拿在鱼的肚子内向神祈祷的内容,然后在结束的时候,以神使大鱼将约拿吐出来在沙滩上作结束。不论是大鱼将约拿吞入鱼肚内,或是将他吐出在沙滩上,作者都强调一点:连大鱼也听从神的呼召,约拿怎能逃跑抗拒神的呼召呢?

现在约拿被大鱼吞入肚子内,没死。可能在鱼的肚子内很痛苦,因此,他向神祈祷,而这篇诗歌就是约拿的祈祷文,也是一首祈祷的诗歌。

我们当然无法想象一个人在鱼肚内要怎样生存?也无法想象的到人在鱼肚内能活下去的镜头?我们可以理解一件事:说故事时,就不是在论细节的问题,而是着重在故事的内涵到底是什么。作者不是要跟我们说约拿怎样在鱼肚内的情景,他是要描写一件事:这是神迹,当约拿被那些水手将他抛入大海中时,约拿原本是用这种方式来表明他以死抗议神对他的呼召。因此,如果被抛入大海中,他可以安然死去。

另一方面,就像我在前一章已经说过的,大海是属于邪恶力量的世界,约拿也有可能想要利用这邪恶世界的力量来抵挡神的呼召。但他这样的计划显然是失败了,因为当他被抛入大海的同时,神已经差遣一条大鱼阻挡他的计谋—深入海底。大鱼听命于神的指挥,将约拿吞入肚子内。

这样我们就可以明白:既然神命令大鱼将约拿吞入肚子内,约拿尚且能够在鱼肚子内活着,这就是神迹。

第二节,祈祷的内容一开始,约拿就提到他正“在遭难的时候呼求”神,希望神能拯救他。原本神是要他去向尼尼微城的人宣布神即将惩罚他们,因为他们犯大罪惹怒了神。现在神让约拿“遭难”,我们就可以想象的到约拿一定是犯了罪惹起神的大怒。

作者并没有描述现在的约拿所说的“遭难”是什么内容,不过可以看到接下去的句子中提到,约拿是在“阴间的深处”向神求助。因此可以了解他所谓的“遭难”,指的就是现在已经陷入“阴间”中受苦。

依照旧约圣经的写法,“阴间”指的就是人死后,被神惩罚的人要去的地方。路加福音第十六章十九至三十节记载财主与乞丐拉撒路的故事,其中就描写到财主死后“在阴间痛苦极了”(参考路加福音十六:E),路加这位作者描述财主的痛苦是因为在阴间有“火焰”,使他口舌干渴到极为痛苦(参考路加福音十六:F)。

人在痛苦中会寻求神的帮助带领,这是我们每个人生命共同有的经验。诗篇的作者也经常用这样的背景,描写人在生命苦难中寻找神的帮助,向神祈祷,期盼神的救助。例如:诗篇第十八篇五至六节、第三十篇三节、第一二○篇一节等,这些诗歌都可以看到诗人在描述苦难的生命中,最好的方式就是寻求神,因为神才是人生命的庇护者。

第三节,很特别的地方是约拿提到神将他抛进大海中,却没有提到神差遣大鱼将他吞入肚子内,可能这首诗歌并不是原本约拿书作者的作品,而是后来添加编撰进来的。

这一节可能是引用诗篇第四十二篇七节的诗歌,诗人说神用忧伤的浪涛淹没他,也用如洪水般的骚乱向他怒吼。我曾提过大水、大海等,在以色列文化中所表达的意思是属于危害生命的力量,是不好的、残酷的、冷漠的。

