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哈该书第一章

 

主前五二年八月廿九日(一1-11

日期在哈该书中非常重要,因此这卷书一开始就说明日期:它描述发生在大利乌王第二年(公元前五二○年),在第六个月的第一天。我们结合对古代历法的知识和有关月球位置的天文学数据,可以把古代这种数据转变为现代的历法,准确度达到接近正氪负二十四小时之内。所以,此事件的时间被确定为主前五二○年的八月末。

耶路撒冷在这个时间尚一直处于波斯人统治之下的土地上,但是在这个帝国本身内部,最近已经起了变化。古列的儿子,刚比西斯皇帝(Emperor Combyses)在主前五二二年自杀,而由大利乌一世继承王位;而他则花费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去对付他那版图庞大的帝国内各地的叛乱。改变在当时发生,而在耶路撒冷的一些事件,可能部分与这种改变的潮流有关。当时耶路撒冷的执政者是所罗巴伯,他是犹大王族的一个成员;他的权限及其北部撒玛利亚政权的关系,都在未确定的状况中。所罗巴伯的掌握政府领导权,而约书亚则握有宗教权力;约书亚是古代耶路撒冷祭司世家的后裔。哈该正是对这两个人宣告从神来的信息;因为如果他们对先知的话作出响应,他们是有足够权柄去采取行动的。但是在这里所指的‘六月初一日’(1节)是值得留意的,那是许多百姓将聚集在城里的一个假日。虽然哈该必定要对掌权者宣讲,但他选择了一个听众极多的日子。

先知的讲话多次带着一句前缀语,它表示这些讲话的来源和权柄是由神来的(23579节)。这篇讲话开始引用了‘这百姓说’的话(2节),这句话无疑是表明耶路撒冷城的居民,和哈该当时周围各方面百姓的典型态度。他们的态度是直接了当的:圣殿是要在某个时间重建,但是不需要这么快去开始这项工作。要完成重建家园,还有许多工作仍需要去做;要重建农业,使经济有一个稳固的基础,这些都使转移金钱和能力去重建圣殿的行动显得愚昧。总之,这样做好像既无法救助无家可归的人,也不能贡献分文于经济。

耶和华藉着先知作出回答,提出国家的优先次序是错误的,当神的居所处于荒废破落的情况下,百姓却集中所有注意力去建筑和完成他们的家园,这样是适当的吗?然后先知更进一步指出,百姓这样尽最大努力,在当时并不能改善经济或者使社会好起来。他们在春天撒很多种,但是却没有丰盛的收获。生活的必需品也经常供不应求。

这篇信息是清楚的:百姓已经尝试实行一种政策,这种政策是首先保护自己,这是行不通的。他们需要改变政策:他们应该把注意力从自己的需要转移到神的家,并且立即开始重建工作。然后先知更进一步解释他们失败的原因。因为在他们行动的优先次序中,把自己放在首位,所以他们没有经历到神的祝福,反而是咒诅。他们为尝试建立新生活所犯的全部错误,可以直接追溯到古时与神立约的咒诅。收成不好,干旱、出产不丰和其它的灾害,这些都是对背约百姓的咒诅,早已在申命记廿八章说明。换言之,百姓自招的失败,是由于他们采取的做法,违背了古时的立约信念。

这是哈该事工的简短记载的第一天,但已带出许多有用的卓见:

(一)自私的政策。哈该向一个采取首先利己政策的社会宣讲。从实际的观点来看,这政策是非常合情合理的。那些被掳归来的人,发现他们生活在一块荒芜的土地上;他们确定一些使经济复苏的措施,也非不合理的。但是,事情有点本末倒置的情况。当百姓被掳离开他们的家园时,正如以西结和其它先知清楚指出的,他们渴望回归他们的国土,最主要的是那里能够在圣殿中敬拜。然而一旦他们归来了,便很快把圣殿忘记,而贡献他们所有的力量在他们的国土上!对于一个社会,这样忘本的做法是自私和注定要失败的;因为它的生存和它能复兴归回应许之地,原是要靠赖神的。

务实的政策并不总是最好的政策,这是一个不容易学的教训。但是哈该批评这政策的真正错误,是在于它所定的优先次序;它之所以是错误的,不是因为它是务实的,而是因为它是自私的。只求满足自己的需要,结果多是永不能满足;但当焦点转向外在的需要时,结果反而常会带来满足和成功。

(二)切实省察。哈该对百姓说:‘你们要省察自己的行为。’(7节)在他提出他的神学之前,他先向他们讲一般的情况。对于任何回头观望和冷静地观察形势的听众,这是很明显的,那就是现行的政策是行不通的。他们倾尽全力于农业,但是收成并没有好一些。工资增加了,但是在通货膨胀的情况下,他们的购买力没有提高。先知只是指出,由于政策无效,最好是放弃它。

