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西番雅书第三章

 

v. 耶路撒冷(三17

  先知用一种修辞法,逐渐进到他审判信息的核心,但已在前面先针对周围的民族。听众必然同意这些审判是列国应受的,所以他们可能没有料到先知会重述他们自己的过错(参︰摩一3∼二16)。修辞上而言,这是成熟的时机以对付神自己的百姓犹大,和他们的京城耶路撒冷,论到他们的罪(14节),不知羞耻(5节),和不知悔改(67节)。

{\Section:TopicID=191}a. 罪恶重重(三15

  这首挽歌并未明确指出哀悼的城巿(参二5)。前面的经文让人觉得这里所指的仍然是尼尼微,所以以色列人必定继续同意神审判这城巿的神谕。这种修辞法使听众同意信息的内容,藉此使他们心服。这种修辞法非常有力,因为听众很快就察觉到,正在被定罪的,不再是尼尼微,而是耶路撒冷──他们自己的京城,神正在审判的不是他们的仇敌,而是他们自己。没有向耶和华响应(2节),祂是以色列的神,不是亚述的神,而且祂又与受定罪的城巿有密切的关系(5节),就足以支持以耶路撒冷为这段经文所指的。阿摩司书一3∼二16类似的文学结构也可以支持这种看法。那里也是在一连串审判列国的神谕后,最后才针对定罪的主要目标──神自己的百姓,作为整段经文的高潮。

  1. 耶路撒冷不再是神忠心、立约之城,与她信奉异教的邻国相反;事实上,她的罪和不忠(参︰赛一21)反倒和她们一样。因着她的悖逆(参︰耶四17,五23;何十四1)、污秽(参︰赛五十九3,六十三3;玛一712),和她压迫别人的残暴行为(参︰耶二十五38,四十六16,五十16),她成了哀歌的对象(参︰耶二十二18,三十四5),她的命运已经确定了。

  2. 控诉继续进行,进一步列举整个城巿的罪恶,包括不顺服(字面意义是“听声音”,参吕译;参︰撒上八7;耶三13)、不肯受管教(7节;耶二30,五3,七28)。耶和华神曾与祂的百姓立约,为要享受与他们独特的关系(参︰出十九56;申四731),现在反倒被祂的百姓弃绝。他们不倚靠祂(参︰王下十八5;诗十三5,二十五2,二十六1;赛二十六4),不照着他们当做的去事奉祂、敬拜祂,使自己远离了祂(参︰结四十四15)。

  34. 民间领袖和宗教领袖的行为与其地位相矛盾,也在此受了控诉。城内的两个领导阶层,首领(一8;耶二26)和审判官被比拟成野兽︰狮子(参︰士十四5;箴二十八15;摩三8;鸿二12)和晚上的豺狼(参︰创四十九27;赛十一6;耶五6;见哈一8注释{\LinkToBook:TopicID=148,Name= Ⅲ 耶和華的頭一個答覆(一511}),这两种动物都以其残暴不仁闻名(尤其参︰结二十二2527)。领袖不保护、引导受托给他们的羊群,反倒为自己的利益将百姓当作猎物吞吃(参︰赛五十六11;耶二十三1;结三十四2)。他们吞吃得如此彻底,甚至连“一点啃骨肉”(吕译;参现中;民二十四8;参︰创四十九14;箴十七22122也不留到早晨,早晨乃是与法律上的审判和公平有关的时间(5节;参︰撒下十五2;诗一○一8;耶二十一12)。

  宗教领袖也好不到哪里。先知应是神和人之间的中间人,要准确而毫不畏缩地陈明神的旨意。但他们却不将自己的话语建立在神的启示这稳固、可靠的根基上,反倒说自己的话,其根基有若翻腾的海水,毫不稳固(创四十九4;参︰士九4;耶二十三32)。耶和华信实的话语,被说谎之人“危险的”(NIV;和合本作诡诈的)话语取代(参︰赛二十四16;耶三20)。另一方面,祭司本当负责献祭,藉以在神面前代表人民,并且要将神的律法教导百姓(参︰利一∼七;申十七813,二十一5),他们却罪恶昭彰地颠倒这两项职责。他们非但不是借着献祭礼仪使百姓成圣,反倒是亵渎“圣物”(思高、现中),或使之与圣洁的神不相配(参︰利十10,十九8;结二十13);他们亵渎的圣物,最有可能是指圣殿(今圣、AVNEBNIV;和合本作圣所,参吕译;参︰代下二十九7;赛四十三28;但八13;玛二11)。他们非但没有遵守神的律法或教训并教导其它人遵守,反倒干犯、曲解它(参︰结二十二26)。这些人本当领导神的百姓过公平、圣洁的生活,结果反倒使他们走入歧途。