约拿现在所面临的就是生命死亡的边缘,因为他已经陷入在“海的最深处”,被“大水”、“洪涛”包围着,这些词字都表示着生命正在垂危之际。

“海的最深处”,表示着苦难的严重性,好像生命已经陷入到最谷底了一样。而“大水”、“洪涛”都是象征着约拿已经无法呼吸了,死亡已经来到身边,就快夺走他的生命。

第四节是非常有意思的一节经文,在这里约拿提到他被神赶走,因此他“再也看不到神圣殿”。“圣殿”,这是以色列人视为敬拜神最重要的地方,因为神住在圣殿里。一般来说都是指耶路撒冷圣殿说的。但在这里,应该是指神在天上的居所。一个人若是与神隔绝,就是无法再看到神的面。而以色列人认为圣殿就是看见神降临的地方。人若是与神隔绝,等于生命陷入在孤独无助的状态中,也是表明生命已经有了危机之意。诗人用仰望神的圣殿来表示渴望神的拯救,因为渴望神、见神的面,就等于生命有了获救的希望。

这就反应出一个基本的信息:人陷入在罪恶中的时候,生命所呈现出来的反应就是痛苦。在痛苦中的人必定是一直努力在追求、渴望获得神的拯救。以这样的观念来想住在尼尼微城里面的人民,他们也一定有很多人因为犯罪而生命陷入痛苦中,他们也在寻求全能的神给予拯救。如果约拿在痛苦中都会呼求神的拯救,那尼尼微城的人民也是一样会呼叫神拯救他们。在前面我已经有提过,神是爱的神,真实的爱,不会有地域之分,也不会有历史的隔阂,更不会有种族、国家,甚至是宗教信仰的差异。只要是人,都是神所喜爱的对象,都是神关心、想要拯救的子民。

 

第五至七节:

礞j水掩盖我,窒息我;

大洋完全覆盖着我;

海草缠住我的头。

顜琱U到群山的根基,

来到门闩永远锁着的地方。

但上主—我的神啊,

你从阴间的深处把我救出来。

当我感到自己的命快溜走的时候,

上主啊,我向你祈求;

你在圣殿里垂听了我的祷告。

 

这段经文也可说是在重复第二至五节所表达的意思。

第五节提到“海草”,这个字也出现在出埃及记第二章三节、五节,和以赛亚书第十九章六节所指的尼罗河边的芦苇草。这种草很韧,不容易扯断。诗人用来形容约拿在海底被海草缠住他的头,意思是说约拿这下子差不多是死定了,他就算有很大的力气想要扯断缠住他头的海草也不可能,因为这种海草很坚韧。

第六节可说与第五节相对应。这里我们看到一个很特别的语句—群山的根基。在以色列人的观念中,山的根基是指地最深的地方,它的根部直伸到海底的深处。没有比这个地方更深之地。因为再下去就是“地狱”的地方了。因此,在这地的根基之处有“门闩”,这是区隔地狱之内外的门。

这样我们可以发现这里的“门闩”就像第五节提到的“海草”一样,这里的“门闩”好像要将约拿锁住,不让他出来一样,就像第五节提到的海草将约拿缠住不让他浮上水面一样,都是在形容生命已经发出最危险的信号。

神怜悯约拿,将他从这种会置他的生命于死亡的海底、地的最深处把他拯救出来。换句话说,如果没有神伸手,约拿必死无疑,因为没有任何人有这种能力可以把一个人从这样的境况中拯救出来,除了神以外,没有人有这样的能力。

第七节,这是很有意思的一节,在这一节提到约拿即使是在这样的困境中,原本想尽一切办法要逃离神的命令,如今遇到了生命危急之际,也想到要寻求神的帮助。这也说出了人共同的生命经验,每当我们遇到生命困境时,无论所信仰的宗教信仰是什么,就像第一章所描述的那些水手,他们都极力地向他们所信的神呼求,希望获得生命的拯救。

在这一节我们再次看到作者又提出“圣殿”,说神“在圣殿垂听”约拿的祈祷。以色列人一直有个观念,认为神从天上下来到世上,就是住在圣殿的“至圣所”中,祂在这里听人祈祷的声音,也在这里响应人的祈求。

 

第八至九节:

鶣无益偶像的人,

已经放弃了对你的忠信。

鬖是我要歌颂你;

我要向你献上牲祭,

偿还一切所许的愿。

救恩只有从上主而来!

