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那鸿书第三章

 

四 尼尼微的恶行、被围,及沦陷 三14

  这四节经文包罗万象,有述说尼尼微的恶行,有被围、攻打的景象,也有为何尼尼微沦陷的理由。从表面上看,第三章的内容与第二章相仿。不过原文是诗体,乃以另一种体裁的方式来描述。

{\Section:TopicID=152}1

  祸哉这流人血的城 祸哉之祸声音倒很像原文,英文就是把音译出来的。这里是一个惊叹词有宣告审判的意义。现代中文译本译“惨啦!”这一代的人比较容易明白。这流人血的城是血城,也就是这城的最大特色是血,流人的血。这里以血一个字来描写这城,十分生动。原文只有三个字,非常有力。

  充满谎诈和强暴 整个国家都是谎,仍然在说尼尼微,全国都是谎。这大概是指征服弱小国家时候,曾给了他们许多承诺,而最后一个承诺也不能兑现;也可能在出兵时候,政府当局告诉自己百姓出兵的理由就是谎言,哪一个侵略国出兵打仗,不振振有词、有一些说谎的理由?也可能政府应承百姓的利益没有实现。反正上下里外都是谎。和强暴在诗体中该是另一行,充满着强暴,强暴指抢夺来的掳掠物。二12

  抢夺的事,总不止息 抢夺的事在二12两次出现,译作撕碎……(的食物)。总不止息指在尼尼微城中都是抢劫来的东西,从来没有一个时候没有掠物。

{\Section:TopicID=154}2

  鞭声响亮 鞭子,这里特别指马鞭。马鞭的声音是骑士挥马鞭的声音。

  车轮轰轰 轰轰是车轮震动的声音。“震动”的动词曾在一5中出现。

  马匹踢跳 踢跳是马在奔驰。

  车辆奔腾 战车跳动。它冲得太快了,使战车在路上颠簸。上面这些都是描写敌人进攻的境况。

{\Section:TopicID=155}3

  马兵争先 争先是一个十分难解的字,原意是“往高处去”,所以争先是一个可能的意思;现代中文译本翻为“冲锋”;有的翻为马兵穿上盔甲,连马也披上铁甲;有的翻马骑往高处;有的马兵挺直身子;有的因翻马跑得太快,“口吐白沫”;有的翻马兵举起发光的刀剑,这是与下一句经文合并处理。本注释作者认为是骑兵带着战马“往上冲”。

  刀剑发光 刀剑在中文是两件事,所以用一种已够,发光指刀锋的快利。当然也可指武器的总称。

  枪矛闪烁 闪烁在二4译为闪电。这里形容枪头,以闪烁较佳。

  被杀的甚多 许多人被“刀剑”“枪矛”所杀。

  尸首成了大堆 被杀的甚多,造成了大堆尸首。

  尸骸无数 尸骸是身体,不过这里所说的是死人的身体,数点不清。

  人碰着而跌倒 街道上都是尸首,走路的时候都给他们绊跌。描写城里伤亡惨重。

{\Section:TopicID=156}4

  都因那美貌的妓女多有淫行 都因说出上面遭遇的原因。尼尼微之沦陷跟妓女的淫行有关。美貌可能译为“人见人爱”。即使是“人见人爱”或“倾国倾城”都是短暂的。本节与第一节切切相关,第一节形容尼尼微的残忍,凶暴,欺诈,谎言,本节描写她的光荣仅是短暂的,以淫行来描写这城,表示不论外表是怎样光荣,实际上邪荡、丑恶的。

  惯行邪术 应为“行巫术的太太”,干脆是“巫婆”。

  藉淫行诱惑列国 正好像妓女会使人走入灭亡之道,尼尼微曾出卖她的魅功,使列国信任。尼尼微当年确有种种的诱惑力。

  用邪术诱惑多族 邪术是跟着上面的惯行邪术。在当年社会中的确相信妓女有巫术,使男人疯狂着迷,这里是借用过来,说明许多国家都出卖了自己。多族原文是“家”,当年许多国家本来就是“家天下”,一个“家”就控制了一个国。妓女、淫行、邪术都曾用到“异教”信仰上,但是我们没有看到亚述曾用他们的宗教来压迫属国,所以我们没有用“宗教”来处理这个字。我们在二7的王后也当作领袖的夫人,而没有把她当作异教的女神。

