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埋头苦干的日子也有安慰的时候

 

这本“弥迦书的信息”是我出版讲道集的第二十本。从一九九四年出版第一本讲道集“约翰福音的信息”迄今,一下子就过了八个年头。这期间除了出版圣经信息的书籍外,也出版过一套新旧约“圣经导读”三十六册、“牧会笔记”十三本,以及有关圣经信箱方面套书的第一本“牧师,我有问题—福音书篇”等书,目前正在计划出版“罗马书查经讲义”和“路加福音查经讲义”。

我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哪来的时间写这么“多”的书?每当有人这样问我,我反而觉得很奇怪,因为我自己从不觉得自己写“多”少,只知道每天埋头苦干就是了。内人淑英常抱怨我天一亮就抱着“小老婆”不放,直到晚上要睡觉了,才想到她。这也难怪,因为每天早餐过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开圣经开始研读,并且是一面读、一面整理并将之key-in进计算机。我把研读圣经的功课当作每天生活和工作中最重要的事。可能就是这样子吧,今年三月下旬突然发觉右手臂疼痛不已。看过神经内科医生,也做过肌电图和核磁共振检查,看一九九六年五月下旬开刀治疗的颈椎是否又“凸槌”了?感谢神的怜悯,结果是安好无恙。于是医生建议我去看复健科,诊断的结果乃是和窝在计算机前太久且姿势不正确有关系,医师严厉警告我,必须每半个小时,最长不得超过一个小时,就必须站起来走走、疏疏筋骨。可是,又有谁会了解当看到或想到必须赶紧将所得到的数据或灵感key-in进计算机的时候,那时最容易忘我,而最容易忘记的,恐怕就是医生的嘱咐了。

我曾将出书形容是“怀孕生产”一样,那种期待要生下孩子的紧张,和终于顺利生下孩子的喜悦,是无法用笔墨形容得出来的。每次写完一本经书的讲道稿,我心中的那种满足感,就唯恐大家不知道的样子,赶紧要分享这份喜悦给所认识的朋友,但却又怕人家笑我是个“傻憨憨”的牧师。因为我知道自己写的讲道稿,也不是什么神学大作,或是什么经典作品,只不过是一般主日礼拜时的讲道内容而已。这就好像一个普通家庭的女人家生下孩子一样,送个“红龟粿”向左右邻居报个佳音也就罢了,又不是出自什么名门贵族家庭的闺秀女子,生下富贵少爷或千金一样,可大办酒席佳肴宴请亲友,实在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

但是,每当从网络上看到有人传信来询问有关我所写的信息内容,以及有人来信想要知道何处可以买得到这些书时,我心中那种喜悦和兴奋,确实会鼓舞着我持续这股傻劲写下去、拼下去的毅力。

在“希伯来书的信息”乙书的“序”中,我曾提到计划先将新约尚未讲完的书信部分完成、出书,这样就可以先出整套新约的信息书。但我请教过几位先进、好友,尤其是郑廷宪教授和甘明哲君,他们都认为我按照原先新旧约经书交替讲就可以,不必先将新约讲完后才讲旧约,他们给我的意见是:只要是圣经的信息,就没有所谓“先后”或是“轻重”之别。于是我就这样决定,讲完弥迦书之后,我讲腓立比书,然后我讲但以理书,接下去会讲提摩太前书和提摩太后书。

我要感谢神的是:自从牧会以来,我在所牧养的三间教会都曾遇到很认真的兄姊,他们有的让我知道讲道引用数据有不正确的地方,有的兄姊则让我知道他们已经先阅读过讲道要读的经文,且有的甚至告诉我他们已经先查考过一些释义的书籍。我要感谢这些用心的兄姊,因为他们这样认真,我才能改正过来错误的资料,也因为他们礼拜前的准备,让我知道准备讲道必须更认真,马虎不得。这也是我都将要讲的内容一字一字写下来后才上讲台讲道的主要原因,因为这样我才知道所准备的有哪些地方引用数据错误,也才知道自己哪几个段落在释义上有了遗落。如果你觉得我最近出版的信息书比起以前出版的内容更有进步的话,这就要特别感谢台北东门教会的兄姊,因为他们经常给我这样的帮助,才有今天这样的结果。

