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西番雅书第一章

 

论犹大的审判(一1-13

有些晓谕者,在开始宣讲严肃的主题内容之前,会先说一些取悦听众的讲话,但是西番雅却没有这样做。他立即进行宣讲,传达神的话,宣告自然世界将被除灭。当神的行动开始时,所有东西,人和兽,鱼和鸟,都将被毁灭。创造世界所带的应许将被废弃,挪亚洪水后所出现的生存希望也荡然无存,所有我们知道的生命,都将被除灭扫净。先知这样的开场白,虽然可能只有少数人认真对待,但是必然引起注意。在西番雅的信息中,即将来临的毁灭范围是这样广泛,他的听众多数必然会辱圢他是宗教狂人。

正像在他之前的以赛亚和阿摩司,先知借用一种普遍的和当时盛行的观念,然后把它愉快的调子转化成厄运的预兆。如果假定先知在圣殿中宣讲这说法是正确的话(特别根据7-8节所说的),我们更清楚地觉察到先知的技巧。他对那些忙于庆祝创造的听众宣讲,暗指一切会回到混沌中。他向那些快乐地从事献祭和敬拜活动的批众宣讲,而且斥责这些活动所包藏的腐败和邪恶。他向城市内挤在大街和近郊地方预备过节的批众呼喊着,并且指出不久绝望的哭叫将从鱼门、第二城域(Second Quarter,中文和合本译作二城,译者注)玛革提施的郊野,和圣城的其它地方发出(10-11节)。所有喜乐的声音和信号,不管是在自然界,在圣殿中,或者在城市,都是一种与欢乐正好相反的虚空信号,悲惨的景况和来自神的审判,是无法抵挡的。

先知的宣讲迄今,只是宣布来临的审判,并没有呼召悔改,也没有改革的程序。但是西番雅的可怕异象的成因是清楚不过:虽然它将打击自然界,就像打击人类社会一样,但是审判归根结柢是由于人们的态度行为引起的。

(一)宗教信仰的腐败。虽然当前是在欢乐地庆祝以色列的一个重大节期,但是参加者的本性否定了这个节期最基本的意义。祭司从事可厌恶的巴力崇拜;而在房顶上,在黄昏的朦胧中,可以看见选民从事虚幻的星相敬拜(4-5节)。他们嘴里指着耶和华的名起庄严的誓言,但又向外邦神祇玛勒堪严肃地起誓(5节),以求保险。他们口头上是敬拜神,但很明显可以看到他们生活的每一方面,都在实际地否认他们所敬拜的。

日子久了,令人的触觉迟钝了,理解力也减弱了。对某些人来说,这可能是一件美妙的事。玛拿西统治数十年,已经造成了伤害,使得国家不再区别真假信仰,不再觉察宗教已经变成虚饰,是一种耻辱和背叛。这个国家表面上没有放弃宗教信仰──如果它放弃的话,可能会好些;在西番雅的时代,以色列古时候的信心已经变得面目全非。虽然在这种情况下,有时会出现改革者,但也可能产生一些有异象的人,他们发觉那世代已到了一个无可救药的地步。在西番雅的宣教不久之后,改革立即开始了,但无论改革带来多少实时的好处,它仅仅是推迟先知所清楚看见的结局而已。

(二)政府已经失败8节)。政府官员和王室成员,就是肩负领导重担的人,并没有完成他们的职责。他们自己穿着‘外邦的衣服’,无疑暗示他们参加在亚述人统治时引到耶路撒冷的仪式。就像现代西方的青年,他们以哈西.克立什拿(Hare Krishna印度教香火最盛之神──译者注)作打扮,他们的行径已经异于他们的传统。一旦政府的官员追求异教的信仰,百姓可能也要学样跟从。

