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哈巴谷书第二章

 

肆 上主再度答复 二14

{\Section:TopicID=232}一 等待中的守望 二1

  神从不缄默,只是人听不到他的声音而已。人要听到自己愿意听的声音;不然他们就抗拒,就说没有听到。神要哈巴谷好好地听;哈巴谷也愿意付上代价。

{\Section:TopicID=233}1

  我要站在守望所 守望所用现代最准确的名词应该是“站在岗位上”。站岗是站在一个固定的地方,眼睛观察着他所要注意的区域。死海卷哈巴谷注释虽译为“瞭望台”,但那应该让给第二个子句的望楼,站在守望所是在一个固定的立场上,用心的观望视察。

  立在望楼上 这是“把我自己摆在望楼上”,虽然显得句子累赘,但是这里的“我自己”是多么有力。望楼是高出地位,所以能瞭望广阔的远景。更高一点就更能听神的话,也更远离了一点烦躁的尘寰。

  观看 略嫌弱了一点。“我要守着看看我能看到什么。”或“我要注视着前方,想看到些什么。”

  看耶和华对我说什么话 耶和华对我说什么话整个子句是前面看的受词,和合本重复看字。先知最重要的因素是“耶和华如此说”。

  我可用什么话向他诉冤 和合本有小字,向他诉冤或作回答所疑问的。这实在是很难了解的句子,用和合本的大字,似乎哈巴谷还要诉冤,用小字则为哈巴谷要想一想,假如神问他,他为什么有疑问的时候,他要有准确的答复。以希伯来文圣经的主词是我,死海卷的哈巴谷注释也是我字,但是叙利亚本是“他”字,比较合理多了。耶路撒冷译本的小注是“他”,圣经公会现代本都用他字,比较容易解释,而且也有版本的根据。

{\Section:TopicID=234}1

  哈巴谷虽然第二次问了一连串的问题,这只是表示他的困惑,他是诚心的,所以他更虔诚的等待耶和华的答复。他好像兵丁站岗似守着,注意地等待着,等待着随时的变化;他站在瞭望台上,所以能看得清楚,离开了世上的嘈杂,所以听得清楚。不禁使我们想到神是愿意把启示和异象彰显给人看的,但是只有像哈巴谷那样的有心人才能看到、听到,他所等待的是耶和华的答复。

二 上主的答案 二24

  神把异象启示给虔诚等待的人。

{\Section:TopicID=236}2

  他对我说 一字不易的翻译,应该是“耶和华回答我,他说”,这几个字似乎省不得,不像他对我说那样轻描淡写。

  将这默示明明的写在版上 “写下异象”。这里的默示和哈一1有别。一1的默示是“负担”;这里默示是神跟人交通的工具,可能是异象,是神对先知说的一段话,这种默示通常还带有超自然,甚至反常的现象。神与人交通使人离开了自我似痴若狂并不为过。连耶稣都给人说过“颠狂”。明明的写在版上是一句十分难解释的句子,因为这里的动词是“使它清楚、明白”,意思是“把这些字很清楚地写在版上”。于是,有人译作“刻在版上”。无论如何,它的意思是“把启示写在版上,写得很清楚……”版可能是木版或石版,出廿四12,摩西所持的十诫石版用同一个字。默示之所以要写在版上是因为这默示到将来才会应验。

  使读的人容易读 和合本的另一译法为随跑随读。小字中的翻译比较忠实,意思是把默示写得又大又清楚,使一个跑路的人,不必停下来,就能看得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是容易读。

{\Section:TopicID=237}3

  因为这默示有一定的日期 说出写在版上的理由。一定的日期是神指定的日期,人不能有所主张。神仍是历史的主宰,他对每一件事情有一定的旨意。

  快要应验 这是很好的翻译,但是原文的美,尤其是诗意都淹没了。这句话的原意是“默示有自己的冲劲,它气喘地急急冲到目的地。”或者也有翻作,“它会成熟”,意思是“向成熟生长”。这一切当然就是快要应验,但原文是非常生动而又含蓄的。这些既是神的话,它自然会应验。

  并不虚谎 虚谎可解释为“说谎”、“失望”、或“失败”;因此,这句话的意思可以是神的话一定应验,决不说谎,或者神的话一定能达到目的,决不令人失望。

  虽然迟延 假如你们觉得等得不耐烦了,其实神的时候还没有到,神有一定的日期。

  还要等候 这是命令式,原文是有受词的;等待默示的应验。

  因为必然临到 因为说明他们要等待的理由。必然临到是希伯来文加强语气,意思是没有问题,绝对会来临的。

  不再迟延 和上面的临到是两个字,修辞学的变化而已。

{\Section:TopicID=238}4

  迦勒底人自高自大,心不正直 迦勒底人四遍找无着,不在希伯来文原文、希腊文七十士译本、雅各王钦定本、标准修订本、耶路撒冷圣经、英文新译圣经。现代英文译本。根据和合本的习惯,如译者加上当在边上加旁点。当然这句话指迦勒底人我们没有争论,不过神的启示是原则性的。这句话应译成:“看哪,凡是内心不正直的人,一定因得意忘形而失败”。“看哪”是神启示的内容来了,要先知注意。“内心”严格翻译应是“他内里的灵魂”。正直带有伦理意识,希伯来的思想当然还包括做讨神喜欢的事,合乎神标准的事。“得意忘形”是“因骄傲(自高自大)而失败”。

