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那鸿书第三章

 

Ⅶ 祸哉尼尼微(三119

  尼尼微的败落从几个不同时间的观点来描绘︰前瞻敌对的局面(512节)、围城与战争的预备(1417节)、实际战争的预示(24节)、挫败的回顾(131819节)。

A 祸哉(三1

  祸哉!这是用来哀悼死者的感叹词(王上十三30;耶三十四5;参︰摩五16),在先知著作中是用在衍生的意义上,引介出一种可怕的灾祸(赛五;哈二),强调刑罚的威胁是如此确定,以致听众好像已死去一样。在希伯来文中,本节前半更用哀叹或 qi^na^ 之韵律格式(3+2)来强调。这里所用的是反讽语气,因为暴君的崩殂令人欢呼而非悲伤。尼尼微“这流人血的城”是举哀的对象,这座城充满了谎诈(何七3)、强暴与“抢夺的事”(这点是二1113默示的回顾);如今会发现她的地位逆转,遭受她先前所施于人的毁灭。

B 战斗与死亡(三23

  用攻击者行动的景象与响声(2节),以及战争的余殃──无数的尸首(3节),重述二章310节所描绘之生动的战争情景。

C 妓女的耻辱(三47

  亚述败亡的原因用另一个暗喻──妓女──形式来表达(参︰赛二十三16;结十六、二十三;启十七∼十八);这妓女曾使别人堕落,现在将得到自己的败落为报应。

  4. 导致亚述败亡的不只是她无数的淫行,也是她的邪术(参︰王下九22;代下三十三6;弥五12),这些秘术断言能决定神的旨意(参︰赛四十七91213)。她使用这两种方法征服别的国家,现在这两件事也都要成为她自己的审判。

  56. 在另一个默示形式的对质中,使用了与“二章13节神谕的开头”相同的字眼,驱使人明白神审判之确实。耶和华扭转了亚述的局势。因为她像妓女一样,曾热切地暴露她的赤体,作为交易的一部分,所以她也要在周围列国面前暴露出她的丑态(参︰赛四十七3;耶十三2226;结十六3739;何二39)。他们要将可憎污秽之物抛在娼妓身上,藉以表示他们的憎恶(玛二3;参︰王下十27);并要使她成为一场戏景,被经过之人屈辱,与较近代所用之示众台和头手枷(译注︰将罪犯的头和两手挟住示众的古刑具)相近。

  7. “凡看见的人”(ro{~ayik,与6节的“为众目所观”,k#ro{~i^y 是字技游戏)必因憎嫌而转身离开她。有个人被问到有谁会悲伤,就像这类问句经常有的否定答案──“没有人”(参一6,二11,三8,及29页“增注︰修辞疑问句{\LinkToBook:TopicID=117,Name= 增註︰修辭疑問句}”)︰没有人悲伤,也没有人安慰。不怜悯人的也必得不着怜悯。

D 无敌的亚述?──讽刺诗(三817

  在此提出另一首都(埃及的挪亚们──英译作“底比斯”)的力量不能救自己免于毁灭的先例,以刺痛那已经堕落的亚述首都。与底比斯相比,尼尼微是软弱的。整个景象倒回到过去的某个时间,实际的攻击之前(参二310,三23),而在准备这个攻击。

i. 坚城底比斯被毁(三810

  89. 底比斯(中译挪亚们,希伯来文是 no{~ ~a{mo^n),虽有天然的河海41屏障,也与衣索匹亚(古实,参︰番二12)、弗(创十6)和路比族(代下十二3)有军事联盟,却仍归于无有(见赛十一11,十九∼二十;亦见导论{\LinkToBook:TopicID=106,Name= Ⅱ 時期}16页)。尼尼微再次被修辞疑问句问到︰她是否自认为比底比斯强呢?答案仍然是“不”(参一6,二11,三7)。

  10. 描写底比斯最后结局的词句,令人想起米所波大米人带给别国的灾难︰被迁移(王下十七6,十八11,二十四15);被掳去〔代下三十9(参︰代下三十6b);赛二十4;耶四十一10;俄11〕;婴孩遭屠杀(何十14,十三16;参︰王下八12;诗一三七9;赛十三16);人为他的尊贵人拈怴A为要决定究竟该将他们放逐到何处(珥三3;俄11);和被链子锁着(参︰王下二十五7;诗一四九8;耶四十14)。底比斯的命运令亚述预期自己的毁灭也是如此。

