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讲:和平的君王

 

经文:弥迦书四:113

 

就像以前我们在读先知文献的时候,我曾经提起过先知文献的特色之一,就是有严厉的谴责信息,也有浓厚的希望信息,这些所谓的“希望信息”,就是指在神严厉谴责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祂拯救的恩典,使以色列人民从被掳之地返回故乡,并且已经荒废的城镇都将再恢复往日的繁荣。

人类历史上最让人感到怵目惊心的,恐怕就是战争的影像记录;远的不说,单就离我们比较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历史,我们当中现在还有许多人都曾经历过,亲身的体验远比图片、电影纪录片、文字叙述等更直接,往往使亲临其境的人有刻骨铭心的感受。我曾在一九八○年七月中旬到以色列去旅游,特地去参观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Yad Vashem The Holocaust Martyrs and Heroes Remembrance Authority),里面建档着数以万计在大屠杀中死亡者的名单,也有许多从犹太人集中营里搜集来的各种物品,还有在第二次大战中,犹太人被德国希特勒政府执行大屠杀的记录像片。我也到过在奥地利的“茅陶森”(Mauthausen)参观过两次那座尚且还保存良好的犹太人集中营,在那里我看到毒气室、焚尸炉,以及各种进行残害人命的设施,每次看了之后都会让我心情难过好几天而无法安眠。对人类生命最大的威胁,其实并不是天然灾害,例如水灾、旱灾、地震等等,而是来自人类因为贪婪之欲而以各种名义引发的战争。大到世界大战,小至人与人之间彼此的冲突,这些都在说明人对神创造生命的祝福,不再重视,且是用更恶劣的态度对待,那就是摧残生命,使神创造生命之初所赏赐的“祝福”遭到污蔑,这是非常错误的。

先知弥迦是主前第八世纪的先知,与他同期的也有一位被称为以赛亚的先知,可能就是因为主前第八世纪的北国以色列被亚述帝国所消灭,带来以色列民族自出埃及以来最大空前浩劫的缘故,因此,这两位先知都有一个共同安慰的信息出现,这种安慰的信息充满着一个希望:就是希望有这么一天,大家都能够和平相处,而不再听到战争的声音。

为什么先知弥迦和以赛亚都会有这样的期盼?原因应该与北国以色列和亚述帝国之间的战役有密切关系。北国以色列是在主前七二一年被亚述所消灭的,而在这之前十二年,也就是主前七三三年,以色列北部的许多城镇就已经被亚述帝国所吞占,特别是在主前七三二年,亚述帝国皇帝提革拉•比列色三世还将这些北国以色列的城镇与大马士革连成一线,并且直接派遣朝廷大官掌管治理。换句话说,北国以色列从祖先流传下来的土地版图缩小了许多,使得这时候的北国以色列,剩下的城市已经不多,首都撒马利亚虽然是尚且保留着,但维持的时间不久,以色列王何细亚必须每年提出相当厚重的贡礼给亚述新皇帝撒缦以色五世。这些数据我们可从列王纪下第十五至十七章中看得到。战败的国家不但要负担战争费用,还得被战胜国所剥削,人民的生计压力就更严重,有的政府甚至必须以贩卖人民当奴隶才能应付得了战胜国予取予求的需要。这样的情况不是古代才会如此,即使在今天的时代也一样,只是手法变得比较会遮人眼目而已,实际内容是差不多的。如果我们看一九九二年发生的美国攻打伊拉克之“波斯湾战争”,直到今天,伊拉克还是要为了那次的战败承担所有的代价,包括必须用石油换取食物、医药等。同样的,被伊拉克并吞过的科威特也没有好过,虽然已经因为美国和其它国家介入而恢复独立自主,国家的民生经济却是萧条到极点。

