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那鸿书绪论

 

  那鸿书为圣经先知书中的第十三卷;所谓十二卷小先知书的第七卷。它能够在先知书中占一席地位,实在令人纳闷;因为它和以赛亚、耶利米、或所谓小先知书中的阿摩司、何西阿、弥迦等书相差得太远。它既没有它们那样地提倡崇高的道德标准,督促以色列和犹大的悔改,也没有像那些书中所记载的弥赛亚应许给予同胞无穷的希望。对一般比较粗心的或者没有细心咀嚼的读者会感到那鸿书的格调不高,它的作者仅是责备尼尼微人,却从未对自己人有所规劝;甚至他对神的观点也比较偏激,他的神观是报复的,是予打击者以打击的。不过,它也有它的长处;对当时的读者一定先给它的文体所吸引,全书是非常严格的文学,文体是优美的长诗。紧接着,他们一定会感到这是最适合他们时代背景的书。也许在这一代,那鸿也能激起许多受欺凌的国家中的人民的共鸣。

作者

  那鸿究竟是何许人,史籍中没有记载。鸿一1说,他是伊勒歌斯人;这对研究本书的人没有多大帮助,因为无人知道伊勒歌斯在什么地方。在主后十六世纪,才有人发现在伊古斯(Elkush)村有一座那鸿墓。那只是传说,根据那个说法,那鸿在主前七二二年,撒珥根攻打撒玛利亚时(参阅王下十七5)被掳。北国被掳当然确有其事,但是那鸿也是中间的一份子,仅是想当然耳;至于那鸿之墓发现得太迟,不足为信。不过从名字中知道,它的意义是“安慰”、“同情”。

时间

  写作时间不因为作者不明而受到影响;实际上,那鸿书的内容,帮助我们知道了写作的时间,知道那鸿先知大概是主前第七世纪的先知,是西番雅、哈巴谷、耶利米同时代的人物。

  那鸿书第二及第三章是尼尼微毁灭之歌。作者描写的景况,最古的一件事是在亚述的征服挪亚们(见鸿三8)。挪亚们亦称挪(见结三十14),也就是底比斯(Thebes),是埃及的古城,曾为埃及的首都,在亚述巴尼帕(Ashurbanipal)的时代曾被攻克。亚述巴尼帕是一位旧约中颇具恶名的西拿基立的孙子,其征服的年代根据亚述史是主前六六三年。那鸿既描述挪亚们之攻克,其最早年代一定不会在六六三年之先。那鸿书最下之年代不能晚于主前六一二年尼尼微之沦陷,因为该书写作的时候,尼尼微尚未攻克。主前六一二年,玛代与巴比伦联军包围尼尼微。那鸿的描写几乎好像出于目击者的手笔。那鸿先描写战事在郊外,逐渐四围军队进逼城墙,然后是敌军的征服和毁灭尼尼微城。

那鸿书大纲

标题                                                                      1

前言                                                                      215

        一 耶和华的报复和忿怒                           26

        二 对信靠者的保护                                   7

        三 继续描述上主的报复和忿怒               814

        四 锡安山的欣喜                                       15

尼尼微沦陷颂                                                      1∼三17

        一 向尼尼微攻击                                       14

        二 尼尼微的败绩                                       510

        三 尼尼微的罪状                                       1113

        四 尼尼微的恶行、被围,及沦陷           14

        五 尼尼微的惩罚                                       57

        六 尼尼微的攻破和灭亡                           817

后记──哀歌                                                      1819

 

那鸿书译文

标题

{\Section:TopicID=180}第一章

1   本书的默示是伊勒哥斯人那鸿领受有关尼尼微的异象。

前言

2   上主是忌邪、报应的神,

     上主是要报复的,满有烈怒;

     上主对他的R家对头报复,

     他对他的仇敌报仇。

3   上主已忍无可忍而发怒,

     他大有能力,绝不宣布有罪的为无罪。

  §    §    §

     他的道路是旋风和具摧毁力的暴风,

     他踩在密云上,把它当作脚下的尘土。

4   他一斥责海,连海都干了,

     他一发怒,使江河干涸了,

     巴珊因之歉收,迦密的果园不结果,

     利巴嫩香柏树的嫩芽枯萎。

5   大山在他面前震动,

     小山在他面前融化。

     大地在他面前一扫而光,

     世界和所有居民遭受同样厄运。

6   他发义愤,谁能站得住呢?

     他发烈怒,谁敢反对他呢?

     他的忿怒如火一般的倒下来,

     坚固的盘石也会崩裂。

 

7   上主是良善的,

     在人陷在患难的日子里,他是避难所,

     在人寻找避难所的时候,他早知道他们的痛苦。

8   但是洪水泛滥淹没了他的敌人,

     要驱逐仇敌进入黑暗。

 

9   你们打算怎样敌对上主呢?

     他要把你们消灭,

     他无须对仇敌报复两次。

10  因为你们像杂乱无章地交错的荆棘,

     像喝醉了酒的人,

     像枯干的碎稓烧得一乾二净。

 

11  谁从你那里出来,

     设邪恶计谋攻击耶和华,

     设卑鄙的策略攻击他?