(三)社会里尽是冷漠和不关心12节)。先知描述上主辛勤地寻找城市中的黑暗角落,对那些‘如酒在渣滓上澄清’──一般暗指那些懒惰的人(参见耶四十八11),是从酿酒的手艺中引申出来的比喻。葡萄酒被放置在阳光下,以便加深它的颜色和甜味;但如果放置太久,它便膨胀起来,不能饮用。这样,即审判将来临的一部分原因,是大部分的沉默批众,对于异端和恐怖手段没有加以反对,故该受责备;也因为在他们国家日常的生活中,对于发生在他们周围已陷入混乱的事情没有采取行动。

有时候,冷漠和不关心对于国家的道德腐败所负的责任,比那些从事邪恶活动,或者那些失败的领袖的责任更重。乔治.亚当.史密斯爵士(Sir George Adam Smith)曾极具说服力地说明这种情况:

压倒神和人类的伟大事业的,不是魔鬼激烈的进攻,而是那数以千计迟缓的、压挤着的、冰冷的无名批众的冷漠忽视。神的事业遭受破坏,永远不会是由于被炸掉,而是因为被搁置起来。

(见氏着十二先知书下册页54,一八九九年版)

西番雅论漠不关心的话,击中了那些批众的良心,他们并非因不信而被定罪的一批,但是他们也永远不会对信仰热心。他们说:‘耶和华必不降福,也不降祸。’(12节下半)他们以为神是不会有所作为的,因此觉得很安乐,他们在自己的生活中,尽量不花气力,追随同样的怠惰。他们相信世界不会改变,所以他们不理会它,可以这样,允许它进一步滑进灾难里。西番雅用他的话,敲击着我们的心弦。事情所以会这个样子,部分原因是我们允许它们变成那样。在一个绝望世界里,我们大可以满足地坐在一旁,好像永远沉睡不醒,但同时,我们却不能卸下所有的责任,我们至终必给这种我们所纵容的混乱所拖垮。

忿怒的日子(一14-3

当先知继续阐述‘耶和华的日子’的主题时,他并不那么被它的原因和后果所吸引,却愈来愈注重这个主题的可畏性。那个日子带有启示文学的成分,所以当先知用语言去表达那种他已看到但难以说出的恐怖情景时,一连串没有与动词相连接的名词,从他口中滚滚而出(15-16节)阿摩司先知曾对北国以色列参加节日的批众宣告‘耶和华的日子’(摩五18-20),以一种丧礼哀歌的形式来讲那个日子;西番雅的话则采取一种战诗的形式,结结巴巴地发出断音的诗句表达即将来到的混乱,显示它的紧迫。那个日子暂不在可见的将来之内,但亦距离不远,即将很快地临近(14节)。

十四至十六节是有力的诗句,描绘一出可怕的露天史剧(son et lumie're pageant),诗词唤起悲剧的痛苦声调和末日世界的黑暗阴影。勇士流泪,他的能力无用武之地,他的哭喊令凄凉的情景更觉悲哀(14节)。烦恼和痛苦,荒芜和毁坏,幽暗和乌黑,这是那日子的光景,而所有的都受一个词忿怒15节)所支配,因为神的怒气要降下这些灾祸。藉着六方面形容那个日子15-16节),先知的诗预期神的创造受唾弃;创造的日子曾经被神夸奖为‘好的’,但在这次冷酷的全副武装的审判日子中,创造的原意都被黑暗所覆盖。

恐怖日子的后果是人类陷入沮丧之中(17节)。如同新近才瞎眼的,他们将不知方向,跌跌撞撞的行走在邪恶中放弃了神所赐的视力恩赐。受伤者的血不断地流着,凝结在尘土中,而人类生命这奥妙的恩赐,正是从尘土而来的。死者的肉丢在地上发恶臭,好像流浪的牛留下粪便的气味。对于人类来说,在这样恐怖的时刻,任何传统的人为保·都是无用的。金银(18节)在正常的情况下能够用来换取保障,现在却毫无用处。这个世界在被创造时曾得着受保护的应许,如今却已经败坏得太过分了。神将使这一切都结束。这就是西番雅异象的中心。――《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