  惟义人因信得生 和合本的翻译大概是受新约罗马书一17“义人必因信得生”的影响。而罗马书则是引用希腊文七十士译本,把这关键词译作“信”,而演绎出“因信称义”的教义。但是哈巴谷所用的字,不是信仰的信,而是信实的信,应该解释为忠心。义人是好人,是走在正路上的人,是讨神喜欢的人,是行在神旨意中的人。但是义人因着他的忠信能够生存。忠信的原文是从“阿们”演绎过来,解释作“稳定”、“忠心”、“坚固”。出埃及记十七12:“……亚伦和户珥扶着他的手,一个在这边,一个在那边,他(摩西)的手就稳住”了,这里“稳住”就是同一个字。应用到哈巴谷书,就是义人要稳住他们的信仰,对神忠心不二。这种人是能存活的。经过大难也不死,还有在最后审判的时候,一定保全。

{\Section:TopicID=239}24

  哈巴谷的虔诚、等待、专心地在高处等待,不在旁处找答案,只在神面前盼望答案获得了报酬。神的答案来了。神是要启示的,他在适当的时候启示,对适当的人启示。哈巴谷等待了许久,终于在他准备好了的时候,(“站在守望所,立在望楼上观看,看耶和华对我说什么话。”)神启示了。他的启示是清楚的、简单的、容易明白的。真正的启示一定一目了然。神要哈巴谷写下来,清清楚楚地刻在石版上,使大家能够看见。

  先知是从神那里领受了启示,再转播出来。会不会有不应验的预言?神的话有预言的成份,但是更重要的是神对整个世界有一张行事表,把应验的时间算得清清楚楚。他的话带有能力,自然而然会向一定的标的推进,决不落空。作为神仆人的只有按照着异象的指示,开口说话,说得清楚明白,期待着将来的成全。我们不能也不会使那些事情成为事实,可是神办得到,我们只要等待就是了。

  然后神有原则性的预言。先是对恶人讲的。恶人的内心不正直,内心的不正直,而形诸于外的是行为不正,这些人自高自大、自满自足、得意忘形,以为自己了不起,他们终于失败了。另一个是对义人的原则。义人只要对耶和华忠信,一定存活。迦勒底人终究要失败,他们的胜利是一时的,因为他们凶暴自大,终必失败。义人的成功是在对耶和华的忠心。

  根据虞格伦的罗马书注释讨论罗一17时,曾讨论到哈二4,他认为哈二4是犹太教寻找真理的最高峰。神在西乃山启示律法共有六一三条(那是会堂中的传统)。但是人岂能遵守那么多条?于是旧约中的人士不断在简化。在圣经中的简化得最成功的是诗篇第十五篇作者,他把六一三条书面的,另有口头的传统简化成十一条。他在“谁能寄居你的帐幕,谁能住在你的圣山”和最后“……行这些事的人必永不动摇”,中间共有生活准则十一条。可是后人认为十一条仍是太多,他们是在浓缩也好,是在简化也好,反正成了六条:“行事公义,说话正直,憎恶欺压的财利,摆手不受贿赂,塞耳不听流血的话,闭眼不看邪恶的事。”(赛卅三15)然后有弥迦书的三条(英文译本)或四条(中文和合本)。三条可用现代中文译本代表:“伸张正义,实行不变的爱,谦卑地服从我们的神。”(弥六8)同处的和合本是四条:“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无论三条或四条,内容是一样的,把谦卑合并到下面的文章就是了。“后半本的以赛亚书”还要简化:“守公平、行公义”(赛五十六1)哈巴谷只有一个字“忠信”而已。“义人因忠信而生存。”

伍 五大祸患 二520

  这五大祸患是论到凶暴者必自招灭亡。有关祸患的对象,猜测纷纷:有人以为是指犹大的国王约雅敬,有人以为指亚述,有人以为指迦勒底,也有人以为指希腊,和合本认为是指迦勒底人,到各该节的时候再讨论。

{\Section:TopicID=241}一 祸患之前奏 二56

  一共有五个祸患。二6下开始有“祸哉”,此为第一个祸,因此在“祸哉”之前的成为前奏了。

{\Section:TopicID=242}5

  迦勒底人因酒诡诈 这一句和下一句希伯来文原文不清楚,形成各种不同的翻译。迦勒底人四字和二4一样不在原文的经文中,其它译本都没有这个字;因此,这是和合本译者的了解。许多学者也把这段经文当作是论迦勒底人的,但因为经文中没有,不能加进去。酒是希伯来文中可能的字,七十士译本无酒字,死海卷中的哈巴谷注释是“财富”。最近联合圣经公会的翻译版都用“财富”,是照死海卷的数据译的,意思很顺。(死海卷的数据比现存希伯来文最古的版本早一千年)诡诈见一13。本节的开始,希伯来文有三个联接词、副词一类的字眼,和合本和现代中文译本一个也没有用。它有“于是”、“同时”(或还有),和“果然”。

  狂傲,不住在家中 这里是狂傲人不住在家中,这句话可以说没有意义。家是休息的地方,所以可以像现代中文译本所译的“不得安宁”,或像耶路撒冷圣经可译成“没有休息”。

  扩充心欲好像阴间 心欲是一个难译的字,它的范围很广,可包括灵魂、活人、呼吸、自我、欲望、胃口(有胃口的地方,新译英文圣经索性用嘴吧。“他的嘴吧张得大大的像阴间”倒是十分相配的。(英文新译圣经就是这么翻译)阴间要吞吃人。阴间是人死了以后去的地方,这里人格化了。

