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西番雅书导论

 

{\Section:TopicID=169}Ⅰ 时代与民族

  约西亚(主前640609年)是犹大国的第十六个国王(王下二十一26∼二十三30;代下三十三25∼三十五27);北国以色列于主前七二二年被掳后,南国仍存留着89。以西番雅名义发出的这些预言,就是在他作王期间(一1),而这个日期也没有太大的争议90。因此,这位先知必定是和那鸿、哈巴谷及耶利米同时代的人。不过,有些讨论是针对︰这些预言究竟是在这国王统治下哪段时间发出的?约西亚的曾祖父希西家已经恢复了耶和华崇拜,但这政策后来却不孚众望,又被偶像崇拜和异教习俗所取代(见王下十八46)。这改革是短暂的,因为他的儿子玛拿西变本加厉地将已废除的这些行为都恢复了(王下二十一118),而玛拿西的儿子亚们并未匡正这种情形(王下二十一1926)。只有在约西亚作王期间(约在主前621年),官方才再次恢复耶和华崇拜,废止异教迷信。根据一章49节提及的异教影响力,按照前述废止异教的日子,有人提议说这些预言是在约西亚改革之前发出的。这是有可能的,但却不能肯定。因为在公众的行为上,甚至是国家的领袖间,官方的政策未必总是到处受遵奉。第一章列举的罪行虽然可以反映出改革前的光景,却也可以是改革运动开始后,混合宗教尚未完全根除的遗迹。

  这个预言的时期至少可以定在耶利米开始事奉之时,因为后者曾谴责同样的一些异教影响(番一45;参︰耶二8,八2,十九513,三十二35)。甚至在西番雅尽了他的职事之后,耶利米仍然谴责这些行为,这就证明了下面的说法︰约西亚的改革并不是像列王纪和历代志记载的那样激进、普遍。

  详细地分析约西亚作王期间的历史事件后,令人相信至少第二至三章的背景是在约西亚改革前的最后十年91。这主要是根据二章415节所描绘,犹大与列邦间交互影响的历史事件来分析的。在这段期间,约西亚企图加强国力,在周围地区扩张他的统治权(参︰王下二十三1520,那里提及他的部分改革,他能在邻近的撒玛利亚地区执行控制权)。

  从征服迦南时期开始,非利士人一直都是以色列人的世仇大敌。他们的力量逐渐强大,直到王国早期,才被大卫所征服,但大卫并未能完全根绝他们的威胁92。非利士人集中在临近地中海的五个城邦──亚实突、亚实基伦、以革伦、迦萨和迦特。在西番雅的时代,迦特已经衰退而不重要了,但其它四座城巿仍然存在。他们从针对列国所发的头一个神谕得了审判的警告(二47;参︰赛十四2832;耶四十七;摩一68;亚九57)。西番雅的神谕可以反映出约西亚的扩张欲望。有圣经之外的证据可以证明,在他作王期间,犹大至少控制了非利士部分地区93

  摩押和亚扪是以色列人在约但河东的两个邻国,根据圣经记载,这两个民族有血缘关系(创十九3638)。他们有时也主动侵略以色列(参︰民二十二∼二十四;书二十四9;士三1230,十一17;撒上十一111,十二12,十四47;王下一1,三427;代下二十130);因为他们在地理位置上最接近犹大地,很自然会受到约西亚扩张理念的影响(二81194

  古实──或衣索匹亚──曾于埃及第二十五王朝时统治埃及(约主前716663年),国力达到颠峰;却因亚述于主前六六三年入侵埃及而告终结95。西番雅所述的毁灭(二12)可以追溯到此次事件96;而他所用的地理名称也可以用较广义的角度来解释,即泛指整体埃及(参︰赛二十4;结三十49)。古实既是这个区域两个主要势力之一,也必面对耶和华以色列之神的大能(二12;参三10)。

  亚述是主前第八至第七世纪的另一重要国家97。它于主前七二二年挫败了以色列国,将以国的领导阶层掳走(参︰王下十七441,十八912);在约西亚的时代,亚述似乎仍是所向无敌。但是在主前六一二年间,她的首都尼尼微(二13)陷落,整个帝国也于主前六○五年亡于巴比伦人手中。所以西番雅书中的预言(二1315),必然是在主前六一二年以前写成的。