每次出版信息书,我就要感谢施家荣君和甘明哲君,这五年来有他们两位的协助,这些信息书籍的出版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顺利出版。也要谢谢陈惠卿姊妹,她是我办公室得力的助手,有她的帮忙,这本书的出版中不应该有错误的地方才可以减到最少。许多为我出版这些书籍奉献的兄姊,我衷心地感谢你们给我这么大的支持,有大家的鼓励,让我在手臂疼痛中也得到新的力量,并且持续朝着那不可能完成的愿景前进。

 

主后二○○二年八月廿五日

于台北东门基督长老教会

 

读弥迦书这本经书

 

认识先知弥迦

 

主前第八世纪有四位主要先知,弥迦就是其中的一位,另外三位就是先知何西阿、先知阿摩司,以及先知以赛亚等。

我们对先知弥迦的身世背景所知的还是相当有限,在耶利米书第廿六章十八节曾提起他的名字外,再来就是弥迦书第一章一节所提供的数据,说他是摩利沙人,他的时代正好是“约坦、亚哈斯、希西家诸王相继统治犹大国期间”,也就是主前七五○至六八六年之间,他被神呼召出来传达关于撒马利亚和耶路撒冷的信息。换句话说,他要传递信息的对象,不是只有在北国以色列,而是包括了南国犹大在内,这是指整个以色列民族。这就和他同时代的先知阿摩司针对北国以色列,以及先知何西阿主要也是针对北国以色列不同,先知弥迦所针对的对象范围比较广阔。

弥迦,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谁能像神呢?”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看这名字的意思:

其一是指神的子民以色列已经背离了神的旨意,因此从他们的身上再也看不到神的形像了。旧约圣经中还有一位在希伯来文的名字是与先知弥迦同名,也同样是先知,他就是米该雅;他的时代是以色列王亚哈。从列王纪上第廿二章就可看出,在先知米该雅的时代,以色列人民已经不喜欢听神的话,倒喜欢听虚伪、撒谎、谄媚的话。这可从先知弥迦所传出的信息中看出,他说:“在这块土地上,所有诚实正直的人都死了,对神忠心的人连一个都没有。人人在陷害自己的同胞。”(弥迦书七:2

其二是指有谁能像神的爱那样深?圣经的作者告诉我们,即使神的子民一再背叛,神还是深深地爱着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要引导他们归向祂。我们看先知弥迦这样说:

 

“上主啊,没有其它的神能跟你相比;你赦免了劫后余生的子民。你不长久怀怒,却以不变的爱待我们,你要再一次以仁慈待我们。你要把我们的罪放在脚下踩碎,抛入海底。”(弥迦书七:1819

 

诗人也是这样描述神的爱:

 

“上主慈悲仁爱,

不轻易发怒,满有不变的爱。

他不长久责备;

他不永怀忿怒。

他不按照我们的罪过惩罚我们;

他不因我们的过犯报应我们。

天离地多高,

对敬畏他的人,

他的慈爱也同样宏大。

东离西多远,

他使我们的罪离开我们也那么远。”(诗篇一○三:812,另外参考诗篇八十六:15

 

当先知约拿知道神不降灾祸给尼尼微城的人民,因而大生神的气时,就是像诗篇的诗人在唱这首赞美诗歌的内容一样,表达对神的不满。他抗议神对外族人的爱,说神“常改变心意不惩罚人”,因此,想用死来抗议神这种令人无法想象得到,甚至是无法了解的爱(参考约拿书四:23)。

使徒保罗也这样诠释神的爱,他说:“神对我们显示了无比的爱:当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基督已经为我们死了!”(罗马书五:8)我们可以这样了解:先知文献虽然是在谴责人所犯背离神教训的罪,但却在谴责中也同时强烈地指出,神是爱的神,是满有慈悲的神,只要人悔改归向祂,祂必定赦免人所犯的罪。

 

弥迦书的时代背景和先知的信息

 