  他如死不能知足 死和阴间遥遥相对。死是从不满足的,不断地使世上的活人死去。

  聚集万国 聚集见一15,万国见一5

  堆积万民 万民为普通人民之多数,和万民相呼应。

  都归自己 原文是一个字,在前后两个子句中都出现,假如是诗体的话,出现两次不但不累赘,反而文体很美;而且更能说出他的自私。

{\Section:TopicID=243}6

  这些国的民岂不 这是一句反面的问句,主词是“所有这些人”。

  都要题起诗歌 这里的题,应译作“举”,很有趣我国人对诗歌、比喻等从来不“举”,但是却可以“举”个例子。这里所举的是“成语”或“谚语”,人人都熟透了的话。

  并俗语讥刺他 俗语是一种迷语式的话,预言迦勒底人命运的,也许可译作“谶语”。“用谚语和谶语来讽剌他。”

{\Section:TopicID=244}56

  于是,这些人(迦勒底人)因着抢劫来的财富就得意忘形,愈发展愈诡诈;因着并吞其它国家的节节胜利而狂傲,以致不得安宁。一个侵略的国家永远要侵略。他们一个个国家打过去,也掳掠当地的居民,他们的嘴像阴间那样地吞吃国家,蹂躏人民,他们像死亡临到人间那么地永不满足,贪得无厌。这些国家的人民知道他们决不长久,古代有许多传下来的谚语论到这类人的结局,也有许多谶语题到这些人的未来结局,他们要诅咒这些穷兵黩武的人。

二 强暴者自趋灭亡 二6下∼19

  二4中提纲挈领地说出“内心不正直的人一定因自大而失败”,这里要详细讨论那些人当怎样自趋灭亡。哈巴谷从五方面说出他们的祸患。对五大祸患到底向谁预言的,前面已提到是众说不一:有的认为是对约雅敬说的,有的认为是针对亚述王说的,有的认为是对迦勒底人说的,有的认为是对希腊人说的。如果是针对希腊人的话,当然先知要成为较晚时代的人物。和合本显然认为是对迦勒底人说的。和合本的译文十分统一,在迦勒底人边上不加旁点。现代中文译本比较保守,不指出是迦勒底人,因为原文中没有这几个字。和合本二6下加了“迦勒底人”四字,五个祸患成为都对迦勒底人说的了。

1 第一祸患 二6下∼8

  杀人流血的必遭到反抗。

{\Section:TopicID=247}6

  祸哉 这一个字,中文译为祸是很恰当的。英文的 WOE 和希伯来发言一样;英文是一个后起的文字,同音并不困难,但是中文能找到祸字是不易的。这一段的五个祸字,希伯来文和英文都在五祸的第一字,中文圣经要使通顺,除了第一祸以外,其它四个祸字都在句子的中间,使祸字不明显了。这字的本身不解释作祸患,它是一个感叹词,在这里是用来作宣告祸殃或审判开始的感叹词。现代中文本译成“遭殃了”,虽然没有祸音,却很达意,而且把这字放在每一祸的第一字。

  迦勒底人 上面已讨论,原文没有这字;这是和合本译者的意见。和合本加了迦勒底人,五个祸患都是针对他们说的了。本注释同意这个说法,在二4中已说明,这与一6相符,而一6的迦勒底人是在经文中的。

  你增添不属自己的财物 这里中文圣经把第三人称改成第二人称,把一般性的,改成特殊性的你,成为先知面对面与单数的迦勒底人(当然是集体名词把多数当作单数)。实际上,第三人称的“他”是和二6上的他联贯的。有祸的是他,不是你。这样,哈巴谷是对群众讲道,他代表了群众向耶和华问了很多问题,现在耶和华藉着哈巴谷来答复,告诉他们那些“心地不正直的人有祸了”。“他”是较为适当的。增添是“增加”,“累积”,应该译为“那个增添不属自己东西的人”。他把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越积越多。

  多多取人的当头 当头是一个现在不用的名词,它是用来把一样东西拿到当铺中去抵押,那一样东西称为当头。这字可以解释为“重债”,战胜国到战败国去借重债,战败国反而成为债权人。这当然是战胜国剥削战败国的另一个方法。

  要到几时为止呢 根据基托尔(Rudolf Kittel)所编之希伯来文圣经,认为这一句可能是后加的。耶路撒冷圣经把这几个字放在括号中,现在我把它放入经文中。和合本似乎把这一句话管本节的两件事,但根据原文似乎只能管前后两者之一。用文法结构来看,似乎应和增添不属自己的财物关系较为密切。

{\Section:TopicID=248}7

  咬伤你的岂不忽然起来 咬伤你的中的咬字最基本的解释是咬的动作,但是从英文标准修订本以后,几乎没有一个译作咬,而多数译作“债务人”;这是一个象征字。本注释认为是迦勒底人到战败国以举债的方式来剥削人民,所以这里该译作“债权人”。这是根据耶路撒冷圣经来的。忽然起来指原先是不知不觉的!是睡在那里的,他忽然起来了,这里受祸患的对象从第三人称转为第二人称。