  §    §    §

12  上主这么说:

     尼尼微虽然强盛繁荣,人口众多,

     我要剪除,消灭他们。

     犹大阿,我使你受苦,

     你的痛苦就要解脱了。

13  我要折断他加在你颈项上的轭,

     要拉断捆绑你的绳索。

 

14  上主已对尼尼微发出命令:

     你的名字将没有后代来继承,

     你庙里的神明都要消灭──

     雕刻的和铸造的偶像都要除掉。

     因为你是如此的卑鄙,

     我要把你放在坟墓里。

 

15  看哪,

     报好消息的人走上山去,宣告平安:

     犹大阿,

     过你的节,

     还你的愿;

     因为那恶再也不来找你的麻烦,

     他已经完全被歼灭了。

{\Section:TopicID=181}第二章

1   那打击者已来打击你了,

     要把你打得粉碎,

     守住防线,

     把守道路,

     束紧腰带,

     动员一切力量。

  §    §    §

2   上主要复兴雅各和以色列的荣耀,

     虽然侵略者曾来抢劫一空,

     使他们国家衰亡,

 

3   他的勇士的盾牌染成红色,

     精兵穿上朱红色的制服。

     在他冲锋前的一剎那,

     战车上的钢铁闪耀得像火,

     战士们兴奋得全身颤动。

4   战车在街道上疯狂般奔驰,

     广场上来回飞驰,

     吓得城里的人以为是一团团的火,

     他们杀到跟前像闪电一般。

 

5   尼尼微王召集他的重臣,

     他们跌跌撞撞,

     爬上城墙,

     布置挡牌,

6   敌人冲进来了,

     宫殿被打坍了,

7   王后被剥光衣服,

     被人掳去,

     宫女哀哭像鸽子鸣叫,

     他们在搥胸致哀。

8   尼尼微建国以来就像聚水的池子,

     他们逃跑了,

     “站住,站住!”

     没有一个人回转头来。

9   “抢劫金子!

     掠夺银子!”

     那里有无穷的宝藏,

     更有丰富的宝贝。

10  尼尼微城荒凉、荒芜、荒废。

     人心惶惶,

     双膝颤抖,

     两腰酸痛,

     两颊没有人色。

 

11  狮子的洞在哪里?

     壮狮的穴在哪里呢?

     公狮、母狮在流荡,

     小狮子不怕人的地方在哪里呢?

12  公狮为小狮撕碎足够的食物,

     为母师掐死猎物,

     洞穴中充满了食物。

13  上主──万军之统帅宣告:

     我要反对你,

     我要焚烧你的战车成为烟,

     刀剑要吞吃你少壮的狮子。

     我要解脱你侵略国家的束缚,

     你的使节再也不能耀武扬威了。

{\Section:TopicID=182}第三章

1   这血城惨啦!

     全是谎言,

     充满抢劫,

     掠物到处是。

2   鞭声清脆,

     车轮辚辚,

     战马奔驰,

     战车颠簸,

3   刀锋发光,

     枪头闪烁,

     杀戮众多,

     尸首堆积,

     死尸无数,

     人因此而绊倒。

4   都因那人见人爱的妓女的淫行,

     诱惑人的巫婆。

     她的淫行诱惑诸国,

     她的巫术诱惑列邦。

 

5   上主──万军之统帅宣告:

     我要反对你,

     我要揭起你的裙子蒙在你脸上,

     使列国看见你的下体,

     列邦见你的丑态。

6   我要把污秽的东西抛向你,

     侮辱你,使你成为给人看的把戏,

7   看见你的人都逃得远远地离开你,说,

     “尼尼微亡国了!”

     谁为你哀泣呢?

     哪里去找安慰你的人呢?

 

8   难道你比底比斯还强盛吗?

     他周围有水,坐落在尼罗河间。

     海作了他的防御,

     河流作了他的城墙。

9   苏丹是他的力量,还有埃及,

     援助没有止境,

     在许多援手中还有弗人和利比亚人。

10  他被流放了,俘掳了。

     他们的孩子被摔死在十字路口,

     他们的贵族被人以抽签方式分配,

     他们的大人物被锁着牵走。

11  你也要像他们一样喝醉,

     昏头昏脑走投无路,

     像他们一样逃避敌人,

     去找避难所。

12  你的一切防御工事像无花果树,

     刚结了新无花果,

     人来一摇动树身,

     无花果就落在人的嘴里。

13  你的军队中有妇女夹在里面,

     你险要地方的关口都敞开了门,

     你的城门闩已被火攻烧毁了。

14  在被围困以前要储足水量,

     加强你的防御工事,

     多采原料,用脚踩泥,

     做成砖块修葺城墙,

15  火来吞灭你,

     刀来杀戮你,

     来吞灭你的时候好像蝻子吃农作物,

     你增援多得像蝻子,即使像蝗虫;

16  你的商人也来防守,

     尽管他们多过天上的星,

     仍旧像蝻子一样断翅而去。

17  你的首领多得像蝗虫,

     你的文武百官多得像成批的蝗虫,

     天凉的时候都在篱笆上休息,

     太阳一出都飞跑了,

     不知道飞向何处。

 

18  亚述王啊!

     你的许多牧人都已睡觉,

     你的贵族都已安眠。

     人民四散分离,已不可招回了。

19  你的损伤无法医治,

     你的伤口非常大,

     凡听到有关你的消息的,

     他们都要拍掌欢呼。

     你所行的恶,

     谁没有经历呢?