  5. 耶和华也在耶路撒冷中间(参3节),但祂的属性和行动正和城内的领袖相反(参14节)。尤其是祂的公义,在此解释为断不作非义的事(13节;参︰弥三10;哈二12;玛二6),更是与他们的恶行相反。祂的“公平”(吕译;和合本仍作公义)也继续不断地、可靠地显明出来(参︰哀三2223;何六3)。耶和华自己是没有错误、没有缺乏的(参︰撒下十七22;赛四十26),永不犯错或失败,与那些不义的人正好相反(参这一节前面“非义的事”;伯十八21,二十七7,三十一3),他们永远不知羞耻(19节;参︰赛三十35;耶二26;哈二10)。在这些方面,城内设立的领袖在品行、职责上都是不忠实的;但他们至高的主耶和华,无论在祂的属性或行动上都是信实的。虽然以色列人忽略了他们曾许诺︰只和神维持像夫妻般的关系(见一46),耶和华仍然将自己托付给祂的百姓。甚至当他们不再承认祂时,祂仍在那里,就在他们的京城中间。

{\Section:TopicID=192}b. 忽略实例(三67

  耶和华的特性并非反复无常或热切地要刑罚祂自己的百姓。祂攻击异教国家(6节;参二415),作为给祂自己百姓和城巿的范例和警告。神这种属性──琱[忍耐,甘心延迟或抑制刑罚──在圣经中比比皆是(参︰出三十四67;民十四1819;摩四611,七16;罗九2224)。百姓却刻意忽略这警告。历史和当时的事件都证明神不喜悦罪恶,然而他们还是没有学到这些功课。

  6. 耶和华亲自说话,细述祂对那些不承认祂是神的列国123和他们的城邑所采的强烈行动。所用的动词非常有力,指的是极厉害的毁灭(除灭,吕译作“剪灭”,一34,三7;参︰摩一5;弥五9;亚九6;毁坏,思高作“化为废墟”,一13,二491315;参︰珥一17;摩七9;荒凉,士十六24;王下十九17;赛四十二15;毁灭,JB 作“劫掠”124)。毁灭的对象包括有生命的──列国、过路的人(现中;参吕译)、居民,和无生命的──城邑、街道(参︰摩五16;鸿三10;亚十5),及防御用的“城角楼”(吕译;和合本、现中作城楼,思高作“堡垒”,一16;参︰赛二十八16;耶五十一26;亚十4),一切都要化为乌有。

  7. 这城巿受呼召(15节)要以惧怕之心或敬畏祂的生活(二11;参︰创二十二12;诗五十五19;赛二十五3,五十九19;玛二5;见番三1516),来敬拜耶和华。这不应只是一种情绪上的反应,更要接受训诲(吕译、现中作“管教”,2节;箴一3,十五33)或重新顺服神(参︰诗一一一10;箴一7),以改变自己的行为。如果有正确的响应,这城巿就不致从自己的住处被除灭(参6节)。这显然与异教徒的命运正好相反,当神临到他们时,为的是要“惩罚”他们(思高;和合本以之为副词词组照我所拟定的;参︰伯三十五15;耶五9)。但这种可能却没有达成,因为甚至连邻近的以色列最近所遭的灾难,也不曾给犹大带来预期的冲击。

  百姓背道而驰,非但没有如期望的,对耶和华作出迅速、积极的响应,反倒热切地继续败坏自己(参︰申四16;诗十四1;赛一4)。这可以从他们一切的“行为”(吕译、思高、RSV;和合本作事;11节;参︰诗九十九8)显明出来。神预备了恩典,人却轻蔑地一脚踢开它,这正是大卫城令人反省的墓志铭。

 

122 这个描写领袖行为的子句,正确的意义不甚清楚,因为这动词字根(grm)太罕见了。虽然经文可能有讹误(见 W. L. Holladay, A Concise Hebrew and Aramaic Lexicon of the Old TestamentWm B. Eerdmans, 1971, p. 64),却没有重要的抄本可作修正依据(叁 BHS,脚注 a,由思高、NIV 采用并修正为“什么也不留”;参和合本)。这字根出现的其它地方,其上下文都与骨头有关;故建议的诠释有其优点。