我们可以这样说:战争,没有赢家,有的,就是人民生命受到摧残,财产破损不复存在的结果。

弥迦书第四章与第五章可说是这本经书的第二部份;在第一部份,我们看的是先知弥迦对以色列达官显要们的谴责,并且很清楚地传出神即将惩罚这些专门欺负弱小人民的官员的罪状。而从第四章开始,则是以一种新的信息出现,这信息就是我在前面说过的,就是安慰的信息,也是希望的信息。在我们所读的这段只有十三节的经文中,主要是以一首诗歌为主轴,然后配合一段应许着浓厚愿景的散文,让我们看了之后,随即就会感受到先知弥迦传出的信息,对那些已经因为战争之乱感受到生命苦难的以色列人民来说,是个极大的安慰和鼓励。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段经文的内容:

 

第一至四节:

在将来的日子,

圣殿坐落的山冈要矗立在群山之上,

被高举,超越万岭。

许多民族都要蜂拥而来;

2万国要聚拢前来,说:

来吧,我们一起到上主的山,

一起往以色列神的圣殿。

他会指引我们该走的道路;

我们要在这条路上行走。

上主的教诲从耶路撒冷发出;

他的信息从锡安传播。

3他要解决民族间的纠纷,

排解列强的争端。

他们要把刀剑铸成犁头,

把枪矛打成镰刀。

国际间不再有战争,

也不再整军备战。

4人人都要在自己的葡萄园中,

在无花果树下,享受太平;

没有人会使他们恐惧。

上主—万军的统帅这样应许了。

 

这段诗歌和以赛亚书第二章二至四节几乎是雷同的。我在前面已经说过,有一位先知以赛亚也与先知弥迦同一个时代,因此,有些圣经学者感到困惑,因为不知道这首诗歌到底是谁抄谁的作品?有一个可能,就是它这原本就是已经流传在当时的诗歌,被这两位先知拿来使用作为他们传达神祝福的信息之材料。

我们再次看到先知文献用词的一个特色,就是提到“将来的日子”。通常先知提到“将来的日子”,都是指神拯救的来临。我们要注意的是:当圣经作者说神拯救来临时,也意味着那是神的审判。

建造在山丘上的耶路撒冷圣殿将成为所有万民敬拜的中心,这个思想一直是申命记作者的异象(参考申命记十二:51114182126、十四:25、十五:20、十六:25611161617)。申命记作者一直认为耶路撒冷圣殿才是真正敬拜神的地方,因为那是第一所为了敬拜神而建造的圣殿,且建造圣殿的蓝图是从摩西传承下来的,具有相当的权威。直到耶稣基督时代,有两项被犹太人认为不可原谅的罪,其一乃是对摩西法律的藐视,其二是破坏耶路撒冷圣殿的神圣。使徒保罗就是被认为污蔑了耶路撒冷圣殿的神圣,而遭到民众当场逮捕,差一点被杀害(参考使徒行传廿一:2731)。

每个时代、每个地方都有一个共同的现象:初次建造敬拜神的场所的人,都会以非常敬虔、严谨,且乐意奉献的态度建造。这样建造起来的礼拜堂之背后,都会有一段非常感人的故事。现在先知弥迦传出的信息说耶路撒冷的圣殿将成为世上敬拜的中心,意思就是指万民将回归到神的面前,聆听神的话语,遵行神的旨意和命令(第二节)。大家都以神的话为依归,走神指引的道路。这也就像诗篇的诗人所说的:“你的话是导引我的灯,是我人生路上的光。”(诗篇一一九: )

第三节,我在前面已经说过,战争,是摧残人生命尊严最残酷的手段,也是最违背神创造人类和万物本意的行为。在战争的环境中,人的生命是最脆弱的,毫无保障可言。台语就有这样的一句话:“生命薄如纸。”意指只要稍微一撕就会破裂。

最近媒体报导一个震撼人心的图片新闻,就是在南斯拉夫的内战中,塞拉耶佛的城市有一个父亲和他的孩子,以为敌对双方已经暂时停火,就出门到街上去买面包,但没有想到当他们跑到街上时,敌对双方又开火了,父子两个人躲藏在街道的角落,媒体记者看到他们躲藏时惊吓的脸部表情,拍下了照片,没几分钟后,这两个父子却在角落中被枪弹打死。这就是战争,在战争之下,不但带来饥饿,也带来传染病,人的生命不是被武器打死,就是被疾病缠身致死,要不然就是活活饿死。