{\Section:TopicID=157}14

  尼尼微是一个血城,因为它不断地流人之血,杀戮无辜,以武力征服他国,以谎言来收买人心。尼尼微每征服一个地方就大肆抢掠,把战利品带回国内,以致到处都看到战利品。这里所描述的是尼尼微的残酷、欺诈、谎言,和不可靠。实际上他们是外强中干,所以到邻国来攻打的时候,无从抵抗。敌军进城,只听到阵阵马鞭声音,战车横冲直撞,骑兵到处奔驰,如入无人之境。敌人的刀锋非常锐利,日光照耀得闪闪发光,枪头也十分尖锐,杀得尼尼微人没有招架的能力,满城都堆满了尸首,连走路都会被尸首绊倒。那鸿把尼尼微比作妓女,她用种种方法去勾引万国万邦,她是巫婆,用不正当的手段诱惑世人,大家都被尼尼微迷倒了。

五 尼尼微的惩罚 三57

  尼尼微遭敌人蹂躏,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耶和华处罚它。神以尼尼微对付别人的方法来对付尼尼微。

{\Section:TopicID=159}5

  万军之耶和华说 参阅二13。如果第三章开始是另一体裁的诗,那么这句话还是第一次出现。这句话越少应用,就越显得有力。

  我与你为敌 参阅二13

  我必揭起你的衣襟 衣襟被揭起,看见的赤体(下半节)并不严重。衣襟是“裙子”,裙子被揭起才真正严重。字典和许多译本几乎千篇一律是用“裙子”。

  蒙在你脸上 揭起你的“裙子”蒙在你脸上,才是“下体”完全露出来。这是对淫行最好的惩罚。这就是亚述人对待女俘的方法。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使列国看见你的赤体 因为尼尼微曾经看过列国的赤体,现在反过来列国看尼尼微的赤体了。

  使列邦观看你的丑陋 丑陋是丑态,仍是指上面的事。当列邦看见尼尼微的卑下和失败的时候,他们已经获得报应了;被侵略国也获得了报偿。

{\Section:TopicID=160}6

  我必将可憎污秽之物抛在你身上 可憎污秽之物是礼仪上的污秽,这词原来可用在祭偶像之物。对以色列人来讲,礼仪上的污秽比真的不卫生的东西还要可憎。这里可能就是真的垃圾,因为礼仪上可憎污秽之物对亚述人不见得有多大反应。这里仍尼尼微当作妓女,她在当街受人的侮辱,耶和华亲自夹在人群中侮辱尼尼微,这是耶和华的惩罚。这不见得真的耶和华做这件事,但是处罚是真的。

  辱没你 这动词原来解释作“做愚蠢或无意义的事”,这一个动词的用法在这里是“以无礼的举动相待”。

  为众目所观 “我把你让人当作把戏。”