123 NEB 读作“骄傲”,是跟随七十士译本,将一个字母稍作改变。但原来的希伯来经文是完全可以解释得通的,而所作的假设修正却没有足够的说服力。

124 这个字在旧约圣经中只有用在这里,所以它的意义只能从这里上下文的用法了解,故此只是推测的意义。

vi. 世人(三8

  在一个高潮的“神谕”中,耶和华应许地上所有居民要有一个大变动的结局。祂说︰“由此看来”(吕译;参思高、今圣),既然百姓已选择悖道(7节),就受命要等候耶和华。这动词通常含有正面的意义,指期待祝福临到(参︰诗三十三20;赛八17,三十18;弥七7)。这虽是百姓可以预期的,却不是真正将要来的事。先知采用一个熟悉的词组,用有力的修辞法转变它的题目,打动听众的心。日子将到,耶和华将要在忿怒和审判中兴起(参︰诗七十六9;赛二1921),为要作证指责所有子民(吕译、思高、RSV;现中、NEBJB 作“指控”;AV 作“掳掠”125;参︰耶二十九23,四十二5;弥一2;玛三5)。耶和华公平的定意(二3,三15,每节都用mis%pat],意思是“合法的抉择”)是要招聚(1820节;赛六十六18;珥三2;弥四12;太二十五32)列国聚集在一起。目的是要把祂的“义怒”(AVRSVNEB;和合本作恼怒;参︰赛十525,三十27;哀二6)和烈怒(二2;参︰哀四11)都倾(一17)在他们身上,好对他们施行审判。副歌响应描述耶和华日子时的结论(一18),有火烧灭全地(见一18注释{\LinkToBook:TopicID=183,Name=ii. 審判世人(一1418}),结束了这些情景。在一般(一818)和特别的(二4∼三8)事例中,人的堕落只会面对神的忿怒,因为圣洁是祂属性中重要的部分,祂不能容忍罪恶。

 

125 AV 跟随马索拉经文 le`cad“掠夺”(参︰创四十九27;赛三十三23)。这不适合这节经文的上下文,因为在这里,耶和华不是要掳掠,乃是要毁灭。注释中采用的读法,是跟随七十士译本,较适合上下文的法庭背景,而且只需修改一个希伯来文的元音。

E 那日子的性质──盼望(三920

  耶和华的属性虽然包括圣洁、公平、公义,和不能容忍罪恶(参8节),却也包括恩典、慈爱和赦免。如火的审判公正而均分地临到所有百姓,但不是要将他们全然灭绝(8节)。相反的,审判的目的是要洁净(9节)列国(910节)。在除去罪恶与背道的渣滓之后,神自己的百姓中公义的余民将会存留下来(1113节)。先知吩咐百姓要因这恩典而欢欣(1417节),这恩典是只有神自己才能赐下的(1820节)。

i. 列邦归正(三910

  9. 耶和华不仅扮演审判官和执行吏的角色,执行命定的刑罚(8节);与此相反的,祂现在扮演的新角色乃是救主。那时,依照祂审判之冶炼过程,其结果是︰祂将要“改变”(吕译、现中)万民(一4,三121920)的“嘴唇”(今圣;参思高;和合本、RSV 作言语),洁净他们(参︰伯三十三3),像神的撒拉弗洁净以赛亚一样(赛六57)。这可以视为巴别事件的逆转(参︰创十一1679126,以共同的语言取代复杂的方言。上下文似乎更支持神学的解释多于人类学的解释。合一不只被描绘为一种形式,更是在于功能。就像以赛亚得洁净一样,洁净的目的是要配得对神说话。要求告耶和华的名(参︰创四26;代上十六8;诗一○五1;赛十二4),敬拜祂、事奉祂(参︰出十26;民八11;书二十四141518192122)。这事奉不仅是同心合意的──“并肩”(吕译;参︰王上二十二13;耶三十二39,以身体上的不同部分表达的类似词句,但中文译本都采意译方式译出),这事奉也是普世的,因为万民都必有分。不只是犹大,也包括所有国家在内;刑罚的目的是复兴万民,使异教徒归向耶和华。争斗和敌意都要消失,结果则是和谐与平安,一同敬拜耶和华(参︰王上八4143;诗二十二27,一○二22;赛二24,五十六17;玛一11)。