那鸿书附录 那些断碑、碎片、残页

从考古学看一段亚述、以色列、犹大,和它们间关系的历史

  我们对亚述的几位国王实在感激,因为他们在当权的时候,又画图,又作文,而且把这图文并茂的材料雕刻在石板上,石碑上,一直流传到后世。犹太人是不准对人像敬礼的,因之一位国王的像都没有留下来,因此,我们要再度感谢亚述的国君,因他居然使我们看到了一位以色列君王的“御容”。在亚述的石碑上刻着“暗利的后裔耶户进贡”的图案。他们的年代志供给了我们不少的材料,尤其亚述对以色列的关系,使我们更明了当时的情况。

  耶户离开暗利的功绩好几代,为什么耶户的进贡要把暗利的名字提出来,在圣经上看来,暗利又不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在经文中仅是短短的占王上十六2128八节篇幅,其中的记载不过是:“暗利用二他连得银子,向撒玛买了撒玛利亚山,在山上造城,就按着山的原主撒玛的名,给所造的城起名叫撒玛利亚。”根据考古学的材料,暗利做的这件事实在大有作为。他把国的首都搬到撒玛利亚,一座四百呎高的山头上。这一个山头在暗利以前是无人居住过的荒山,但是从军事上看,这是一个紧要的重镇。他的儿子亚哈继承父志把撒玛利亚建造得固若金汤,以致后来亚述军队来攻以色列的时候,用了三年的时光才能攻破撒玛利亚。

  暗利发展撒玛利亚商业中心,建筑公路使国际商人通过他的首都,他也跟西方诸国联盟。从圣经立场,他做了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他以尼腓基的耶洗别为儿媳,引进了许多异教神明。但是暗利自己一定认为是得意杰作。考古学家在撒玛利亚城门内发现约七十张破陶片(ostraca)的收条,这就是所谓“撒玛利亚破陶片”。这些收条上都说明了收到油、酒、麦子等货品。这些陶片一方面说明当时贸易的频繁,另一方面给我们知道许多地名,甚至圣经上所没有注明的地区都在这里出现。收条上某些名字都带了“耶”字,可见得那些人是信耶和华神的;另一些名字却带着“巴力”,可见得他们是信巴力的。这些当然更加给我们对暗利和亚哈时代宗教信仰上恶行的恶劣印象。

  暗利的武功是值得大书特书的。考古学家发现了一块“摩押石碑”,石碑上有三十四行文字,这块石头发现在位于死海之东的底本(Dibon ──见民卅二3),发现的人是一位普鲁士的宣教士,在一八六八年发现后,即和亚拉伯人洽商购买,因价格过高而没有成交。但是后来在亚拉伯人的纠纷争执中,这块石头断为数块,最后,总算能联在一起,而且把碑文拓了下来,可以断定为摩押文(近似希伯来文),现在已译成许多种文字可供研究。我们的兴趣是在摩押王的进贡。圣经告诉我们:“摩押王米沙牧养很多羊,每年将十万羊羔的毛,和十万公绵羊的毛,给以色列王进贡。”(王下三4)但是我们知道大卫曾经征服摩押,所罗门的时代摩押一直属于以色列,但是所罗门死后,摩押就不再进贡了。因此王下三4的进贡显得突然,但是“摩押石碑”告诉我们,米沙王最后能挣脱以色列王的轭,这句话可跟王下三5配合:“亚哈死后,摩押王背叛以色列王。”但是在摩押石碑中承认,暗利征服了摩押,使他们不得不忍辱了许多年,一直到暗利儿子时代始终臣服。摩押石碑给我们看到暗利的武功,也使我们明白圣经经文的意义。

撒缦以色三世的武功

  圣经上对暗利的儿子亚哈给予较多的篇幅,但是描写仅限于他的宗教面,当然这是圣经作者的旨趣,我们读到人人乐道的亚哈和以利亚的故事。可是在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 )的碑文中记载,当他在位第六年的时候,曾发动了西征的战争,他在主前八五三年,跨过了幼发拉底河,直奔俄隆提斯河(Orantes River),占领瓜瓦(Karkara)。在这里碰上了西方列国的联军。这一段记载十分详细,尤其在整个文献的开端具有十足的“帝王相”(Babylonian and Assyrian Historical Texts-4. Shalmaneser III (854824 B.C.), Ancient Near Eastern Texts-relating to the Old Testament, edited by James B. Pritchard, pp. 276279)。他的全衔非常威武。

〔朕乃〕撒缦以色,合法的国王,全世界的王,无敌的王,“火龙”,四海之内唯一的掌权者,一切君主的主,曾征服仇敌,仇敌仅像瓦片陶器,强人,对敌人从不宽恕,在战场上从不讲怜悯,──是全世界的王、亚述国王亚述拿西帕的儿子,就是全世界的王,亚述国王德古底•尼纳他的孙子,他曾征服……(这里有一大堆国家的名字),他的势力直到底格里斯河及幼发拉底河的源头。(这些资料由本文作者翻译,下同)

……

〔第六年〕朕打下了阿底奴(Adennu,巴加(Barga)和阿加纳(Argana)诸城,烧了阿加纳的王宫。我获得了无数的战利品。我离开阿加纳就到了瓜瓦。我摧毁、拆除、火烧了瓜瓦,和他们的王宫。瓜瓦〔的国君〕邀了许多帮手:

瓜瓦的十一个盟友                              战车            步兵         骆驼

大马色的哈达以谢

Hadad-ezer of Damascus                      1,200         20,000

哈马的以勿林

Ihruleni of Hamath                                700            10,000

以色列的亚哈

Ahab of Israel                                       2,000         10,000

Que                                                                        500

埃及

Egypt                                                                     1,000

以奎塔

Irqanata                                                10              10,000

亚发的玛底奴巴路

Matinu-balu of Arvad                                             200

吾纳塔

Usanata                                                                  200

西纳的亚都巴路

Adunu-balu of Shian                             30              10,000

亚拉巴的基底巴

Gindibu of Arabia                                                                     1,000

