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讲:拒绝神话语的子民

 

经文:弥迦书二:113

 

任何一个时代都有一个共同现象,就是一个国家之所以会灭亡,并不是单纯的有外来强权攻击而已,更不是因为天然灾害发生导致的结果,古往今来都是一样,一个国家之所以会灭亡,乃是因为该国的领导群很腐败,只知道贪污、枉法,使一个社会没有公义的准则,这样的社会很快就会引起国家的衰亡。

有些人看一个国家的灭亡,是从经济的角度看问题;有的人是从政治的问题去探讨;另外有些人是以社会的角度看病态;更有的人会从国防军事装备看现象。这些都说明了一个国家是否强盛的因素。但圣经中的先知并不是从政治、军事、经济、社会的角度看,而是从宗教信仰的立场反省一个国家、社会的问题所在。

为什么先知会用信仰的观点来看国家、社会问题呢?原因很简单:一个社会如果在信仰上很乱,这个社会必定不会安宁。信仰态度不忠实的社会,人民就会放纵情欲,更会对弱小贫困的人民采取欺压的手段,使社会失去公义的准则,没有是非的观念,这样的社会、国家迟早必定会灭亡,不用敌人、他族、别国的人攻打,自己也会分裂败坏而灭亡。

先知弥迦反映出来的主前第八世纪的北国以色列和南国犹大的情景,在第一章他就已经说出北国以色列将会灭亡(一:57),而南国的犹大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一:916)。

在前一讲我们提到先知弥迦针对以色列人民的问题提出指责,他说神要审判以色列人民,原因就是以色列人民背叛了神,对神不忠实。先知弥迦指出以色列人民拜偶像的行为相当猖獗,是引起神相当愤怒之因。现在我们所读的第二章则是进一步地指出以色列人民的社会中,因为在信仰上的腐败,表现在社会行为上的堕落和不应该有的行为,以及当先知传讲神的信息时,遇到人民的反应的情景。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所读这章经文的内容:

 

第一至二节:

1惨啦,那些躺在床上图谋作恶的人!天一亮,他们就做预谋的坏事。2他们要田地,就侵吞;要房屋,就霸占。没有一个人的家庭或财产是安全的。

 

第一节让我们很快就想起创世记第六章五节描述人类犯罪的恶行状况,是“个个邪恶,始终心怀恶念”,把这句话用来比较第一节实在是很相似。先知弥迦说这些图谋坏事的人,是连躺在床上也在思考作恶的事,天一亮,就开始他们在床上所想到要做的恶事。基本上我们有一个了解:什么样的人才有能力图谋贪取别人的土地、房屋和财物呢?一定是那些在社会上有权势的达官显要才有办法。

第二节很清楚地指出这些作恶的人所犯的罪行。我们看到这些作恶的人所贪取的是土地、房子、财产。神十诫的第十诫这样写着说:“不可贪图别人的房屋;也不可贪爱别人的妻子、奴婢、牛驴,或其它东西。”(出埃及记二十:17)显然,在先知弥迦时代的以色列社会中,贪婪的风气已经盛行,才会使先知弥迦必须用严词谴责。想想看,谁有能力去贪图别人的土地、房屋,和其它财产?必定是在社会上有地位、权力的人。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同样是主前第八世纪时代的先知阿摩司,他对当时北国以色列的社会所提出的谴责:

 

“以色列人再三犯罪,我一定要处罚他们。他们贪图钱财,贩卖老实人,把无法还债的穷人以一双凉鞋的价钱卖给人作奴隶。他们践踏贫民,推开路上的穷人。父子去跟同一个神庙娼妓睡觉,污辱了我的圣名。他们竟敢在祭坛旁边,用穷人抵押给他们的衣服当床单;他们竟敢在神的殿宇里,拿剥削穷人的钱买酒喝。”(阿摩司书二:68

 

“那些人在他们的宫里堆满了抢劫和剥削来的财富;他们不懂得什么是公平交易。”(阿摩司书三:10

 

