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西番雅书第二章

 

C 要求的响应(二13

  作者广泛地谈过普世的审判(一1418)后,再次将注意力转向神自己的百姓(见一413);但稍后还要再继续谈论普世的审判(415节)。现在仍有严厉的审判(2节),但若对耶和华有正确的响应,这审判仍有缓和的希望(3节)。

  12. 神的百姓这次被称为一个国民(go^y;思高作“民族”,现中作“国家”),这个字通常是指异教百姓,不过有时也用来指以色列自己(如︰出十九6;申四6;赛一4,九3,十6;参︰番二9)。作者刻意使用这字,指出以色列人的行为和对神的态度,就像异教国家一样“可耻”(NIV;中文译本皆和 RSV 一样,作不知羞耻的)。尽管承认祂乃是成为耶和华真正的立约之民(`am)的必要条件(89节;参︰出六7;申七6),他们仍不承认祂。他们所受的呼召是︰趁着还不太迟以先,应当聚集前来。形容这百姓的词句语意不清。可能是指他们缺乏羞耻的特性(和合、吕译、思高、现中;叁 RSVNIV),这是跟随七十士译本的传统;但这动词通常是指意愿或渴望(参︰创三十一30;诗八十四2)。有人提议说︰否定语助词“不”应该理解为动词的受词──“虚无”,指偶像,就像别处轻蔑地称呼它们的经文一样(如︰王下十七15;耶二5114。百姓渴望“虚无”之神的帮助,而非宇宙创造者的帮助(参︰耶二1113)。这可能与一章612节对这百姓的描述有关。然而,这提议似乎不合这语助词正常的用法。虽然用法不确定,这称呼显然是不讨人喜欢的,因为上下文对神的百姓都是持否定的态度。

  这百姓要快快回应,因为有几件事已迫在眉睫,就快临到了,正如三次重复的以先所显示的(和合本分别译作没有、未、未到以先)。这又是指耶和华日子迫近的另一个暗示(一714)。在此将这日子描写为与祂的发怒(参︰哀二22)、烈怒(三8;参︰出三十二12;赛十三913;何十一9;鸿一6)有关,这些都要临到这国家,作为罪恶的结果。

  3. 一个正面的命令临到了世上……的谦卑人(RSVJBNIVAV 作“温柔的人”)。这些乃是灵里贫穷的人(参三12;赛十一4;摩八4;太五3),倚靠神为他们辩白,而不是倚靠他们自己的势力或图谋。他们是谦卑的人,知道自己一无帮助;所以他们在此蒙召寻求三件事(参第2节第三次重复的“以先”)。首先他们要寻求耶和华,他们立约的神。祂的日子要带给那些不寻求祂之人(参一6)──如以色列中一些人──的,正是祂的忿怒和审判。而且,与那些弃绝神之人相反的,谦卑人还要活出敬虔的生活来,其标志是“行公平”(和合本作遵守耶和华典章,参吕译、思高;现中作“听从祂命令”,叁 NIVRSVJB)。在圣经中,公平经常与公义一起出现(参︰赛一21,九7;摩五24),这也是他们要寻求的。并且还要寻求谦卑,向神降服(参︰民十二3;撒下二十二36;诗四十五4;箴十五33)。要寻求这些积极、敬虔的属性,以取代那正在蔓延的顽固异教主义;但就算如此,还不保证能够得救,得以隐藏起来,脱离耶和华忿怒的毁灭。神能拯救,但祂也能刑罚;所以敬虔之人可以有盼望,但却没有保证。因为连最敬虔之人也曾背约,这约正是他们蒙召要归回的。所以耶和华选择拯救,终极说来,乃是恩典的抉择。

