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哈该书第一章

 

诠释

        壹 重建圣殿的命令(一1-11{\LinkToBook:TopicID=120,Name=壹 重建聖殿的命令(一1-11}

        贰 官长百姓的响应(一12-15{\LinkToBook:TopicID=121,Name=貳 官長百姓的響應(一12-15}

        S 圣殿荣美的应许(二1-9{\LinkToBook:TopicID=122,Name=S 聖殿榮美的應許(二1-9}

        肆 礼仪圣洁必蒙福(二10-19{\LinkToBook:TopicID=123,Name=肆 禮儀聖潔必蒙福(二10-19}

        伍 耶和华拣选的印(二20-23{\LinkToBook:TopicID=124,Name=伍 耶和華揀選的印(二20-23}

壹 重建圣殿的命令(一1-11

“大利乌王第二年六月初一日,耶和华的话藉先知哈该,向犹大省长撒拉铁的儿子所罗巴伯,和约撒答的儿子大祭司约书亚说:”(一1

本书历史的前言,如同其它先知书(如鸿一1;哈一1等),将日期述明。这是散文的体裁,如耶利米书的引言(一1-3)。但是所谓引言,并非全书的引言,只为述明信息的日期而已。在此处只指第一段信息,以后的信息另有日期。

早期的先知书,都述明以色列与犹大诸王的名字,如阿摩司书一章一节:“当犹大王乌西雅,以色列王约阿施的儿子耶罗波安在位的时候……”。现在哈该的时候,以色列早已败亡,犹大也已败亡。那时是以色列人从被掳之地归回犹大,在复兴时期第一个先知的声音。在此处只有述明外邦的王,因为波斯是当时世界的强权,所以为重要的历史日期,提出大利乌王第二年。

这个大利乌王大概是大利乌王一世(Darius I Hystaspis)。他在位是在主前522486年。他是波斯的王,根据“古列纪念柱”(Cyrus Cylinder),其上的文字称他为“全世界的大君王,为巴比伦的大君,苏美里亚的王,亚甲的王,全地四方的大君王”。1

根据史事的稽考,在主前522年,康比萨斯(Cambyses)从远征埃及回来,有一个名葛莫德(Gaumata)篡夺王位。康氏因政变的事,被谋杀或自杀身亡。那时有一个军官大利乌,他以皇家的背景,将葛氏推翻,除去一切叛乱,而接取王位。2所以大利乌王第二年,是在主前520年。

在大利乌王第二年,还是他在位早期,情形还算安靖。所以在犹大掀起重建圣殿的运动,没有引起统治者什么异议。在以斯拉记第三章的记载,曾提到第二年,大概就是那时,因为那里就提起重建圣殿的事。其实那时只是恢复敬拜与献祭的事,只在月朔与一切圣节(5节)。可见哈该在初一日传讲信息,是在敬拜献祭的场合。每月初一日是特别的日子。民数记第廿八章十一至十五节提起月朔。以西结书第四十六章六至七节也是提到月朔献祭的事。月朔也特别有关王室的敬拜(代下卅一3;结四十六6;王下四23)。月朔(初一日)有时也与安息日相提并论(摩八5;赛一1314,六十六23以及何二11)。诗篇第八十一篇三节,月朔是庆祝的日子,好似安息日一般,专为敬拜神。哈该开始传讲信息的时候,圣殿还没有重建,但是献祭的事已经恢复。哈该感到重建圣殿的事十分孔亟,必须立即进行。

如果六月初一日“月朔”有节期的意味,那么“哈该”原意也是节期,在谐音与字义上必更有意义。节日的礼仪必然恢复,哈该的先知职事就更重要了。耶和华的话,在一般的情形是“临到”先知,但此处是“藉着”他,如果直译:“藉着先知的手”,他就成为中间人或中保。但是真实的涵义在于他传递的功能。他不是只在接受神的话,而是将神的话传出来,是非常特殊的说法。