利合亚扪的儿子巴沙

Baasha son of Rehob of Ammon       (?),000

  从所列的表来分析,亚哈的战车和骑兵(每部战车有一骑兵)几乎是全军的半数;而步兵也几乎占六分之一。亚哈的投入不可谓不大。当然他最主要的原因也是求自保。如果撒缦以色三世一路冲下来,他也要受损失,况且与其到自己的土地上决一胜负,还不如在瓜瓦,别人的土地打上一仗。

  这一笔军费是惊人的,因为以战车战马来讲,亚哈的支出是非常可观的,尤其是一切都是“进口货”。亚哈的战车是从埃及购买来的,战马来自西里西亚(Cilicia),每匹需款六百银舍客勒。这数字告诉我们军费的庞大,另一方面也看出亚哈王朝时财政的宽裕。一定是在财政不错的时候才付得起这笔军费。

〔这些国王加起来总共〕有十二位国王(瓜瓦加了表上的十一位国王),他们来跟我有一个决定性的战役。我以强大的亚述军队跟他们作战。……我用剑杀死了他们一四•○○○士兵,我们的兵打他们的时候,好像神明降下大雨一般,到处都是他们的尸首,平原上只看到他们四散的逃兵。……我抢夺了他们的战车,盔甲,和俘掳了许多骑兵。

  这次战役到底是否这么成功?大概没有!因为撒缦以色很快就撤退了,从联军方面讲,阻止他们前进就是成功。在这次事变以后,四年后才再西征,可见得他还吃了不小的亏呢!他一连好几次西征,但是亚哈却不再参预了,因为亚哈实在不能和他的死对头大马色的哈达以谢(圣经中称为便哈达)合作。也许正因为这缘故,亚哈有一次与亚兰王便哈达作战的时候阵亡(王上廿二3438)。

  亚哈死了以后,连续着有两位继任,他们是亚哈谢和约兰。约兰逝世以后,耶户接位。这时候,亚述一次次的西征益发严重了。在耶户当权的时候,以色列正式向亚述进贡。这件事在圣经中没有记载,但是似乎没有什么可疑之处。耶户在血统上虽然不是暗利的后裔(参看王下910章),但在国家的系统上言,亚述王却把耶户和暗利连在一起,称耶户为“暗利的后裔”。

在朕为王为十八年的时候,第十六次渡过幼发拉底河。大马色依赖他们无数的军队,动员了全国兵马……我打败了他们,用剑杀了一六•○○○精兵,俘掳了一•一二一战车和四七○匹战马。……我一直杀到海边,在那里雕了我的石像。那时候,我更接受了推罗、西顿,和暗利的后裔,耶户的进贡。(Pritchard,见前第280页)

  这一段记载以外,在王宫的铜浮雕上,看到一片海洋,有两条船,船上装满了贡品,而国王正介出手来接受贡品。(图一)

图一:国王接受由海洋来的两条船上的贡品

  耶户的进贡在亚述的“黑方尖碑”上雕刻得非常清楚。黑方尖碑(black obelisk)是在科拉枯(Kalakh)发现的,现在保存在英国博物馆中。(图二)在这方尖碑的第二格上看到了以色列进贡的情况,亚述的国王(撒缦以色三世)站在那里,耶户跪在他的面前。六个亚述随从官员,包括一位打了仪仗伞(图三),另一面在耶户的后面有十三个家臣手中都拿了进贡的礼物。(图四)。在这图案下面有文字解释:“暗利的后裔,耶户的进贡:我接受了他的金、银、一只金碗、一只尖底的金瓶、几只金杯、几只金桶、锡、国王的令牌,和木(?)”

 图二:黑方尖碑(在英国博物馆)

图三:暗利的后裔耶户进贡(黑方尖碑)

图四:耶户家臣的进贡

谁是军长?

  亚述国王出征的时候,常常喜欢把战况雕在墙上和艺术品上,这些浮雕对我们了解圣经很有帮助。例如:王下七217及王下九25,中文和合本都有一个名字译为“军长”的:

“有一个搀扶王的军长”王下七2

“王派搀扶他的那军长”王下七17

“……对他的军长毕甲说”王下九25

  这三处都译为“军长”,现代中文译本因为它的翻译原则,前两处译“侍从”,后一处译“助手”,这一字在希伯来文圣经是“第三”,应译为“第三号军官”,英文圣经雅各王钦定本及标准修订本也都没有译这“第三号”领袖。自从考古学家发掘亚述以后,这“第三号”军官非常明显。从图中一看就知道谁是“第三号”人物,原来每部战车可坐三个人(图五),一位是主要人物,另一位是驾车者,“第三”位就是坐在车上的“军长”、“侍从”、“助手”,或是“侍卫长”,他确是可以成为“搀扶者”。

图五:搀扶王的第三号军官

亚大得尼拉力三世

  耶户进贡的事件以后,似乎亚述人的西征延缓了下来,也许正是撒缦以色三世穷兵黩武的结果,他的继承人认为须养精蓄锐,整顿国内事务。实际上,控制那么许多俘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直等到撒缦以色的孙子亚大得尼拉力三世(Adadnirari III 805782 B.C.)又开始向西发展,希望能抵达埃及,而和约哈斯(Jehoahaz ── 王下十三10)发生了关系。主前八○六年他的军队直指大马色,这次那些小国来不及联盟,也联不起来。在科拉枯的石碑所记载的是:“从幼发拉底河直到日落之大海(按即地中海),我把黑提那(Hattina),整个亚玛奴(Amurru)的领土和推罗、西顿、暗利(即以色列)、以东,及非利士等地都踩在我的脚下。我要他们献上贵重贡物。”非常奇怪的是居然没有犹大在名单中,而犹大的邻国都包括在里面。这一点圣经上并没有提到。