除了这些外,更严重的,恐怕就是他们用钱贿赂法官做出不公平的审判(阿摩司书五:1012),为的就是贪图别人的财富,自己过着穷奢极侈的生活(阿摩司书三:15、六:46)。以色列人民规定土地是不能买卖的,因为土地是神所拥有的,人只是管理者,这也是申命记第廿五章五至十节被称之为“利拉为特婚约法令”(Levirate Marriage)的背景,为的就是保存宗族的土地。

再看另一位同样是主前第八世纪的先知何西阿,他针对北国以色列人民所犯的罪过,传出神严厉的信息说:

 

“每当我要复兴以色列、医治我子民的时候,我总看到他们的罪恶:他们欺骗,偷窃,在街上打劫;他们没想到我会记住这一切恶行;他们恶贯满盈,罪行都暴露在我眼前。”(何西阿书七:12

 

“以色列人像迦南的商人一样不诚实;他们惯用两样的天平欺诈顾客。他们说:‘我们有钱,我们发了财;没有人敢指控我们发横财。’”(何西阿书十二:78

 

除了这些外,我想最严重的恐怕是连宗教师—祭司—也“像强盗一样,成群埋伏,结伙打劫,甚至出没在通往示剑的那条路上,谋财害命”(何西阿书六:9)!想想看,如果连祭司都敢做这样的事,宗教信仰已经是破产了,在他们心中,神根本是不存在的。因此,宗教礼仪和教导只不过是用来蒙骗人的眼目而已。但他们却是开口闭口都挂着神的名作招牌呢!

我们也从圣经里看到在有权势的人的眼中,经常会把法令当作满足自己的器具,为了要贪图自己需要的东西也会想尽办法破坏法令规章。列王纪上第廿一章有关“拿伯的葡萄园”的故事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以色列王亚哈,为了夺取拿伯的葡萄园,假装是要用比市价还高的价钱买他的土地,拿伯就很清楚地回答亚哈王说:“上主不准我把祖产让给你。”结果,亚哈王的妻子耶洗碧为了要满足她丈夫的贪婪之心,竟然设法收买流氓作假证控告拿伯,说拿伯说话“辱骂了神和王”,结果拿伯就这样被拖到城外用石头活活打死。

每个时代都会发生这种为了贪财不择手段的情形,古代如此,今天更是如此。让我们最感迷惑不解的乃是:受教育越高的人,贪图不义之财的手法越细腻,并没有因为受教育越高,使人的良心越清醒,没有,反而是更加堕落,而最严重的,还会用许多看似很合理的方式,例如透过国会立法来使自己贪财的手段得到法律保障。例如:工程发包允许某种额度之下可以用“比价”方式,结果有许多应该一气呵成的工程,就这样被剪断成几个段落发包,逃避了公开发包审核的手续,偷工减料的手法就此切入来牟取暴利。贪,这是人性最大的软弱,使徒保罗就说过“贪财是万恶的根源”(提摩太前书六:10a),因此,他劝勉我们要过着“知足”的物质生活。

 

第三至五节:

3所以,上主这样说:“我计划要把灾难降在你们身上;你们无法逃避,你们再也不能昂首挺胸地走路,因为这是你们遭难的时候。4那时人家会作诗讽刺,用你们悲惨的经验来编挽歌。他们说:

我们完全破产了!

上主拿走了我们的地产,

把田地交给抢掠我们的人。”

5所以,当上主的子民收回土地的时候,你们谁都没份。

 

这段经文是先知弥迦传出神要惩罚以色列人民的信息。

第三节的“上主这样说”,这也是先知文献的另一个特色,其所要表明的是先知所传出的信息是神讲的话,已经不是先知弥迦自己的话语(参考撒母耳记下十二:7b,以赛亚书十:24、十四:22,耶利米书四:1、八:4、十七:19)。这也是我一再强调的,先知的职责就是忠实地将神的信息传达出来,甚至因此而危害到自己的生命,也必须尽忠于神的话语,不能有增减。