  10. 归向耶和华的民族(9节),在地理上涵盖范围极广,提及来自尼罗河上游(古实河外;参︰赛十八1;番二12)的族群,更强调了这一点。他们将要献供物(参︰创四3;诗七十二10;何十6)给神。这里也称这些人为向神祈祷的(吕译、AVRSVNEBJB 皆作“恳求”;参︰创二十五21;出八30;伯三十三26),指他们归向神,以祂为主、为神。他们是被分散、被赶散的(参︰创十一4;民十35;亚十三7),在地理位置上,他们曾一度远离神在应许地恩典作为的中心。甚至连衣索匹亚人也在祂主权的眷顾之下,而得祂称为“我的”(参︰赛十八7,十九1825,四十五14;徒八2639)。

 

126 Craigie, p. 128.

ii. 余民存留(三1113

  耶和华再次特别提及耶路撒冷和她的居民(17节),虽然他们犯罪,祂仍然赐给他们盼望。这国家中不洁的成分将被除去(参9节),使公义的余民存留下来。

  11. 那日,即耶和华的日子,将带来刑罚与耻辱,都是因着神百姓的罪恶(一7101415)。然而这并不是终点,因为那日子也是盼望与帮助的时候。耶路撒冷虽然从前曾经“犯错”(JB7节)得罪神,却必不再羞愧(参519节;赛五十四4;珥二2627)。耶和华为要消除这一切罪恶,将亲自“驱逐”(思高;和合本作除掉;15节;参︰撒上十七26;王下十八422;结十一19)惹是生非之人──矜夸高傲之辈(二15;赛十三11;耶四十八29)。这样,圣殿所在的圣山(参︰赛二2;珥二1;俄16)将会脱离耀武扬威与狂傲的光景(参︰赛三16;结二十八217),这是最大的罪恶之一,欲离开神而独立生活。

  12. 神百姓中那些留下的余民(一4,二79,三13)不再傲慢自大(11节),乃要“谦逊”(思高、现中、RSVJB;和合本作困苦;二3;太五3;路六20)、“卑微”(现中、RSVJB;和合本作贫寒;摩二7,八4)。这样,贫寒在此不是从神而来的审判,反倒显出耶和华特别的盟约之爱,以及对那些穷乏之人的眷顾。他们可以投靠(诗二12,二十二8,五十七1)祂大能的名(9节;参︰诗二十1;箴十八10;何十二5;徒二21;腓二910)。祂将会继续扶持他们,尽管他们是住在有罪的人当中。

  13. 这些余民(思高、今圣作“遗民”;和合本作所剩下的人,12节)将要拥有耶和华自己的属性,正与他们犯罪的兄弟相反;在这属性中,他们必不作罪孽(5节“不作非义的事”),不说谎言(参︰耶九28;结十三68)。敬拜耶和华的洁净言语(9节),将会替代对异教神祇的倚靠(一5)。不再说亵渎和诡诈的话(参︰诗一一九118;耶八5,十四14)。信心必定产生道德行为。他们因着谦卑与忠心,不再缺乏、争竞,而必有牧场(二7;参︰弥七14;亚十一7)与“安息”(JB;和合本作躺卧;二714;诗二十三2),脱离恐惧(参︰利二十六6;耶三十10;弥四4;鸿二11)。当创造万物的主得着当得的敬拜与事奉,人就能复得乐园了。

iii. 喜乐之歌(三1417

  作者彷若置身于余民蒙福的未来时刻,或者是在确信中预尝那祝福,因此劝勉神的百姓要欢乐。先知所用的方法和其它的救恩诗篇类似(参︰诗九十八;赛十二16,五十二710),吩咐读者要赞美(14节),不仅为着耶和华过去所做的(15节),也为着祂将来的拯救(17节),更因为祂现在就与这国家同在,如同那慈爱的君王一样,能够激发信靠之心(1517节)。

  这首内含式的小诗(见100102{\LinkToBook:TopicID=172,Name= Ⅳ 西番雅書}),可能是西番雅为了这预言而写的,也有可能是他采用神百姓礼拜所用的诗歌,因它正适合响应耶和华一再赐给祂百姓的恩典。它延续了神继续住在锡安──大卫的城──的主题,正如撒母耳记下第七章的盟约所应许的,并且也是以赛亚和其它诗篇所采纳的(如诗二、八十九)127

