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那鸿书第二章

 

尼尼微遭围困(二1-13

那鸿作诗载述尼尼微遭围困,行文如此生动,使人读起来如同这种围困已经发生,好像这座大城市已经就要遭受毁灭。但是尽管诗句是在描写现况,那鸿这篇诗还是带有期望的;虽然尼尼微遭围困还是要在真实的历史舞台上发生,他的心眼能够清楚看见,好像战穸縝b他面前进行。这首诗的其中一个悲惨之处就是,虽然战糽|未开始,这位诗人却已经经历他所写的所有恐怖。他描述一直不断的围攻;他细说发生在尼尼微街道上的战矷A这种战肮O他早已见过的,正如亚述人过去在犹大乡村的街道上进行的战矷C但也可能那鸿知道某些尼尼微的情形;或者他到过这座伟大的城市,或者他仅仅是从某些曾住在那里的人得知,总之他的话显示他对这座城市有所了解,如她的防御系统,她易于受进攻的某些弱点。

公元前第七世纪的尼尼微城是古代最不寻常的城市之一。她的某些遗f现在还能够看到,位于现代的摩苏尔(Mosul)的东面,横过底格里斯(Tigris译者注:圣经译作提格立)河,南距巴格达二百五十里。她的内城建筑在底格里斯河东岸上,被一幅巨大的保·城墙围绕着,周长约八里。城墙的高度在廿五至六十尺之间,城墙前一段距离有一条护城壕,进一步保护这城。巨型城墙下有若干城门可通往城内,这些城门都备有重型防御事工。从西墙那边有底格里斯河保护;在东面,正墙之外有一系列的防御垒和壕沟,防御敌人进攻。

在城墙里面,在城西线的一座小山上,那里有座著名的皇宫;它的一些残余尚保留着,而在这个废墟之中,仍然可以看见描述着亚述军事胜利的巨大石头雕像。在靠近皇宫的地方,有一座伊斯他(Ishtar)古庙,伊斯他是这城的保护神之一。再向南走,仍然可以看见曾一度建在这里的庞大军库一些遗f。就是现在,尼尼微的遗迹,还令来此参观者感到该城是坚不可摧的;在它光荣的年代中,必然被看为一座永存的城市,在它巨大的防御工事之中固若金汤。

但是尼尼微并非坚不可摧;从军事观点来看,那里有许多易受攻击的弱点。城墙的东南角,有一条路从柯沙伯特(Khorsabad)通向这座城,从那里有个高地可以遥望市中心。而且柯色(Khosr)河穿过城中心;它经城门流入城墙,从东墙进入,由西墙出,流入底格里斯。从柯色河,可以引导水流去填满护城的壕沟,但是从城外可以控制和改变水流的方向。传说尼尼微失败的部分原因是由于这些水流系统被敌军操纵,而那鸿的叙述部分显示,他预期尼尼微的失败将和它的水利系统有关(68节)。

当读者研读那鸿书第二章这篇戏剧化的诗时,应以尼尼微城那种强盛和设备优良的防御体系作为背景。他的诗中有突兀的短句,在感觉上和音调上传递混乱和战耵煽况。他开始振臂高呼:‘……看守保障,谨防道路,使腰强壮……’(1节),但没有任何防御可能保·神即将来临的审判。敌人的战车和步兵迫近城墙;不久他们就要冲过街道,把尼尼微城施给别的城市的可怕咒药,倒过来施给他们。河闸开放(6节),引进泛滥的洪水;一度曾经引以自豪的宫殿,在耻辱中被征服。那座从西亚细亚的城市抢掠大量财富的城市,现在它自己遭受掠夺,它的大量金银财宝被长驱直进的入侵者抢去(9节)。一度能防御敌人、好像狮子洞那样安全的尼尼微城,被猛兽撕碎(11-12节);那鸿的暗喻中用狮子这个记号嘲笑尼尼微的神祇伊斯他,因它传统上用狮子为记号。

那鸿的这首诗唤起了读者的许多响应。即使是译文,它也是一首强而有力的诗歌。但是,战争和围困是否无尽头呢?那鸿预期尼尼微被掠夺的逼真情景,许多世纪以来,在人类历史上许多城市中重演千万次。看来战争将没有结束。但是,在先知的诗还是有一些启发人心的主题。

(一)尼尼微被掠夺象征了邪恶被打败;它不只是一次战争,而是对那些许多世纪以来一直存在着、发臭的帝国主义残暴的惩罚。知道尼尼微的被劫掠是该城罪恶造成的直接结果,而这种认识并没有给人一种愉快的感觉,也没有值得庆祝的余地。那鸿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事件是宣告神的话:‘万军之耶和华说,我与你为敌!’(13节)实行和维持人类的残暴,不可避免地要导致神的反对。而且那鸿以突出的方式宣告,暴力和邪恶的果子最终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地回到坚持作恶的人身上。

(二)尼尼微未堕落以前的风光,正好提醒我们:所有人类伟大的力量和自信心的标志,都是不能长久的,都是脆弱的。其它城市有本身的弱点,但是尼尼微的国家和市民的自·体系看来安全无比;即使这地方遭入侵,尼尼微必不会失败吧!但它真的会失败;任何要塞城堡,都可能在压力下被攻破,特别是当它的内部力量已经因暴力的腐蚀而衰弱时,就更是如此。而且在它失败前的荣耀愈大,在它崩溃后的陷落看来愈会加深。吉布龄(Rudyard Kipling)写道:

看哪!所有我们昨天的荣华,

都可能如同尼尼微和推罗。

那鸿提醒我们人类的骄傲和力量其实是多么脆弱;他暗示我们必须在这个世界上寻求一座比尼尼微更琱[的城市。――《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