  在这节经文中,关于神的帮助一个最具神学意义的字眼乃是或者(参︰出三十二30;摩五15)。有人提议说,这个“或者”指犹大可能悔改而后得救,如此,不确定的乃是百姓的反应,而不是神。然而,西番雅对于百姓悔改的可能性似乎不抱太多希望(三7)。所以这个提议虽然在神学上较能令人接受,但似乎不为经文句法支持。因着祂的圣洁和公平,神能刑罚罪孽,也必须刑罚罪孽;这是可以确定的,而且祂也持续不断地以此提醒祂的百姓。然而这并非祂属性中的一切,人类也未必是全然失丧的。事实上,人类并未被毁灭,是因着神的怜悯、慈悲与仁爱,这同样是祂属性的一部分。罪恶必会导致刑罚,这是以色列人可以确定的;但他们同样可以肯定的是︰悔改、归回与神之间立约的关系,将导致他们的得救与复兴(参︰出三十四67;申三十110;尼九17;诗一三○4;但九9;约壹一9)。“可能”这词确保了神主权的自由,但祂丰满的属性却使这“可能”免于任何焦虑与不安;因为神值得信靠,祂既是一切受造之物的审判者,必要行公义的事(创十八25)。从人这一面来说,不当将神的赦免误用成“廉价的恩典”──罪恶免受刑罚的保证书(参︰罗六1);但从神这一面来说,面对着真实的悔改,除了赦免之外,再也不可能有别的回应了。神命令那些犯罪的百姓要响应祂,而祂对他们的响应则可稳妥地由祂决定。

 

114 Sabottka, pp. 6263.

D 审判的特别情景(二4∼三8

{\Section:TopicID=186}i. 非利士(二47

  西番雅继续谈论审判的事,别的国家也要经历审判(参一18),他即以周围列国要遭遇的事为例,来警告犹大,提出很好的悔改理由,就如前面已经提出的警告一样(13节)。在第13节,以及第4节到三章8节间的因果关联,是以三章8节的语助词“因为”连结,这词将对列国的神谕和对耶和华日子的描述连接起来,但 NIV 省略了这个字,所以失落了这种有力的连结。

  4. 非利士的四个重要城巿,受到毁灭迫近的警告。头一句和最后一句以押头韵方式表达,这一样是以使用类似的子音为基础的字技115。四个城邦是依序由南到北列出的,迦萨、亚实基伦、亚实突、以革伦必各自见弃(参︰赛十七9;耶四29),“成为荒场”(参︰利二十六33;耶四27,九10),因居民被逐出而人口减少(参︰诗七十八55,八十8;弥二9),被拔出根来(参︰传三2)。这里说亚实突的不幸是发生在正午时分,可能是指在日头令人昏昏欲睡的炎热中,忽然间,意料之外的挫败(参︰撒下四5;王上二十16;耶六4,十五8),或指攻击的力量只需半天即可奏效。

  5. 耶和华现在借着先知直接对非利士人说话。称他们为基利提族(参︰撒上三十14;撒下十五18;结二十五16),指他们早期与克里特岛(Crete)的地理关联。这神谕强调他们沿海之地的居民(6节)有祸了(参︰摩五18,六1;哈二9121519),警告他们说,他们是耶和华的话临到的对象。神亲自执行毁灭他们的刑罚,宣告祂将要使非利士的居民灭绝。非利士人之地被称为迦南,这是一个奇怪的称呼。这字通常是指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入侵以前,这块地之原住民的境界。它显然也用来指南方沿海之地(参︰书十三3)。这可能是提及这区域上进行的商业贸易行为(见一11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8,Name= Ⅲ 耶和華的頭一個答覆(一511})。

  67. 这里并没有将非利士地的前景描写成永远荒废,这地还要重新被牧人和他们羊群的圈(RSV)占据。第6节中间的子句造成一些文法上的困难,但它似乎是再次提及基利提族(见5节)116要占领草场(参︰诗二十三2;耶二十三3;珥二22;摩一2),这草场却将要被别人──犹大家的“遗民”(思高;和合本作剩下的人)──所夺。

  余民的观念有两面含义,显出神圣洁的审判,以及祂恩典的赐福(耶和华的日子也有类似之两面性,参9798页)。神对罪恶的审判是如此有毁灭性,以致这国家枯竭,甚至到只有余民──少数经过猛烈击打后仍然活着的人──存留的地步(参︰创七23;赛十七6)。然而在这些以及其它一些事例中,每件事至少都还蕴含着盼望的一面,因为百姓并非彻底被除去(参︰书十40;耶五十26)。至少有余民──少数经过猛然击打后仍然活着的人──存留。这里的余民(参一4,二9,三13)是从神的刑罚中逃脱之人,乃是以色列之盼望的象征,因为预示的审判并非全面的。在先知书中,余民这主题相当普遍(参︰耶二十三3;摩五15;弥二12,五78),同时例证了神刑罚的严酷,以及祂怜悯的恩慈。毁灭将临,但并非全然灭绝。