先知弥迦传出的信息是战争将停息,“国际间不再有战争,也不再整军备战”,这是多么令人向往的日子啊!想想看,没有战争的日子,那是多么好的环境;瑞士,这是一个已经有接近两百年没有战争的国家,它一直是保持中立,全世界也承认它是个中立国,也因为没有战争,这个国家被联合国评鉴为全世界生活环境质量最好的国家,也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不但如此,长久以来,因为瑞士是中立国,因此,许多国家或地区,有纠纷要排解的时候,都是到瑞士去。只有在这个地方,人才会发现停止战争时,生命是多么可贵、美丽。先知弥迦说到因为大家都拥有神的话语,也因此,要用神的话语排解民族与民族之间的纠纷,也要使列强不再穷兵黩武。不但如此,还要把战争用的武器变成耕种、生产的工具。先知弥迦传出的这句话,正好说明了没有战争会再发生,只有耕种、收割的喜乐。

第四节,这一节并没有出现在以赛亚书,只有弥迦书才有,也是先知弥迦传出神信息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盼望:生命不再有恐惧,只有安详与快乐。什么时候,人才会有第四节所说的这种生活环境?基本上有两个要件:一是每个人生活上的需要都足够,没有缺乏。二是人人都诚实、没有贪婪的心。先知西番雅提到一个没有恐惧的社会,乃是一个充满公义、诚实、足够生活所需的社会(参考西番雅书三:13)。

在这一节我们看到两种以色列人民最喜爱的水果—葡萄与无花果。以色列人民经常会用四种水果来代表他们的民族,除了葡萄、无花果之外,另外两种是:橄榄和石榴。在四种水果中,葡萄和无花果乃是最被普遍种植的农作物,在耶稣基督的比喻中也经常出现(参考路加福音二十:918)。

 

第五节:

5虽然列国都膜拜并顺从他们自己的神明,但是我们要敬拜上主—我们的神,遵从他的旨意,直到永永远远。

 

这一节很明显的是先知弥迦在呼吁以色列人民必须用这样坚定的态度,来表明他们的信仰告白,以表示他们对神绝对的忠实。真正好的信仰就是像这一节所提到的,无论别人怎样膜拜他们的神明,也不论这些人的家道如何的兴旺,我们对神忠实之心绝对不改变,这样的信仰态度才是正确的。

 

第六至七节:

6上主说:“我惩罚了我的子民,但在时机成熟的时候,我要把流放各地的子民集合在一起。7我要使残存之民成为复兴的种子,软弱失散的,成为强盛的国家。我要亲自在锡安山统治他们,从今直到永远。”

 

这两节让我们看到先知文献中另一个特色,就是提及有关“残存之民”的信息(参考以赛亚书十一:16、廿四:14、三十七:31,耶利米书廿三:3、三十一:17,撒加利亚书八:68)。这两节同时也让我们看到先知文献中的另一个特色,就是提出“希望的信息”,神将在适当的时机,带领那些被掳到外国去当奴隶的以色列人民返回故乡,将他们集合起来,重新与他们立新的约。

请注意第七节所说的信息,最重要的一点乃是:神亲自统治以色列人民。在先知以西结的文献中,则是将神比喻成为牧羊人,而以色列人民则是神所属的羊群。由于以色列人民的领袖们没有尽到受托的责任,就像一个不尽责任的牧羊人一样,因此,先知以西结传出神的信息说,神要亲自成为以色列人民的牧羊人,祂要亲自找回那些属于祂的羊群,亲自集合这羊群,牧养牠们(参考以西结书第三十四章)。先知以西结将这种牧羊人与羊群之间的关系,用这样的话语述说出神的信息:

 

“‘你们是我的羊,是我草场上的羊群。你们是我的子民,我是你们的神。’至高的上主这样宣布了。”(以西结书三十四:31

 