  扰害你的岂不起来 岂不由上一子句中带过来。扰害你的,“那强烈震动你的”。起来是要醒起来,比上一子句的起来较近。

  你就作他们的掳物吗 前二子句应是问句;这一子句是肯定的事实。作的解释是“是”、“变为”。掳物是“战利品”,或“被猎获的动物”。

{\Section:TopicID=249}8

  因你抢夺许多的国 抢夺是大规模的抢劫行为,是战争后的“夺获”。许多的国在哈一61017等节中已经说明。

  杀人流血 这句话不明显。和合本的译者希望把二8的因字联下来,但是破坏了原文的对仗句子,其对仗之工在本节末再讨论,杀人流血仅为人的血,其意义当然是说杀人。

  向国内的城,并城中一切施行强暴 这句子如照原文的翻译,因稍事变更,也许可译成“向各地施强暴,城市和城市中的居民。”后一子句去解释,或者是重复前一子句。向国内……施行强暴是向谁的国内?字面上解释应为迦勒底人的国内,但是侵略国决无向自己国内施行强暴之理。如果是向犹大的国内,其范围又太小,因为当时迦勒底人是向许多的国侵略。现代本译作“世上”,本注释暂译为“各地”,因为原文中有一“地”字。强暴见一2

  各国剩下的民 许多的居民已被侵略国施行强暴,所以报仇的人只是剩下之民了。“余民”是一个专门名词,剩下的民可以译为“余民”,但在本节并不相宜,因为包括各国剩下之民,那是“所有剩下之民”,“余民”仅是以色列人。本节的对仗十分整齐:“因你抢夺许多的国,那些国剩下之民要抢夺你。”

{\Section:TopicID=250}6下∼8

  对迦勒底人所宣告的第一祸患是从他们的强暴行为而来的。哈巴谷不是抗议神吗?他同时代的犹大同胞不也这样抗议吗?耶和华答复了,也要藉着哈巴谷的嘴答复他的同胞。敌人不断地侵略抢夺,累积了许多战利品,也到处举债,搜刮当地的民脂民膏,当地的人民不敢不借。但是有一天被压迫的人民要起来,向迦勒底人要债,被压迫的人民成了债权人了,他们反过来索债了。他们已经好像从睡梦中醒过来了,他们要来打击你了,你反而成为他的掳物,成为被猎人捕获的动物了。你们过去抢夺了许多的国家,把那些国的人民杀害俘掳,现在那些国家中没有被杀被掳的人民联合起来了,那些本来弱小的强壮了,他们要来攻击你,因为你从前杀害他们的太多了──把他们城里的居民都杀害了。

2 第二祸患 二911

  第二祸患是有关不义之财。也许就是这一个祸,所以有人认为是指约雅敬,特别耶利米在耶廿二13中说:“那行不义盖房,行不公造楼,白白使用人的手工不给工价的,有祸了。”尤其希伯来文把“祸”字放在第一字,更加雷同。耶利米的经文从耶廿二18看来,绝对是对约雅敬的。和合本似乎认为五个祸都对迦勒底人,但是也未始不可部分是对别人的,好像第二祸就是对约雅敬的,在问题中也的确有对内政的不满而发的。(参阅本注释哈一24{\LinkToBook:TopicID=203,Name=壹 哈巴谷第一套問題 一24})但是二10“剪除多国之民”又像指迦勒底人了。本注释依照和合本的见解。

{\Section:TopicID=252}9

  为本家积蓄不义之财 本家的家可指王室,在我国这类用法很少,唐朝不能称唐家,也不能称李家。在西洋史上(受希伯来之影响?) House of - ──,可以指王室或朝代。为本家就是为他自己的国了。积蓄不义之财或照现代本的“使自己的家致富”,但都无法译出哈巴谷的美。这些先知的预言,尽管哈巴谷要写在版上,他仍然是先作口头的预言。哈巴谷的口头传讲一定十分上口,也非常美,这里他再度用同一个字的变化,和相同的音来传讲。我们在哈一5中已指出,他的“惊奇”、“惊奇”,“工作”、“工作”。都是属于这一类,变换子音,不变元音,或加上另一音节的技巧。本节是“抢劫”,“抢劫”了“抢劫物”。他要说的是:“为本家抢劫了邪恶的抢劫物。”那些“抢劫物”的本身并不“邪恶”,而是他以不正当的手段去“抢劫”,就成为邪恶了。

  在高处搭窝 搭窝给我国的读者的第一个印象,大概是一个普通的住处。但是哈巴谷全书是诗体,那么对搭窝的了解应该不同了。窝对鸟是绝对的安全感,因为建筑在高处,所以有更强烈的安全感。如果是指约雅敬,也许还有高过地面,自称与神相等的不敬不虔,如果是指迦勒底人该是指他们的碉堡防御工事之类的建筑。

  指望免灾的有祸了 有祸了应在本节之开始,引用二6下之译法,应为“祸哉!你为本家……”指望免灾是“从恶的手中获得解脱”。恶的手是“当敌人来攻击的时候”,有高处所搭的窝来防守,可以固若金汤。

{\Section:TopicID=253}10

  你图谋剪除多国的民 剪除多国的民是解释你的图谋,你的图谋是你自以为高明的谋略。剪除有二个主要的解释:一是剪除,另一是“使……到绝境”。这两个实际上当然是相差不远的。