{\Section:TopicID=161}7

  凡看见你的 不一定是特别来访尼尼微的,这时候已经没有人特别来访问尼尼微,或来经商的。凡看见你的大概仅是些过路的人而已。

  都必逃跑离开你 逃跑是因为看见尼尼微凄惨的情形,使人触目惊心,不愿意片刻停留在尼尼微,都认为这种倒霉的地方越早离开越好。

  有谁为你悲伤呢 这里悲伤似乎还嫌不够,应该是“为死人哀哭”的意思。这当然是一句叹息的问句。

  我何处寻得安慰你的人呢 尼尼微人作恶多端没有人同情,死了没有人“哀哭”,还活着的人也没有人去安慰。

{\Section:TopicID=162}57

  在本章中,以万军之统帅的名义来宣告,增强了宣告的份量。侵略的国家固然是尼尼微的仇敌,可是,耶和华却看作是他亲自出马,他亲自要敌对尼尼微。耶和华要揭起尼尼微的裙子,来遮在尼尼微的脸上。尼尼微是妓女的形象还没有取销。这看上去是野蛮的动作,可是尼尼微对人更野蛮。裙子揭起来当然是露了下体,遮住了脸,又是她的羞耻。这是当年很普遍的对付女俘的方法,使列邦列国都笑话他们。耶和华要亲自把污秽的东西扔在那妓女的脸上来污辱她,让别人取笑她,当作把戏,这并不是耶和华真正像那些世人一样地来对付她,最主要是心灵的惩罚。在诗人的笔下描素得十分生动。尼尼微的境况是十分悲惨的,甚至路过的人也不敢多看它一眼,更不要说停留在那里了。他们都逃得远远的,深怕尼尼微的咒诅要临到他们的头上。他们要说:“尼尼微亡国了!”尼尼微是恶贯满盈,没有人为死者哀悼,也没有人去安慰活人。

六 尼尼微的攻破和灭亡 三817

  那鸿告诉读者无论怎样坚强的城市都可能毁灭;尼尼微虽自以为强大,能防御,但是还是不敌而沦亡。

{\Section:TopicID=164}8

  你岂比挪亚们强呢 挪亚们在哪里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这个名字是古名词。虽然那鸿曾给予地理和历史上的提示,仍然很难确定。也许我们也可以说,正因为那鸿提供了太多的线索,使我们更难找到这个城。“难道你尼尼微比你们的国王曾征服过的挪亚们还要强吗?”现在的学者大多数同意挪亚们是底比斯(Thebes)。挪亚们是两个字凑合的:挪解释“城”,埃及人简称“底比斯”为“城”──众城之“城”,最大的“城”,因为它是首都。亚们是埃及人神明之名,古人常把一个城献给某一神明。除此以外,底比斯比较适合那鸿所给历史中的提示:亚述王亚述巴尼帕(Ashurbanipal ── 约主前六六九-六二六)曾在主前六六三年远征到底比斯。

  坐落在众河之间 众河的中文可以指任何的几条河,但是这个名词是从埃及借来的,基本上只能指尼罗河,多数指尼罗支河或尼罗河。因此,那鸿给予我们地理上的指示,底比斯跟所有埃及的城市一样在尼罗河的边上,因为埃及的文化,无论政治、经济、运输都集中在这一主流边上。

  周围有水 这是显而易见的,既然在众河之间一定周围有水。

  海作他的壕沟 壕沟是防御物。海(地中海)离开底比斯有好远一段距离,怎能作他的壕沟?这就是上面所说那鸿给了太多线索困惑。不过从北方打过来的敌人,尤其底比斯是首都的话,地中海当然是第一条防线。另一个解释:尼罗河泛滥的时候就像海一样,大有一片汪洋的感觉,何况诗人笔下稍有夸张也未始不可。

  又作他的城墙 原文应是“众水作他的城墙”。“众水”指尼罗河的支流,围在底比斯旁。但是尼罗河到底能不能做他的城墙?据说尼罗河泛滥、涨潮的时候能抵达卡纳克庙(Temple of Karnak)的墙外好几尺呢?以致“众水”作他的城墙的说法不是不可能。从今天的眼光来看,尼罗河并没有国防价值,但这是今天的看法,在古代小小的河流都可当作要塞防守,更何况尼罗河呢?

{\Section:TopicID=165}9

  古实和埃及是他无穷的力量 古实的名字一改再改,现在的名字是“苏丹”。这句子的翻译应该是“古实是他的力量,埃及也是。”底比斯被侵略的时候,正当是“二十五王朝”,为古实人所控制,因此,先知说古实是他的力量,当然全埃及也是他的后盾。无穷的力量是“没有止境”的意思:这可能是力量没有止境,所以和合本译无穷的力量,但是“没有止境”也可以描写没有疆界,表示它版图之大。

  弗人和路比族是他的帮手 弗人不肯定是哪一族?路比族是利比亚。反正当亚述来攻打的时候,底比斯有埃及本身的力量,南方有古实作后盾,利比亚在西方,更有弗人,一起来作帮手。