再者,这一节让我们看到神要针对以色列人民降临的惩罚,刚好与他们所犯的罪过成对照;有权势的人走起路来往往是“昂首阔步”,自以为很了不起,因为在他们的身边有许多随扈保护他们,听他们的指使。现在先知弥迦说他们再也不能昂首挺胸走路了,因为灾难即将降在他们的身上。换句话说,以前他们欺负别人,现在是神要惩罚他们。还有,当他们遭遇到灾难时,没有人会同情他们,不但如此,还有人会讥笑他们,甚至作诗讽刺他们。就像他们以前欺负别人的时候,那些受到欺压的人,往往也是孤独地承受,因为这些有权势的人,也不允许这些受欺压者的亲朋好友接近安慰他们(参考阿摩司书五:13)。

第四节让我们看到神所用的方式,就是将北国以色列这个国家交给敌人来占领,这个以色列的敌人就是亚述帝国。其实,这样的警语早在以色列人民进入埃及之前,摩西就已经很清楚地提醒过了。我们看利未记第廿六章三十三节就这样记载说:

 

“我要使你们遭遇战争,把你们驱散到外国去。你们的土地将荒废,你们的城镇变成废墟。”

 

这是当年摩西在警告以色列人民,千万不要忘记神的救恩而去拜偶像神明,引起神的愤怒。因为引起神的愤怒将会失去所拥有的一切,那就是土地将会荒废,城池会成为废墟。也就是所有得到的荣华富贵,都将因此烟消云散,成为过去的昨日。

 

先知以赛亚曾传出神这样的信息:

 

“我们的敌人要遭殃了!他们一向抢夺别人,却从来没有被人抢夺过;他们欺诈人,却没有被人欺诈过。但是等他们不能再抢夺欺诈,他们就要被人家抢夺欺诈了。”(以赛亚书三十三:1

 

表面上看来,这段话是对以色列人民安慰的信息,但不要忘记,同样的这段话,也可用来安慰那些被欺负的弱势者,因为神也要用同样的方法对付那些有权势者。看,先知阿摩司就曾对这些从贪婪所取得的田地,传出神的信息指出,要让他们的田地得不到雨水的滋润,甚至连蝗虫都会来攻击那仅有的五谷杂粮(参考阿摩司书四:69)。先知何西阿则说神要“叫炎热的东风从旷野刮来,把水源和井水吹干”(何西阿书十三:15),这样的土地必定变成毫无价值,夺取这样的土地只有亏损,一点点利益也没有。如此,我们可以看到神惩罚这些贪婪的达官显要的方式通常有两种,一是将引领外国军队来进攻他们,使他们唯一的方式就是丢弃所霸占到的土地,赶紧逃难。另一种方式就是使这些土地生产不出五谷杂粮,使之贫瘠到荒废的程度,这样,所霸占到的土地不但毫无价值,且是血本无归。

第五节说出一个基本的认识:土地是神所有,不是人自己的东西。因此,现在用诈欺、恶劣手段取得的土地,将来神重新分配土地的时候,将不再让这些人有参与分配的份。也就是说,这些人将会成为居无定所的流浪者。

 

第六至七节:

6民众对我怒喊:“不要向我们说教!不要宣讲不吉利的事!神不会使我们丢脸!7难道以色列人会受阻咒吗?上主已经不耐烦了吗?他真的会做这种事吗?他对行为正直的人不说仁慈的话吗?”

 

读第六节的经文随即会想起先知阿摩司的经验;他在北国以色列传神的信息,但伯特利的祭司亚玛谢则是想尽办法要阻止他继续传讲下去。他对先知阿摩司说:

 

“先知啊,你已经讲够了。你还是回到犹大去说教,让他们供养你吧!伯特利是宫廷圣殿,是国家礼拜的中心,不准你再在这里说教。”(阿摩司书七:1213

 

看,祭司不准神的先知传讲信息,原因是先知阿摩司的言论被认为“对国家是不利的”(阿摩司书七:10),这与先知弥迦被民众阻止传讲神信息的理由一样,因为他讲的信息包含了“不吉利的事”在内。每个时代大概都会如此,那些既得利益的人,如果有人指出他们所犯的罪过,他们不是随即反省,而是怪罪讲真心话的人。

