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Section:TopicID=102}第一讲 摩利沙人弥迦──时代的先知

 

  感谢主让我有机会在培灵会里,与弟兄姊妹交通,当我耐心等候信息的时候,神已经向我的心讲话,我与大家分享的信息,是旧约中一位不大着名的先知。但这信息却特别宝贵。他处于一个特别的时代,神藉着弥迦传达信息。我觉得今天的时代与先知弥迦的时代很接近,神会藉弥迦的信息,给我们今天有实际的帮助。

  弥迦住在耶路撒冷一小地方,圣经翻作“摩利沙”。摩利沙离耶路撒冷南五六十华里,靠近迦特的境界,(弥一14)称这地方为“摩利沙迦特”。摩利沙处于犹太人与迦特的地方,故站于一处独特的地方,两处均较重视此地。它受重视的原因,并非因它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乃因这地对两国都有重要的值。这地有很重要的军事价值,故犹大王常常南下巡视,看看这地方有没有受到威胁;这地虽小,却常常接触到大人物。弥迦出来工作的时候,没有人重视他的家乡;因为在这时候,南国北国处于特别的环境,北国物质非常丰富。当时由耶罗波安第二世在位执政,他将国家发展到非常兴盛;故此北国的人觉得什么都可以做,完全靠自己的力量,没有一点依靠神的心。而南国的一位好的君王乌西雅刚刚逝世,乌西雅王亦把南国带领得非常兴盛。而且他非常敬虔,带领犹大人亲近耶和华;但乌西雅死后,他的儿子约坦接续为王,约坦虽然未曾离开正路,但他却是一位非常软弱的王。约坦死后,亚哈斯继位,情形就有了转变;亚哈斯有本事及野心,但却没有敬畏神的心,使全国走上背叛的路。亚哈斯死后,希西家接续为王,他是一位非常敬虔的王,一开始便敬畏神,但由于百姓在亚哈斯时代离开神太远,故不能把百姓带到神面前,罪恶仍十分普遍,希西家很追求神,但臣仆却非常败坏。故此在这时候,南北国非常败坏,而此时,东方又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兴起。亚述演变成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久之后亚述会毁灭北国以色列;就在这时候,神在北国兴起何西阿先知,而南国神兴起以赛亚及弥迦两位先知,分别向国人说话。

  按时间而言,弥迦出道较以赛亚稍迟,但可能两人有段时间曾经是同工。当年南北国非常混乱,兴起了很多先知;在先知中,真正敬畏神的可能只有少数。而在百姓中自称是先知的却有许多人,但实际上他们不过是替自己讲说话。在这时期中百姓没有敬畏神的心,而北面又有一个强盛大国来威胁。百姓中许多假先知只知为自己说话。弥迦正于这时出来工作,可以想象得到他的工作实在不容易;因为君王领袖不看重他,百姓也不接纳他,好像旷野孤独的声音,但神却与他同在,神将信息给他。在历史上很少提及弥迦这个人,除本书中,只在(耶十六16-19)提及他,责备百姓及领袖;但犹大王希西家却没有伤害他,而尊重他为先知。虽然百姓想把先知忘记,但神却不容许百姓忘记先知,故此先知的信息仍然有效地讲说话。

  我们看看弥迦作先知的特性,他非常忠心事奉神,虽然四周有人反对,他却忠心完成神的心意;他有几方面的特性,值得我们留意的。

{\Section:TopicID=103}(一)先知有使命感

  他知道在混乱的时代,神有工作要他完成,(一18):“先知说,我必大声哀号,赤脚露体而行,又要呼号如野狗,哀鸣如驼鸟。”神他知道百姓有实际的需要,他必须要完成神的工作。虽然工作有困难,但仍然要做;因为神的旨意,无论是在弥迦的时代,或任何时代都是一样。神给我们工作,要我们去完成,不是容易的事。神对约翰说,你要把书吃到肚里,吃的时候很甜蜜,但到肚里时却很苦;从神来的信息,许多时候,会令你感到很痛苦;传的时候不容易,但神已将托付给了你,你必须要忠心去完城。神若果今天呼召我们去工作,按照我们理解,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因为是从神而来的呼召和使命,我们就要去完成。

{\Section:TopicID=104}(二)我们看见先知有真正的正义感

  神是公义的,如果我们从神领受信息,这信息应该是正义的,但在传达时就不容易。在(弥三5)弥迦严厉责备假先知,是因为假先知使民走错了路,故此弥迦要责备他们。审判的标准,乃是按照先知使百姓走错路或走正路而定;照样今天我们所传的信息是否须要看看环境,但环境不能决定我们的信息。我们须要看周围的人,但信息也不能因周围的人而决定。我们须要看自己工作的能力,和生活的环境,但这些仍不能决定我们所讲的信息;因为我们必须以是否使百姓走上正路来作决定。如果信息会使人走错了路,他便是错了。这时候要反对和责备不容易,因为已走了错路,我们可能也如此。