  这里我们看到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就是王下十三45所记载的一句话:“约哈斯恳求耶和华,耶和华就应允他,因为见以色列人所受亚兰王的欺压。耶和华赐给以色列人一位拯救者,使他们脱离亚兰人的手,于是以色列人仍旧安居在家里。”约哈斯能在耶和华前恳求当然已经是有足够的理由,耶和华帮助以色列人挣脱亚兰人的欺压。但是即使是耶和华拯救以色列人,他也藉着摩西及出埃及记中一切的记载。王下十三45的经文配合了亚大得尼拉力三世的记载,使我们更加明白当时的国际形势。从人的历史方面看,因着亚述人的侵略亚兰(大马色为首都),亚兰人自顾不暇,以色列人就趁此机会独立。

提革拉毘列色三世

  另一些大事是在亚述王提革拉毘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 ── 745727 B.C.)掌权时发生的。他是一位具有雄心的亚述国王,那时候凡是有雄才大略的国王都要西征,尤其他是一位百折不挠的战士。他往西出发的时候,适好耶罗波安二世于主前七四六年在撒玛利亚逝世,由撒迦利雅接位,才当了六个月的王就被沙龙背叛,而遭谋杀。沙龙登基了一个月,又被米拿现杀掉,篡了位。(见王下十五815)米拿现虽然似乎强有力量(参阅王下十五16);但是经不起考验,当亚述王来侵的时候,他只得投降,献上贡银。

亚述王普勒(亚述王又是巴比伦王的时候叫普勒)来攻击以色列国,米拿现给他一千他连得银子,请普勒帮助他坚定国位。米拿现向以色列一切大富户索要银子,使他们各出五十舍客勒,就给了亚述王,于是亚述王回去,不在国中停留。(王下十五1920

同一件事在科拉枯的石碑年代志上也有交代。根据亚述资料,这件事发生在主前七三八年,而进贡者除了“撒玛利亚的米拿现”外,还有大马色、推罗……等的国君。

  在这次出师中,犹大居然也跟亚述王打上了交道。原来在犹大亚哈斯作王的时候,亚兰王利汛和以色列比加来攻耶路撒冷。亚哈斯到提革拉毘列色面前求救。

亚哈斯差遣使者去见亚述王提革拉毘列色,说:“我是你的仆人,你的儿子,现在亚兰王和以色列王攻击我,求你来救我脱离他们的手。亚哈斯将耶和华殿里和王宫府库里所有的金银,都送给亚述王为礼物。亚述王应允了他,就上去攻打大马色,将城攻取,杀了利汛,把居民掳到吉珥。(图六)(王六十六79

图六:提革拉毘列色三世攻城图

这件事在亚述王的记载中却大有文章:“暗利的家(按即以色列)……和他的居民及财富,我都送到亚述。他们推翻了他们的国王比加,我就为他们另立了何细亚作主。我接受了他的十他连得金子和一千他连得银子,作为他们的进贡,我都带回亚述国。”(Pritchard,书名见前,第二八四页)(图七)这样的一段文字,在圣经上也有相同的记载:

图七:亚述国王把俘虏带回亚述国

以色列王比加年间,亚述王提革拉毘列色来夺了以云、亚伯伯玛迦、亚挪、基低斯、夏琐、基列、加利利,和拿弗他利全地。将这些地方的居民,都掳到亚述去了,乌西雅的儿子约坦二十年,以拉的儿子何细亚背叛利玛利的儿子比加,击杀他,篡了他的位。(王下十五2930

这些数据拼凑在一起,使我们知道的事迹大概是这样:犹大王因为亚兰和大马色的侵略,他就向正在这一带地方用兵的提革拉毘列色三世求救,亚述王便攻打大马色和以色列。大马色和以色列被打败了,他攻下了许多城市,王下十五29的城市都是以色列的属地。而在这时候开始有俘虏的设置,把他们大量送回战胜国去。而且他还主动地去协助何细亚,打倒了比加。

撒缦以色五世及撒珥根和北国的被掳

  提革拉毘列色三世的继承王位者是撒缦以色五世(Shalmaneser V ── 727722 B.C.)。以色列王何细亚认为有机可乘,得以挣脱亚述的束缚。这件事在列王纪中的记载是这样的:

亚述王撒缦以色上来攻击何细亚,何细亚就服事他,给他进贡。(见上面的讨论)〔过了不久〕何细亚背叛,差人去见埃及王梭,不照往年所行的,与亚述王进贡。亚述王知道了,就把他锁禁,囚在监里。亚述王上来攻击以色列遍地,上到撒玛利亚,围困三年。何细亚第九年,亚述王攻取了撒玛利亚,将以色列人掳到亚述,把他们安置在哈腊,与歌散的哈博河边,并玛代人的城邑。

(王下十七36,参阅王下十八911

  这就是所谓北国的被掳,结束了北国的历史。从亚述的史迹跟列王纪的记载略有出入,事情虽然一样,但是人物全非。亚述方面的记载,攻克以色列的是撒珥根二世(图八)。这撒珥根二世从亚述数据中,知道是撒缦以色的兄弟,撒珥根篡位,谋取了哥哥的位子。围困以色列三年之久,很可能这一战事由撒缦以色开始,由撒珥根结束。在亚述的历史中,既然是撒珥根当权,自然不再提撒缦以色了,而在以色列方面的记载,既然是撒缦以色开始,就认定他到底了。