哈该传道的方法这样确定,不是接受之后再传出去,而是直接传递。日期也十分明确,同时对象又是一定的:所罗巴伯与约书亚。这两个人在本书(一1214及二2)也都是相提并论的,而且所罗巴伯在约书亚之前,两人都极重要,足可断言。

所罗巴伯为大·的后裔,因为他是犹大王约雅斤的孙子(约雅斤被掳至巴比伦,有代上三17-19为依据。)但是他又是犹大省长,他究竟是否为波斯宫廷派任的行政长官,就成为多人辩论的问题了。考古发现中有不少印章,为被掳以后的省长名字,对这官职并无清楚的解说。3所罗巴伯那省长的官职可能是临时的,只为官方准许的重建圣殿的管理者。犹大也许不是一个省分,在波斯的时代,只隶属于撒玛利亚省,算为一个分区而已,所以就无省长的官职了,只是区域的长官。4所罗巴伯在犹大人眼中总是行政长官,他又是大·家的,似乎是大·家王位的赓续,确带给他们弥赛亚的盼望。

约书亚是大祭司,当然是可靠的数据,因为他父亲约撒答曾被掳至外邦(代上六14-15)。约撒答的父亲是西莱雅大祭司,为知名之士,在犹大败亡的时候,主前586年,正在大祭司任内(王下廿五18-21)。

先知哈该以这两位为主要的对象,根据他们的家谱与职份,都是被掳归来的社会中领袖,是有代表性,代表新社会的批体。在以斯拉记第三章一至十三节,所罗巴伯与约书亚率领人们归回,是在古列王的年间。归回的人名都列在以斯拉记第二章与尼希米记第七章,人名方面有些不同混渚,但是这两位领导人物始终清楚列出,没有差错。在次经中(I Esdras 3-4)曾提及所罗巴伯在大利乌王一世时,仍居巴比伦,又说在古列王时期也在那里,不及圣经中以斯拉记那么明确,但他是历史人物,当无错误。

“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建造耶和华殿的时候尚未来到。”(2节)

信息的开端有传信者的方式(Messenger formula),信息是神所命令的,不是出于人的传讲。耶和华是以色列的神,是圣约的神,祂是全能的,无敌的将领,率领万军制服一切恶者,这一称谓在旧约中有三百次之多,其中约有二百四十七次在先知书。哈该书中有十四次,撒迦利亚书有五十三次,玛拉基书有廿四次。这三卷篇幅不长,已有近百次之多,可见复兴时期(被掳归回)的先知常用这一称谓。

耶和华为万军之神(撒上十七45;诗廿四7-10)。如果万军只指以色列的军队,似不是有力的见证。以色列军队并非是常胜的,他们倚靠耶和华,但经文中反不提这个名号(参阅申一30,七1819)。万军之耶和华的约柜甚至被掳至外邦(撒上四4-11),以致以后只提神的约柜。可见万军之耶和华这一名称,没有狭窄的国族主义的色彩,所谓“万军”,也不是只指以色列的军队。

从创世记至士师记,从未提及这一名号,最先提说的是在撒母耳记上第一章三节。以利加拿到示罗去敬拜神,祭祀万军之耶和华。这也在哈拿许愿的祷告中(一11),以后是提到约柜(四章四节)。为什么是在那时以示罗的传统?这就无从解答了。