  犯了罪……自害己命 “你没有走在应走的道路上,以致害了自己的命。犯罪是最普通的一个动词,“不中标的”。

  使你的家蒙羞 你图谋当然希望自己的家得荣,结果适得其反,受到侮辱。

{\Section:TopicID=254}11

  墙里的石头必呼叫 这些墙是为非作歹,以不正当手段抢夺来的东西建筑的墙,自以为可以巩固国防的墙,石头是砌成墙的原料。呼叫在哈一2已出现,那里译为“呼求”;这里的呼叫是攻击某一个人,虽然文章中并没有这几个字,实际上墙里的石头发出叫声来攻击迦勒底人。现代本的翻译就是把包含的意思译出来,使读者能够明白。

  房内的栋梁必应声 这充份表现了希伯来诗的美,不但形态美(对仗之工),连意境和想象也超人一等,石头和栋梁都能发声。如果这是写实文章,显得滑稽了。房内的栋梁应是“木件中的栋梁必应声。这样比较对得好,原文中没有“房”,只有“木头”。墙的主要构成材料是石头;屋子里木制品中最主要的东西是栋梁。石头在呼叫攻击;栋梁起来响应,实在是富有诗意的画面,这些建筑物是你自己的建筑,现在起来攻击你了。

{\Section:TopicID=255}911

  第二祸是对那些专门去抢掳掠财物的人而说的,人的安全感都建立在不中用的钱财和物质的保障上。迦勒底人认为只有贪得无厌地征服其它国家,掳掠别人的财物,来充实自己的国库;以为只有在重要据点建筑防御工事,才不怕属国反叛,才能守住自己的领土。这些都错误了;其实,这些处置反而种了祸根。迦勒底人企图征服当时的世界,以为这样才算得上是强国,那里知道适得其反。这样就是犯罪了,总有一天各国要挣脱他的束缚。到那时候,别说那些征服国的民众了,连他们所建筑的防御工事,那些墙上的石头,那些木料都会起来反抗。

3 第三祸患 二1214

  穷兵黩武,滥用奴工之祸患。

{\Section:TopicID=257}12

  以人血建城 这里血字无人字。血在上文已出现,哈二8有杀人流血,那里是人的血;同一种用法在哈二17再度出现。值一提的是血用复数,这在许多次旧约出现的血中,并不多见。这当然是形容大量的血,也表示是由强暴杀人所流的血。建城的城是一个广泛的名词,可以指“人所住的城”,“城中一切的建设”,或是“城的防御设备,如碉堡、城墙等”。以上下文来看,似乎是以奴工来建设的防御工事为宜。

  以罪孽立邑 这里的罪孽指不公平的强暴行为。立邑的邑和城是同义词,邑字比较文雅,在诗体中出现,如果我们把血解释为特殊性的,城也解释为特性的(防御建筑物),那么罪孽刚好是一般性,邑也可以解释为一般性的。前后相对是十分精巧的对仗。

{\Section:TopicID=258}13

  众民所劳碌得来的,被火焚烧 从和合本的译文读来,这句话是预言,那些以人血建城,以罪孽立邑,当然是动员了众民,民是多数,显然不止是自己的人民,更多是以“不公平”的方式,把那些俘虏当作奴工,鞭笞他们来完成建设城防和城中一切设备。但是最终都要被火烧掉。城防工事不能帮助他们。但是,从原文结构看,也许是原则性的。哈巴谷以“看哪”开始,然后有问句“凡不是出于耶和华的,岂不……?”在本节末再讨论这一句话。

  列国由劳乏而得的,归于虚空 列国和众民是同一个字,本来能解释民或国,假如今日的国更多是政治体系,那么“民族”也许是更确切的翻译。劳乏……归于虚空是让自己做亳无结果疲乏的事。归于是一些非常有趣的复合前置词,它的意思是“只是为了”。虚空动词已经在一17(倒空)中出现。

  不都是出于万军之耶和华吗 上面已经提到哈巴谷的原词中有“看哪”,这种感叹词译经家是可以不译的,这也许是哈巴谷要引人注意就是了。这正像我国人说“瞧吧”,不见得真的要人去“瞧”;但是哈巴谷未始不是要人在一切古代的经历中看一看,不是出于万军之耶和华的,结果是怎样的。这句话本身是一句反面的修辞式的问句,他期待听众及读者同意他的说法:“不错,凡是不出于万军之耶和华的,不会有好的结果。这么说来问句下面的内容,“众民……归于虚空”是预言,更是原则性的、颠扑不破的定理了。万军之耶和华在本书中第一次出现;哈巴谷已经用过许多次耶和华了,加了万军是指一位宏伟的大元帅,他统领天上的天军天将,无数天使,和天际日月星辰,甚至也掌管地上的军队。因之,万军之耶和华是指绝对是这样的,这里更包含了“君无戏言”,他绝对要使那些众民所劳碌得来的,被火焚烧,列国由劳乏而得的,归于虚空。

{\Section:TopicID=259}14

  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要充满大地 本节是一句圣经中的名句,为很多人常引用的。它是跟着一句使人深思的问句以后,作者自己肯定的回答。原作的开始有“因为”,这不是“给理由”的“因为”,而是“从此看来一定是这样”的“因为”。大地要充满放在前面是更确切的翻译。大地是“神创造天地”的地。充满正像“耶和华的荣光,充满了帐幕”似的充满,两次在出四十3435中出现。大地无从自己充满,所以是被动的,它被充满。充满的是知识,荣耀是描写知识,耶和华更限制了某一种特别的知识。14节是非常精彩的,因为地面上“充满”的是人血、罪孽、劳碌、劳乏、焚烧、虚空,可是今后要被耶和华荣耀的知识所充满了。这知识应该是有关耶和华的知识,更是从耶和华那里来的知识。这是哈巴谷的预言,是耶和华给他的讯息,也是他的信念。这一个在当时看不清楚,说不明白的预言,在耶稣基督中完全应验了。耶稣才是真正来启示耶和华荣耀知识的,只有他才能使人真正认识耶和华。

