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那鸿书研究

 

第九十七课  那鸿书

 

题示:请读本书三遍,再找一新译本读一遍。

       万物都是按你所看为好的存在,按你所知的,万物得以存在。

       在你的亮光中,你的荣耀得以彰显;连那否认你的也如此;黑暗彰显荣耀的圣光。

       你若根本不存在,那些否认你存在的人就不能否认你;就是如此,他们的否认也是不彻底的,不然他们根本就不存在。

       他们说明你是永活的;万物也说明你是永活的。

 

                                                  艾略特

 

    我们愈是研究希伯来的先知文学,有一件事影响我们愈深的,就是这些先知对神权的认识是那么清楚肯定,尤其是说到神对列邦的政权和历史的关系这一点在那鸿先知对尼尼微强硬的言论中表明得不能再清楚的了。

     这个敲响尼尼微丧钟的先知,我们对他的生平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的。他只告诉我们他是伊勒歌斯人,就是那么多了?我们连他的出生地伊勒歌斯也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有人推想可能是在加利利,因为在加利利中,有一条村是以他为名的即是Kaphar Nahum,意思就是那鸿村。有人又说,现今之El-Kauzeh村位于拿弗他利支派人聚居之地便是伊幼歌斯人的后裔。又因为那鸿在书中常提到迦密、黎巴嫩,和巴珊等地,因此他们说,这些都显示出那鸿是圣地北部的人。倘若那鸿真是加利利人,就很可能在亚述掳去十支派后,再以外族人移民该处时,那鸿先知便和他的百姓南逃至犹大。不过这一切都是猜想吧了。我们没法确知我们能肯定的,就是那鸿是向犹大国作先知的(一1315);亦可能是在犹大写成这本书。

    那鸿写本书之时间,在三章八节有个线索可寻,即是在挪亚们被陷之时。挪亚们是埃及的名城,是膜拜亚们神的中心,我们从发掘出来的亚述碑文得知,挪亚们是被亚述王亚索巴尼普(Assur-banipal)所攻陷的,时维主前六六五或六六四年。拿鸿先知就是在这事之后不久写拿鸿书的;这个推想若是准确的话,他就是继以赛亚之后在犹大国最坏的一个王玛拿西时期作先知了。

 

耶和华与尼尼微

 

    那鸿先知的言论只有一个主题,就是尼尼微的命运。在那鸿的时代,亚述之京都尼尼微是最伟大的城市。在所谓十二本小先知书中,有两本书是全论尼尼微的。在那鸿之前约一百年,约拿先知便代表耶和华向尼尼微城宣告它的命运。尼尼微人从约拿知道耶和华是不轻易发怒(拿四2),这跟他们亚述神只的凶恶成一个强烈的对比。尼尼微人就从神的先知接受了神的爱,他们悔改了。但过了不久,他们就忘记了,或起码以为耶和华是不发怒的,他们变得比以前更邪恶。现在神要藉那鸿先知来向他们宣告:耶和华是忌邪施报的神。(一2)他们要知道,耶和华在约拿时代之所以不向他们施报,纯是因为他们离恶归正,而不是耶和华改变了,不再忌邪了。因此,我们可以说,那鸿是接着约拿向尼尼微人说预言的;像约拿一样,那鸿也说:耶和华不轻易发怒(一3),但他加了另一方面的真理大有能力,万不以有罪为无罪。