根据死海古卷中的撒迦利亚书,是希腊文译本,将万军之耶和华译为“天上诸军之主”,那座万军是指天使天兵了。5天使批以金色基路伯来代表作为象征,护·约柜。耶和华在施恩座(撒上四4)。大·将约柜运回耶路撒冷,就奉万军之耶和华的名祝福众民(撒下六18)。他祷告的时候说“愿人永远尊你的名为大,说万军之耶和华是治理以色列的神。”(撒下七26)从此,这一尊名常与耶路撒冷城相连。“我们在万军之耶和华的城中”(诗四十八8)。先知在圣殿中看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赛六1-6)。圣殿是在耶路撒冷,荣耀的王要进来圣城,诗篇第廿四篇就是宣称耶和华为有能力的将领,祂是万军之耶和华。但是有时这一名号与耶路撒冷城无关。先知以利亚在迦密山上,为万军之耶和华大发热心(王上十九1014)。以利沙向北国传道奉神的名是指着永生的万军之耶和华起誓(王下三14)。先知阿摩司向以色列北国传神的话,论主万军之耶和华摸地,使地震动(九章五节),又施行审判,将他们掳至外邦(三13,四1213,五27,六14)。

“万军”也可指天上的众星。万象是万军(赛四十26,四十五1213也再提“万象”。)在被掳时及被掳后,不再有约柜与圣殿。“万军”就成为宇宙性的范围。6近年学者认为“万军”之观念在不同的时代,可能有不同的解释。7又有人认为“万军”既是阴性多数字,只作“权力”解,应译为全能的神,祂有一切的权能,可见的与不可见的,在天地之间,又在高天之上,祂的权能是无穷尽的。8

“这百姓说”,是指以色列人。“我的百姓”是神对他们亲密的称呼。“这百姓”就不然,是一种谴责的口吻(赛六9)。

他们说,建造耶和华殿的时候尚未来到。这是很现实的看法。事实上,他们的确有太多的事没有做。百物待兴,不知从何做起。他们要忙于生计,自顾不暇,那有余力来建造圣殿呢?

在他们属灵的观念里,先知以西结说出圣殿的异象(40-43章),并没有提说由人们来建造,新的圣殿完全由神设计与建造的。人若插手,反而破坏神的工作,使末事的盼望破坏了。9所以人们千万不可多此一举,自以为聪明,反而弄巧成拙。

“那时耶和华的话临到先知哈该说:这殿仍然荒凉,你们自己还住天花板的房屋么?”(34节)

上节耶和华的话是引用一般人的说词,似乎他们很有理由,其实这是矛盾的话。他们认为建造耶和华殿的时候尚未来到。现在神责问他们,难道他们自己住天花板的房屋已经到了时候吗?

天花板的房屋可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指以木板作房顶(列王记上六章十五章的“棚顶”),另一种是指香柏木板作为墙壁的表面(七7)。10这里是作十分强烈的对比。这一边十分讲究美观的房屋,那一边仍是圣殿的废墟、荒凉凌乱。

圣殿荒凉,仍是一堆废墟,是在主前587年焚毁的(耶卅三10-17;结卅六3538,尼二317)。耶路撒冷街道好似荒场一般,急待修复。整顿起来,应该先重建圣殿。

“你们”是在加重语句的口气,两次重复,更加着重。如译出来可作“你们”要住在天花板的房屋,对你们真是时候吗?神无意要人们住在破漏无房顶的屋子,但祂不愿人们忽略圣殿。他们应该注意优先的次序。先重建圣殿,然后再造自己居住的房屋,两者都不能因陋就简,都要造得好,只是次序有先后,不可将本末倒置。

“现在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要省察自己的行为。”(5节)

第四节耶和华所发的问题,并不希冀有所答复,因为这是修辞的问题(Rhetorical Question)不必作答。现在祂要直接命令,有一种非常严正的态度。

“要省察”在本书中出现好几次(在一7,二1518)。这是有责备与警告的话在后面。“省察”是指细心思想,详加视察与分析。摩西说,“我今日所警教你们的,你们都要放在心上。”(申卅二46)省察是放在心上,不可等闲视之,应当郑重其事,十分认真与谨慎。省察的是当时的情势,可否随意推辞?可否自圆其说?可否自找理由?可否逃避责任?

