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弥迦书第一章

 

{\Section:TopicID=177}序言(一1

  序言的重点在于弥迦书乃是出于神。作者借着提到神的默示,而非先知的话(参︰赛一1;耶一1;摩一1),以及说明此事时不用述词,来强调本书出处之重要。至此我们应该怀着敬畏的心来看这卷书。作者用两个形容子句(叁 NEB)来呈现默示临到先知的历史背景(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72,Name= Ⅱ 歷史背景}153159页)。(译注︰注释者系以 NIV 为据,但 NIV 与和合本略有出入,其一章1节中译如下︰当犹大王约坦、亚哈斯、希西家在位的时候,耶和华的话临到摩利沙人弥迦,论他看见有关撒玛利亚和耶路撒冷的异象。)临到意即“发生了”强大有力、雷霆万钧的事件。被耶和华的灵所充满的弥迦(三8),向他的对象宣告自神而来的信息,这位神便是创造宇宙并一直引导以色列历史的那一位。弥迦以南国诸王来表达他信息的年代,却绝口不提北国诸王,因为北国众王不得先知的认可(何八4)。弥迦不想提及这些自封为王者,免得助长其气焰。看见(AV RSV;希伯来文,h]a{za^)指的是听见,虽然它也可能有异象伴之而来22。弥迦书是神的话语。

 

22 TDOT 4, p.283; THAT 1, p.536.

Ⅰ 审判和拯救(一2∼二13

{\Section:TopicID=179}A 撒玛利亚将倾覆(一27

  弥迦宣告撒玛利亚灭亡的神谕共包含四部分,其中每一部分又可再细分为两小部分︰ (1) 先知召聚万国出席审判(2a 节),身分是被告(2b 节)。 (2) 耶和华为要施罚,将显现降临(3节),全地都将震动(4节)。 (3) 撒玛利亚(5a 节)和耶路撒冷(5b 节)被控违背与神所立的约。 (4) 神的审判是撒玛利亚将会倾覆(6节),且该城的偶像必被摧毁(7节)。

  2. 神对以色列施行惩罚是典型的例子,万民中若有为偶像而偏离永生神者,均将遭到同样的审判。讽刺的是,被选召为祭司国度的以色列,现在却成为对万民的警告(参︰利十八28)。耶和华全面的法则在此借着都(两次),和“主”(NIV),分别明白及微妙地强调。神借着晓谕预言来宣示这法则,而这些预言在道德层面、明确程度及涵盖范围,都是无与伦比的(参︰赛四十一212923。殿更妥切地说,应是“宫殿”(希伯来文 he^k[al),亦即审判宝座的所在。有关另一幕审判,见六章12节。

  34. 在67节所有景象的背后,弥迦看到了是神在行进。高处和诸谷(译为“平原”更佳),象征全地──所有高和平稳的事物,在神之下均将瓦解。只要神留在天上,人便觉得安全;但当神降临地上审判时,人才惊恐地了解到,他们必须亲自面对圣洁的神。如果人敬畏神,而非彼此敬畏,那他们其实也就无可畏惧。

  5. 弥迦指控雅各(=北国)和以色列(=全以色列)犯了罪过(=违背神的约)和罪恶(=没有遵守约中的规定)。耶和华和以色列的关系并非普通的契约,而是神圣的约,神要求的是真心诚意的忠于祂。伴随着对神毁约而来的不道德行径,在二∼三章及六章912节将详细陈述。神对犹大的审判,将见于一章816节。撒玛利亚和耶路撒冷这两个转喻,分别代表北国和南国腐败的领导阶层。

  67. 所以显示了判决和罪行相称。此处判决的“倾倒”(RSV AV NEB),和神发怒亲临施罚意思相连。偶像是撒玛利亚异教世界观的具体象征,从这种世界观衍生了该城扭曲的价值系统及不道德的行径(罗一1831)。这些诱人的偶像对血肉之躯深具吸吸力,而且不要求人道德正直,诱使撒玛利亚的领袖们毁弃与神所立的约,并犯下许多罪行,正如今日的性和毒品诱使人犯罪一样。用金子打造的偶像虽颇具金钱价值,但在属灵及政治上却一文不值。这些偶像是用庙妓的雇价而造的(叁 NIV),征服撒玛利亚的人必将偶像打碎,并将其用为庙妓的雇价。只有腐败者的心才可能去敬拜那样的神!