第七节很像假先知的话语模式,就是拿神的恩典当作挡箭牌,说神是个慈悲神,不会用这样残酷的手段对付祂的选民,这种话语模式很像先知耶利米时代的假先知一样,他们告诉以色列人民,神为了自己的荣耀和面子,绝对不会让耶路撒冷城被敌人占据,而圣殿是神的居所,神更不会让敌人来污秽它。所以,躲在耶路撒冷城里是安全的,特别是在圣殿中更是可靠,绝对不会有生命的危险(参考耶利米书七:811)。这些假先知的特色,就是讲这种讨人喜欢听的话,因为他们是拿这些富贵人家的钱生活的。这就像亚哈王时代,他养假先知超过四百名,然后这些假先知都讲他喜欢听的话,唯一真先知就是米该雅,他根本就很不屑亚哈王的那套用钱贿赂说假预言的做法。他很清楚地表明神要他讲什么,他就照神的指示讲,虽然有人事先警告他,必须要与那四百名假先知所讲的内容相同,但他还是不为所动,结果他被亚哈王命令收押在监牢里(列王纪上廿二:27)。他很清楚地告诉亚哈王,不可以出兵攻打敌人,否则他会战死沙场,但亚哈王还是不听。他喜欢听假先知所传讲的错误信息,结果真的是中枪而死。

 

第八至十节:

8上主回答:“你们像敌人一样攻击我的子民。军人从战场回到家里,以为可以在那里安居;你们却等在那里,从背后偷走他们的外衣。9你们把我子民中的妇女从她们所爱的家庭赶出去,并且永远抢走了我恩赐给她们的儿女。10起来,逃吧!这里不再是安居乐业的地方!你们的罪恶招来这地方的大毁灭。

 

这段经文是神给先知弥迦的信息。就像我在前段曾提起先知以赛亚所传出的信息一样,同样安慰以色列人民的话语,也会用来对付那些欺负自己同胞的以色列人民之权贵者,他们俨然像弱势者的敌人一样,

第八节,外衣,这是用来御寒用的,摩西法律规定:

 

“你们无论借什么给人,不可进他的家拿他要给你们作抵押的衣服;要在外面等,由他亲自把抵押品拿出来交给你们。如果他是穷人,你们不可把抵押品留到第二天;要在当天太阳下山时还给他,使他可以用那衣服当被盖。这样,他会感激你们;上主—你们的神也会悦纳你们。”(申命记廿四:1013

 

摩西法律这样规定的原因,是因为一个人如果穷到必须典当衣服时,那件衣服就是他唯一可以御寒过夜的维生工具,即使要将之当抵押品,也不可以留到隔天,必须在夜晚来临前还给他,因为他必须用来当被子。其实这条法律的基本精神就是:如果有这样贫穷的人来向你借钱,你不但要借给他,也不可拿他任何东西作抵押。

现在是连当军人的从战场上回来,原本是想可以安然休息一下,如今却连他们想要安居的地方也没有,因为在他们去为国家打仗时,这些有权势的贵族已经把他的房子霸占去了,这是多么可恶的行为啊!这句“从背后偷走他们的外衣”,意思指的就是他们可以安居过生活的地方。他们不但没有感谢这些为国家安危去打仗的军人,还想尽办法侵占他们的房地产,这样的人再怎么说、辩解,都是说不过去的。

第九节,这节说出这些达官显要们的行径更恶劣;看,他们把一些家势比较软弱的家庭,当作“犒赏品”一般用来奖赏给那些升官者,结果不但没有照顾这些弱势者,相反的,还造成他们的家庭破碎,妻离子散。以色列人民有这样观念:儿女乃是神赐给敬畏祂的人的荣耀(参考诗篇一二七:3)。如今,这些有权势的贵族,不但没有珍惜神赏赐给祂子民的荣誉,还将这份荣誉给毁了,要不然就是剥削贫穷人家这份贵重财产,将之当作个人所有,图利自己的需要,有些孩子甚至被当作商品般贩卖。