你们要省察自己的行为,你们所作的是什么?为什么?为谁辛苦为谁忙?经过思想之后,就有自知之明,确认自己的错误,自己的失败、自己的轻忽。

照说,神拯救他们,脱离被掳的捆绑,得以自由。神带他们归回,必赐他们一切物质的丰盛,与心灵的满足。但是事实不是这样,甚至适得其反,不禁令人失望。物质环境中,看不见神的福分,正好是反省与深省的时候,要省察你们自己的行为!答案不难寻见。

“你们撒的种多,收的却少。你们吃,却不得饱。喝,却不得足。穿衣服,却不得暖。得工钱的,将工钱装在破漏的囊中。”(6节)

如果他们可以住天花板的房屋,似乎不致那么穷困。首先,这里所说的,是指经济的衰退,通货膨胀,物价高涨,工钱好似装在破漏的袋中,很快地消耗殆尽了。这里又可能指着他们在物质生活不满足,正如阿摩司书第八章十一节: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这里先知好似说:你们建造房屋,却得不着真正的安全。

所以这里与其描述实际的情形,不如说是一种咒诅,好似在申命记第廿八章卅八节:“你带到田间的种子虽多,放进来的却少,因为被蝗虫吃了……”:“他们吃,却不得饱;行淫,而不得立后,因为他们离弃耶和华不遵祂的命。”(何四10)这些都是咒诅的话,是圣约所具有的条款。11但是值得注意的,所用的动词是过去词,如“去找水,却喝不足”(摩四8)。这些咒诅不是警戒的话,呼吁他们悔改,而是追忆历史的往事,确有事实例证。12犹大败亡的事足可证明,以色列人背约,而遭受咒诅。

“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要省察自己的行为。你们要上山取木料,建造这殿,我就因此喜乐,且得荣耀。这是耶和华说的。”(78节)

这里再重复第五节的话,但是重点不同。第五节省察,在心中仔细考查过去的行为。现在的省察,是在心中确实定意上山取材,作建殿的工作,不容迟延,应该切实在决意中有行动。

先知并没有指明人们应该悔改,却以正面与积极的行动来证明,他们确实应该回心转意,不再冷漠,漠不关心,可见这以行动来表明他们悔改的心。这正如主耶稣的比喻中,说葡萄园主人的小儿子,原先不肯去工作,以后自己懊悔而去了(太廿一28-32)。

犹大地多山,树木很多,尼希米记第八章十五节记载,橄榄树、番石榴树及棕树很多,所以可供建屋之用。这里不提石头,因石头到处有,不必特别搬运。木料支持住石墙,可免地震的损害(参阅拉五8)。建殿的木料常感不敷,还需外地运来(拉三7)。这些都是极浩大的工程,需要动员很多任务人,所罗门建殿时,动员多少人(王上五13-18)。此处哈该希冀大家自动出来从事这重建的工程。

重建圣殿使神因此喜乐,好似献祭蒙神悦纳,所以喜乐是悦纳,神接受他们的奉献(撒下廿四23;耶十四1012;结二十4041,四十三27;玛一1013;诗五十一17,一一九108;弥六7;摩五22)。

神而且得着荣耀,此处是指人荣耀神(参阅赛廿六15;结廿八22,卅九13)。耶和华的荣耀,常指神在敬拜的礼仪中显现,在圣所与敬拜者同在。祂在圣殿之中,以西结书第十章十八节,耶和华的荣耀如何离开圣殿,离开以色列。以后这荣耀又如何回来,再在圣殿中居住(四十三4)。但是哈该所说的,似指耶和华的威严与权能。圣殿重建,耶和华的威荣才真的恢复。

这是耶和华的应许,重建圣殿,必蒙神的悦纳,必显现祂的荣耀。这段话就此结束,有结语:“这是耶和华说的。”原意为:“耶和华低语”,表明祂的心意。有时安慰,有时谴责,有时保证,都有祂无限的心意。