  新居民也要使用非利士人的居处住宿(二14,三13)。这祝福的肇因是耶和华──以色列人信实的立约之神──亲自以恩慈眷顾(参︰创二十一1;耶十五15)。神百姓的“故业”必得恢复(吕译;和合本作使他们被掳的人归回;参思高“转变他们的境遇”;见三20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98,Name=iv. 神的應許(三1820}),不再像先前一样丧失。

  关于非利士的经文是一个单元,这由其内含式的,或包围式的结构可以看出来,这结构以一个要素开始一个单元,又在单元结束时重复使用这要素。在这一小段中,原因语助词因为(4节;见122{\LinkToBook:TopicID=186,Name=i. 非利士(二47})引入了神对以色列的眷顾,这要素也结束了第7节(见和合本、吕译、思高、AVRSVNEBJB)。现代中文译本和 NIV 没有译出这个语助词,故无法表达出这种结构的力量。

 

115 `azza^h `@zu^ba^h `eqron te{`aqe{r.

116 “草场”(nevo{t kero{t)的韵母中有一个元音改变为 keret 所致。有人提议另一个字根,指挖掘之意,结果就变作“洞穴”(吕译)或保护用的“草棚”(现中、NEB)。

ii. 摩押和亚扪(二811

  神继续以第一人称发言(见二5),这次是把焦点指向约但河外的两个民族。依据圣经记载,这两个民族与以色列人有血缘关系(见创十二45,十九3038;见95{\LinkToBook:TopicID=169,Name= Ⅰ 時代與民族});尽管如此,他们却经常与以色列人为敌,或者是主动地与以色列对立,或者是以言词攻击他们,就像他们在这段经文中所作的一样(810节)。其它的神谕曾分别以这两个国家为主角(赛十五∼十六;耶四十八,四十九16;结二十五111;摩一13∼二3),但从未像这里一样,将两者结合在一个神谕中。先知也使用这神谕宣告未来普世都会归向耶和华(11节)。

  8. 这里清楚说明摩押人和亚扪人的罪行(参15节,三147),并且加上他们要承受的各种刑罚。言语上的攻击──“嘲骂”(吕译;和合本作毁谤;见三18注释{\LinkToBook:TopicID=198,Name=iv. 神的應許(三1820};参︰赛二十五8,五十一7;结十六57,三十六15)和辱骂或亵渎(参︰民十五30;王下十九622;赛五十一7;结五15)──都是针对耶和华立约的百姓,就是以色列人(见哈三13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6,Name=ii. 神的爭戰(三815})。这节经文的最后一个侵犯举动,也可能是口头上的,不过这个子句的意义并不清楚。字面的意思是“扩张他们的边界”,有的译本将这子句视为描写他们牺牲以色列人而扩张边境(NEB),但别的地方却找不到这个文法结构有类似的意义。这结构在别处是用作自夸的意义(见吕译、现中、RSVJBAV;参︰诗五十五12,一三八2;耶四十八2642;结三十五13),这意义适合这里的上下文,指为了带给敌人的困扰而暗自庆幸。

  9. 这些罪行带来的审判,以极严肃而有力的语句宣布出来。以神大有能力的名字和称呼──万军之耶和华(强调祂作为神圣之战士的本性,见哈三815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6,Name=ii. 神的爭戰(三815}8287页)和以色列的神──来保证这审判必然临到。所以祂是普世的神,更是与祂自己立约之民有个别关系的神。这里更以神指着自己永生所起的誓言来加强这宣言(参︰撒上十四3945,十九6;赛四十九18;耶二十二24,四十六18)︰这可畏的警告必然实现。这两个国家的刑罚,将会像所多玛和蛾摩拉那可怕的毁灭一样,这两个靠近死海的城巿因罪恶而遭彻底毁灭(创十九2426;参︰申二十九23;赛一9)。先知刻意比较这两个国家,因为摩押和亚扪这两民族的祖先生于乱伦,这是圣经记载这两个城巿毁灭后的片段(创十九3038)。刺草(多数中译本及 AVRSVJB;现中和 NEBNIV 则作“莠草”;参︰伯三十7;箴二十四31)、盐坑(多数中译本及 AVRSVNIV;思高和 NEBJB 作“盐堆”;参︰诗六十五13117,及永远“荒废之地”(多数中译本及 RSVNEB),对照出先前的绿油油和丰收都已失去。这三方面的对比都取自两个城巿的光景︰植物(创十九25;申二十九23)、盐(创十九26;申二十九23),和长久荒凉(参︰赛十三1920;耶五十3940)。这刑罚将为摩押和亚扪所嘲谑的人带来好处(见8节),他们是神立约的百姓(8节)中的“余民”(思高;参吕译;和合本作所剩下的;参7节,三13)和所余剩的人(参︰弥五3;亚十四2)。以色列人不再是外来侵略的首当其冲者,他们自己现在反倒要掳掠他们的仇敌(参︰赛十一14,二十四3;摩三11),夺取他们的地业,正如他们对待迦南地原住民一样(参︰创十五7,二十二17;申一8;不过这些经文所用的是另一个动词)。神抬举那受欺压之人,使那压迫人的降为卑,祂的公平就在此显明出来了。