我们看到主前第八世纪的先知弥迦已经看到以色列人民有这样败坏的行为,并且提出了谴责,可惜的是,西方的社会并没有因为圣经这样的教训而得到警告,相反的,贩卖非洲黑人当奴隶的行为却一再地被认为是合法的行径,而盛行好一段时间,这是非常羞耻的事。这也是我一再在强调的,作为传道者必须很忠实于圣经的话语,而不是去讨好掌权者、当政者之因,就是在此。

第十节,这是神审判的结果,要让这些使贫困的人流离失所的贵族,自己尝到变成居无定所的结果;他们原本是尽一切所能地搜刮别人的土地、房屋,甚至是别人的妻儿、财产,已经这样累积起来的财富,可以使自己安居乐业地继续为非作歹,但先知弥迦说他们不但得不到所期待的,相反的,神要加倍地重罚他们。

 

第十一节:

11“如果有人到处撒谎说:‘我预言你们会有喝不完的淡酒和浓酒’,他会成为民众所喜爱的先知。

 

这是一句很讽刺的话,说明在先知弥迦的时代,有许多假先知出现,这些假先知所传达的信息都是一般人所喜爱听的。特别要注意的是,先知弥迦指出来这些假先知所传出的信息是:“大富大贵”的信息。神会赏赐很多财富给人等等类似这样的信息。其实,这才是败坏信仰最厉害的假话。圣经给我们的不是这种物质丰富的信息,而是让我们得到丰富的生命力,使我们在苦难的环境中有足够的智慧和力量知道勇敢地活下去。可惜,假先知这种“大富大贵”的信息,一直到今天还是充斥在许多传道者的口中,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第十二至十三节:

12“以色列的残存之民哪,我要把你们集合在一起;我要把你们集合起来像牧羊人把羊群带回羊圈。你们的土地会再一次人丁兴旺,像牧场上有繁多的羊群。”

13神要为他们开路,带他们离开流亡的地方。他们要冲出城门,重新得到自由。他们的君王,就是上主,会亲自带领他们。

 

先知文献有一个特色,在传达神惩罚信息之后,都会随着传出神怜悯、施恩的信息。这让我们看到先知信息的一个特色:神是个怜悯的神。祂虽然很生气且严厉地惩罚那些恶劣的子民,但祂也同时会施恩给那些在受到痛苦而哀伤悔改的子民。换句话说,神并没有完全灭绝祂的子民,而是留下来恩典的手,期盼的就是祂的子民知道悔改,又会重建他们。这也是整本圣经的信息,如果我们从伊甸园里人类犯罪来看,直到大水后的彩虹出现,都是在说明神是个恩典的神。

第十二节,神要像个牧羊人再次集合祂那失散的羊群。这样的信息也出现在先知以西结的作品中,在以西结书第三十四章十一至十五节这样说:

 

“我—至高的上主告诉你们,我要亲自找回我的羊群。牧人怎样找回失散的羊,我也要照样找回我的羊。牠们在暗无天日、多灾多难的时候被驱散到各地,我要从那些地方把牠们抢救出来。我要领牠们离开外国,把牠们集合起来,带回故土。我要领牠们回到以色列的山间和溪畔,在青绿的草场牧养牠们。我要在以色列山间的和草原上牧放牠们,让牠们在山谷间和翠绿的草场上安心吃草。我要亲自作我羊群的牧人,为牠们寻找可安歇的地方。我—至高的上主这样宣布了。”

 

这是先知以西结传出的信息,他是主前第六世纪的先知,这段信息给予当时在巴比伦当奴隶的以色列人民带来甚大的鼓舞。

先知弥迦的时代,是在国家濒临灭亡的情况,社会失落了公义的准则,官员贪污无度败坏了社会纪律,在那样的时代里,那些受欺压而感到生命相当无助的贫困者经常发出哀号的声音,就在那时候,先知弥迦传出神要重新带领他们,就像牧羊人重新找回祂的羊群,照顾他们,给他们最好的生活环境。更重要的,就是神要亲自当他们的君王,这才是整个信息的主题中心。

