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哈巴谷书第三章

 

哈巴谷的诗篇(三1-19

哈巴谷书以一篇祷文作结束(1节;祷告一词译作诗篇更近原意,因为它使用了好像诗篇那样的标题)。这一段很像圣经中的诗篇。它以一个诗的标题开始(三1),结束部分也有一些音乐安排的指示(三垭淫下半最后一句)。‘细拉’这个词在本章中用过三次(见小字体);虽然不能肯定它的意思,但它的存在,指出这些诗歌是用在圣殿的公共崇拜中。

诗歌的内容包含着许多类似其它希伯来诗的特点,这些诗有些远比哈巴谷的时代为早。这篇诗歌引出古老希伯来信心的传统,表达了著者所看到的神荣耀的异象。关于这一段是否哈巴谷所写,曾有些争议,而依证据来看,肯定的结论是难于达成的。但是很可能我们可以将这首诗解释为真正是这位先知所写的文章。作为在圣殿中事奉的专职先知,圣殿中的诗歌必然从他而来。但是这首诗更适合于编在先知书中,而不放在诗篇中,是因为它的内容大致上使它更适合在以色列的敬拜中使用;而且它与哈巴谷在前面两章中论及对神的特殊经历也有更密切的联系。

先知在响应向神所提出的问题时,曾被吩咐要等候一个异象并在当它来到时把它记录下来(二2-3)。在这首诗中,我们没有找到太多关于回应这个异象的诗词。这个异象清楚地取用一种神圣显现(theophany)的形式,而这首诗记载了神的显现,以活泼的诗句,描写神存在于自然界和各国中的果效。

这对神圣显现的描述,充满对神从前为祂子民而出现的回忆。这首诗的基本内容(3-15节)暗喻希伯来人在出埃及时与神一起的经历,也涉及在西乃山,和在旷野流浪时期的经历。在那些古时的日子里,神曾与祂的百姓同在;自然界的力量曾与神联盟,把所有反对选民的人的力量都废除掉。神曾为拯救他的百姓而行动过(14节),打败所有他们的敌人。但对引述过去不单是要在回忆中记念,也要藉此对将来有所期望;神所已经作过的,祂必再照样作。这样,我们开始觉察到这篇突出的诗,不仅是作为这卷书的结束,而且是带到其高k。

(一)以色列必将蒙拯救。神的异象增强了听众的信心,相信以色列将要再次像过往那样得蒙拯救。早些年代,神曾经常常从困难和敌人手中拯救祂的百姓;哈巴谷祈求在祂的时间,‘在这些年间’(2节),古时那种拯救将变成现在的事实。而这个在开始时的祷告,在这首诗结束时转变成信心:‘我只可安静等候灾难之日临到犯境之民上来。’(16节。)促使祷告转变成信心的,就是所看见的异象。神在过去所行的,也是祂现在要再一次要做的。

当信心下沉和异象稀少时,我们便开始看到先知所见到的异象的效力。哈巴谷和他的同胞生活在‘这些年间’,在灰色平淡的时代中,看起来决不会有神辉煌行动的点缀。‘这些年间’好像常常是以没有神同在为特征的时代。信心被怀旧所取代,希望变成绝望。但是在先知的经验里,那些失望无结果的年日,将藉着神拯救的异象转变过来;这就是哈巴谷给予他自己那个时代,和以后历世历代的礼物。

(二)先知的问题获解决。哈巴谷书开始的两章,指出先知有些类似约伯。两者都有一个关于生活和信心的基本问题;虽然他们的问题本质不同,但两人都从神得到解答。而且归根结蒂,他们两人都发现问题的解决,多数藉着异象,很少透过理性的解释。约伯与神交往之前,领略到一种不寻常的与至高者面对面的经验(伯卅八至四十一章)。哈巴谷虽然达到一定程度的智力上的理解,在特殊的属灵经历中向神陈诉;但是他与神之间关系的实际转折点,是他看见永生的神的结果。

哈巴谷书提供了关于我们遭遇问题中的经验和神学两方面的一个圆满的平衡。困难和疑惑不可避免地会临到,而且无论它们来自那一方面,它们都困扰我们的心思并向我们挑战。拒绝向神提出问题是一种虚假的敬虔,因为那样等于拒绝在试炼中操练我们的心思去解决这类问题。无论是约伯或者哈巴谷都没有拒绝提出询问,所以他们都在有限的程度上能够解决他们理智上的矛盾。他们俩人也都提醒我们,这种重要的宗教经验,就是与神相遇,远超过内心的理智活动。宗教经历不是一种进行理性查询的活动,但质询可以使它获得补足,并且建立对神一定程度的信心,超过我们的心思在正常的情况下所能达到的。

(三)结论是喜乐。这本书以一个被经历折磨着的人纠缠不休的问题为开始,最后以一种欢喜快乐的陈述作结(17-19节)。这种喜乐的表达在它的背景中是值得注意的;它不是被描写为一种处境畅顺的结果,而是当那些所有通常令人愉快的事情都失落时(17节),在这种情况下仍能喜乐。在灰心失望当中,在缺少各种神的赐福记号时,哈巴谷能够喜乐,因为神‘使我的氕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稳行在高处。’(19节)再一次,这是一种神的异象,这异象使先知能够转变他的环境,并且发出赞美的声音。没有异象,人民就沉溺;但是哈巴谷肯定确实有一个异象,人民因此可以繁荣昌盛。──《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