    本书一章三节事实上就是尼尼微城丧钟的关键所在,这信息亦是传给万代的耶和华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圣经用两本书来论尼尼微,目的就是要强调其重要性。这个古代帝国的大城要作万代万民的鉴戒,好认识神管理列邦的原则。愿列邦万民都留意!愿那些以为神不闻不管的人留意,他的忍耐和静默并不说明是容忍罪恶的。我们若是悔改离罪,他就乐于赦免;但我们若不肯悔改,他就不能容忍了。神是轻慢不得的,我们亦无处可以躲避他,因为那鸿说:他乘旋风和暴风而来,云彩为他脚下的尘土(一36)。历史既告诉我们亚述亡了,耶和华在旋风中亦要同样对付今日的世界各国。他对以公义来管理列国的原则是不变的。他绝不能轻看公义而滥施慈爱;罪债必须清偿。尼尼微在昔日是最骄傲、凶猛,亦是最邪恶的城,附近的居民都在他脚下抖颤。她以为自己是不败的,因此在骄傲中日渐坐大;但现今那鸿不单斥责他们的骄傲、欺压、拜偶像,和藐视耶和华的权能等罪,他更宣告了神不可挽回的谕令尼尼微必永远被毁灭。这个历史事实既摆在眼前,就让我们与保罗同说:看哪,神的恩慈和严厉他藉约拿见证他的恩慈;又藉那鸿去表明他的严厉。

    愿这一代的人都能仔细小心地思想昔日的尼尼微,她是神给所有国家领袖的一个实物教材。管理这个世界的同是昔日审判尼尼微的神,他没有比在旧约时代少一分严厉,或多一分怜惜。他是一样的不能与罪妥协,对悔改离恶的也是同样的有怜悯;他是昔在、今在,一直到永永远远不改变的神。有时我们会以为基督的福音是表明神可以接受罪了,这真是大错特错。福音是神的慈爱最高的表明,但这绝不等于说神管理列国的公义原则有丝毫改变的可能。从创世以来,神就是满有恩慈的,但对罪恶亦是一样不能容忍的,到今天他仍然是一样。我们若非特别的不敏,反纳粹战就最能说明神的管理并没松懈,作恶的国家仍必定败亡,愿今天领导国家的元首们都从尼尼微学到教训。

    我们不必太详细地分解本书的意义,只要明白了上述全书的中心信息,各段的意义就不难明白的了。本书是以诗的体裁写成的,其形容之生动,用字之严谨,可说一时无俩。我们若是听一个精于希伯来文的人朗诵第二章一至七节(描写大军倾覆尼尼微之情形),就仿佛身处沙场,听到战车隆隆,大军向前的声音,这书可算是绘形绘声的杰作。

    第一章先以描写神之属性及工作为起首,然后全章作三分段,与三章书互相呼应,第一章是宣告尼尼微城要被倾覆;第二章形容尼尼微城之被围困至攻陷;第三章写引到审判的罪恶,结尾是:你所行的恶,谁没有时常遭遇呢?

    我们分列三章书的中心如下:

    第一章:宣告尼尼微的命运

    第二章:形容尼尼微的命运

    第三章:解释尼尼微的命运

 

    在研究小先知书时,我们不止一次的提及要用多种新译本来读,这绝不是说和合本的译文并不好,相反地,和合本比许多译本都来得忠实及易明;举例说,英文之钦定本(于一六一一年就译好)很多时候不单用字古老难明,不少地方简直是读不出意思来的,就如本书一章十二节,钦定本译作:他们虽然静寂也被剪除,这算什么意思?和合本(和修订本)则译作:尼尼微虽然势力充足,也被剪除。明白多了。还有,二章二节,钦定本译作:耶和华使雅各的荣华转离修订本及和合本均作耶和华复兴雅各的荣华。但我们为什么仍要用新译本来读呢?原来在旧约希伯来文圣经上,许多地方极不容易知道它的原意是什么的。有些字只出现过一两次,语言学家就不知该字应作何解释。随着考古学的发掘及语言学家的精心研究,有不少地方原是意义晦暗的就有了新亮光,释经家也较有把握知道怎样翻译它们了。修订本之所以比钦定本易读并不全是因为用字浅白,上述原因是重要因素之一;和合本之翻译至今已经过半世纪,其间有很多的发现是可以帮助中文翻译的,因此多读一些新译本应是有益的。