 

现在让我们来想想这章经文所带来的信息:

 

一、提升我们的信仰内涵是非常重要的功课。

 

到底基督教的信仰给我们的是什么?我还记得小时候参加夏季学校(我们教会现在将之称为“快乐儿童营”),一次就是暑假整整两个月,到最后一天就是全体学生去远足。但远足不是去玩,是走路去布道。我们沿路一面走,一面唱歌,我至今还记得这首歌的歌词是这样的:“来信耶稣,来信耶稣,现在来信耶稣,来信耶稣现在。”歌词是很简单,但我们是很热情。

直到我长大去台南神学院就读,我又学到一首新的诗歌,这首新的诗歌与当时一九六○年代咱台湾正在流行的“新剧、歌舞团”有关系,也就是咱台湾开始准备迈入轻工业的时代,每样事都在转变,变的相当快。歌仔戏要转变成为所谓的“舞台剧”之时期,这种“新剧、歌舞团”在咱台湾各地出现。台南神学院也为了要因应这样的社会转变,开始有了“福音布袋戏团”,然后学生也在酝酿筹组“福音歌舞团”,想到各地去传福音。我们用当时有一部好莱坞影片“手提箱女郎”的主题曲改编成:“来信耶稣有平安,不信你试试看,喔∣,我没在骗你啦!”

“来信耶稣有平安”,这是在一九六○年代到七○年代非常流行的一句传福音的“广告词”,相当流行。我曾在七○年代于台东关山教会的快乐儿童营教小朋友唱一首“我有平安如江河”,每个小朋友都很喜欢唱这首歌。

没错,来信耶稣有平安。可是,我们到底给的是什么样的平安?是事事都如意的平安吗?约翰福音第十四章廿七节记载耶稣基督的话说:

 

“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把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给你们的,跟世人所给的不同。你们心里不要愁烦,也不要害怕。”

 

注意一下这里耶稣基督说他留给我们的“平安”是跟世人所给的不同,到底不同在哪里?我们再看耶稣基督又说的另一句话:

 

“我把这件事告诉你们,是要使你们因跟我连结而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是你们要勇敢,我已经胜过了世界!”(约翰福音十六:33

 

看,这个世界有苦难,但如果我们与耶稣基督连结在一起,就会有平安。这很清楚地指出我们与耶稣基督连结在一起,我们会有力量胜过苦难,因为耶稣基督是胜过了苦难。这样,我们明白一件事:信耶稣基督会有平安,这样的平安是赢过苦难的平安,而不是在没有事情发生之下的平安,也不是好事连连的平安,这种平安,是发出自内心的确信、肯定,有神作为我们生命的主,有耶稣基督作为我们生命的拯救者,即使在患难中,我们也有倚靠的力量支撑着,这才是真正的平安。

先知弥迦谴责那些专门传出假信息的假先知,也谴责那些喜欢听这种假先知传出假信息的人民,这些错误的信息就是把信仰的内容停留在物质丰富的生活领域里,神会赐给人“大富大贵”,这是非常低贱的信仰,是马路边的神明都可以得到,满足这种需要的信仰。但圣经给我们的不是这些,而是让我们在生命旅途中得到力量可抗拒苦难。

我很遗憾的是在今天的台湾教会,尚且有许多传道者喜欢传讲这样的信息,这是非常要不得的。因为这不是圣经的教训,更不是耶稣基督要我们相信的信息。这也是我一再要求大家回到圣经里来认识我们的信仰的主要原因,因为真正明白圣经的教训的人,知道基督教信仰给我们的是胜过这些物质生活的诱惑,使我们的生命回到神里,这样的信仰才是正确的。

 

二、扭曲神的话,等于是拒绝听从神的话一样,二者都是神所厌恶。

 

