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讲 罪中的大罪

 

经文:(弥迦二章)

  在刚才读过的弥迦书第二章,先知指出人不看罪为大罪,只看为是当然的事;但先知却非常着重,所以在开始时,就说祸哉!“祸哉”在原文与中文的声音差不多,原文多“哀哉”,“悲哀”的意思。有很严重的灾祸临到百姓,先知心里为百姓悲哀。这是先知的使命,传出审判的信息;但是人却不接受这种令人失望的信息。听者的心里不好受,叫人失去平安不是好事;叫人心里受威胁,百姓的领袖也不喜欢审判及悲哀的信息。所以(一6)百姓领袖说:“你们不可说预言。”在混乱时代,我们应设法安定人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许多报纸杂志指出,最要紧的是安定人的心。凡能使人心里受困扰的话要少讲;叫人心里得安慰,士气振奋的信息可以多传。这是百姓所要听的,政治家也要听的。今天的时代也一样,我们心里只喜欢听叫人满足的信息和得鼓励的信息;而使人困扰动摇的话最好不多讲。但神的信息要振动人的心,否则不会悔改转回;今天我们喜欢的是人的信息,抑或神的信息呢?

  另一方面,神呼召人叫人过分别为圣的生活。(二10)“你们起来去罢,这不是你们安息之所,因为污秽使人毁灭,而且大大毁灭。”我们要顺服神的呼召,脱离污秽的事,但百姓不肯接受;却顺从虚假,满口谎话,喝清酒浓酒说的叫人得安慰的话。令人麻醉心里舒服,对真实失去敏感。这些假先知的信息,只叫人在威胁下得假平安,叫人在真实神的话语前妥协和不认真。今天人所喜欢接受的,是那些令人得安慰的信息;神却叫人离开可憎恶的罪恶,叫百姓离开所居住的地方。神令百姓被掳到外邦,他们被掳是因为污秽了居住的地方,污秽使人毁灭!如果百姓能完成神的托付,百姓离开自己的地方,虽然是痛苦的事,但可避免再被罪恶所困扰,不再向罪恶妥协。教会在今天要讲分别为圣的信息实在是不容易的事;因为人已渐渐被环境影响吸引,效法四周环境而生活。为了追求教会的合一,连公开不接受圣经真理的教会也接纳过来。如此,亦只不过仅有合一形象,实际上却违背真理和神的心意。个人生活也一样,许多人知道自己所行的,不一定有真正属灵的意义和价值;但一般人都是这样做,你若不随和,人觉得你很怪。以致我们的行为就与别人一样,使人可以接纳我们。神叫我们脱离罪恶的地方,无论生活思想上,要在这时代过分别为圣的生活,实在是一种的挑战。

  百姓的罪过是什么呢?(二1-2)“那些在床上图谋罪孽造作奸恶的,天一发亮,因手有能力,就行出来了。他们贪图田地就占据,贪图房屋便夺取;他们欺压人,霸占房屋和产业。”(二8-9)“我的民兴起如仇敌,从那些安然经过不愿打仗之人身上剥去外衣。你们将人民中的妇人,从安乐家中赶出;又将我的荣耀,从他们的小孩子尽行夺去。”他们贪图产业房屋,简单来说,那是贪心的罪,神为什么责备贪心的罪这么厉害,因为圣经责备贪心的罪永是这么厉害的,贪心是最易使我们走上错误的罪,所以十诫中用词很精简;但“不可贪心”却提到有五次之多,可见贪心是多么大的罪,保罗说贪心与拜偶像一样,基督徒不再拜偶像,拜偶像等于否认主耶稣。当时百姓领袖有优越的地位,看见邻居的田地便很垂涎;先知形容他们晚上在床上思想,怎样得到那田地。在晚上没有人看见你所作的,而思想没有人知道,自己暗暗计划,甚至辗转反侧睡不着;想到办法后,天一亮后便去行动。把最没有抵抗力的人赶出去,甚至用自己的权力把他赶出去。亚哈王想得到拿伯的葡萄园,但拿伯说这是祖宗的产业不能给你,亚哈心里不舒服,躺在床上脸向墙,也不吃饭。我们有没有看过小孩子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时面上的表情呢?亚哈王就是这样,结果耶洗别想办法,将拿伯用石头打死,夺取这葡萄园。不惜用什么方法,只求达到目的,这是贪心的表现。贪心的表现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神和先知责备贪心这么厉害呢?我认为贪心有两方面的意义;头一方面,代表你思想的目标是什么。这些人在床上图谋罪孽造作奸恶,思想怎样多得房屋田地;结果被这种思想占据,思想集中的地方会影响我们的行动。许多时候我们先用思想,想得太多,然后用行为表现出来。今天我们可能不是思想多得一些田地房屋,但我们却思想多得一些物质的好处;把我们的思想放在物质享受上。香港是一个物质丰富的社会,生活享受比很多地方更丰富;但许多时候我们想得更多物质上的享受,越过越想多得。在商业上犯罪的都不是穷人,而是有钱人;他们已经有很多,但想得更多。希望自己的生活多点保障和依靠,将自己的思想集中在这些事情上。在教育儿女事情上也一样,我们以为多给儿女物质享受更好;上星期我与一位姊妹谈话,她家里经济很好,但家中有十多岁的孩子却不听话。这姊妹说:“他在家中想要什么我也供应他,电视游戏机啦,计算机啦,我也买给他,他还想什么呢?”她以为物质可以满足人的心,而实际上这孩子却在家中反叛得很。许多时候我们也有这种思想,以为物质的好处,能满足儿女的心,其实却不然。