  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 中文圣经的译文重复充满,而哈巴谷所用的动词是“覆盖”。整个海里都是水,但“覆盖”却较有诗意,才又没有重复充满。

{\Section:TopicID=260}1214

  第三祸患仍是针对着穷兵黩武的政策而说的,他们要遭殃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征用了许多奴工,把一些俘掳来的人民,不顾死活地要他们做工,许多工人甚至牺牲他们的生命来为迦勒底人建筑各项防御工事和建设城内的设备。根据考古学的发掘在尼布甲尼撒的时代,巴比伦的建设是惊人的。巴比伦的名字就是“神明的门”,这一名字代表了帝国,也代表了首都。巴比伦的首都有内外两道墙,两道墙的中间有护城河,更有壕沟。外城周围有二十五公里,宽度和坚固的程度,可以有马车在城墙上奔驰。墙的四周有八个城门,城上有许多碉堡。北门有一条“游行街”,直通到城南的“城隍庙”,那条街有一千公尺长,两旁墙上以花砖砌出一二○只狮子,更有五七五只龙和公牛的像,牠们都交错着装饰在两旁。许多公共场所和庙宇已经开掘出来了,至少有五十三处地方考古学家能指出来是什么地方。尼布甲尼撒的王宫更是极奢侈之顶峰,空中的屋顶花园是希腊人所谓的世界七奇景之一。假如哈巴谷所说的祸是对巴比伦而讲,要多少的血,多少罪孽才能造出这样的城来。他们有祸了,他们错了,只有出于耶和华的才是永琲滿A这一些许多奴工所建筑会有一天被焚烧,一切都归虚空。谁都不会同意,这样坚固的城的被毁灭,但是神的指示是没有错的。真正永琣s在的是神荣耀的知识,认识耶和华才是知识的开端。世上的一切建设都要过去,只有耶和华的知识永远长存,有一天这知识要像水在海中一样,这知识要遍满全地。

4 第四祸患 二1517

  沉湎于酒,而生祸患。

{\Section:TopicID=262}15

  给人酒喝 像以前三个祸一样,哈巴谷先开门见山地说:“要有祸了。”给人酒喝应是给“朋友”酒喝,或给“邻居”酒喝。给……酒喝。更恰当是“灌酒”。

  又加上毒物 希伯来文的文字字根来源不清楚,参考死海卷中之哈巴谷注释等获得的结果是除了和合本的译文外,又有“从酒袋中倒出来”,“加上了你的忿怒(因此,现代本译:你在忿怒下)”,译毒物是根据申卅二2433、诗五十八4等的毒字的变化而来;但是这字又能译为“酒袋”,当时没有瓶子,把酒放在皮袋里──倒是真正的酒囊,本注释接受“酒袋”,因为不断从酒袋里倒酒出来也能使他喝醉,加上毒物要“毒”死人了,这里毒物二字不像我国的蒙汗药,喝了蒙汗药是要昏倒的。

  使他喝醉 于是灌足了酒的人醉了。

  好看见他下体的 好是说出灌醉人的目的。看见已在一13{\LinkToBook:TopicID=125,Name=13}中讨论。他应是“他们”,他们灌醉了,别人是要看其下体。下体可译为“裸体”,但是所谓“裸体”最主要的部分还是“下体”。喝醉的人就不知廉耻,宽衣解带给人看下体了,尤其和二16的未受割礼的对照,更是十分有力。

  有祸了 这和二6912一样,应该放在句子的最前面。

{\Section:TopicID=263}16

  你满受羞辱 满受是“喝足了酒”的意思,这里的双关是你喝足了酒,你也饱受了羞辱。羞辱是丑行,是无耻的行动。

  不得荣耀 本来给人酒喝是要夸耀自己,看人下体更说明了自己高高在上,足以侮辱别人,那知他自己也没有获得光荣,因为他自己也失态了。

  你也喝罢 我们还没有看见叫人喝酒,而自己不喝的。好吧,你自己也喝罢,这是一个加强语气的句子。二1516,哈巴谷一连用了三次喝字,而每一个都不同的,不得不佩服他字汇之广。

  显出是未受割礼的 未受割礼是和合本的含蓄,实际上在圣经翻译中不这么译,又有什么办法呢?原文是“包皮”,难道译为“你喝醉了酒,也裸体,显出你的包皮来”?但是这样的对仗是工极了,刚好对前面的下体。希腊文和叙利亚文译为“走路蹒跚”。这是现代本的翻译,有许多译本是照希腊文本译的。但是喝醉了酒,步伐蹒跚,摇摇晃晃,算不得是真正的羞辱;而喝醉了酒看下体才真是羞辱。