先知弥迦严词谴责那些传讲假信息的假先知,因为他们告诉人民的信息是错误的。更不能原谅的,乃是他们故意扭曲神的信息。但同样严重的,是大家喜欢听这种不正确的信息。我们看,这些假先知的信息就是:神岂不是仁慈的吗?祂岂不是“不轻易发怒,满有不变的爱”吗?祂是个“不永怀愤怒”的神啊,没关系啦!假先知的信息也像我前段所说的,传出这种“大富大贵”的信息,让大家都高兴、满足物欲生活需要的信息。但,我们都知道,假先知之所以会存在,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人民喜欢听这种错误信息的缘故,否则他们是无法生存的。这就像大家明白毒品是会害死人的东西,可是想要吸毒的人却不少,因此,虽然毒品很贵,市场却很热络,因此,才会有人冒着生命的危险,也想尽办法要贩卖它。因此,大家应该认识一点:允许假先知存在的人,也会遭遇到像假先知被神惩罚的后果。先知耶利米在谴责他那时代的假先知时,也同时对那些听信假先知话语的犹大人民提出这样的警告说:

 

“所以,我—上主这样告诉你:我要对付那些不是我差派的假先知:他们假借我的名预言这地方不会有战争,不会有饥荒。可是我要用战争和饥荒消灭他们。那些听他们说预言的人也要遭遇同样的结局。”(耶利米书十四:1516a)

 

看,喜欢听信假先知的话的人必须要小心。这就像亚当违背神的旨意吃了不应该吃的果子,然后推卸责任说是夏娃拿给他吃的,而夏娃又说是蛇的关系,这种推卸责任的方式是不能得到神的怜悯和宽恕的。

我最感痛心的,乃是直到最近还听到有这样的传道者说这样的事;就是有传道者到耶路撒冷去观光旅行,带了许多橄榄树木材做的十字架回来,然后告诉信徒说:“这是从耶路撒冷带回来的,是用橄榄树的材料做成的十字架,可以放在车子上,保平安。挂在身上,有平安。”另外有传道者也从耶路撒冷带橄榄油回来,说那是从耶路撒冷带回来的,然后在为信徒祈祷的时候,用那瓶从耶路撒冷带回来的橄榄油用指头沾油滴在他们的额头上,然后大声喊说“圣灵在你身上”。有信徒来问我说:“牧师,是不是从耶路撒冷带回来的橄榄油比较有圣灵的力量?”我必须很郑重地告诉大家:这样的信息都是欺骗人的,不要被骗了!而传讲这样的信息的人要自己去面对神,自己向神交帐!我必须很清楚地告诉大家:如果耶路撒冷的东西比较有灵性,那么耶路撒冷城不会被外族人所毁灭,圣殿也不会被烧毁。因为圣殿中所用的油都是最精纯的油制成的(参考出埃及记三十:2233),但并没有因为这样就使圣殿平安没有毁坏,没有!直到今天圣殿还是没有重建起来,只剩下一片哭墙而已。

请注意,神不是住在耶路撒冷,任何耶路撒冷出产的东西都不会比咱台湾出产的东西还要伟大、贵重,这样的信仰认识一定要清楚。耶路撒冷是值得去走一趟观光、访问,因为那是圣经的地理背景,看了之后,再重新来读圣经,会比较清楚其中的一些记录。除此之外,耶路撒冷的任何东西在信仰上并不能成为我们将之当作圣品的要件。心中没有神的人,即使拥有耶路撒冷的全部也是枉然,就像一个人,如果不信耶稣基督,即使拥有钉耶稣基督的那支十字架之木材,或是包裹耶稣基督的那块布匹,也一样,除了当“古董”的价值外,其余都没有什么意义可言,且对生命的得救与否一点干系也没有。

不要听这种乱讲保平安、圣灵会充满的信息,这些假的信息要明确地拒绝。除此之外,我认为更重要的乃是要知道回到圣经里来,因为真确明白圣经的信息,才是使我们避免陷入迷惑的主要力量。── 卢俊义《弥迦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