 

第八节很清楚地说到:真正的神才是生命的庇护者、拯救者,如果敬拜虚无的神,这样的人必定无法获得真神的救助。约拿用这样的话在形容自己能够获得拯救,就证明他所敬拜的神乃是真神。相对的,那些在死亡边缘无法找到拯救力量的人,是因为他们所敬拜的神是虚假的神的缘故。

第九节,这一节比较特别的地方,就是所用的动词都是未来式,而从第二至八节所用的动词都是过去式。会有这样的差距主要原因是约拿现在已经获得拯救,他在回想过去差一点就死去,因为有神的怜悯救助,才使他从死亡的边缘中获得拯救。现在,他准备要赞美神、歌颂神,并且要向神献上牲祭。

“偿还一切所许的愿”,这在诗篇中非常普遍,通常都是用在感恩的时候所说的,例如:诗篇第五十篇十四节、第五十六篇十二节、第六十一篇八节、第六十五篇一节、第六十六篇十三至十四节、第一一六篇十四节、十八节等。

这一节的最后一句“救恩只有从上主而来”,这句话可说是约拿的第二次信仰告白。第一次的信仰告白是在第一章九节,他说自己敬畏的神,是“天上的神,是海洋和陆地的创造主”,现在他则说只有神才是人生命的拯救者。意思是除了这位宇宙万物的创造主以外,人别无他处可以找到拯救的门道。

 

第十节:

鬫Z来,上主命令那条大鱼把约拿吐在沙滩上,大鱼就照样做了。

 

这一节与第一节相对应;在第一节提到约拿在鱼肚子里向神祈求,经过一段祈祷之后,神垂听了他的祷告,后来命令大鱼将他吐在沙滩上。这样简单的句子却说出极大的信息,作者用这样的话在告诉我们:连鱼都听从神的旨意、命令行事,为什么神的仆人连一条鱼也不如?如果连这些在人眼中并没有神的“形像”(参考创世记一:H),也没有神吹入牠们生命中的“气”(参考创世记二:禲^,牠们却都会听从神的话语,就像在干旱长达三年之久而导致各地严重饥荒的年代,有只乌鸦也听从神的命令去送食物给先知以利亚吃(参考列王纪上十七:臐X鞢^;那神的仆人为什么会想到要抗拒神的命令呢?当大风、大浪都听从了神的话语时,人的心中怎样想神的话呢?怀疑呢?或是确信而且听从呢?

大鱼听从神的命令,将不听从而陷入苦难中寻求神怜悯、拯救的约拿从死亡的边缘中救出来,将他吐在沙滩上。

 

现在让我们来想想这段经文所带来的信息:

 

一、灾难中不要随便寻找拯救的偏方,要记得创造万物的神才是真正生命的主宰。

 

在我们所读的约拿书第二章,记载约拿被神安排的大鱼吞入肚子内,虽然读这首诗歌好像约拿是在大海中,而不是在大鱼的肚子内,但我们应该有个观念:大鱼是可以沉到海的最深处的族类,如果约拿果真在这条大鱼的肚子内,很可能这条大鱼就是在海的深处翻滚、起浮、下沉,让约拿吃尽了苦头,使他感受到生命就像危在旦夕一样。就像他从约帕搭船想要逃往他施,去避开神的呼召一样,他所搭的船也是在大海中起浮甚厉,连船长都说快要没命了,就在这时候,人会想到需要生命的拯救者、帮助者,作为一个软弱的人,即使是先知也是一样需要神的救助。旧约圣经中有所谓“大先知”者如先知耶利米,也是在遇到极大困境时,他向神呼求,与其让他这样的苦难,倒不如让他死去要来得好些(参考耶利米书二十:禲X@)。出名的先知以利亚也是一样,当生命受到威胁时,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让神知道他的困境是什么(参考列王纪上十九:驉^。