{\Section:TopicID=166}10

  但他被迁移 迁移是“流放”的意思。迁移甚至逃难都是主动的,可是流放却是被侵略国赶出去的,中间有着轻重厚薄之分。

  被掳去 迁移是俘掳的结果,敌人不准他们留在当地。

  他的婴孩在各市口也被摔死 这是多么残忍的事,然而在早期的历史,尤其在闪族人中似乎常见这些事情,连以色列人也做过这样的事。市口是十字路口上。

  人为他的尊贵人拈阄 他们拈阄来决定谁可以得到某一个贵族作奴隶。这些被掳的人命运真惨,尤其是国家的贵族,竟这样地被人分配。

  他所有的大人,都被链子锁着,大人不一定是对婴孩而言,他们是跟尊贵人作对仗,因此他们是大人物。历史上曾记载亚述巴尼帕得胜以后,把一些附近联盟的小国君主(他们是大人)都锁着牵到尼尼微去。

{\Section:TopicID=167}11

  你也必喝醉 也必喝醉是指底比斯已经喝醉了,这不是指醉后的糊里胡涂,而是喝了神惩罚的杯。那鸿写底比斯为的是衬托亚述的沦陷情况。

  必被埋藏 埋藏不知何解,各人解释不一,原意是“隐藏”,但可解作“知觉迷糊”,似乎是跟着喝醉而来,可是这里又不是真的喝醉。我们只好解释作“败得昏头昏脑,惶惶如丧家之犬。”

  并因仇敌的缘故 仇敌是神的工具,实际上是神的惩罚。

  寻求避难所 过去他们是侵略者,现在他们是被侵略者了;过去他们是追击者,现在是被追击了;他们要找避难所了。

{\Section:TopicID=168}12

  你一切的保障 保障是防御工事。

  必像无花果树上初熟的无花果 这一个比喻告诉我们什么?这里一定要有一个与一切的保障有相同或相类之点。初熟的无花果也许不像在树上结了比较长时期的果子较为容易采摘,不过正因为是初熟的无花果大家更喜欢去摘。好久没有吃到新鲜的无花果了大家快去采啊,把这比喻应用到尼尼微来,也许是大家等报仇的机会已经久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大家都拥上去采了。

  若一摇撼 摇动无花果树。这不是形容无花果的长得不好,而是描写想吃无花果的人摇撼得猛烈,于是它抵受不了,只得让无花果掉下来了。

  就落在想吃之人的口中 就是那群想吃无花果的人在起哄,是他们在摇树,所以他们就先吃到无花果了。

{\Section:TopicID=169}13

  你地上的人民 人民是原文词的本意,但这名词也可指“武装的义士”,下面一句话是如同妇女,应译作“有妇女在你们里面”,人民当然有妇女,不必大惊小怪,值得写出来,但是“战士”中如果有妇女,那就糟了,表示亚述的军队软弱,没有勇气。

  如同妇女 在上一句已讨论。这句话其实是有问题的,根据历史这一仗打得很出色勇敢。我们可以有两个解释:一是不论亚述打得如何勇敢,那鸿都认为他们如同妇女;另一可能是那鸿在讲本书信息的时候是预言,将来真正打的时候可能会有出入。

  你国中的关口向仇敌敞开 关口原解释为“门”,国中的关口是“地上的门”。我国古时的关口也是防敌人的,好像山海关,不是用来抽税的。这些重要的关口都向仇敌敞开了,可见得军无斗志,有妇女在里面了。

  你的门闩被火焚烧 门闩是指城门的门闩,敌人大概善用火攻,在敌人猛烈的火攻中门闩着火了,这是敌人攻进城的第一步。

{\Section:TopicID=170}14

  你要打水预备受困 被围以前要打足水。许多城水源一断就会投降。开始的时候,尼尼微全靠雨水,后来从山头上接管子进城。总之水是非常重要的关头。

  要坚固你的保障 本节的保障和三12的保障是同一个字,加强防御工事。

  踹土和泥 多去准备些泥土,踹灰泥。

  修补砖@ 把那些缺口,砖已破碎的地方,再多做砖块赶紧补起来。

{\Section:TopicID=171}15

  在那里火必烧灭你 在那里是在被围困的城里,尽管亚述尽上最后的努力,增强国防力量,城还是沦陷了。除了上述敌人的火攻以外,还有可能是亚述人自己放火,所谓焦土政策。火烧灭你有火“吃掉”你的意思,画面更加生动。