这是弥赛亚的盼望,耶和华的荣耀必导入一个新的时代,开创新的纪元,以色列人都这样盼待着。

“你们盼望多得,所得的却少。你们收到家中,我就吹去。这是为什么呢?因马我的殿荒凉,你们各人却顾自己的房屋。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9节)

这节经文实际应与第六节衔接,不仅意义相似,而且文法的结构也是相连的(无定词Infinitive absolute往往是与前面的动词,成为一连串的动作或情况)。但是若仔细研究,这两节并不相同。第六节是在栽种、吃喝、衣着及赚钱。但是本节是期待(用无定词Infinitive absolute)与后果(用完成式动词)。这里没有特殊的行动,只是一般的期望。以色列人原来抱着极大的希望,正如以赛亚书第五十四章十二节他们得着神的应许:“我必以彩色安置你的石头,以蓝宝石立定你的根基,又以红宝石造你的女墙,以红玉造你的城门,以宝石造你四围的边界。”这是以表象的言语,对那些被掳归回的人应许,使他们享受一切的丰盛。但是这些荣耀的将来,至今仍未实现。

经济衰退,一般人收入并未增加,反而减少。物质的丰富,在于属灵的佳况,忽略神的殿,怎会不穷困呢?(参阅何二8)。应当知道一切美物都是神所赐的。

家与殿是有密切的关系,神的殿荒凉,人的家也不可能兴盛。顾到家的怎么会消失呢?是神在背后鉴察,祂也采取行动。但是我们不可单顾自己的家。

“你们各人却顾自己的房屋。”在中文有小注:“顾”原文作“奔”。原来可这样翻译:你们奔跑,各人到自己的房屋。那就是说:你们奔走忙碌,各人只为自己的家,对神的家却置之不理,这是神不喜欢的。

“所以为你们的缘故,天就不降甘露,地也不出土产。”(10节)

所以这是你们应负责的,无法推诿,不可佯作无知,因为神的手已经向他们施行审判,农作物收成不佳。他们应该明白,为什么在收割的前三月,神使雨停止,又以旱风霉烂攻击他们,菜果被剪虫所吃,这是阿摩司所描述的(四6-10

甘露十分重要,尤其在八、九月,正在成熟的榖类不致被炎热烘干,没有汁浆而枯干。所以土产要有丰收,要靠天上降下的甘露。

“我命干旱临到地土、山冈、五谷,新酒和油,并地上的出产,人民,牲畜,以及人手一切劳碌得来的。”(11节)

干旱(h]o{reb[)与荒凉(h]a{reb[)两个字音十分近似,可能作者有意以谐音说明信息的内容。圣殿荒凉,人就只好期待着神的刑罚,地上干旱,树木枯干,粮食缺少,生计断绝。不在心灵敬畏神的,怎可希望神在物质上赐福呢?

这里的描述,由植物至动物,再至人类,都会遭灾,以致人一切的努力都归徒然。干旱不仅无水,也表明地土失去生产力,动物没有生殖力,繁茂兴盛的现象都不可能有了。

这都是说明神的怒气,因为祂的公义是罚恶的,祂断不以有罪为无罪。人的劳碌又有多少效果呢?人手也指人力,人力本是十分有限。

有人以为本章四至八节是先知对那些留居在本地的犹太人的,而第九至十一节是对被掳归回的犹太人。13其实这样区分是不可能的。先知主要的对象,仍是从巴比伦归回的犹太人,但当地的人也包括在内中,并无分别。14

本章第二至十一节在文体上十分丰富生动,有先知的格调,修辞式的问题,引述其它之言语,先知所用的口吻是耶和华直接的言词。信息的重点仍以复兴为要义,但是复兴必须从重建圣殿作起,历史的经验,使他们明白咒诅是什么,那败亡的惨痛,应该学会了管教的功课。现在他们有危险再受咒诅。神已经预备了历史的环境,波斯政权允准他们重建圣殿,可说是在最有利的条件之下,再不好自为之,只坐失良机,后果是十分可虑的。

 

1 J. Pritchard, Ancient Near Eastern Texts, Relating to the Old Testament, 1969, 316.

2 A. Olmstead, History of the Persian Empire, 1959, 107-108, J. Bright, A History of Israel, 1981, 369-370, M. Dandamaev, Persien unterden erstn Acha/meniden, 1963, 108-214.