  耶和华右手的杯必传到你手里 右手的杯不一定还有“左手的杯”,大部分的人都是用右手的,诗人的笔下,口中用右手的杯,更加生动而已。杯是一个中性的名词,它可以指福气,好像诗廿三5,“福杯满溢”;诗十六5,“是我杯中的分”;诗一一六13,“救恩的杯”。但它也可以是“祸殃的杯”,例如:诗七十五9,“耶和华手里有杯(给地上恶人喝的)”;赛五十一17,“忿怒之杯”等。这里是耶和华审判之杯。希伯来人想象丰富,用一个“杯”能道出那么多名堂!必传到你的手里并不表示耶和华手中的杯从一个人的手里传到另一个人的手里;而是因为迦勒底人不好,所以就“转”到你的手里;换言之,耶和华要审判你了。

  你的荣耀就变为大大的羞辱 和合本大大的羞辱比雅各王钦定本翻得好多了,但是我们无从把哈巴谷的用字巧妙地译出来,他用同样的音加一个音节变成一个加强语气的名词。而哈巴谷只用了三个字,羞辱在你的荣耀上。以世人的眼光,巴比伦有一切的荣耀。这里荣耀解释作“名誉”。

{\Section:TopicID=264}17

  你向利巴嫩行强暴……必遮盖你 强暴已见一2等处。字面上的翻译是“利巴嫩的强暴”;换句话说,利巴嫩遍地都受到你的强暴。这件事在以赛亚书中曾经描写,赛十四4有讽刺巴比伦王的歌,提到他曾去砍利巴嫩的香柏树。(参阅赛十四8及卅七24)遮盖你可解释为“使你不安”。迦勒底人大兴土木,当然要大量利巴嫩的香柏木。

  与残害惊吓野兽的事 由与字连接的两个子句同等重要。根据希伯来文圣经的排列,遮盖要和前一子句在一起;后一子句的动词是惊吓。这样不只是文法该当如此,对仗也“工”多了。(译文请阅本注释最后一段)其中最大的困难是原文为“使他惊吓”。本节的主词是“你”,第一个子句是遮盖你;第二子句虽然没有主词,但是第一子句的“你”应该可以借用,第二子句也应该是“惊吓你”。原文却是“惊吓他”,和合本因为“他”字有困难而没有翻,成了惊吓野兽,照原文翻应是残害野兽“惊吓他”。从英文标准修订本开始,如现代英文本,耶路撒冷圣经等都根据希腊文、叙利亚文翻译,改为“你”,和上一子句遥遥相对。这句话的意义是“不但杀戮人民,连野兽也残害。”这句话是形容他们军队的残酷。

  因你杀人流血,向国内的城,并城中一切居民施行强暴 这句话和二8的后半节完全一样。

{\Section:TopicID=265}1517

  灌醉了人酒,想侮辱别人的,自己反而也被侮辱了。第四祸患是人拼命灌醉别人,希望对方失态,可以看他的下体,他的意图是侮辱别人;那里知道在灌醉人酒的时候,他自己也猛喝,所以他自己也失态,不再是名誉高尚的人了,他甚至自己也跟人一样露出了自己的下体。这种不道德行为的表现,受到耶和华的审判。他们本来是声誉极高的人,至少有战无不胜的名声,但是现在极度的受辱。他们曾经砍伐利巴嫩的香柏木去盖造宫庭,他们曾经杀害许多人的性命,杀害野兽更是无数了。但是现在他自己要受到制裁了。他们要失败而惊慌受辱了。他们曾经对地上的万民施强暴,占领城池,屠杀人民,现在报应的日子到了。

5 第五祸患 二1819

  这是所宣告之五个祸患中最后的一个;最后的一个常常是最重要的一个。从希伯来人的思路而言,最重要的当然是宗教信仰。前面四个祸患都由不正确的信仰而起。

{\Section:TopicID=267}18

  雕刻的偶像 雕刻的是和合本加上去的。原文结构应该是“偶像有什么益处呢?”偶像指木或石头雕刻出来的人像或兽像,当作神明崇拜。

  人将他刻出来 人是“雕刻家”,刻和偶像是同一字根,拼法雷同,读起来非常好听。“塑像家把它雕刻出来”。

  有什么益处呢 是偶像有什么益处呢,不是人将他刻出来,有什么益处呢。这一个问题是自我解答的,与人无益,它自己还要别人雕刻。

  铸造的偶像 这是用金属铸造出来的像。

  就是虚谎的师傅 偶像明明是金属铸造出来的,却对人宣布说是善晓百事,岂非是虚谎吗?硬说偶像能教导人,不是虚谎的师傅吗?

  制造者倚靠这哑吧偶像有什么益处呢 和合本在本节第一次把制造者译成人。本子句再度出现拼法雷同的同根字,那是制造者和“制造品”。和合本未译。本句应译成:“制造者信赖他的制成品,他竟制造了哑吧偶像!”哈巴谷所用的哑吧和偶像,开始的第一个音节发音相同;他是用这些名词的能手。和合本出现三次偶像,哈巴谷用了三个不同名词:第一个是雕刻的偶像,第二个是铸造的神像,第三个是无价值之假神。这里的偶像一词外形上与“真神”的拼法有雷同之处,实际上另一字根,意义是“没有意义”,用作多数时,作“假神”解。有什么益处呢,原文无,重复前面的结构而已。

{\Section:TopicID=268}19

  对木偶说、醒起 木偶是“一块木头”,当然是指雕刻的偶像,醒起的含意是原先睡着的。

  对哑吧石像说、起来 对不会说话的石头说:“起来!”