从第一章一节所提供的诸王历史朝代背景,就可看出先知弥迦的时代,就是北国以色列在主前七二一年灭亡的时代,那时亚述帝国消灭了北国以色列,并且将人民俘虏到外国去贩卖为奴,更残酷的,是亚述帝国从邻近国家巴比伦、古他、亚瓦、哈马,和西法瓦音等地迁移人民到撒马利亚等过去以色列人民居住的各城市,因为这样的政策,导致后来这些从外地迁移入撒马利亚等地的人,与留在当地的以色列人民通婚,并且逼使以色列人民跟随这些外族人拜偶像神明(参考列王纪下第十七章)。亚述帝国这样的做法,其实是有计划性的要将以色列民族给消灭掉。我们知道这些与外族人通婚而生下来的后代,就成为后来以色列人民鄙视的对象,认为这样的人就是不洁净的族类,不与他们相来往,这些人就是所谓“撒马利亚人”。他们与主前第六世纪末期与第五世纪时代返乡回国的以色列人民之间有极大的鸿沟(参考约翰福音四:9),甚至有彼此仇视的现象(参考路加福音九:5354)。北国以色列十个支派的人民也因为这通婚的事件,后来在整体以色列返乡运动后,失去了原本多数的主导力量,改由犹大领导整个以色列民族。

一个国家的灭亡,绝对不是单纯在国势单薄、军力衰退等这种表面的问题而已,而是有其实际的社会现象所呈现出来的堕落、腐败,这才是造成一个社会动荡不安、民心不稳、国家趋向灭亡的主要因素。我们从先知弥迦的言论中可以看到,他一再严词谴责当代社会败坏的现象,有钱有势的人日夜都在图谋诈欺、吞占穷人的财产(参考二:1289);也看到政府官员不但没有依照神的教训,用公义的法则对待人民,相反的,他们是“憎恨善良、喜爱罪恶”,剥削人民(参考三:13),“用两种天平和升斗”(参考六:10)等等,而在所有这些违背社会公义的事当中,最严重的莫过于在法庭上没有公正的审判(参考三:11),就像先知弥迦指出的,当时的“官吏和法官都接受贿赂。有权势的人跟他们成群结党,狼狈为奸”(参考七:3)。

我们可以这样了解:如果政府官员没有维持公正的法律,只知道接受贿赂而办案,这样的社会就不能期待会有诚实的商人。在先知弥迦的时代也和先知阿摩司的时代一样,商人的秤是偷斤减两(参考六:1012),受伤害、被欺骗的总是那些贫困的人民。这样的社会,怎能期待人民诚实、忠心呢?很难(参考七:2)。没有诚实的社会,彼此的信任心就失去了。这样的社会,不必等敌人来攻击,自己就会先沉沦下去,进而导致整个社会动乱瓦解(参考七:6)。过去的时代如此,今天的时代也一样。没有公义准则的社会,是不会长久存在的。

再者,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认知:无论一个社会怎样恶化,敬虔的宗教心应该是一个社会最后的防卫力量。而这份敬虔的宗教心,应该由宗教领袖带头显出信仰的力量。可惜,先知弥迦时代的宗教领袖,却是带头堕落的主要人物,为了贪婪钱财,甚至违背神的旨意欺骗人民(参考三:611)。更可恶的,是宗教领袖往往用那虚伪的宗教仪式来迷惑人民,他们以为神喜爱的是这些繁文缛节的宗教礼仪,其实,神并不喜爱这些,祂只喜爱人遵行祂的教训,讨厌人用丰富的祭品来掩饰所犯的罪行(参考六:68),这样的信息在同时代的先知以赛亚、先知何西阿、先知阿摩司也都发出一样的呼声(参考以赛亚书一:1014、何西阿书六:6、阿摩司书五:2124)。我们可以将这几位先知的信息归纳出一个基本原则:神所喜爱人的,就是将祂的教训落实在每日的生活中,远比进行各项周全的宗教礼仪更重要。

 

可分成下列几个段落

1、第一章至第三章,对北国以色列和南国犹大的谴责。

2、第四章至第五章,预言神的子民将重新聚集。

3、第六章至第七章7节,说明神与以色列人民之间的关系。

4、第七章820节,祈求神的怜悯和爱。

── 卢俊义《弥迦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