3 P. Ackroyd, "Archaeology, Politics and Religion: The Persian Period," The Iliff Review, 39, 1982, 10-11; O. Leuze, Die Satrapieneintelung in Syrien und im Zweistromland von 520-330, 1935, 18-19, E. Stern, The Material Culture of the Land of the Bible in the Persian Period, 538-332 B.C.E., 1973 English tr. 1982, 214; N. Avigad, Bullae and Seats fom a Post-Exilic Judean Archive, Qedem,Monographs of the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Hebrew University, 4, 1976.

4 A. Alt, "Die Rolle Samarias bei der Entstehung des Judentums," Klernen Schriften, vol. 2, 1964, 316-377, M. Smith, Palestinian Parties and Politics that Shaped the Old Testament. 1971, 193-201.

5 J. Baldwin, Haggai, Zechariah, Malachi, 1972, 44-45.

6 B.N. Wambacq, L~epithe&te Divine Jahve* Seba~o^t 1947.

7 G. von Rad, Old Testament Theology, tr. D.M.G. Stalker 1962, 18f.

8 O. Eissfeldt, "Jahwe Zebaoth," Miscellanea Academica Berolinensia II, 2, 1950.

9 R.G. Hamerton-Kelly, "The Temple and the origins of Jewish Apocalyptic," Vetus Testamentum, 20, 1970, 12.

10 O.Steck, "Zu Haggai 1:2-11," Zeitschrift fu/r die alttestamentlische Wissenschaft, 83, 1971, 362, 译为“屋顶”; P. Ackroyd, Exile and Restoration, 155, 译为“墙壁”。

11 D. Hillers, Treaty Curses and the Old Testament Prophets, 1964, 28.

12 W. Beuken, Haggai-Sacharja 1-8, 1967, 190-191.

13 O, Steck, "Zu Haggai 1:2-11," Zeitschrift fu/r die alttestamentlische Wissenschaft, 83, 1971, 355-379.

14 J. Whedbee, "A question-Answer Schema in Haggai 1: The form and Function of Haggai 1:9-ll," in G. Tuttle, ed. Biblical and Near Eastern Studies, 1978, 184-194.

 

贰 官长百姓的响应(一12-15

“那时撒拉铁的儿子所罗巴伯、和约撒答的儿子大祭司约书亚,并剩下的百姓,都听从耶和华他们神的话,和先知哈该奉耶和华他们神差来所说的话,百姓也在耶和华面前存敬畏的心。”(12节)

先知哈该奉命传道,主要的对象是政治领袖所罗巴伯,和宗教领袖约书亚,并剩下的百姓。这些人是余民,他们的归回是神的应许。参阅以赛亚的信息,他曾在圣殿的异象中,明白余民是神的保守(六11-13)。他儿子的名字“施亚雅述”,意思是余民必归回,这是主要的信息(赛七3,十21,十一11)。他们的归回,不是只在外表上,因为心灵的归回就是悔改,切实地归向神(亚一3)。现在他们都听从耶和华他们神的话。

他们还是尊重先知的权威,因为先知既为神所差遣,奉命传神的信息,当然必须珍视,不敢轻忽。耶和华的话是申命记的用词,神愿意施教,训诲,但他也希冀人们听从与遵行。听从祂的话是表明遵守祂的约。15这是十分郑重的事。

他们在耶和华面前存敬畏的心,因为他们不敢轻忽,知道神罚恶的公义。敬畏神是有两种涵义,在智能文学中(如箴言、约伯记等),敬畏是有道德的性质,因敬畏神的人远离恶事。但在申命记的观念,敬畏是敬拜的礼仪方面,有敬虔的态度与行动。16