  1415. 这个同义平行句可分三部分,用不同的字眼三次重复同一个理念,呼召神的百姓来歌唱(参17节;赛五十四1;亚二10)、欢呼(参︰赛四十四23;何五8;亚九9)、满心欢喜快乐。这些举动不是因着他们自己的骄傲自大(参二15,三11),乃是因为耶和华拯救他们(11节),脱离他们未明确说明的仇敌,以及刑罚(AVRSV 作“审判”;二3,三8;参︰王上二十40),这些刑罚本是他们应得的。这里用三个方法描写神的百姓,二个是地理上的,一个是种族上的。在地理上称之为锡安──大卫的城(16节;参︰撒下五7;赛一8,十32;见导论Ⅰ{\LinkToBook:TopicID=169,Name= Ⅰ 時代與民族}的结尾,96页)及耶路撒冷128,这显然是早于大卫时期的名称。在种族上称他们为以色列,这名字来自这民族的祖先(创二十八1015,三十二28)。每个名字都会唤起听众的回忆,想到神在祂百姓生活中作工的重要时期。

  这里另外列举了欢喜的两个原因。头一个是︰以色列的王耶和华在祂百姓(517节;参︰撒下七9)中间(AVRSVJB,叁 NEB;现中、NIV 作“跟你同在”)。耶和华不像一些人所说的不在,或无能(参一12),祂乃是与以色列立约的、至高无上的神。祂是在他们当中的神。因着祂有福的同在,他们不再需要惧怕(716节)129。先前令人关注的“邪恶”(AVRSVJB;中文译本皆作灾祸),现在在耶和华面前必显为软弱无力。仇敌(参︰撒下七1;诗八十九4251)必被逐退,神对百姓的刑罚也必除去(参︰撒下七15,那节经文的原文用了同一个动词,其上下文是神与大卫和锡安所立的永远之约)。

  1617. 先知现在又把百姓带到那日,即耶和华的日子;前面曾将这日子描绘成审判与毁灭的日子(参11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96,Name=ii. 餘民存留(三1113},以及那里列举的经文)。现在,因着神所赐给那谦卑跟随祂之人(12节)的恩典,他们可以不再经历惧怕,及它对肉身的影响──软弱无能(手软,字面意义是“无力的手”;参︰赛十三7;耶六24,五十43)。

  之所以有如此不惧怕的信心,是因着耶和华的同在;此处将耶和华形容成以色列的神,与她的王(15节)。祂大有能力地运行,有如英勇的救主(一14,三19;参︰出十四30;赛九6)。神圣的战士过去如何引导以色列脱离捆绑、征服应许之地(参︰申四34;书四24;士六12),现在以色列人有需要时仍然可以得力于祂同样的大能,对教会也是如此(参︰诗二十四8;赛九6,十21;可九1;林后十4)。耶和华的反应也像一个被遗弃的父母,或被抛弃的情人见到所爱之人回到身边一样。祂的反应是喜乐的(参︰赛六十二5,六十五19;路十五1132)。这喜乐包括两方面︰高声欢呼(14节;参︰赛五十四1,五十五12),以及因着祂的爱而安静、静默(默然爱你,吕译注“祂必静默无声于祂爱中”,参现中注;参︰伯十一3)。审判大日争战的喊叫声(一14),将要被两个相爱之人复和时深沉的静默所取代。

 

127 J. Bright, Covenant and PromiseSCM Press / Westminster, 1977),尤其是497794110页。

128 NBD, pp. 566572.

129 “你必不看见”的译法(参吕译、思高)虽有七十士译本和叙利亚译本的支持,却不够说服力。如果修正这个字,下一节的马索拉经文动词“惧怕”,就会失去它在中心平行句(见101{\LinkToBook:TopicID=172,Name= Ⅳ 西番雅書})中的意义。

iv. 神的应许(三1820

  预言并非结束于神的百姓喜乐地响应神的良善(1417节),而是神应许更进一步的祝福。他们将要得着释放,脱离压迫、隔离与苦难,这一切都要被归国、欢呼与丰富所取代。

  18. 这节经文意义含混不清,这从各种不同的译文可以看得出来。头一句话与“节期”(吕译、思高、今圣、RSVJB;和合本作大会)有关,这是希伯来人宗教历法中固定节期的特别日子(参︰创一14;利二十三24;结四十六911;何二11,九5,十二9)。七十士译本将这词与第17节连在一起(参吕译、思高、现中、RSVJB 皆是如此,尤其注意标点符号),反映出经历神喜乐同在的礼仪场合。这种解法恢复了第1718节希伯来经文每行分两部分的结构,和合本的分节将这结构破坏了〔如果第1417节之交错或中心平行句(见101102{\LinkToBook:TopicID=172,Name= Ⅳ 西番雅書})的假设是正确的,这节经文就不是该单元的一部分,因为它是在这结构之外的〕。这解法似乎也忽略了这节经文的第一个字,这字显然是指为着这些节期而愁烦(参︰哀一4130。这种悲哀与第17节的喜乐气氛不调和,但在现存这节经文较阴郁的气氛中,却是适得其所。

