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迦利亚书第十四章

 

3 耶路撒冷的大灾难(十四115

  现在,“战争与胜利”的主题来到最后的阶段。本章一开始,耶路撒冷打了败仗,财物被夺,尊荣尽失,任由征服者奸杀掳掠,为所欲为。既然仇敌为“列国”,圣城这一次失败,可能因当时已成立全球性政府,列邦联合起来反对神。征服者因夺得的财物欢腾,把一半的人口留在城中,另一半掳去。留下来的受苦更深,但最后却能见到耶和华的干预。人类的舞台已近尾声。地震大概是因耶路撒冷当地与四围的地形发生变化,因为这城将高起,统管全地,四周的丘陵都将变为平地(10节)。昼与夜的运转,和四季的变换都将消失。神自己将在耶路撒冷作王。祂的仇敌都将交出财宝,必会经历瘟疫、惊恐与死亡。这里没有展望他们会转而归主。

  这一段的交错结构美妙地表达出反败为胜的戏剧化转变。第16节从耶路撒冷打败开始写。“耶和华的日子……黑暗没有光明”(摩五18)。但是,虽然恐怖事件在城中不断发生,日子却在朝惟有耶和华知道的那日前进(7节)。转折点即在此。从那日之后,耶路撒冷变成生命与亮光的泉源。耶和华会将祂的全球政府设在那里。开头时,耶路撒冷遭抢掠;到最后,万国都将财物送到神的国中。开头时,神的子民受苦;到最后,祂的仇敌受苦、死亡。在耶和华里面的合一,才是惟一能持久的合一。祂的王权无与伦比,凡是反对祂的,必然败落。

  这段经文也有些地方不太明确,RSV 并不一定是最佳的读法。

  1. 看哪,耶和华的日子临近。希伯来文更准确的译法为︰“为耶和华的一个日子将临到”,这个写法颇不寻常,所以更引人注意;而且它强调的是耶和华,而不是“临近”。此处意味着威胁,而非应许(参︰珥一15)。从前众先知曾教导,主前五八七年耶路撒冷的陷落是神的作为;现在,“那日”的第一个阶段,则为这城的彻底战败(参︰启十一3710)。神的子民或许认为他们应当得到祂的恩宠,但其实他们从来不配得。审判从他们起首(耶二十五29;结九6;彼前四17)。战败之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财物被敌军搜刮。这里的第二人称︰你的,在你中间,更显明耶路撒冷要亲自承受这一切。

  2. 在强调耶路撒冷的战败后,先知才揭示这场冲突的范围。万国竟会聚集,来与一个城争战,简直几近荒谬。财物的利益必定少得不用计算,而攻击的人数也使防御显为不可能。惟一的解释是︰这是一场主义之争,要除去不合作者,就是组成国际世界秩序的障碍。因为兵力极其悬殊,所以极易取胜;接下来则为抢夺与强暴,然后半数的居民被掳走。从十三章8节看来,如果这件事发生得较早,如今城中只留下原有居民的六分之一了。

  3. 耶和华必出去与那些国争战。介系词“反对”(against,希伯来文 b#)有点模棱两可;因为通常这字是用作“在内”,它可以指耶和华是在敌军之中,与以色列作战。另一方面,这字既与动词“争战”相连,通常便指“反对”。第14节也出现这结构,从文意看来,犹大是在耶路撒冷里面争战,而不是与它作战。早期教父,如区利罗(Cyril)、狄奥多勒(Theodoret)和优西比乌(Eusebius),将这一节解作耶和华与耶路撒冷作战;但大多数现代注释家都认为,祂是站在以色列这边,与列国争战。主张此处与第14节的结构应当相同的理论,论据并不充分。文意才最重要。世界联军不需要耶和华的同在,也必定可以攻下这城。因此通用的现代译文很可能是正确的。耶和华为祂的子民争战,好像祂在争战之日作战一样。这个模拟提醒我们,这里是末日启示的图示文体。这种争战之日最佳的例证,便是过红海,当时以色列人全然无助,只能望着耶和华为他们争战;他们静静站在那里,“看耶和华……的救恩”(出十四1314)。他们不需要争战,耶和华也没有真的挥动武器。

  4. 这里充满末日启示的色彩。耶和华降临,不在锡安山,因为仇敌占据了那里;祂降在橄榄山,这是圣经第一次提到这个名字280。以西结称它为“城东的那座山”(结十一23),事实上它是座山脊,有两哩半长,南北走向,在耶路撒冷东边,中间有很深的汲沦溪谷相隔。它比圣殿的山更高,所以完全挡住东边的视野;若要从城中逃跑,因山坡险峻,也很不方便。这道山脊裂开,成为极大的谷,便将障碍除去,同时戏剧化地证明︰耶和华已带着能力临到。当耶稣说挪开“这座山”时(可十一23),祂可能是想到这一节经文281。耶稣自橄榄山升天,而天使对祂回来的应许(徒一11),让人注意到这一节的预言,并暗示可能将按字面实现。