“耶和华的使者哈该,奉耶和华差遣对百姓说,耶和华说,我与你们同在。”(13节)

哈该是耶和华的使者,除此处以外,是其它别的经文所没有的。以赛亚曾提神的仆人是祂差遣的使者(赛四十二19)。以色列人是神的仆人,不可再耳聋眼瞎,最后总该有回应了。

耶和华的使者,常指天使。于是有人将这节经文译作:“哈该说,耶和华的使者奉差遣对百姓说……”17这是可能的译法。在撒迦利亚书中,确有使者为先知解释异象,但是哈该书并未提及天使。

耶和华说,我与你们同在。这常是祭司的言词,特别是救恩的信息。18常为保证的言语,使人有信心的确据,是在其它的先知书中可以发现:

“雅各阿,不要惧怕……因我与你同在。”(耶三十10-11)。

“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赛四十一10)。

“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赛四十三5

神与人同在,还不只是保证安全的话,而且这也含有祂恩慈的行为。例如:“因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耶三十11上)“我与你同在……我是你的神,我必坚固你,我必帮助你,我必用我公义的右手扶持你。”(赛四十一10)“我必与你同在,我必领你……招聚你。”(赛四十三5)耶和华以行为来保证!

“耶和华激动犹大省长撒拉铁的儿子所罗巴伯,和约撒答的儿子大祭司约书亚,并剩下之百姓的心,他们就来为万军之耶和华他们神的殿作工。这是在大利乌王第二年,六月二十四日。”(1415节)

在第十二节看见哈该的信息发生功效,众人都愿意听从耶和华的话。但是真实的行动,还得再由神做进一步的工作,祂激动他们的心,神曾激动玛代人从事战争(耶五十一11)。他曾激动亚述人攻击以色列(代上五26),激动非利士人攻击犹大(约兰王)(代下廿一16)。现在神激动这些余民来兴建圣殿的工作,必更加积极。

他们为耶和华的殿作工,“为”字或译“在”(be),好似圣殿的外壳仍旧保存,他们进行的是修复的工作。这样解释也有理由。19

那时是大利乌王第二年六月廿四日,距原有的信息共相隔廿二日(参阅一1)。如果参考第二章十节,那是九月廿四日。有人以为此处应为九月,不是六月。但是也有的认为六月是开工的奉献典礼,而九月才正式动工。六月是农忙的月份,果园收获,与田间收割,工作十分繁重,而且紧急。他们必须忙完这些,才可开始参予圣殿重建的事。但是有二十几天忙碌,至六月下旬,农忙应该可告段落,所以六月二十四日开工,并非没有可能。20

哈该的信息所以有那么迅速的响应,是神亲自动工的效果。但是哈该以圣约为他信息的重点,而且也以祝福与咒诅为条件,使人们看见前因后果,在历史的经验中已经证实,所以不敢随意轻忽,重建的事虽极为艰巨,却已经发动了。神的福分必在前面。

 

15 A. Fenz, Auf Jahwes Stimme ho/ren, Eine biblische Begriffsuntersuchung, 1964, W. Beuken, Haggai-Sacharja 1-8, 1967, 33-34引用,可参阅整段的论述31-49.

16 J. Becker, Gottesfurcht im Alten Testament, 1969.

17 H.L. Ellison, Men spake from God, 1952, 120-121.

18 Begrich, "Das priesterliche Heilsorakel," Zeitschrift fu/r die alttestamentlische Wissenschaft, 52, 1934, 81-92称之为Beistandsformel, 即保证之言。

19 J. Baldwin, Haggai, Zechariah, Malachi, 1972, 43.

20 J.W. Rothstein, Juden und Samaritaner, 1908, 提议第一章之后,由第二章十五至十九节衔接,较为自然。

── 唐佑之《天道圣经注释──哈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