    不过我们用新译本时要注意,千万不要存好新厌旧的幼稚心理,以为凡新译本与和合本有不同的,和合本必然是错译。这是绝对感情用事的。能读英文的读者,最好多买几种近代英译本作参考用,以决定该如何取舍。一种译本的价值是由好多因素决定的,亦需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在还没有另一本中译本的地位可超越和合本之前,我们应该以和合本为主,其它译本为次,属于参考性质,好帮助我们更易了解和合本的意义。这样的态度才算是稳健。

 

尼尼微的强大和卑陋

 

    无可否认的,尼尼微城是历史上最特出的城市之一。研究约拿书时我们指出,尼尼微这名字其实是四个城市的总称,它们合起来成为一个长方型的一组大城,城周达六十哩长。城墙有一百尺高,其阔度足可容二辆战车并肩飞驰。城墙共有城楼一千五百个,每个达二百尺高。我们若按三角测量法来量度该城,其全面积达三百五十平方哩之广,比现今之伦敦还大!

    尼尼微城内有广阔之花园、果树园、草原及禾场等;这在古代大城中是不足为怪的,巴比伦城就是这样的了,因此就算兵围城下,他们亦不会绝粮。约拿书四章十一节说该城内还有许多牲畜,亦是理所当然的了。同节还说尼尼微城内单是小孩就有十二万多人,若把青年、中年,及老年人全算在内,这城有一百万人口也是可能的;到一百年后那鸿的时间,相信还不止此数呢。

    但尼尼微的强大跟她的卑陋成正比例,他们对被征服者的残酷叫听见的人也心寒。在他们附近的人更是日夜提心吊胆,不知何时会落入他们的手。尼尼微人的嗜血狂已到了人神皆怒的地步(请参约拿书的解释),现今那鸿勇敢地站出来,愤然斥责这个充满强暴、谎诈、奸淫和拜偶像的城市(三17)。耶和华的定案是:我必因你鄙陋使你归于坟墓,或译作:因你鄙陋,我必为你预备坟墓。(一14

 

那鸿预言的应验

 

    预言最佳的试验就是看它能否应验,亦是这一点叫我们确信圣经是神的启示,因为它里面满了都是应验了的预言。那鸿对尼尼微城的预言就是最佳的一个明证。二章六节先知把此城将怎样被毁灭的方法也写了出来河闸开放,宫殿冲没;这是否一字不改地应验呢?我们且看下面讲坛释经的一段节录便可知晓:

   这预言能如此准确精细,又怎能是出于人的构想?当那鸿作此预言时,亚述的势力仍然如日中大。邻近各国无不按时纳贡的,连远远的埃及也要臣服,腓尼基和赛普路斯日夜惊惶,犹大年年进贡。他们之富有足以雄视天下,谁敢在这时候预言她会速速灭亡?但在亚述巴尼普王驾崩之后,他们的国势就如江河下泻,一去不返了。埃及揭竿反叛、巴比伦不服,而新兴的玛代还备军要攻击尼尼微。亚述巴尼普的承继人派拿布普拉撒(Nabopolassar)去安抚巴比伦,拿布普拉撒成功了,被亚述王封为巴比伦王。他处事极有技巧,又积极备军,就在短短十五年间,他已有足够的能力来挣脱亚述的轭而独立。他与亚述的每一敌对国建立邦交,联成一阵线,共同对抗他们的公敌。这一联盟包括了玛代、波斯、埃及、阿米尼亚和别的小国。每国都有一共同的火热愿望,就是要打倒亚述;但开始时他们失败了,亚述仍然维持短暂的优势。后来联盟国得到比翠亚(Bactria)的增援,他们就成为一支无敌的大军。尼尼微人自知不保,就想弃城而逃,却给联军围困,只好逃入大城暂避。他们在尼尼微城困守达二年之久,直到他们守无可守。这趟是轮到他们仰息于强敌的怜悯下了。当时适值底格里斯河泛滥,把他们城堡的一大段冲毁,盟军就乘破口而冲入,把城占据了。尼尼微于是被陷,无数的居民被屠杀,时维公元前六○八年,正如那鸿先知所预言的。

    尼尼微之被毁是那么彻底,到主前二世纪时,连其城址都无法追寻(请参结三十二22  23)。

 