  5. 这一节有不清楚之处,造成了解上的困难。传统的马索拉经文将第一个动词读为“你们要逃跑”(AVRV),而亚兰文与希腊文译本将同样的子音读为“将被阻止”(RSVJBNEB)。难上加难的是︰这动词在本节后面还重复两次。马索拉经文每一次都读为“你们要逃跑”;希腊文译本每一次都读为“将被阻止”,而亚兰文译本头一处作“将被阻止”,后两处作“你们要逃跑”。以上最后一种文意最顺,为 RSV 采纳︰我山的谷将被阻止282。“我的山”可能指锡安山与橄榄山,如此一来,被阻止的谷便是汲沦溪谷;而穿过橄榄山的新溪谷所造成的山,靠在它边上,以致挡住它。然而主张将第一个动词读为“你们要逃跑”的人,以“我的山”指被新溪谷形成的山。不少人提出修改的意见,如威尔浩生︰“欣嫩谷将被挡住”283,邓坦284 JB 采用这翻译。然而欣嫩谷是在城的西边和南边,所以这翻译可能不正确。米其尔285辩称,动词“阻挡”总是用在泉源(如︰创二十六1518),这一节也应该一样。此泉源应当指基训,在汲沦溪。基训与希伯来文“我山的谷”开始的字母一样,以致有位文士弄错了经文。但其它注释家没有附从米其尔的。它的边上本身就是修改过的;希伯来文读为 AzelAVRV;和合本︰亚萨)。如果这里是指名字,这地方在别处没有提到过。它应该是耶路撒冷东边的一个地方,是这谷东边终结之处。

  究竟原文的读法如何,实在无法确定;但大致的意思很清楚。地移动、开出向东之谷,同时也挡住汲沦溪谷,使得从耶路撒冷可有一条平路逃跑。乌西雅年间的地震,阿摩司书根据该日期计算(摩一1),大约发生于主前第八世纪中期。当时一定非常可怕,以致变成传奇故事286。阿摩司创先将地震用在末日的意象中(摩六11,八8,九15)。

  然后耶和华你的神必临到RSV 依据希腊译本译为“你的神”;希伯来经文为“我的神”;同样,第二个子句中和他也是按照译本,希伯来文为“和你”。保持希伯来文比较好,因为虽然 RSV 的文意较顺,但这本身就是一种警告,因文士很可能会用这方法来使经文合理化。先知书中有很多例子,是由第三人称突然变成第二人称(参二8)。先知所见到的事好像发生在他眼前一般生动,因此会将形容语一变而为祈祷,恳求异象的应验。当耶和华神与祂的圣者──即祂天上的随从(诗八十九57)──同来时,历史就达到了目的。

  6. 这一节的意思不确定。希伯来文开头为︰“在那日将没有光”。最后两个字可以意为“璨烂的(星)凝滞”,即,失去亮光。RSVJBNEB 都采用早期的某个译本,表达一切极端的温度都将终止。无论真正的读法为何,都是指宇宙将有变化。

  7. 时间将不再用日子计算,因为夜晚永不来临。“那日”将成为连续不断之日(赛六十1920;启二十一25,二十二5),它的光不再倚赖日、月或众星。这一节与希伯来经文的第6节并不冲突,可把那里的“光”解释为日光。

  8. 耶路撒冷有充分水源的梦想,如今成真。基训泉水形成“缓流”的西罗亚河(赛八6),但这水从来不够供应城里的需要;今后不靠雨季的河流将在耶路撒冷中出现,不断朝东、朝西流,直到死海和地中海。以西结的河从圣殿流出,只向东流(结四十七112)。以西结把丰肥的结果大大形容一番,但撒迦利亚只让读者想象,川流不断的河水会让干燥的石地产生何等大的改变。

  耶稣曾应许将有“活水”(约七38),他所指的经文或许主要是这一节287

  9. 历代以来,以色列人总是唱“耶和华作王”(诗九十三,九十七,九十九),但不过是信心的宣告而已。一旦到了“那日”,祂必将成为全地的王。这一类宣言,让人明白为何耶稣一出来讲道会带来震撼;因祂说︰“日期满了,神的国近了”(可一15)。耶和华将为独一,表面看来是多余的信息,因为犹太人在示玛Shema`)中不断重复︰“耶和华我们的神是独一的主”(申六4)。这里新的因素当为︰每个人都将承认,祂是独一的神。祂的名是独一的。神的名耶和华(译注︰或译为雅崴)表达出祂过去一向如何,未来也将如何(出三1317)。“耶和华是神,除祂以外再无别神”(申四3539);“我是耶和华,在我以外并没有别神”(赛四十五5)。独一的名显然不是关乎语言学,而是关乎神学。当所有国家都归附耶和华,他们便会承认,过去对真理的些微亮光,都是来自这位独一的神。