  10. 现在,先知自己以散文讲论,扼要叙述耶和华刚刚赐下的神谕(89节)。他描写这一切的错误都是从骄傲(参15节;诗五十九12;赛十三11,十六6;结十六49)而来。详细列出的行动是第8节的复述,而耶和华的名字和称呼则是从第9节而来。

  11. 这神谕从摩押和亚扪狭窄的地理和历史焦点,进一步论及世界其余地方,并以此结束。耶和华向约但河外这两个区域显出祂可畏的大能(参︰出三十四10;诗四十七2,六十六5,八十九7),因为祂必要攻击世上的一切神祇(思高;和合本作诸神)。用来描写耶和华行动的动词只出现在这里,但其字根意义似乎是“使贫瘠或失丧”(参︰赛十16,十七4;弥六10)。所以,神正在显示诸神的软弱和他们能力的减弱,因为祂至终要毁灭敬拜他们之人的能力,以及他们的军队(参三819)。祂不只要除掉诸神的能力,连那些敬拜他们的人也要向耶和华“俯伏下拜”(RSV;和合本作敬拜)。这些异教国家将要从他们最远的“国土”(现中;其余中文译本多作地方)敬拜祂,每个人都在自己居住的所在敬拜祂。这可能意味着外邦人将成群来到耶路撒冷(参︰赛二3;弥四1;亚十四16);或是指在地理上、种族上;耶和华崇拜不再局限在一个地方、一个民族,而是所有人都要认识祂(见三9)。这节经文前后两半的结尾有着结构上的平行(见 AVRSV、吕译、思高),藉以将被毁灭的全体诸神(思高︰“一切”神祇)和敬拜真神的普世(现中︰“每一”国家)范围相对比。

 

117 后者的译法是根据同语源之亚喀得文 karu^(堆)而来,但前者较切合希伯来文字根 ka{ra^h,“挖、凿”(参︰创五十5;诗七15,四十6AV 边注)。

iii. 古实(二12

  下一个神谕移向以色列南方,与古实人或衣索匹亚人有关。这可能暗指埃及是当时两大势力之一,曾在主前八世纪末及七世纪初降服于衣索匹亚人第二十五王朝(见95{\LinkToBook:TopicID=169,Name= Ⅰ 時代與民族};参三10;赛十一11,十八,二十36)。然而它也可能是指埃及被波斯王冈比西斯二世(Cambyses Ⅱ)打败,时维主前五二五年。如果它是指衣索匹亚,而不是埃及,我们知道冈比西斯也曾在同一段时间内出征上埃及一带。耶和华在此直接向这国家说话,它将遭到军事上的毁灭,必被耶和华自己的刀(参︰赛三十四56,六十六16)杀死(参︰民十九18;赛二十二2;耶十四18)。

iv. 亚述(二1315

  现在又转往北方,耶和华攻击当时第二个主要势力──亚述和它的京城尼尼微(参那鸿书{\LinkToBook:TopicID=106,Name= Ⅱ 時期})。耶和华决心以审判的姿态伸手(见一4及该处所提及的经文{\LinkToBook:TopicID=178,Name= B 猶大與耶路撒冷(一46})毁灭他们(参5节;申十一4;诗五6,二十一10;赛二十六14)。甚至连他们最坚固的城巿尼尼微(参︰拿一2,三3)也要变为荒凉(参915节),恢复为干燥的旷野(参︰诗六十三1;耶二6,五十12,五十一43;珥二20)。d

  14. 此节列举了一些居住在城内的动物,以强调其彻底荒废的情景。这些动物包括驯良的群畜(参︰创三十二19;诗七十八52;赛四十11)以及野生的走兽(NIV 作“受造之物”),这字在经文上难以决定其形式118。这两个族群显然是涵括了整个动物界,包括驯养的和野生的(参︰创一24;诗五十10)。这些是生长在地上的生物,在经文其余部分则加上生活在空中的生物。