 图八:撒珥根二世

  撒珥根二世登基以后,大兴土木,在尼尼微不远的杜沙鲁金(Dur-Sharrukin)地方,用了六年的时光,建造了一所宫殿。在门口的石质浮雕上刻着:“撒珥根,撒玛利亚和全以色列的征服者。”另一段记录在年代志上:

  在朕〔统治之初,即围困及摧毁撒玛〕利亚。(译按:中间两行已模糊不清)……使朕得胜,出征成功……我俘掳了二七•二九○居民,还有五十辆战车。……我重建了一个城,比以前好多了,我把那些征服的人民都安置在那里,我也委派了官员管理他们,要他们进贡给亚述人民。

Pritchard,见前,第284页)

这里我们看到双方面的记载都承认北国的灭亡,以色列的首都沦陷,居民中的贵族和上层阶级都被俘,“安置在哈腊,与歌散的哈博河边,并玛代人的城邑。”(王下十七6)这是第一次的被掳,后来更有多次的俘掳。王下十七24另有记载:“亚述王从巴比伦、古他、亚瓦、哈马,和西法瓦音迁移人来,安置在撒玛利亚城邑,代替以色列人,他们就得了撒玛利亚,住在其中。”

  总之,撒珥根二世所向无敌,他和部队也整年在外面,整个中东都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那些属国未始不想挣脱他的势力,一度亚实突国王,加了埃及的支持;犹大未始没有蠢蠢欲动的意愿,甚至亚述的敌人,巴比伦王巴拉但也差遣了儿子比罗达巴拉但来送问候的信和礼物。(参阅王下二十1214)以赛亚并不以为这是正确的政策,可能导致更危险的厄运。犹大王仍旧进贡。后来,在一次战役中,撒珥根二世阵亡,连尸首都不能运回本国安葬,这使所有中东的国家都松了一口气。

西拿基立重振威风

  撒珥根二世阵亡以后,由儿子西拿基立(Sennacherib, 705681 B.C.)继位。一般说来,那些属国认为反叛的时候到了。亚述的内部倒是挺统一的。于是,他也子随父志,向西出发,平定了一些反叛,最后在主前七○一年直逼巴勒斯坦。他这次的出师是沿腓尼基海岸南下的,他推翻了西顿地之王,直扑拉吉(图九);再回转来北上攻击耶路撒冷。西拿基立攻击拉吉是一件大事,而且在文献上和浮雕上都曾大书特书,我们先看圣经的记载:

希西家王十四年,亚述王西拿基立上来攻打犹大的一切坚固城,将城攻取。犹大王希西家差人往拉吉去,见亚述王说:“我有罪了,求你离开我,凡你罚我的,我必承当。”于是亚述王罚犹大王希西家银子三百他连得,金子三十他连得。希西家就把耶和华殿里,和王宫府库里所有的银子,都给了他。那时犹大王希西家将耶和华殿门上的金子,和他自己包在柱上的金子,都刮下来,给了亚述王。(王下十八1316

同一个记载在亚述的年代志中却是十分详尽。

犹大的希西家却不归顺我的轭,我围困了他四十六座坚固城及其周围无数的小村。我们用爬城的云梯,和发射的羊角(一种武器──见图9)攻近城墙,更辅以步兵,挖地道、壕沟等技巧,我赶出了二○○•一五○男女、老幼人民,和获得了无数的马、驴、骡、骆驼,和大小牛群。我把希西家关在耶路撒冷城里像一个囚犯,像笼中之鸟。……他进贡黄金三十他连得,白银八百他连得。……(Pritchard),288页)

这是同一件事迹的记载,亚述方面的夸张得多了,进贡的数目略有出入,可能是亚述与犹大的度量衡单位不同,但是黄金的数目倒是符合的,很可能亚述国夸大其辞,把三百写成了八百,好在那时没有“审计”工作,多报少报都无所谓。

图九:攻打拉吉城

  在王下尚有十八17∼十九37的长段记载,在亚述方面没有记载。一般历史家认为这仍是主前七○一年的战争,列王记作者特别要强调某些枝节,尤其是亚述王对神的无礼而导致失败,至于亚述方面当然不会记载自己的失败,整个事情如果要我们来重组的话,从手边的数据可能是下面的事迹。先是西拿基立沿地中海的非利士平原向南进攻,也开始攻击犹大的城市(王下十八13),他到了拉吉,就围困起来。希西家王一方面巩固耶路撒冷的城防(代下卅二18),另一方面也差了代表到拉吉来与亚述军队议和(王下十八18)。西拿基立正猛烈攻城;他却差了三个代表和犹大王谈条件──他珥探、拉伯撒利,和拉伯沙基。(王下十八1718,这三个名字在圣经上出现为专门名词,实际上每一个名词都是官衔:他珥探──大将军,拉伯撒利──太监总管,拉伯沙基──酒政长。)这三人中以酒政为发言人。这一个谈判在犹大方面的代表是希勒家的儿子以利亚敬、舍伯那,和约亚(王下十八26)。这一个谈判是在城墙下,汲沦山谷举行的。看到圣经的记载,不禁使我们想到今天的国际谈判,他们对谈判的言语先有争执。亚述方面要用希伯来语,希望城里的居民听得懂;而犹大方面希望用亚兰语,使城内的居民听不懂他们的谈判。亚述的代表拒绝了,他们不但用城里居民听得懂的话,而且还利用这番谈话威胁(王下十八19A及以下)和利诱(王下十八3132)。他把亚述俘虏住的地方描写得丰衣足食,又是有葡萄、无花果、橄榄、蜂蜜、五谷,和新酒的人间天堂。