  10. 包围耶路撒冷的众山是为要隐藏它、保护它(诗一二五2),但现在不再需要这种防御了,所以它们被夷为平地,让圣城凸显在地上,配合全地大君王之首都应有的气派。迦巴在耶路撒冷北北东方六哩,是犹大的北疆(王上十五22;王下二十三8)。临门或音临门(尼十一29;参︰书十五32,那里“因”和“临门”或许应当连起来,成为“音临门”),“石榴树之泉”,被认为是科北特•乌姆•埃-拉马敏,在耶路撒冷西南三十五哩,从那里犹大的丘陵坡地一路下降,直到南地

  便雅悯门,通往便雅悯地,可能在靠近城的东北角(耶三十七1213)。从前的门之处不知何在,但角门既为西界,从前的门可能座落于北墙。哈楠业楼(尼三1,十二39)是墙最北之处,王的酒醡则是靠南,接近王的池(尼二14)和王的园(尼三15)。以上提到城墙东、西、南、北的标识地点,强调全城都包括在内。

  11. 人必住在其中,前面曾暗示,自被掳之后,城中人数稀少(亚二4,八56)。甚至到尼希米时代,还要用强制方式,勉强犹太人搬到城里去住(尼七4及下,十一12)。这里的思想为︰这个城人口再不会受到咒诅,或“全城被毁”(希伯来文 h]e{rem),而至减少。约书亚征服迦南地时,由于这种驱逐令,迦南人的城完全被毁灭(书六1718)。这座城被毁时,人民或丧生,或被掳,也被解释为受到类似的咒诅(赛四十三28)。先知曾指出,前面会有痛苦的经验在等待(亚十三89,十四12),可是一旦耶和华来作王后,这种威胁便不会再出现了。耶路撒冷必安然居住,不论有无城墙,只要耶和华为城中的荣耀(亚二5)就够了。

  12. 以严谨的散文写成神来作王,耶路撒冷周围的景观将发生奇妙的改变之后,先知又回头来论反对祂治理的人。他用图示文笔形容列国的军队突然患了疫病,立刻瘫痪;这思想或许取自希西家时,西拿基立的军队围困耶路撒冷,却被瘟疫横扫(王下十九35)。

  13. 这场疫疾和引致的惊恐,都来自耶和华。这里并未排除间接因素,但因太不重要,不值得一提;因为神审判之日已到。这个经验太恐怖,结果在竞相逃脱时,他们竟彼此揪杀(该二22;亚十一9)。

  14. 甚至犹大也与耶路撒冷作战。请看十四章3节注释。介系词 b# 译为“在内”,意思会好得多,如 NEB犹大也加入在耶路撒冷的喧哗288。回过头来看耶路撒冷,必见她在收取从战场上拿回来的一切掠物,包括她被仇敌抢走的财产(十四12)。希伯来动词 ~a{sap{ 可指“收集”或“挪移”,因此 NEB 译为︰四围列国的财物必被扫除;但一般的翻译较为合理。

  15. 先知在瞻望战利品的掠夺时,也想到空营中的牲畜。牠们同样被瘟疫感染,所以无法供人逃跑。这里的用语是象征式的,但并非不会照字面应验。如今没有一个人能避免审判,除非像下面几节所言,归向耶和华。

 

280 在撒下十五30,希伯来文为“橄榄树的斜坡”。

281 W. MansonJesus the Messiah (Hodder and Stoughton, 1943), pp. 29, 30〕指出,这件事发生在橄榄山附近,并建议耶稣是想到撒迦利亚书十四4

282 进一步细节,见 Jansma, p. 131.

283 Die Kleinen Propheten U/bersetzt und Erkla/rt(第三版,1898)。

284 R. C. Dentan, IB, p. 1111.

285 ICC, p. 343.

286 “巴勒斯坦大约每五十年会发生一次严重地震,而轻微地震则更频繁”(D. Baly, The Geography of the Bible, p. 22)。

287 R. H. Lightfoot, St. John's Gospel, A Commentary (Oxford, 1956), p. 183.

288 亦叁 S. R. Driver, CB, p. 279; T. T. Perowne, CBSC1888年版),p. 146C. H. H. Wright, p. 502.