约翰福音的作者也以这种牧羊人与羊群之间的关系,来表明耶稣基督与所有信靠他的人之间的关系。耶稣基督就是最好的牧者,他说:“我是好牧人;好牧人愿意为羊舍命。”(约翰福音十:11a)以色列人民就是用这种方式在表达他们和神之间有多么亲密的关系。

 

第八至十二节:

8耶路撒冷啊,神在你那里像牧人照顾他的子民;你将复国,再一次成为首都。9你为什么大声哀号?为什么像产妇辗转阵痛?你没有君王吗?你的参谋都死光了吗?10耶路撒冷人哪,你们要像产妇阵痛,辗转哀号;因为你们就要离开这城,去住在荒野。你们一定会被掳到巴比伦去;但在那里,上主要营救你们,从敌人手里把你们解救出来。11许多国家联合起来攻击你。他们说:“我们来摧毁耶路撒冷吧!我们来看这城变成废墟!”12但是他们不知道上主的计划,不晓得上主把他们集合在一起是要惩罚他们,像农夫打谷物一样。

 

耶路撒冷,这个城是大卫王从耶布斯人手中攻打下来的,并且将之取名为“大卫城”(参考撒母耳记下五:610),后来被称之为“神之城”,是和大卫将约柜运进了耶路撒冷城有关,然后有所罗门王在耶路撒冷城建造圣殿而使该城成为以色列人民信仰、政治、文化、经济、军事等中心。因为有圣殿,圣殿中有约柜,象征着神就居住在圣殿的至圣所中,因此,这里说神在耶路撒冷,就是指神将会继续保护该城免于沦陷在敌人手中的意思。

第九至十节,这两节让我们读起来会感受到耶路撒冷曾被敌人侵占过,且统治过。很像在主前五八六年巴比伦帝国毁灭耶路撒冷城的景况一样。先知弥迦乃是主前第八世纪的先知,怎么会谈及主前六世纪的事情呢?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圣经学者会认为这两节经文比较可能是后来的人填加进去的,因为在巴比伦的日子是痛苦的,被掳去当奴隶的以色列人民都在期盼拯救的来临。当他们读到早期先知弥迦的预言有这么一天,神要拯救祂的“残存之民”时,就给增添上了这两节在这里。

不过,另有一些圣经学者持着不同的看法,认为当主前七二一年,亚述帝国摧毁了北国以色列首都撒马利亚后,将以色列人民贩卖到外国去当奴隶,另一方面则是同时将外国人移民到撒马利亚城来居住,特别是亚述帝国也从“巴比伦、古他、亚瓦、哈马,和西法瓦音迁移人民到撒马利亚各城市,代替被掳的以色列人民”(参考列王纪下十七:24),而我们知道先知弥迦乃是主前七五○年至六八六年之间的先知,他必定亲眼看过这幕残酷的景象而发出这样的预言,认为:如果今天亚述帝国可以将巴比伦人迁移入撒马利亚城,谁能保证未来的日子巴比伦帝国不会兴旺起来?如果巴比伦帝国强盛起来,要将耶路撒冷毁灭掉有困难吗?这些学者认为先知弥迦后来在以色列人民心中有重要的地位,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的这份预言成了事实。

我们也可以这样看:真正的先知就是从得到神启示之后,会看到一般人看不见的异象,因此才能提醒人民知道注意往后可能发生的事。而这也就是先知所以经常不被人民喜欢的原因,因为他看到的往往是以后的,更重要的,乃是先知的预言中,经常提出来的是谴责的警语,而一般人所看到的都是眼前的、短暂的,且是比较现实利益的,并不希望听到神惩罚的信息。

第十一至十三节,这段经文的背景很可能与主前七○一年有关系,因为该年乃是亚述大军进攻耶路撒冷的时候。如果我们读列王纪下第十八章十三至十六节,就会看到这样的记载:

 