哈该倡议的另类政策是决心去重建圣殿,这政策亦有务实的一面,与任何宗教上的考虑无关。那些献上他们的生命去建立他们自己的家园和从事农业工作的人,将不会有时间留下给圣殿。但是,假如生活没有太大变动的话,如果他们贡献他们的时间和力量给圣殿,他们将可腾出时间和精力去弄好他们的家园和开垦田地。加拿大西部许多小小区,就像其它地区一样,有一个很明显的情形,就是在这些小区中,教堂是最先主要建造的。开荒的先锋面对着为他们自己建造掩护所的需要,并开垦未开发和充满障碍的土地。但是他们不顾他们面对的其它许多任务,而腾出时间和力量去建造教堂,因为教堂象征着这些先锋们的信心,也能照顾他们的信仰需要。

(三)适当的优先次序。最重要的是,哈该向他的人民传讲安排优先次序的重要性。圣殿必须重建,这样耶和华的荣耀能够再次与以色列人同在(8节)。当次序排对了,其它的事情必会就绪。哈该在主前五二○年八月的信息,是历久常新的:在生活的基本次序中,摆在首要位置的必须是神,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愿望。

主前五二年九月廿一日(一12-15

毫无疑问,在主前五二○年的八月末到九月的第三个礼拜之间,必召开了许多次委员会会议。也许他们成立了委员会去考查重建圣殿的花费,又组织了经济测量估计这计划可行性和经济能力。若与现代进行类似工程的进度相比较,这准备时期是相当短的,没多久后,计划即转成行动。所罗巴伯和约书亚发起了重建神从前华丽的家的工作。我们只能猜测工作进行前三星期的行动和讨论,但是假定曾经有重要的反对势力阻碍引进这个新政策是合理的。若不首先克服反对者的抗拒,是不会有进展的。无论如何,建设终于开始的事实,反映了在耶路撒冷的政府和宗教的领导。除非所罗巴伯和约书亚已经提出他们支持的计划,否则重建圣殿的工作将永不会进行。但是,在重重障碍下,圣殿的工作终在主前五二○年九月廿一日开展。无论从那一方面看,在当天开始进行的是一项十分突出的工作。

(一)自动自觉的精神。哈该建议的圣殿大小,是相当于所罗门时代原来圣殿的尺寸及结构。这是花了七年的时间,并且曾经藉着征收重税和强迫劳动才建造起来的圣殿。相对之下,哈该所建议的圣殿重建要藉着大量志愿的劳工才能建成。

然而,自愿者的精神在这一部分的叙述中,在以下两方面说明:(甲)百姓都有顺服神的精神,自愿请缨(12节);这种说法,骤听来好像有明显的矛盾。正如任何士兵都会知道,自愿和服从命令是十分不同的两件事。但是他们真的自愿工作:就我们所知,他们的工作是不会有报酬的,而他们遵从神的话,是基于他们觉察到先知讲的是神的吩咐。(乙)他们所以行动,是因为他们‘在耶和华面前存敬畏的心’(12节)。这里的‘敬畏’一词,不是指害怕,而是敬意,对神尊敬是智慧的开端(参看箴一7)。由于恢复了对神的真正尊敬,百姓重组了他们的先后次序,准备自愿的去工作。

(二)领导者的鼓舞。在批体之中,自愿的精神无疑有几分是因他们领袖的鼓舞而启发。十四节说:‘耶和华激动’所罗巴伯和约书亚,藉着他们去激励所有百姓的心灵。‘激动’这个词暗指恢复异象和更新能力。实际上,所发生的将会是在社会中,人的心完全改变了。怠惰被勤力工作所取代;沮丧的转变成为热心。但是领导的角色亦绝不可以低估。用人的话来说,哈该的成就,是把他自己的异象和热心,转移给批体的领袖所罗巴伯和约书亚;而这些人与先知不同,他们能够藉着职位和所掌握的真正权柄,去转化异象为行动。哈该所从事的,是现代称为‘政治行动’者,而他的参与促使他在百姓之中成为领导者。

很多人身居领导的地位,但是他们往往没有远象和干劲,也不能把其它人的冷漠转变为有建设性的行动。在这次重建圣殿的行动中,统治者和大祭司的功劳固然不应抹煞,然而耶路撒冷能出现这崭新而具建设性的改革风气,先知所作出的贡献是具有决定性作用的。

(三)神的祝福。在这个行动和计划的叙述中,先知再一次宣告神的晓谕。这一次,他所宣告的是简短和直指主题的:‘耶和华说,我与你们同在’(13节)。在先知的第一篇信息中,并没有这样指出神的同在;的确,在那里哈该曾暗示,那地的问题可能很大程度上与神的离弃有关。但是现在,先后的次序已经调正,并且重建圣殿的行动就要开始,先知就把那种认同百姓行动和鼓励他们取得将来成功的话带给百姓。

哈该宣布神鼓舞以色列人的话,在以后的经文并我们现在的世界中回响着。在耶稣最后交托给祂门徒的大使命中,祂最后对他们说的话是:‘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正如哈该向那些准备重建神的家的人所宣告的,耶稣也这样对那些准备去建造祂的教会的门徒宣告。的确,所有委身建设神国度的人都会得到神同在的应许。――《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