  整个预言首先是直接针对犹大国(一4;参一1),尤其是针对她的首都耶路撒冷(一412,三1416)。后者也称为锡安(三1416),使人回忆到这座城是大卫从耶布斯人手中夺来的(参︰撒下五610;王上八1),她也是神的圣城(参︰诗四十八12;珥三1617)。她的罪表明她不配圣城的含义(一49);但因着耶和华的恩典,她特别的身分将要得着恢复,她也将能再次承受此名字(三1417)。

 

89 参布赖特,《以色列史》,330339页。

90 L. P. Smith and E. R. Lacheman, 'The authorship of the book of Zephaniah', JNES 9 (1950), pp. 137142,提议说这个题词是约主前二百年的伪作;但他们的建议并未被采纳。

91 D. L. Christensen, 'Zephaniah 2: 415: A Theological Basis for Josiah's Program of Political Expansion', CBQ (1984), pp. 669682.

92 POTT, pp. 5378; NBD, pp. 931933.

93 ANET, p. 568,参在这地区一位犹大总督的便条。

94 POTT, pp. 229258; NBD, pp. 3031, 786787.

95 布赖特,《以色列史》,324页;E. Ullendorff, Ethiopia and the Bible (Schweich Lectur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8); K. A. Kitchen, 'Cush', NBD, pp. 256257.

96 Christensen, 'Theological Basis', p. 681.

Ⅱ 先知西番雅

  除了西番雅在预言第1节的略传外,我们对这位先知一无所知。他的家谱是众先知中最长的,说他是希西家的后裔。这位希西家显然是指犹大国的第十四位国王(主前716686年),他也是约西亚王的祖先,西番雅就是在约西亚作王期间说预言的(一1)。他的名字,“耶和华隐藏/保护”,可能是指他是在玛拿西作王期间(主前686642年)出生的,神保护这个孩子免于玛拿西的血腥和危险(参︰王下二十一16,二十四34)。

  西番雅熟悉耶路撒冷的地理和人口结构(一1013,三14),这暗示他若不是在首都土生土长的,也必定是长久居住在城中。先知对祭司和献祭的事特别有兴趣(一4579,三418),因此有些学者建议说︰西番雅是与圣殿有关的官方先知,但这提议的说服力不够。所有信靠耶和华的人,尤其是一个蒙神呼召作祂百姓先知的人,必然深受圣殿吸引,关切圣殿,因为那是他们属天的君王在地上的居所。所以先知这兴趣并不能证明这些学者的提议;相反地,先知若没有这兴趣,反倒显得突兀呢!

 

97 POTT, pp. 156178; NBD, pp. 98103.

Ⅲ 信息

  西番雅预言的中心──不仅在结构上(见103104页的大纲{\LinkToBook:TopicID=173,Name= 西番雅書大綱}),也在神学上将全书结合起来──是耶和华的日子这概念。西番雅虽非第一个(参︰摩五1820,八914;赛二,十三,三十四;珥二),也不是最后一个(参︰耶四十六∼五十一;结七)写到这个主题的先知,但像他这般专注于单一主题的,却是绝无仅有了。

  这日子就像一个钱币一样,虽然两面不同,却结合了相关的情况。这事实在本书中比其它先知书有更充分的发挥,别的先知通常都是强调某一个因素,却缺少或排除了另一个因素。同一个耶和华的日子之两面乃是审判与祝福。这日子具有这两种特征,每种都影响同一班百姓,也都有类似的时间架构,但每种都有不同的原因。

  神宣告那迫在眉睫的审判,有一般性的、针对人类的(一23),也有特别的,针对祂的百姓犹大的(一46);这就引导我们思想耶和华日子的光景(一818,二4∼三8)。这日子近了(一714)──迫近,而且正急速临近。耶和华立约之民──以色列的罪,和人类全体的恶行,正催促这日子来临。以色列人所犯的罪,是多次违背约中的重要应许,包括一切居民(一4612)和领袖(三34)。这些罪包括混合宗教(一45),即违背了第一条诫命(出二十3;申五7)。同样普遍的是冷漠,这种态度的前提是︰“既然立约的神对这百姓不再有兴趣,那他们又何必顺服祂呢?”(一12)这也伴随着骄傲,确信他们可以自给自足(参二3)。