“希西家王在位的第十四年,亚述皇帝西拿基立攻打犹大的设防城镇,加以占领。希西家派人到拉吉去见西拿基立王,说:‘我错了,请停止攻打吧!我愿意付上你所要求的一切。’皇帝回复要希西家送上一万公斤的银子和一千公斤的金子。希西家把圣殿和王宫宝库里的银子都送过去,又把圣殿门上的金子和包在殿门柱子上的金子都刮下来,一起送给西拿基立。”

 

这是发生在希西家王在位的第十四年,也就是主前七○一年。历史学者告诉我们,希西家不仅是要赔上一千公斤的黄金和一万公斤的银子,另外以色列人民还有二十万一百四十六名被掳去当人质。

从亚述帝国来看,那是他们最得意的一刻,可以并吞以色列人民的城市多达四十六个,且俘虏这么多人民当奴隶,又可索取这么高的战争赔偿款,这是多么荣耀的一刻啊!可是,有谁会想到,就在他们最得意的时候,神出面替祂的子民出气了。如果我们继续读列王纪下第十十八至十九章,就会看到有这样的记载:

 

“当天晚上,上主的天使进入亚述人的营中,杀了十八万五千兵士。第二天天亮,遍地都是尸首。亚述皇帝西拿基立只好撤退,回尼尼微去了。有一天,他在庙里拜祂的神尼斯洛的时候,他的两个儿子,亚得米勒和沙利色,弒杀了他,逃到亚拉腊去;另一个儿子以撒哈顿继承他作王。”(列王纪下十九:3537

 

这段经文刚好说明了弥迦书的第十二节所说的,亚述帝国根本就不知道神的计划,乃是要让它的大军集结在一起,然后好好地惩罚它,因为亚述的皇帝西拿基立对犹大王希西家说,不要被神所欺骗,说自己可以很轻易地毁灭任何他想要毁灭的国家(列王纪下十九:1011),他把自己当作像神明一样,这是神最痛恨的事。

 

第十三节:

13上主说:“耶路撒冷人哪,去吧!去惩罚你们的敌人!我要使你们强壮,像长了铁角铜蹄的公牛。你们要歼灭许多国家,把他们用暴力抢走的财物呈献给我—天下的主宰。”

 

这节是先知弥迦传出鼓励的信息,主要目的是要以色列人民必须对神有信心,因为神将要成为他们的保护者,使他们像尖锐的武器一样,可以击溃来攻击的任何仇敌。

铁角,这是指尖锐的军队,勇猛无比的意思。

铜蹄,是指彻底毁灭敌人的进攻,甚至可以践踏敌方的军队,如同人在踩踏蚂蚁一样的容易。

 

现在让我们来想想这章经文所带来的信息:

 

一、有真实的信仰,才能期盼世界和平早日来临。

 

我们看到先知弥迦传出最美丽的信息,就是述说有这么一天,在神的指引下,人类将不再有任何战争出现,也不会有民族之间的纠纷。更棒的是大家可以安心地在自己的果园中休憩、安详地生活过日子。