 

1 耶和华被世人尊为王(十四1621

  本卷书第一部分的最后一段(八2023),与全书终结的这一段有类似之处。各国都将有剩下的人,来敬拜万军之耶和华。“这是一种信仰的转向,虽然描写的笔法较客观,但这个观念的伟大却不容忽视。”289 当然,这个转变是以旧约的用语表达,但这里没有提到列国必须受割礼,也没有说要守摩西的律法,故相当值得注意。要紧的是,他们要敬拜独一的王与神。最后,当神作王,生活的每一方面便都成为圣洁。

  16. 所有国家战后剩下来的每一个人,前一节没有暗示瘟疫后还有人存活,但这是比喻的笔法。每一国都有一些人相信了神,而得幸免。各国一同来崇拜的节期,是住棚节,这可能是最古老的朝圣节期(士二十一19;撒上一3),庆贺耶和华掌权,祂赐下收成(申十六1317)。这节期欢迎所有的人参加,包括“陌生人”;在被掳归回后,这仍然是重要的日子(拉三4;尼八1418)。尼希米的记载显示,节期中不但为收成感恩,也要聆听律法的宣读,意指约已得到更新。在神的国中,外邦人到圣殿来敬拜时,他们也被列入那约;此处外邦人用神全备的尊称来称呼祂︰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参︰赛六5;诗二十四10)。

  17. C 段(九11∼十1)曾提到干旱和雨的象征,指出弥赛亚时代的繁荣,和雨水充沛有关。十三章1节提到洁净罪的泉源;十四章8节的河则是耶路撒冷在末日的改变。如果是按字面解释,有点奇怪。在被掳归回后的时期,住棚节常有洒水典礼,为仪式的一部分,有人认为那便是耶稣应许赐下活水的场合(约七38)。西罗亚池的水,在庄严的游行中由祭司带到圣殿,倒在祭坛当作祭物。这个仪式或许还伴有祈祷,祈求经过干旱的长夏后会有雨水。这个仪式从什么时候开始,无可考。米示拏中有证据显示它存在290。先知急切要指出,列国的敬拜将持续不断;雨水象征生命的要素,因此列国已经学到要倚靠耶和华。一旦敬拜停止,他们就会感受到自己有需要,如此便可避免背道。

  18. 埃及与列国不同,因为它的供水不靠雨,而靠尼罗河。在出埃及时,埃及曾遭天灾攻击,由此而知神的权能,因此天灾是这新时代象征灾难的恰当记号。希伯来经文有困难,因此 AVRV 的翻译较含糊。希腊与叙利亚译文为 RSVJBNEB 所用,原意也可能如此。

  19. 埃及并不是惟一挑出来要受罚的人民;任何一国若不来敬拜神,都会遭灾。不上来守节一语的重复,可能是文士的错误,但也可能是刻意强调敬拜的重要性。

  20. 归耶和华为圣这几个字,是刻在挂于大祭司头冠上的一面金牌上(出二十八36),表示他是归于神的,也成为一种提醒;但所有以色列人也当如此(出十九6;耶二3)。一旦神掌权,不单人要成为圣洁,牲畜也将如此。不再作战争之用,在载运朝圣者时,铃铛上需刻这几个字。耶和华殿内的锅是给敬拜者煮东西用,可煮平安祭中归给他们的那一份(利七15及下)。圣殿会提供这些用品,让参与这类分享之筵的家庭使用(参︰结四十六2124)。煮东西的大锅,将和在祭坛上洒祭牲之血的一样圣洁。

  21. 事实上,所有的厨具都必归万军之耶和华为圣。圣与俗不再有区别,因此圣殿不缺器皿。这句话或许言下之意为︰在先知的时代,器皿不够用;尤其在过节的时候,价钱必水涨船高。最后一句话也许是源自很强的忿怒︰在万军之耶和华的殿中,必不再有商人商人直译为“迦南人”(见十一7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160,Name= 1 好牧人的命運(十一417})。在这里,这个字不是指某族人,乃是指向敬拜者谋取不当利益的人。一旦大君王来临,圣殿院中再不会受赚钱的事污秽,商人的贪婪也不再破坏献祭的喜乐(参︰太二十一1213及类似经文)。

  先知乃是用象征性语言形容“乌托邦”。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是神应当作王;不仅在个人生活中作王,也在整个人类当中作王。一旦这个条件实现,日常生活便会“归耶和华为圣”,而人所有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

 

289 R. C. Dentan, IB, VI, p. 113.

290 Sukkah 9。更详尽的资料见 IDB, I, p. 455f.

──《丁道尔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