  耶路撒冷的代表把谈话的结果报告希西家,国王又把谈话内容告诉了以赛亚。以赛亚却无动于衷,认为亚述国王不久就会撤退,而且很快就要死亡(王下十九57)。因此,亚述的代表不得要领,只好回报亚述王,那时亚述王刚好已攻下拉吉,到了立拿(王下十九8)。这里我们看到了尼尼微城中的浮雕(图十),下面的文字是:“世界的王,亚述王,西拿基立坐在宝座上,检阅战利品。”图中不但看到西拿基立在看战利品,还有拉吉的居民叩头求饶。在立拿,西拿基立听到古实王特哈加带兵来援救犹大,所以他一方面迎上去和埃及军队作战,一方面再度派代表团来见希西家。(王下十九9下)这里我们读到希西家的祈祷(王下十九1519),而又不得不献上求和的赔款(王下十八14下)。

不论中间发生了什么事迹,西拿基立的部队在一夜中就撤退了。

当夜耶和华的使者出去,在亚述营中杀了十八万五千人。清早有人起来,一看,都是死尸了。

亚述王西拿基立就拔营回去,住在尼尼微。(王下十九3536,参阅赛卅七3637

这一件事在亚述的年代志上没有记载,亚述的官方史家不会记那么丢脸的事。不过希腊史家希罗多德(Herodotus)对这件事倒是有交代的。他说“亚述和亚拉伯的王西拿基立”遭遇到一大群老鼠,把攻城用的绳子和一切皮件都破坏,不得已而撤退。我们进一步推想西拿基立的部队碰上了鼠疫,一晚死了十八万五千人是由鼠疫造成的。这当然可以解释为耶和华差遣的使者,使亚述军队撤退。

图十:西拿基立坐在宝座上检阅战利品

  以赛亚的另一半预言,有关西拿基立的暴死也应验了。“……我(神)必使他(西拿基立)在那里(西拿基立的“本地”)倒在刀下。”(王下十九7下)圣经的记载如下:“一日在他的神尼斯洛庙里叩拜,他儿子亚得米勒和沙利色用刀杀了他,就逃到亚拉腊地,他儿子以撒哈顿接续他作王。”(王下十九37)这一件谋杀案在圣经中虽然仅隔一节,但实际上是隔了二十年。根据年代志的计算攻拉吉是主前七○一年,如果撤退是在七○○年,而弒君案是发生在六八一年。

  这一件史迹在西拿基立的孙子亚述巴尼帕(Ashurbanipal 669626 B.C.)的年代志中曾对这一神秘的史迹有所描述,它发生的年份应该是主前六四八年,这跟圣经的记载不谋而合。

我把那些用诽谤的嘴亵渎我的神明亚述(Ashur ── 亚述为神明的名字,亚述国名的出典也在此)和设计陷害他敬畏的王子(指亚述巴尼帕自己),我就彻底毁灭了他们。我活活地打死了另一些人,因为他们当着保护我们的神明面前弒了我的祖父西拿基立(这句话就说出西拿基立是在庙里被杀死的。)现在,最后虽然是晚了一点,我仍然把他们在我祖父的灵前献上作为祭物。我又把他们(指弒西拿基立的刺客)切成小块去喂狗、猪、鸟、兀鹰、天上的飞鸟,和海里的鱼。我这么做一定能使神明和朝中百官安心。……(Pritchard 见前第288页)

以撒哈顿和亚述巴尼帕的征服埃及

  在西拿基立和亚述巴尼帕之间还有一位叫以撒哈顿(Esarhaddon)的即位(王下十九37已有记载)。他虽在仓促间即位,但是很快就一切控制就绪,在主前六八○年登基,一直到六六九年才由亚述巴尼帕继任。他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君主,继续以前君王“西征”的门风。以撒哈顿的时代刚好是玛拿西当犹大王的时候,他做了五十五年国王(王下廿一1)。玛拿西没有受到直接的威胁,但是他对西顿和埃及王特哈加是非常无情的,对西顿和埃及的国王曾说:“他们想逃到海里,……我把他们像鱼一般钓起来,……杀他们的头。”(见图十一和图十二)这些和犹大虽然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使我们更明白,阿摩司所说的“日子快到,人必用岸l将你们岩h,用鱼将你们余剩的岩h。”(四2

图十一:我把他们像鱼一般钓起来

图十二:杀了他们的头,正在数点人头

  以撒哈顿曾做过以前的国王没有做到的,那就是在主前六七一年侵入埃及,征服孟斐斯,特哈加虽然逃逸,但是他的太太、子女被掳到亚述,劫掠财产无数,虽然如此,埃及还没有完全征服,亚述王又进军其它国家,而接着他就逝世。到亚述巴尼帕时代才真正完全征服埃及。那时候埃及王的全衔是“埃及和古实王”,他又打下了孟斐斯。亚述巴尼帕听了以后十分恼怒,即刻发兵攻打埃及,不但打下孟斐斯,一直打到底比斯,那鸿的描写就是写这些事情。

难道你比底斯还强盛吗?