  列国的罪也促使神的手审判他们(参︰创六57;摩一3∼二3)。虽然不是每个提及的国家都犯了特别的错,但却有两个错是与犹大被定的罪一致的。摩押侮辱、威胁神的百姓(二8),所侮辱的乃是他们的王──耶和华自己。祂自己的百姓对祂本身和祂的能力兴趣缺缺(一12),这使邻邦也采取同样的态度。他们感觉可以目空一切地轻蔑神而安然无恙。这也伴随着他们自己的骄傲(二10;参15节),对自己的计划充满自信,与犹大本身的骄傲一样。

  因为普世都触动神的忿怒,神将要执行普世的审判。全地的主宰要在全世界执行祂的主权,刑罚那些敌挡祂的人。然而神的反应并非反复无常、无缘无故的;相反地,这反应是建立在一位公义、圣洁之神的属性这根基上,祂本身是受约所约束的,而且祂也要别人遵守他们在约中的责任。这审判虽然是普世的,却不是永久不变的,因为主的日子还有另外一面。

  这日子的第二部分与祝福有关。这并非任何外来刺激的结果,乃是从耶和华的属性──一位守约的神──而来。祂赐下盼望给祂自己的百姓(三1120),不仅因为有些人将要归回这约(参︰申三十,尤其是第2节),也因为祂从来不曾弃绝这约,祂的应许必要实现。那些将要蒙福之人乃是余民(二39,三1213),那些不倚靠自己的骄傲(参一12,二3),反倒谦卑倚靠神,相信祂有能力行善的人。盼望也延及列邦(三910);虽然他们与摩西之约的恩福无关,但他们却要接受耶和华的恩典。

  耶和华日子的这两面,同有两个时间架构。直接给犹大的信息是︰她和列邦要在非常近的将来受刑罚(一418),但在短时间内也可能会有盼望(二3)。然而这信息在这两方面都要进一步发展,从历史上的临近往前推展,朝向末世的应验。在非特定的将来,犹大和列邦不仅都要面对审判(三118),也都要享受恩福(三13179)。

  在希西家有力的改革之后,竟然有如此严重之道德和属灵的堕落(见93页及下{\LinkToBook:TopicID=169,Name= Ⅰ 時代與民族});与西番雅同时代的约西亚仍需施行这些改革(见王下二十三31∼二十四4);当人注意到上述事实,就能看出预言的另一重要部分。光靠前一代的信心和敬虔是不够的。每一个后继之王,每一代的以色列人,都必须个别地顺服这约,教会中的每一代也仍是如此。无论是二十世纪的教会,或以色列的君主政体,都不能是神第二代的儿女。每一个人都必须个别、亲自地顺服神。

Ⅳ 西番雅书

  本书的完整性曾经一度受到质疑,但却没有客观的证据可以证明︰西番雅书在现有的形式之外,曾以另一形式流传。本书惟一一处编辑附记是它的标题,但却无法确定这附记是在什么时候加在这个神谕集成上的。附加上去的时间,最合逻辑的乃是在全书收集完成后,也就是在先知生平的晚期,或以后的任何时期。

  不同的学者曾以两个不同的根据为基础,提议说本书有第二手的附记。首先,书中有些经文代表的是约西亚王以后的历史,而本书却声称是在约西亚年间写成的。例如︰二章15节对尼尼微的描绘,彷佛尼尼微已遭毁灭似的,预设了她在主前六一二年陷落。然而,希伯来预言一个常见的形式是“预言的完成式”(prophetic perfect),是用来表达一个已经完成之动作的动词。当神宣称一个未来的意图或预言,希伯来先知就视这些事件为确定的,好像是已经完成了似的;因着这些事件之源头的主权和能力,这些事经常被描写为已经完成了。其次,有人曾提议说︰被掳前,先知所传的是审判的信息,切合百姓所需──悔改离开自己的罪。但被掳期间,百姓的需要已经改变了。百姓遭受了被掳的痛苦,质疑耶和华的信实,甚至祂的存在;他们所需要的不是审判的信息,而是盼望的信息。所以,盼望的信息必定是属于被掳期间的(三920)。然而这是一种循环证论,所根据的是假设,而不是证据。惟一客观的证据是混合着审判与盼望的正典经文,有时虽有不同的比例,但总是两者并存。一个人若是根据自己的假设而修正经文,使适合这假设,他就不是诚实地对待证据了。