 

23 P. van Imschoot, Theology of the Old Testament, 1, trans. K. Sullivan, R. S. C. J. and F. Buck, SJ (Desclee Company, 1965), pp.167171.

B 为犹大诸城哀哭(一816

  弥迦为犹大诸城哀哭共含三部分︰ (1) 引言,陈述他哀悼的意图(89节), (2) 哀歌,以文字游戏来纪念犹大各要塞的倾覆(1015节),以及 (3) 结论,呼吁大卫家一同哀哭,因为它将被掳。此处的哀歌和以赛亚书十2432一样,特色是城名和其将来临的灭亡之间的文字游戏。规则的头韵、从一城迅速跳接至另一城、意象并置相对(13节除外),再加上命令语句及对仗,给予这首哀歌强而有力且令人印象深刻的效果。我们在可怕的敌军来到前,已经感受到其震撼。

  以下是犹大诸城及现址对照表︰

 

城巿                            现址

迦特                            Tell es]-Safi

伯亚弗拉                    不详

沙斐                            不详

撒南                            不详

伯以薛                        Deir el-As]al

玛律                            不详

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

拉吉                            Tell ed-Duweir

摩利设迦特                Tell ej-Judeideh

亚革悉                        Tell el-Beida

玛利沙                        Tell Sandahanna

亚杜兰                        Tell-esh-Sheikh-Madkur

 

经文中这些城巿的次序并非依照西拿基立大军攻打的先后──此次序在地形学上不具任何意义24,却带有文学的意义。这些城巿形成一个半径十四公里的圆,圆心是弥迦的家乡──摩利设迦特。弥迦对于亚述入侵的描述,恰巧补充了西拿基立的说法,甚至明确到指出大军已到耶路撒冷城门,而且未提及耶城被毁灭(912节)。结论宣告大卫家将被掳一事,并未发生于当时,因为希西家悔改了(参︰耶二十六781819)。

  89. 和某些敲打讲台、传讲烈火与毁灭的现代传道人不同,弥迦传讲审判的信息是出于无比的爱,也因着爱,他为他的听众哀哭。有关以色列哀悼的风俗,见创世记五十10;耶利米书六26;以西结书二十四17

  被译为她的伤痕(和合本作“撒玛利亚的伤痕”。)的字(希伯来文是 makko^teyha{),很可能隐含了原文的缩写(makkat yah=“从耶和华而来的打击”),因为随后被译为“临到”(和合本作延及,希伯来文是 na{ga`)的动词,令人意外地以阳性形式出现。若真是如此,那么第9b c 节应为“它〔=打击〕临到犹大,祂〔=耶和华〕临到我民的城门”(叁 AV NIV 边注)。先知再次把当时的国际危机,解释为神的责罚(参1215节)。

  10. 锡安之民不应在非利士的迦特表现其忧伤,而应在自己的伯亚弗拉。第10节一开始就是b#gat[ ~al-taggi^d[u^ / ba{k[o^~ altib[ku^︰不要在迦特报告这事;/总不要哭泣。注意两边韵脚休止后的起始子音,都是 b, ~, t;而结尾动词的元音模式,都是a, i, u。与随后的城巿(亚杜兰除外,15节)不同的是,和迦特押类韵的,并非迦特的毁灭,而是它将弥迦的哀哭与大卫的哀哭连结在一起。大卫在类似的情况下,哀悼扫罗和约拿单──以色列的首位君王和其明显的继承人──之死(撒下一20)。此一借自他处的命令语句,预示了大卫后裔的挫败及死亡,我们在第15b 16节可看见这清楚的警告。若有人因以色列的挫败而窃笑,便是误解历史、贬损神且高举了暴君,而且是幸灾乐祸的行为。伯亚弗拉(“灰尘之家”)与对锡安之民(原文作锡安的女子=耶路撒冷的统治者)所发出的阴性单数命令语句──辊于灰尘之中──是双关语。辊于灰尘之中是在遭逢屈辱的挫败时,强烈表达悲伤的方式(书七6;撒上四12;伯十六15;耶六26)。