  刀必杀戮你 破城的时候,敌人进来刀杀戮是意料中事。

  吞灭你如同蝻子 蝻子是幼小的蝗虫。这里的问题是刀……如同蝻子去吃农作物,还是稍远一点的主词火……如同蝻子去吃农作物,或者像火去烧蝻子,因为对付幼小蝗虫和蝗虫一个有效的方法是用火。如果我们把蝻子当作是吃农作物的,从文章上读起来,也该是如此,但是下一句又把蝻子当作被吃的亚述人了。也许那鸿故意把蝻子一会儿是吃农作物,一会儿又是被吃的;在当时口讲的时候可能更生动。如此说来,本句应该是蝻子吃农作物了。

  任你增加人数多如蝻子 这里指援军的增加,也许连不是军队的商贾等都上前线去作战了,多得像蝻子一样。

  多如蝗虫罢 增加到像蝗虫罢。蝗虫是蝻子长成以后的,当然比蝻子厉害,但是也没有效果。

{\Section:TopicID=172}16

  你增添商贾 这里的商贾当然不是在围困的最后一刻还有人要去做生意,而是紧张的一刻,前线人都被火和刀剑杀害了,连不会打仗的商贾也调到前线去作战了。

  多过天上的星 这个比喻非常明显,当然是有诗人的夸张在里面,不过读者都懂得他的意思,他把可动员的人都送到了前线。

  蝻子吃尽而去 蝻子按照本注释的看法,在三15上是侵略者,三15下是被侵略者,但现在似乎不能又回到侵略者。和合本似乎是这意思。吃尽应解释为“剥光(如脱了衣服──撒上十九24等)”,这里“拔掉翅膀”而飞去。没有了翅膀怎么再能“飞(原文中有“飞”字)”?但是习惯上蝻子是飞的。这里所要告诉读者的是虽然亚述人有那么多兵,多到像蝻子一样,仍是被人拔掉翅膀,打败了,不得不退下来。

{\Section:TopicID=173}17

  你的首领多如蝗虫 首领是贵族,有高位的人。

  你的军长彷佛成群的蚂蚱 军长也可译为文士,反正是“文武百官”就是了。成群的蚂蚱也可能是成群的“蝗虫”,用字不同,故改为蚂蚱,实际上,形容他们的多就是了。

  天凉的时候齐落在篱笆上 这是那鸿形容蝗虫的特色,说明尼尼微城人口众多,各行各业的人都集中在这里。首领军长文武百官也都在首都,因此许多商贾也在这里。

  日头一出,便都飞去 那鸿再度描写蝗虫,牠们是怕太阳的,太阳一出来,牠们就跑了。

  人不知道落在何处 蝗虫之来,不知从何而来,去也不知去向何处。那鸿以这个特色来描写尼尼微,真所谓“树倒猢狲散”了。原先都集中在尼尼微,城破逃得一个也不剩了。

{\Section:TopicID=174}817

  亚述王亚述巴尼帕在主前六六三年曾远征到埃及的底比斯,那时底比斯被称为挪,(城),意思是唯一的城,又因为底比斯的“城神”是“亚们”,故称为挪亚们。在亚述王远征的时候,刚好的古实,即今之苏丹管辖,因此亚述来犯的时候,苏丹联合了弗及路比族(利比亚)等附近国家,当然也包括了埃及本身的力量组成联军来抵抗,当时这支军队是非常庞大的,底比斯还有地理之便,远处的防线地中海,城又座落在尼罗河的许多条支流的中间,这些都是天然的防线。然而终究还是不敌,打败以后,人民逃亡,许多人都被掳。甚至婴孩被亚述残酷的军人摔死在十字路口;一些贵族由远征军的领袖以抽签的方式来决定他们是属于谁家的命运;很多大人物都被锁着掳去。这些画面对亚述人是非常熟悉的,他们曾不断提起这些事来夸耀他们的战功。但是亚述人该自问,你们现在较之当年的底比斯又如何呢?