  从本书的内容可以看出全书逻辑上的一致(见103104{\LinkToBook:TopicID=173,Name= 西番雅書大綱})︰审判(一26)促使先知想到终极的审判──耶和华的日子(一7∼三20),并且描绘了这日子的两面。对于那些不遵守神之约的人,那日子确实与审判有关(一8∼三8),但借着神的恩典,这日子也带有盼望(三920)。

  本书预言虽是一致,却是由一些小单元组合而成的,这些小单元各有说话对象、内容、文学形式等转变。所用的文学类型包括审判的神谕(一234689等)、回应的呼召(一7,二13,三8)──包括一个赞美的呼召和一首赞美的诗歌(三1417)──以及救恩的神谕(三9131820)。这些个别的小单元证明了本书内在的完整,尤其是在喜乐的诗歌中(三1417)。这首诗歌的文学结构是中心平行句(concentric parallelism),在这种结构中,头一个句子与最后一句相称,第二个句子与倒数第二句相称,以此类推,最后在其中心达到高潮──“不要惧怕”。百姓在此欢欣的原因是神的爱,这是整首诗的开始;与此相称的是全诗的结束︰耶和华因着百姓归向祂而喜乐。神是大有能力的主,祂和祂的同在环绕着信息的高峰,耶路撒冷──神的城的盼望,她可以不再惧怕。这从下面的图解可以看出︰

 

  A  锡安歌唱(三14a

  B   以色列的欢呼(三14b

  C    耶路撒冷的喜乐(三14c

  D     耶和华的拯救(三15ab

  E      耶和华王的同在(三15c

  F       不再惧怕(三15d

  G        耶路撒冷未来的信息(三16a

  F1      不要惧怕(三16bc

  E1     耶和华神的同在(三17a

  D1    大能的拯救者(三17b

  C1   神的喜乐(三17c

  B1  耶和华的沉默(三17d

  A1 耶和华歌唱(三17e

 

  预言的最后两节,也是由重复阶梯式或综合平行句(step or synthetic parallelism)而结合在一起。1920节都是以时间副词修饰语“那时”开始,其主要构成要素则是聚集神的百姓。后面两个句子则与赐下“称赞”和“名称”有关,而且这是普世性的(19节“在全地”;20节“在地上的万民中”)。这种平行句可以图解如下︰

 

  A   那时──聚集

   B   称赞与名声

    C   在全地

  A1  那时──聚集

   B1  称赞与名声

    C1  在地上的万民中

 

  西番雅的整个信息最后结合在一个庄严的包含句(inclusio98中。在这包含句中,开头与结尾都是耶和华,以色列公义与守约的神,祂的话(一1)已经说了(三20)。

 

98 包含句,是用一个字词或意念,在一个文学单元的开头和结尾作为重复的关键要素。

西番雅书大纲

Ⅰ 标题(一1

Ⅱ 审判(一26

 A 人类(一23

 B 犹大与耶路撒冷(一46

Ⅲ 耶和华的日子(一7∼三20

 A 宣告(一7

 B 那日子的性质──审判(一818

   i.     审判神的百姓(一813

   ii.    审判世人(一1418

 C 要求的响应(二13

 D 审判的特别情景(二4∼三8

   i.     非利士(二47

   ii.    摩押和亚扪(二811

   iii.   古实(二12

   iv.   亚述(二1315

   v.    耶路撒冷(三17

    a.    罪恶重重(三15

    b.    忽略实例(三67

   vi.   世人(三8

 E 那日子的性质──盼望(三920

   i.     列邦归正(三910

   ii.    余民存留(三1113

   iii.   喜乐之歌(三1417

   iv.   神的应许(三1820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