  这节经文最后两个名词是与“重担”(AVNIV;和合本作担当;参︰摩五11AV)有关,或指神的百姓所遭受之羞辱(所有中文译本、AVRSVNEBNIV;参二章8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87,Name=ii. 摩押和亞捫(二811}及所列举的经文)或“不名誉”(JB)所引起的种种艰难。这可能是因着前面提及忽略节期的条例而来的,就如刚刚提及的建立圣日习惯。

  这节经文由两个动词分成两部分。头一个动词最可能的意义是︰神聚集(AVNASB;参第8节注释{\LinkToBook:TopicID=193,Name=vi. 世人(三8}及列举之经文)那些愁烦之人,但是在这种欢欣处境中采取这种行动,其目的并无说明,所以也不清楚。有些译本的译法有另一个动词形式,意思是挪走(吕译、现中、今圣、RSVJBNIV;参一章2节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77,Name= A 人類(一23}及列举的经文)愁烦与羞辱。这译法将本节经文与在神里面的喜乐连接起来,因此它所牵涉的上下文范围就更广了(译注︰其上文必须上溯至第14节)。这里说神要使这些愁烦“离开你”(吕译、现中、今圣)──即离开神自己的百姓,因为这些话都是对他们说的(15171920节)。这鼓舞了那些忠诚、真实敬拜耶和华的人︰这些有意义的礼仪习惯将要得着恢复。(译注︰作者对本节经文的注释,与和合本的译法出入甚大,请读者务必参考其它译本,尤其是吕译、现中、今圣。)

  1920. 神恩典的干预极急切,副词“就在此时”(JB;和合本作那时;现中作“时候快到了”;参︰创六17;出十4;耶三十10)表达出这种实时性,神要对付〔参︰结二十二14,二十三25;弥五15(原文第14节)〕到那时为止一直在迫害(参︰创十六6;士十六5;赛六十14)属神百姓的人。无论是国内反对神和祂百姓的人(参︰尼四1012,五12),或是在国外的仇敌(参︰尼四13711,六12),都要发现自己是在耶和华的掌握之中。

  这里提及特别的福分,是那时要临到神立约之民的。那些处境不顺利的人,无论是身体上的软弱,如瘸腿的(弥四67;参︰创三十二32),或地理上及社会上遭放逐的政治难民,如被赶出的(现中作“流亡的人”;今圣作“被掳的人”;参︰申三十4;耶四十12,四十三5;弥四6),都要经历神的祝福︰祂主动地拯救(17节),祂要聚集(820节;参︰弥四6)他们到祂面前,受祂眷顾。受排斥之人得以恢复地位,瘸腿的人得着眷顾。这些不幸之人在不同处境中都曾蒙羞(5节)受辱,他们的命运终于改变了。他们不再作人笑柄,反而成为得称赞的对象(20节)及有名声的人(一4,三91220;参︰申二十六19;耶十三11,三十三9)。这不是因着他们自己的善行,而是因着神的作为。

  结束预言的经文重复述说神召聚和赐尊荣给他们,并且延伸其祝福层面。在那同时,耶和华要领祂的百姓进来,恢复他们先前的地位。这词组有时也用来指自被掳之地归回(参︰耶二十九14),这也适合这段经文上下文的语句。(参归回;今圣作“重回故国”)。但较适合这段经文的,可能是一般的概念“恢复你们的故业”(吕译;见二7;参︰伯四十二10;结十六53)。整段经文关切的是恢复产业,而不是被掳的得释放。

  这些福分是确切的,这些应许能应验,并且也必要应验,因为那赐下祝福、发出应许的,是耶和华自己──守约的神。这样,悔改与盼望的信息于结束和开始时都一样,都以耶和华为其神圣的源头。b

 

130 同一字根的不同形态可能出现在撒下二十13,意义是“挪开,丢掉”,在此用来指那些丢弃或忽略这些节期的人。这个提议出自 R. L. Smith, p. 143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