坦白说,每次读到这段经文,我都会在心中大声说“阿们”!因为这样的景象简直就是一幅美丽的人间仙境之图画,也是人类长久以来梦寐以求的事。

如果你有机会到美国纽约的联合国大厦去参观,就会看到大厦的入口处就是写着第三节这段诗歌,只不过联合国大厦所用的是以赛亚书第二章四节,经文和弥迦是完全一样。

一九八九年八月十九日,台湾第一座“二二八纪念碑”在嘉义市落成。这座全台湾第一座纪念碑上有三面碑文,一面写着“二二八纪念碑文”,一面写着“二二八纪念碑建碑经过”,还有一面就是写着我们今天所读的弥迦书第四章三至四节的诗歌,以及马太福音第五章九节:“促进和平的人多么有福啊;神要称他们为儿女!”全台湾有许多座二二八纪念碑,却只有座落于嘉义市的这座纪念碑上有圣经的经文,为什么?因为这座纪念碑是咱长老教会积极参与建造的。我是当时建造这座纪念碑的委员之一,当我和其它几位牧长决定要选用弥迦书这段经文时,我第一个考虑到的是这首诗歌中的“葡萄”和“无花果”,这两项水果都是以色列人民的主要水果,但在台湾人的眼中并不是最重要、普遍的水果。为了要使一般咱台湾民众看得懂圣经经文的意义,我曾想过要将之改成“芒果”、“龙眼”,也曾想过要改成“香蕉”,但我又想到这些水果都是中南部的人比较容易有感受,因为“芒果”和“龙眼”这种果树的美和果树遮荫的凉爽,必须身临其境的人才体会得出来。而香蕉虽然也曾经是台湾五○与六○年代农产品输出的代表作物,但却无法让人在香蕉果园中乘凉,因为香蕉不是高大农作植物。而“芒果”与“龙眼”树则是。后来我将“葡萄园”与“无花果树”这两处改成:“人人要在自己的园中、树下,享受太平。”“园中”,无论是花园,或是最近几年来,台湾农业朝“精致”的方向发展,出现许多果园、花园等,因此不论任何样式的园子里,只要是没有战争的日子,都可以享受着太平的喜乐,不会再有因为战争所带来生存的恐惧,这是多么美丽的境界啊!

但要享受没有战争的生活环境,就必须有真实的信仰内涵才有办法得到,否则只能一直停留在“梦境”中空留下想象而已。因为有真实的信仰时,人才会看到自己的贪婪和罪恶,才会想到必须小心谨慎,因为神是生命审判的主,我们都必须面对神的审判,不论我们用什么方式来掩饰自己所犯的罪过,都无法躲避神对人内心的鉴察,每个人都必须向神交帐(参考希伯来书四:13)。当人有这样的认知时,才会明白谦卑为怀的重要性,才会明白生命真正的主乃是神,不是我们人自己。有这样的认知之后,人和人之间的纠纷、种族之间的仇恨,才会相对的减少到最低。

 

二、要对神有信心,不要怀疑也不要失望,神所应许的必定会实现。

 

当先知弥迦在严厉谴责以色列人民之后,他随即也传出神宽恕、怜悯以色列人民的信息,在这些信息中,他让以色列人民知道:神要再次成为他们的神,祂要像充满着爱怜的牧者一样,看顾他们,要将失散在世界各地过奴隶生活的以色列人民带回家乡。这些信息对那些被掳到外国去当奴隶的以色列人民来说,实在是很窝心的信息,对那些生活在痛苦中而呻吟不停的以色列人民来说,有如一支强心剂般注入了生命里,那么令人感到兴奋和雀跃。

我们在读希伯来书时,就会读到希伯来书的作者记录了这段读来令人感触甚深的话:

 

“有些人拒绝被释放,宁愿死在酷刑下,为要得到更美好的新生命。又有人忍受戏弄,鞭打;也有人被捆绑,被囚禁。还有人被石头击毙,被锯子锯断,被刀剑杀死。再有人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到处奔跑,忍受穷困,迫害,和虐待。这世界不值得他们居留!他们像难民一样在荒野和山岭间流浪,在山洞和地穴里栖身。这些人的信心都有着很不平凡的记录;可是他们并没有领受到神所应许的。”(希伯来书十一:35b—39

 

看,信仰有这样的际遇,可说是很大的挑战,但希伯来书的作者却告诉我们,这些人并没有放弃他们对神的信心,希伯来书的作者劝勉当时生活在罗马帝国迫害下的基督徒,要学习这些就是致死也不改变信仰的人,因为他们是把生命的焦点放在耶稣基督的身上(希伯来书十二:2)。耶稣基督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临终的时候他说将自己的灵魂交在神手中(路加福音廿三:46),这是在表示他对神绝对的顺服,直到死也没有改变(参考腓立比书二:8)。

圣经一再告诉我们,要对神有信心,因为神乃是我们生命的主,祂是生命的创造者,也是生命的祝福者。对神有绝对的信心,我们才能仰望与神和好的契机来临,也因为与神有和好的关系,我们才能勇敢告白说:神是我们生命的主,我们是神的儿女,就如同以色列人民告白他们是神的子民、神是他们的神一样。── 卢俊义《弥迦书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