{\Section:TopicID=105}(三)他与百姓有真正的认同

  他站在百姓的地位;百姓所遭遇的,正是他所遭遇的。百姓遇见的痛苦和欺压,这些事虽然不会临到弥迦的身上,但是他仍然站在百姓的地位,去责备那些人。(一8),赤脚露体形容被掳的情形,他们已失去主权,没有什么权利可言。大概他是指着亚述掳去北国以色列民的情形而言。但是弥迦的遭遇不同,他是站在百姓痛苦的地位上,与百姓有完全的认同。百姓所犯的罪和痛苦,就是他的罪和痛苦。在圣经里神所使用的领袖,都有这种心志。当百姓向神认罪祷告。他说:“我和我的百姓犯了罪。”其实,摩西没有犯罪,只不过他站在百姓的地位上进言.尼希米带领以色列人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他看见百姓犯罪,心里非常难过;便撕裂衣服,把炉灰撒在自己的头上。在神的面前认罪悔改说,“我和我的百姓犯了大罪。”尼希米愿一起受罚,如果要受痛苦,他一起受痛苦。在新约这意思更加清楚,主耶稣完全站在百姓的地位上;若不是如此,祂毋须上十字架,因为祂完全站在我们的地位。使徒保罗在歌罗西书第一章,说自己为代表教会受苦难,补满基督的缺欠。没有一位神的仆人,会觉得自己与百姓是毫无关系的;百姓的痛苦和苦难,就是他自己的痛苦和苦难。百姓的罪过,自己要承担,在百姓悔改的时候,亦带领百姓一同悔改。今天我们需要有这种认同感,大家都是基督的身体,一个肢体受苦,全体都受苦,在任何的情况下,我们不能看轻与基督徒的这种关系。

{\Section:TopicID=106}(四)他有勇气在这特殊的环境下为神工作

  在这本书基本上,他责备两种人,责备这两种人都不容易,(三5)指他责备的第一种人是假先知。弥迦是先知,这些领人走错路的也是先知,现在他看见的同工走错路,他要站在神话语来责备这些假先知。责备人不是容易的事,而责备自己的同辈同工,更加不容易;而且一个人常常责备他的同辈,谁会接纳他呢?他会被孤立起来,这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所以要责备自己的同辈,需要有勇气站在神话语上;无论他是什么人,只要他错了,我们便要责备他。在今天我们很重视被人接纳,如果被人孤立,这是很难受的;故此我们常做事与人一样,因为这容易被人接纳。无论别人做什么事,虽然我知道不大好,我也跟他一样做,否则便不接纳。别人怎样打扮,我们也怎样打扮,为的是想别人接纳我。

  弥迦亦有勇气责备百姓的领袖,(三1)“雅各的首领,以色列家的官长阿,你们不当知道公平么?(三9)“雅各家的首领,以色列家的官长阿,当听我的话,你们厌恶公平,在一切事上屈枉正直。”,今天的时代与当时不同,今天我们处于民主时代;在报纸上常看见有人骂政府官员,什么骂英女皇或港督,都不是大不了的事。但在以前的中国,你敢骂皇帝,性命也保不了;在那个时代谁敢讲皇帝或官长的坏话,一句坏话便有生命的危险。但弥迦有从神来的启示和话语,他不但有勇气责备假先知,亦有勇气指出领袖的错误。弥迦先知态度不是自负,而有真正的谦卑,按词句而言,弥迦可能是摩利沙的长老,常常因公事往耶路撒冷。他是有地位的人,但整卷书没有提及自己的权利和地位。他只说:“耶和华如此说。”他把自己完全隐藏在神话语下,无论是显着或卑微的工作,不是表现自己,而是神的托付。他工作目标不是表现自己,不是知道我弥是一个怎样了不起的人,而我只是完成神的托付,故此他是一个谦卑的人。

  现在我们简单地看整卷书的重点,整卷书可以用“祸哉”来表达。因为百姓犯罪,所以神宣召刑罚和审判,当时百姓贪图物质的好处,只管贪图金钱。(二2)“他们贪图田地就占据,贪图房屋便夺取。”(三5)“他们牙齿有所嚼的,他们就呼喊说平安了。”他们生活的目标就是今天,今天的人也看重物质的好处和自己的生活,前途怎样我不管,我看重今天的生活享受。神责备百姓的第二个错误,就是是非不分,没有正义的标准,(三9)“你们厌恶公平,在一切事上屈枉正直。”没有公平正直,要的是权柄地位,我不理会合乎神的标准与否,只要我今天得到好处便好了。另外他们还有一种假冒为善的态度,看来好像很敬虔,但其实没有神的敬虔,(三11)“首领为贿赂行审判,祭司为雇价施训诲,先知为银钱行占卜;他们却依赖耶和华,说耶和华不是在我们中间么、灾祸必不临到我们。”好像耶和华成为我们的工具,要耶和华的赐福,这是一种假敬虔。因为他们的罪过,神宣布祸哉的信息,但弥迦的信息与其它圣经的信息,永远不是消极的,如果神的百姓肯顺服悔改,神就给他们宝贵的应许。第五章预言耶稣基督的降生,在第四章提及神施恩百姓的情况。这本书提醒百姓的错误,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过错而悔改,神一定会施恩怜悯,我们需要预备自己的生活、来领受神的福气,先知的信息,对以色列百姓非常实际,照样对我们也很实际。── 鲍会园《乱世中的呼召──弥迦书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