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这样的际遇:遇到生命最低潮的时刻,我们甚至会想到用死来换取生命的痛苦。最近有一份统计数目出来,台湾在最近三年来自杀率攀升很多,已经进入国人十大死因的第九名。去年一年中,自杀的人数就高达三千又五十三人。这让我们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想到用自杀来寻求死亡之道?因为这些人发现找不到生命活下去之路,这是其中的一个情形。

另一个情形就是到处寻找偏方,希望看到明显的快捷方式可以让人看到就马上相信的“景象”出来。例如最普遍的现象就是癌症末期的病患,经常都会有人提供许多偏方,虽然有医生的药物和提供治疗的方法,但多数人还是希望寻找偏方。等到这些偏方都已经无效之后,才想到要寻找生命的源头。如果还知道找生命的源头—创造宇宙万物生命的神,那还好。恐怕多数的人都不知道要往哪里去寻找,往往去找算命的人找生命的道路,这是非常错误的。

摩西曾警告过以色列人在进入迦南地之后,一定要这样记住:

 

“如果你们中间有所谓先知或是解梦的人,以神迹奇事诱骗你们去拜从来没有拜过的神明,即使他所显的神迹奇事实现了,你们也不要理他;因为上主—你们的神用他来考验你们,要知道你们是否一心一意爱他。你们要跟随上主,敬畏他;你们要听从他,遵行他的诫命;你们要事奉他,对他忠心。”(申命记十三:謘X鞢^

 

看吧,这样的诫命在今天也是非常重要的,生命的源头是创造宇宙万物生命的主,除了祂以外,没有门路。不要乱去寻找偏方,神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祂奇特的计划,我们要祈求神让我们有足够的智慧能明白祂的旨意,这样才能使我们在生命遇到困境,甚至在极为垂危之时,也会体验到神拯救的来临。

 

二、神一定会垂听我们祈祷的声音,因为祂是爱的神,祂对人所犯的过错“不永怀忿怒”。

 

约拿是想尽一切办法要抵挡神呼召的人,他公然拒绝神的旨意,因为他有自己的价值观念和判断。就在他逃避神呼召的过程中,遇到了生命的危险,甚至面临了死亡的威胁,就在那时候,他呼喊神救他,神并没有缩回祂的手,反而是伸出祂大能的手拯救了约拿。神之所以会伸出救援的手将他从死亡的边缘中救回来,主要的原因就是约拿哭喊祈祷神,向神求助。神并没有因为约拿背弃祂的呼召,就生气发怒,而是一再想办法要救助他,让他明白遵照祂的旨意去做事是非常重要的。

出埃及记的作者告诉我们:当以色列人在埃及住了超过四百年的时间,久到连神的名字都忘记了时(参考出埃及记三:—),可以说他们简直就是背弃了他们祖先与神之间所立的约,否则怎么可能连神的名字都忘记了呢?这是多么严重的事啊!可是,当他们在被奴役而陷入极端痛苦中时,出埃及记的作者这样说:

 

“他们向神求救,呼求他帮助他们脱离苦役。神听见了他们的呻吟,记起他曾与他们的祖宗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立约。他看见以色列人被奴役的境况,非常关心他们。”(出埃及记二:E—G)

 

没错,向神求救,虽然以色列人已经把神都忘得一乾二净,神并没有忘记他们,因为神是个信实的神,祂绝对信守与人所立的约,永远不会忘记。祂并没有因为以色列人已经把神忘记了,且背弃了神的诫命、教训,神就不再理会他们。没有,神并没有这样。因为祂是个慈悲丰富的神,是个拯救的神,祂不会永远记得人所犯的过错。只要人悔改归向祂,向祂认罪悔改祈求赦免,神一定会宽恕人一切的过犯。

基督教信仰最值得我们安慰的地方就是在这里,让我们知道神的爱一直在等待着我们来领受。只要我们真的以悔改认罪的心回到神的面前,祂会因着耶稣基督的救恩,宽恕我们的罪。这就是整本圣经所要告诉我们的一个中心信息。── 卢俊义《约拿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