  底比斯的失败是败在亚述人的手里,但最主要的是神的惩罚;同样地,神也要惩罚亚述。亚述要遭遇到相同的厄运。你们(尼尼微)也要慌慌张张,走投无路,去找避难的地方。你们过去所依赖的防御工事,当敌人来抢攻的时候好比无花果树上的无花果,只要人去摇动树身,无花果就会掉在人的口中。你们所依赖的军队,不值一击,没有勇气作战,正好像有妇女在里面一般。一些要塞关口都没有用处,好像开了门欢迎仇敌进来似的。敌人的火攻实在厉害,把城门都烧起来,尼尼微已经失去了作战的能力。

  尼尼微虽然早有准备,城里虽有充足的水源,城墙上有缺陷的地方也已尽快的修补,各项的武备充足,然而敌人节节胜利,很快就冲到城下,城外城内只看见一片火光,火焰伸出火舌来吞噬一切的居民,刀剑无情地大量杀戮。敌人的进城好像幼小蝗虫吃农作物一样,一下把城里的民众都杀死了。尼尼微不断增援,一批批的救兵调上去甚至多到像蝗虫一样也没有用处,最后把普通老百姓,甚至商人都送上前线去作战了,连文官也去冲锋了,仍然无效,战事挽回不过来。正像成群的蝗虫一样,一下就不见了,这些士兵也死的死,逃亡的逃亡了,一时作鸟兽散。偌大的帝国竟到一败涂地的景况。

后记──哀歌 三1819

  现在到了结论的时候,那鸿以哀歌的方式来记念亚述的败绩,真是一片凄凉,对亚述而论这是一个很恰当的报应。

{\Section:TopicID=176}18

  亚述王阿 虽然许多学者都认为这称呼是后加的,而且它破坏了希伯来文诗体,但是几乎所有的译经者都接受这句话,而列在经文之中。

  你的牧人睡觉 牧人是多数,显然是指亚述王手下的高级官员。睡眠实在有“死”的意思。

  你的贵冑安歇 这里的安歇和睡觉一样,恐怕是长眠了,安歇也该是“安息”。贵冑是“贵族”。

  你的人民散在山间 人民是城里的居民和官兵,散好像羊没有牧人,因为上面已经说过牧人都死了。

  无人招聚 既然没有牧人照顾,羊就在满山遍野乱窜了。

{\Section:TopicID=177}19

  你的损伤无法医治 指尼尼微失败以后的惨状。病人听到无法医治这几个字是多么痛心。损伤是国破家亡,无可挽救。

  你的伤痕极其重大 重复上一句的意思。

  凡听你信息的 凡听到有关你亡国信息的。

  必都因此向你拍掌 尼尼微作恶多端,树立许多仇敌,今天报应来到,大家岂不高兴得拍掌吗?

  你所行的恶 恶指残暴的行为,加给人的痛苦,无谓的杀戮等等。亚述过去征服别人的时候,无恶不作。

  谁没有时常遭遇呢 亚述东征西讨征服了许多国家,这些被征服国经常遭受到亚述的残暴行为。

{\Section:TopicID=178}1819

  到结尾的时候那鸿以一首哀歌来结束他的信息。亚述王阿,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一世的英雄,祖宗的基业而今安在哉。你的部下都安息了,你的贵族都长眠了,你的百姓都四散逃难去了,不再有人照顾,你现在孤单寂寞。你的国家已经灭亡了!这种创伤是无法医治的,你的伤痕实在太大了。可是这些都是罪有应得,过去的显赫、残酷,现在报应来临了。过去多少人受过你们的欺凌,你们亡国的消息一传出去,大家高兴得不得了,都拍掌欢乐,因他们都吃过你的苦,他们都经历过你的蹂躏。

  那鸿以一件历史的事迹──尼尼微的被围和沦陷来传扬一个永琲澈H息。亚述的遭遇说明一个真理,神是永琲滿A他不会让残暴的国家永享基业,他又是公义的,全世界都在他掌握之中,他要审判。亚述的被围、失败、灭亡就是神的审判。── 周联华《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