 

41 底比斯座落在尼罗河运河间,水在底比斯人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通常认为这城巿位于内陆,这里提及海为她屏障的一部分,因为希伯来文 ya{m 在别处常用在主要河川上,如尼罗河(如︰赛十八12;结三十二2)和幼发拉底河(耶五十一36)。

ii. 亚述的不够格(三1113

  前面提及尼尼微和底比斯的对比(810节),这里更明确的指出尼尼微将遭受类似的命运。

  11. “也”(gam)这个平行语助词描绘了底比斯的命运;这字在第10节用了两次(中文未译),在本节又用了两次。亚述的光景被描写为从神忿怒的杯喝得酩酊大醉而摇晃蹒跚(耶二十五1517;俄16;哈二16),并因仇敌而退缩、惧怕。

  12. 亚述受创的光景,在此很适切地用了成熟待采之果子的隐喻来描绘,这果子落入了那些摇晃果树之人张开的口中。这可能是响应贪婪之亚述狮子(二12)。

  13. 亚述的强盛受到满眼鄙视。这强盛是基于她的军队42,其力量和残忍仅像妇女,而在两性之中,妇女是较软弱的一方(参︰赛十九16;耶五十37,五十一30)。亚述的强盛也建立在虚假的保护上,因为国中的关口(英译“门”)是向仇敌敞开的,门闩也都被火烧毁(参︰申三5;士十六3)。这些屏障都发挥不了保障的功用,安全已经消逝。

 

42 希伯来文 `am 首先是指一般的“人民”(中文即如此译),但在较限定的层面上,也用来指“军队”(民二十20,二十一23)。

iii. 徒然的预备(三1417

  1416. 在此讽刺地命令亚述要储备军需、坚固保障,为围城作准备;但火(参︰赛一7;耶四十九27;摩七4)要烧灭她,刀(参︰伯一1517;结三十八2122)也必杀戮她。全然的毁灭给比拟成蝗虫(见诗七十八46;珥一4),所经之处将一切全都吞尽。此处提及亚述的商贾(结十七4,二十七;启十八1120),甚至远至小亚细亚的加帕多家43,都有历史记载亚述的商贾多得利润。这里从反面来描绘这些商贾,将其贪欲与短暂比作成群的蝗虫。

  17. 前一节提及蝗虫的特性──疾飞而去──在此也用来描写亚述的首领和军长44,因一些细微的借口即消失不见。亚述依靠的经济(16节)和军事(17节)官僚制度,并不能提供预期的支持,这些官僚反倒在敌人入侵时惊慌逃逸。

 

43 J. D. Hawkins(ed.), Trade in the Ancient Near East (British School of Archaeology in Iraq, 1977); E. Lipinski, State and Temple Economy in the Ancient Near East (Leuven University, 1979).

44 来自亚喀得文的“文士”,是一种军事阶级,通常担任募兵责任,参︰耶五十一27

E 强者何竟败落(三1819

  这篇结束的讲词直接指向亚述的君王,他缺乏领袖和人民支持的整个情况,显出国家局势已经无可挽回。

  18. 这里告诉亚述王说,他的牧人──那些肩负着引导和治理百姓任务的人(耶十七16;亚十23),和他的贵胄在工作时睡觉。他们对将临的侵略一无帮助,分散的百姓也不能提供帮助。招聚散在山间的百姓原是牧人的责任,但他们却未善尽职责。

  19. 强盛的亚述因一无法医治的损伤而垂死。这都归咎于她自己无尽的残酷行为(中译“所行的恶”)和对别国的剥削。人不是带着同情来看她的困境,而是带着喜乐的心,那些听见这信息的都必拍掌欢腾(参︰诗四十七1,九十八8;赛五十五12;结二十五6)。最欢喜的乃是犹大,因为这预言的鼓励和扶持是针对犹大人发出的。在本段上下文中,这欢欣并不是为了别人的不幸而幸灾乐祸地窃笑(参︰诗二十二17;俄12;启十一10),这种态度是神的百姓不能接受的;它乃是为了神的伸张正义和应许得以成就而高兴。祂持守了祂的公义和圣洁,因为祂不仅施恩赐福给那些悔改归向祂的人,也以公义对待那些向祂和祂百姓犯罪悖逆的人(参︰启十一1618,十五34,十六47)。个人或国家对神和祂旨意的反应,不论接受或拒绝,都包含祝福或审判的含义。──《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