最后的教训

 

    那鸿名字的意思是安慰,让我们坦白地说,他的书对敬虔的人真是个人安慰!他告诉我们神的管治是公义的,不知悔改的恶者压迫其它人类是神所十容的。基督徒不应汲汲于自私的报复;但神之不能容忍公义被践踏,他必起来报复残害无辜的人,却是绝对待合圣经之原则的。请注意:那鸿先知在本书内极少提及自己受害的祖国,其理由是明显的;神要击打尼尼微,并不全是为他选民之故,那鸿只是代表全人类的良知来斥责她。他不是只关心个人之得失或报仇雪恨;他是站在神一边来宣告大地之主公义的审判,他必不以有罪的为无罪。

    不错,这就是安慰:有时我们想到这世界义人死亡,忠人亨通,心又岂会舒服?这又岂是耶和华的道路?不,那鸿高叫:耶和华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在神的愤怒中,我们得到安慰;那鸿先知说,神必为义人伸冤,这就是安慰了。事实上,这岂不正是蒙选召的人日夜的呼求吗?(路十八78;启六1011),全能者已经站起来,他要报应(罗十二19)。

    还有,尼尼微城亦是这个邪恶的世代的先影:它外表的强壮、虚伪的悔改、害人的假宗教、内里的败坏、对人灵魂的残酷,与及至终必为神推翻等等。还有一点不可不注意:第一章十一节先知对尼尼微说:有一人从你那里出来,图谋邪恶,设计攻击耶和华。

(设计钦定本译作卑鄙的谋士,修订本作问计于卑邪,或可直译作巴力的谋士)。那鸿可能是指曾在那京城下狂语的拉伯沙基而言(参王下十八、十九章,赛三十六章);拉伯沙基极可能是个巴力的谋士,是个大罪人,口中说夸大的话,把亚述高举,过于万神,连耶和华也藐视。他确是大罪人的先影。

    在历史上我们不时看见一些罪人恶极的人把末世要出现的大罪人勾划出轮廓来。近代最恐怖的例子先有希特拉,继之是史太林,墨索里尼,现在又有乌干达的亚敏,称他们作人魔也不会为过。但有一天比他们凶残百倍的大罪人要出现,他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邪恶势力全集中在他身上;他要敌挡神和他的受膏者,但也要像拉伯沙基一样,霎眼间就败亡了(赛三十七36);因为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八节说:那时这不法的人心显露出来,主耶稣要用口中的气灭绝他,用降临的荣光废掉他。不错,尼尼微倒塌了,倒塌了!耶和华不能容忍,他的国权是正直的,他是敬虔人的山寨,基督是他的印证。看哪,他要再来,众目都要看见;罪恶必被审判,山谷要被高举,岗陵要被压下;黑暗的要转为明亮,弯曲的要被修直。这世界就必成为我主和主基督的国度。

    我们屡加强调,这本书不是写个人之私怨的,倘或如此,它就不配被列入正典内。那鸿不以尼尼微城之被毁,看作是自己国家之冤仇得雪,整个预言均是以神的公义作中心的。神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放有是非感,因此每一个人都知道,凡违背正直、公义和公平的,必逃不掉审判。中国人之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好说明这一点。我们并不鼓励报复,但我们内心岂没一种冲动,要求神审判罪恶,恢复公义吗?当我们读那鸿书时,内心岂不阿们于神公义的刑杖吗?我们研究诗篇时,曾特别注意有一组所谓复仇诗的,其主旨跟那鸿书相仿,读者可自行参考。

    我们说本书不是伸雪私仇之作品,而是神的启示,关于这一点,我们若看他所预言的是怎样准确地应验便能明白了。今日人类之凶残及罪恶,其规模之大,手法之狠,真是历史上儿所未见的,我们作基督徒的岂不要向神呼喊,求他干涉,使强暴早日止息,公理得以显明?谁又敢说这是不合基督徒的原则呢?── 巴斯德《圣经研究──归纳性研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