  第二方面,贪心可代表人将整个盼望放在物质上,人好像得着物质,整个人的盼望就满足了,这是多么愚拙的事,(二3)“所以耶和华如此说,我筹划灾祸降与这族,这祸在你们的颈项上不能解脱,你也不能昂首而行,因为这时势是恶的。”他们筹划怎样可以多得田地产业,但神也在筹划怎样刑罚他们的罪恶;而真正的筹划和盼望,不在乎你有多少物质丰富,真正的盼望乃神在你身上怎样计划。今天我们若将盼望保障放在物质上,但却没有神同在保障,神的灾祸会临到我们身上,无法逃脱。神仍然掌管我们的前途和计划,如果我们的盼望放在物质上;我们的前途一点保障也没有,真正的保障乃在乎依靠神。

  百姓犯罪有两方面的结果,第一方面百姓犯罪使眼睛蒙蔽,不能分辨是非真假,但神应许会引领和教导我们。(二7)“我耶和华的言语,岂不是与行动正直的人有益么?”如果要主在我们生命中发生作用,我们就要从神的话中得到亮光;首先我们必须是向行动正直的人,正直可翻作正义公义。不义的人不会分辨是非,如果我们不义便无法神话语得到亮光。不着重正义,我们的眼睛会逐渐蒙蔽,看不出对或错,百姓就是如此,贪图房屋田地,以致眼睛蒙蔽。属灵的眼光是需要慢慢锻炼出来的;我们若顺服神的亮光,神会让我们再进入更深的亮光中。我们若遵行神的心意,会对属灵的亮光越来越清楚,分辨越光明。若果我们不遵行亮光的吩咐,那么我们所得的亮光就会越来越少。在属灵生活上,没有一件事是独立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代表我们属灵生活的过程的一部份。我们遵行神的吩咐,便在属灵上长进一步;下次看见有相似的亮光时,便更清楚明白,便容易遵行。如果今天我们得到亮光,没有去遵行,下次就更加看不见亮光的意义来,今次我们没有遵行这亮光,下次更加难去遵行了,我们需要不断的训练和遵行。另一方面提及正义,我们不能把旧约和新约分开,旧约新约合在一起才看得清楚。亚伯拉罕被神称为义,因祂有相信的心,新约时保罗讲得更加清楚,义人必因信得生。神做正义向人显明,我们必须凭着信心来接受;在生活上有所得益,我们必须要有正义的生活。而正义的生活与信心是不能分离的;必须凭着信心和行动去接受。在属灵事情上,有许多我们可用脑袋去分析;但在更深的事情上,脑袋却领受不了。我们需要凭信心接受,凭着神的话语告诉我们;若我们单用环境或思想分析,或用科学方法分析;不错可以分析得佷好,但却不能看见里面属灵的意义。今天我们是太过依赖用理解分析,而忽略了凭信心接受圣经的教训。比如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信息,我们不可能用理智,历史或科学方法来分析的,有些事情可以用这些方法来分析,好像你可以用科学方法,证实耶稣在二千多年前住过耶路撒冷,你也可用历史方法,证明耶稣被罗马人,犹太人钉在十字架上。你也可用科学方法,证明耶稣从死里复活,但你不可用科学或历史方法,证明耶稣为我钉死复活了。如果我们用信心接受,才可以看见耶稣的复活与受死,与我们的生命有关系。神言语是向正义的人显明的,只有那些用信心接受神话语的人,可以得着。今天的世代,人非常重视知识和方法,着重四周环境和权利,我们所要追求的,乃是顺服神的话语,耶和华的话只向那些行动正直公义的人,向那些有信心接受的人显明,愿神使我们有愿意接受耶和华话语的心吧。

  在(二12-13)神给我们另外的启示,神提醒百姓,因为他们将思想,信心,集中在自己和物质上,以为有了满足,就可解决一切问题了。但神说:“雅各家阿,我必要聚集你们,必要招聚以色列剩下的人,安置在一处,如波斯拉的羊,又如草场上的羊群。因为人数众多,就必大大喧哗,开路的在他们前面上去,他们直闯过城门;从城门出去,他们的王在前面行,耶和华引导他们。”你们眼目不要单顾自己,不要单想自己的满足,因为神还有许多百姓,分散在其它地方。只有属灵的人完全归在一处,神的旨意才可成就,神的心意才得满足。我们是否只关心自己教会和地方的人呢?是否单顾基督徒的工作呢?神所关心的,乃是要招聚所有的人,不是单是我们所看得见的。── 鲍会园《乱世中的呼召──弥迦书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