他周围有水,坐落在尼罗河间。

海作了他的防御,

河流作了他的城墙。

苏丹是他的力量,还有埃及,

援助没有止境,

在许多援手中还有弗人和利比亚人。

他被流放了,俘掳了。

他们的孩子被摔死在十字路口,

他们的贵族被人以抽签方式分配,

他们的大人物锁着被牵走。

 (鸿三810,本注释之译文)

  亚述巴尼帕的武功是惊人的,他不但统治了将近四十年(668631 B.C.),而且他的版图也从底格里斯河到尼罗河。他不单是骑术高明,射箭百发百中,他对艺术的提倡也不遗余力。若不是那些国王在艺术上的提倡,我们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资料供后人的研究。附图的亚述巴尼帕在狮子身上的奠酒作为献祭与神明的一种仪式,使我们既可以看到当时的仪式,又可以欣赏当时的艺术作品。(图十三)

图十三:亚述巴尼帕奠酒献狮子的宗教仪式

尼尼微的沦陷

  那么大的帝国说倒就倒,也是惊人的。亚述巴尼帕在主前六三一年逝世,帝国就一蹶不振,一连几个儿子继任,都是扶不起的“阿斗”。在西番雅的预言中已经看到亚述必亡的讯息。

上主要用他的大能毁灭亚述;

他要使尼尼微城成为荒凉干涸的旷野。

它将成为牛群、羊群,以及各种野兽躺卧的地方。

猫头鹰在废墟中筑巢,从窗口鸣叫;

乌雅在阶前呱呱乱叫。

建筑物中的香柏木要被抽掉。

这一切都要临到这城;

因为它跨耀自己的能力,自以为安全。

城里的人以为这城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城。

可是,它将成为凄凉荒芜,野兽歇息的地方。

每一个过路的人都会嘲笑咒骂。

 (番二1315,现代中文译本)

  从楔形文字的巴比伦石碑数据知道,尼尼微城的沦陷是在巴比伦王第十到第十七年之间,而它们的材料指出是在主前六一二年。尼尼微城是由巴比伦、玛代,和西古提人的联军攻破的。(图十四)攻击的开始是在主前六一六年巴比伦的军队向中部幼发拉底河流域进攻。这时候埃及曾派军队支持亚述。虽然不久以前,亚述曾征服埃及,可是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仇敌。这一枝军队不见得有多大效果,在当时大概松了一口气。六一五年巴比伦军队再度进攻,这次玛代军队也加入了,一直攻到尼尼微城下。但是因为尼尼微城的坚固未能攻下。六一二年的战役是决定性的,巴比伦、玛代、西古提的联军于六一二年八月攻破尼尼微城,国王和大部分臣子都殉难。这里,我们看到那鸿对尼尼微将来前途的宣告:

上主这么说:

尼尼微虽然强盛繁荣,人口众多,

我要剪除,消灭他们。

犹大阿,我使你受苦,

你的痛苦就要解脱了。

我要折断他加在你颈项上的轭,

要拉断捆绑你的绳索。

上主已对尼尼微发出命令:

你的名字将没有后代来继承。

你庙里的神明都要消灭──

雕刻和铸造的偶像都要除掉。

因为你是如此的卑鄙,

我要把你放在坟墓里。

(鸿一1215,本注释之译本)

  那鸿对尼尼微的被包围及受攻也有很生动的描写:

那打击者已来打击你了,

要把你打得粉碎。

守住防线,

把守道路,

束紧腰带,动员一切的力量。

 (鸿三1

  §    §    §

他(尼尼微的敌人)的勇士的盾牌染成红色,

精兵穿上朱红色的制服。

在他冲锋前的一剎那,

战车上的钢铁闪耀得像火,

战士们兴奋得全身颤动。

我要在街道上疯狂般奔驰,

广场上来回飞驰。

吓得城里的人以为是一团团的火,

他们杀到跟前像闪电一般。

  §    §    §

尼尼微王召集他的重臣,

他们跌跌撞撞,

爬上城墙,

布置挡牌,敌人冲进来了,

宫殿被打坍了,

王后被剥衣服,

被人掳去,

宫女哀哭像鸽子鸣叫,

他们在搥胸致哀。

……

……

尼尼微城荒凉、荒芜、荒废。

人心惶惶,

双膝颤抖,

两腰酸痛,

两颊没有人色。

 (鸿二3710

尼尼微被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失城的那一天更惨不忍睹。(鸿三1317

你(尼尼微)的军队中有妇女夹在里面,

你险要地方的关口都敞开了门,

你的城门闩已被火攻烧毁了。

……

火来吞灭你,

刀来杀戮你,

来吞灭你的时候好像蝻子吃农作物,

你增援多得像蝻子……

仍旧像蝻子一样断翅而去。

 (鸿三1317

这一些从那鸿看来都是报应,尼尼微过去曾经虐待过人,现在得到报应也是应该的。

你(尼尼微)的损伤无法医治,

你的伤痕非常大,

凡听到有关你的消息的,

他们都要拍掌欢呼,

你所行的恶,

谁没有经历呢?

这些尼尼微的最后日子,亚述方面当然没有记载,也没有图案了,不可一世的王朝就这样被消灭了。

图十四:围攻尼尼微城

参考书

G. Ernest Wright, Biblical Archaeology, the Westminster Press

G. Ernest Wright and Floyd Vivian Filson (editors), Westminster Historical Atlas, The Westminster Press

J. A. Thompson, The Bible and Archaeology Andre Parrot, Niniveh and the Old Testament, SCM Press

本参考书最为重要,大部分图案及材料都出自该书。

James B. Pritchard (editor),  Ancient Near Eastern Texts,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大部分文字数据都出自本书,中文由作者自译。

── 周联华《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