  11. 沙斐意即“美丽之城”。曾一度自豪于其光辉的沙斐,却将要成为俘虏,赤身蒙羞。撒南即“前进之城”,它将会畏缩在其城墙之后,而非勇敢地前进作战。伯以薛的意思是“收回之家”,它将“收回它的地位”(=它对于犹大的护卫),因为敌人已将其并吞。你们(以阳性复数的形式出现)指的可能是沙斐和撒南,以及/或是犹大全地。

  12. 玛律意即“苦”。所有在苦中的人都希望处境好转,“苦城”的居民也忧急(RSV)切望,盼望能从他们认为可获得援助之处,得到好处(NIV 作“慰藉”),但却不然(叁 AV);亚述大军长驱直入一直到耶路撒冷的城门。

  13. 拉吉的发音与 la{rek[es% 相近,意思是“马”(RSVNEB)。这里是个尖刻的讽刺,因为先知正命令拉吉把战车套在快马上(叁 AV RSV)。以色列的罪起自拉吉,因为偶像崇拜以该城为据点,随即迅速蔓延到全以色列。拉吉在以色列的属灵角色,令人想到助长淫乱的好莱坞在今日所扮演的角色。

  14. 犹大在失却了防守要塞拉吉之后,犹大王必须准备要纳贡(参︰王下十八1416)。这里的你是阴性单数,指的是锡安之民。摩利设可能与ya{ras%有关,意即“拥有/剥夺”,或是与 m#~o{ra{s*a^ 有关,意思是“许配”。如果采取后者,那么更明白的意思“妆奁”,显然较礼物为佳(参︰王上九16)。这样的连结使得本节经文成为尖锐讽刺的文字游戏。犹大的领袖必须把那曾许配给他们、如今却抵押给敌人的城,当作妆奁(=不情愿的贡物)送出。当我们不能为神胜过世界,我们会发现反而是世界征服了我们。亚革悉意即“欺骗”。有的译本不用城(NIV),而用“房屋”(AVRSV,和合︰众族),更明确的说,是“工厂”(参︰代上四2123;耶十八2,吕译)25。犹大王的岁入在两方面减少了︰他必须纳那可恨的贡物,而且现在已落入敌人之手的亚革悉,亦不再向王缴税。一度向百姓巧取豪夺的领袖(三2),现今却被亚述人抢夺。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六7)。

  15. 征服者(参新译,希伯来文是 hayyo{re{s%,和合本作夺取你的)其实就是“夺取他人产业者”(=“继承人”、“新业主”,参︰耶八10),此处指的便是西拿基立。“玛利沙的居民”(RSV;希伯来文是 yo^s%eb[et[ ma{re{s%a^)发音与 yo^re{s%(“征服者”)近似。依照民间语源追溯,玛利沙可能与动词“夺取”有关。新的继承人将会夺取犹大的古老传承。先知为亚杜兰而发的哀哭,并不比迦特的多。这两个城巿都引发了有关大卫家的文学、历史暗喻。正如大卫在被膏之初,为躲避扫罗的追杀,逃到亚杜兰(撒上二十二1;撒下二十三13),以色列在国祚终结时,其尊贵人也将同样被敌国君王俘虏离开自己的土地。尊贵人(NIVRSVNEB;参︰撒下一1920)指的是“有高位、权贵的人”(参︰赛五13NIV)。

  16. 此处的命令语句全以阴性单数的形式出现,再度针对锡安之民而言。锡安被掳的儿女都是贵族。秃鹰的颈项和头都没有羽毛。耶和华给予以色列应得的罪的工价,乃是灾难、挫败和死亡──的确是很高的代价。

 

24 A. F. Rainey, 'The Biblical Shephelah of Judah', BASOR 251 (1983), pp.2ff.

25 A. Demsky, 'The Houses of Aksib. A critical note on Micah 1: 14b(参︰代上四2123', IEJ 16 (1966), pp.211215.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