  那人有祸了 跟前面的四个祸一样,有祸了应该先出现,拿上下文来说,应该19节和18节对调才好。耶路撒冷圣经就是1918两节对换的。本注释在试释时把1819节合拼在一起译,把祸字放在18节的开始,对读者容易了解多了。

  这个还能教训人吗? 教训是“指示”、“教导”,可以用来指祭司有权威性的解释律法和教导,也可用来指神对子民的指示。这里是指偶像。这个是单数的“他”,他是木偶或石像。“他能教训人?”

  看哪 感叹词,要人注意讲话者以下的言论。

  是包裹金银的 偶像的本身是木的,或是石的,外面包一层金。今日读者更懂的是镀金、镀银,而且国人对“镀金”的解释就是“假”的意思。

  其中亳无气息 气息是“呼吸”,“一点生气也没有”。

{\Section:TopicID=269}1819

  以神的子民而论,没有一件事比宗教信仰更重要,“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他们衡量别人的时候当然也以他们的宗教信仰为基础。假如和合本的假定是准确的话,中文圣经在第一祸就加了“迦勒底人”,以后虽然没有加,也必想当然耳;这一些祸患都是针对着迦勒底人说的。这正是对“迦勒底人自高自大,心不正直”(二4上)的演绎。前面在第三祸患解释“建城”“立邑”的时候对巴比伦的首都城防工事及内部的奢侈享受稍有介绍,这里我们再介绍他们的宗教信仰。巴比伦的名字就解释作“神明之门”,也就是说从巴比伦能朝见神明的意思。上面曾经介绍的游行街就是到一个主要的庙,这一庙的名字译成中文该是“星宿庙”。另一个大庙就是巴别塔了,这和创十一有连带关系,和合本所译的示拿地,在现代本已译成巴比伦平原,使读者对地理有更清楚的认识。这神使前人停止的工程(创十一8),巴比伦人在这上面造了“城隍庙”,他们的城隍是“玛尔杜克(Marduk)”本段经文是对这些庙宇中的神像而宣告的,那些崇拜偶像的人有祸了。那些偶像是木头是石头,是人的手所雕刻出来的,它们是哑吧,他们不会讲话,不会教导。它们在外面镀了金银,实际上没有气息,你要唤醒他,他醒不过来,你要他起来,他起不来。他对你一点益处也没有!不但没有益处,反而因此惹祸,崇拜偶像成了最大的祸患。

陆 神的尊敬 二20

  哈巴谷既然宣布了巴比伦人的祸患,尤其把异教偶像的崇拜当作所有祸患中最大的祸患,他要指出一条正路,不但以色列人要以耶和华为神,连全地的人,包括迦勒底人也该尊敬神。

{\Section:TopicID=271}20

  惟耶和华在他的圣殿中 惟是最普通的联接词,平时可译作正面的,如“和”、“于是”、“后来”等;也可译作相反的,如“但是”等。到底每处出现当如何处理是读经者从上下文来决定的。这里用惟,译者要读者感到强烈的“相反”联接。耶和华的重点在一2等已讨论,虽然不是每次用的时候,这些重点都要强调,但是不能否认,无意间强调之处依然存在。在圣殿中的殿是指会众崇拜的地方。哈巴谷所崇拜的所在是所罗门所建造的殿。通常有关“圣殿”有三个名词:一是“内殿(王上六5)”,也就是“至圣所”;另一是“外殿(王上六5)”,也就是本节所用的名词,另一是内殿、外殿加起来的总和,中文圣经上并没有一定的专门名词,在王上六1用“殿”。从中文翻译的文法来看,假如我们硬要分析的话,是先描写殿,然后再限定是谁的圣殿。可是哈巴谷是以“他的圣”来描写殿。实际的分别也许不多;但是这是哈巴谷的语气结构。

  全地的人 地是“起初神创造天地”的地,这里所指的全地也是“普天下”。

  都当在他面前肃敬静默 肃敬静默仅是一个字,其实静默已够,而这种不作声的静默是由恭敬耶和华而来,所以和合本加肃敬。近来“肃静”的一词常为人所乐用。现代中文译本所用的就是“肃静”。在他面前是非常好的翻译,这是中文文字结构和希伯来文巧合的地方。英文有时翻“面”字十分勉强,而中文和希伯来文都需要一个“面”字才能真正表达“前”。

{\Section:TopicID=272}20

  在宣告五个祸患中有两段中间的休歇,这两段休歇是纠正“有祸的人”的态度,它们是原则性的言论。这两句话竟成了旧约中最为人所乐于引用的金句,它们是二14和二20。尤其是后者,因为“主在圣殿中”的圣词就是根据这句经文谱的曲,成为许多教会每主日早晨必唱的宣召诗了。

  本节经文是要纠正偶像崇拜的缺点,偶像既是人雕刻出来的,是不会作声的,是亳无气息的,哈巴谷叫人不要去崇拜,他不能不介绍一位与这些偶像完全不同的真神。这位真神是耶和华,他是神圣的,与众不同的,当他在殿里的时候,普天下的人都当肃静。哈巴谷信这位神是全世界所有人类的神,迦勒底人不拜他是因为不认识他。现在经过哈巴谷的宣告,他命令天下众生都服从他。他在圣殿中就是掌权,就是发号施令,全世界人都当服从遵守,肃静地听他的命令。── 周联华《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