  柱顶指的是毁坏之建筑物,是墙上柱子的顶端(参︰摩九1),它将会成为鸟类栖息的地方。虽然这些鸟类正确的身分极具争议性(和合本的鹈鹕,吕译作“叫枭”,AV 作“鸬鹚”,NEB 作“角枭”,RSV 作“秃鹰”,NIV 作“沙漠之枭”,参︰利十一18;申十四17;诗一○二6;和合本的箭猪,思高作“鵁鶄”,今圣作“刺瞴芋AAV 作“鸬鹭”,RSV 作“豪猪”,NEB 作“襞襟鸨”,JB 作苍鹭,NIV 作“叫枭”,参︰赛十四23),但鹈鹕和箭猪在别处经文都是与荒废、无人居住有关(参︰赛十四23,三十四11)。每个字前面都有个语助词,用来强调这种荒凉的情形︰“甚至”(JBAV 作“两者”;RSVNEBNIV,及所有中文译本皆省略)这两种鸟类,原本不是城巿内常见的,竟然也出现在这个现已废弃的地方。“声音”(吕译注)可能是鸟啭声(和合本、现中作鸣叫,思高、今圣作“啼叫”,RSVNEBJB 作“枭叫”,AV 作“歌唱”;参︰代下二十九28)。这些建筑物本身是如此地毁坏(NIV 作“碎石堆”;参︰赛六十一4;耶四十九13;结二十九10119,从门坎(参︰士十九27;赛六4;结四十6)到墙上或天花板的香柏木梁(参︰民二十四6;赛四十一19),因着毁坏、没有支撑,都露出来了。对那些敌挡神的人而言,这样被丢弃给大自然并非不常见(参︰赛十三1922,三十四1115;耶五十39120

  15. 这个素来欢乐(RSVNEB;参三11;赛二十二2,二十三7)且安然居住(参三2;利二十五1819;赛四十七8;耶二十三6;亚十四11)的城巿,从强盛到败落,其原因乃在于它的傲慢自大,自认为(参一12)是无可匹敌的(赛四十七810;参︰番三11)。亚述傲慢地夸口自给自足,“惟我独尊”(见今圣)的态度,违反神给以色列十诫的头一条诫命(出二十3),神曾命令以色列要单以耶和华为她的神。尼尼微僭越了这地位,篡夺了那保留给神的特权。骄傲的尼尼微要被湮没,就像要来的巴比伦王一样(见赛十四323,尤其是14节)。先知以惊异的态度宣告︰这大城已经变为荒凉(NEBJBNIV 作“废墟”;参一13,二4913;赛五9;弥六16)和野兽躺卧之处(参14节;结二十五5),其崩溃和败落是可见的。甚至连过路人的反应都是讥笑与惊讶,发声(JB 作“吹口哨”;AVRSVNEB 作“发出嘘声”;耶十九8;哀二1516;结二十七36)并摇手121示意。这里提到手,形成一个内含式的结构,以手开始并结束这个神谕(参118{\LinkToBook:TopicID=183,Name=ii. 審判世人(一1418})。这段信息是以神在审判中举手开始的,却以对所造成之审判惊异地举手结束。

 

118 字面的意义是“国家(go^y)的走兽”,显然是 ge~“平谷”或“田野”(参︰吕译、LXXRSVJB;见 J. Barr, Comparative Philology and the Text of the Old Testament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8, pp. 144324)的误读。同义词组“田野(或地上)的走兽”较常见(参︰创一242530,二1920,三1)。NIV 译作“每一种受造之物”(参和合本小字),显然是尝试化解经文的困难,但没有清楚易明的经文证据支持。

119 吕译、思高、现中、RSV JB(叁 NEB)皆译作“乌鸦”,这是跟随七十士译本而来,修正了原文的一个字母,这在口授经文抄写时很容易发生。鸟类颇适合这节经文中大部分的上下文,但牠与门框的低下部分连在一起却又有问题。

120 D. Hillers, 'Treaty-Curses and the Old Testament Prophets', Biblica et Orientalia 16 (Rome, 1964), pp. 4454.

121 看见这种景象的反应,正常的动作是摇头(参今圣;诗二十二7,一○九25;赛三十七22;哀二15)。较适合这里上下文的,似乎是一种哀悼或藐视的姿势,而不是侵略的姿势(叁 JBNIV)。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