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迦利亚书第一章

 

第一部分:一至八章

给新时代的旧信息(一1-6

这里记录的先知撒迦利亚第一篇讲章,是在重建耶路撒冷圣殿正式开始几星期内发表的。虽然这讲章的听众,即先知宣讲的对象,并未特别清楚指明是谁;但是整体而言先知似乎正对着在耶路撒冷居住的一般听众传讲。在听者之中有城中的领袖、从事重建工程的人、和一般的市民。表面上,先知的信息并没有直接关联到正在进行中的主要工程,虽则想深一层,有许多内容关系到这项手头上的任务。而且乍看上去,先知的信息是旧的,但是他宣讲时的背景却使它新颖和新鲜。这先知讲词的序言点出几个重要的主题,为以后的内容奠定基础。

(一)中心信息。撒迦利亚一开始就从先知传统的中心信息中带出一个主题(这种先知的传统早在他那时代之前就已建立起来)。‘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要转向我,我就转向你们。’(3节)先知重复那个古老的故事,表示他的中心信息并无新意;的确,他引述了早期先知已经宣讲过的内容(4节)。但是缺乏新意绝不减少他信息的重要性。以色列人立约的信心经常是神和祂选民之间的关系重心;而先知则是以色列的良知:当百姓转离不信靠神,先知呼召他们回转,迫切要求他们去恢复他们生命所依靠的与主的关系。在这方面,撒迦利亚坚定地持守古代先知的传统。

然而,在被掳以后的年代重复这种古老的信息,在一些听众耳中必定好像一股清凉的神之风。在那些黑暗的日子里,许多人必然以为神和以色列人所立的约已经结束,在被掳之后被埋葬,并以耶路撒冷的毁坏状态为象征。那么多立约的外在记号都已经失去,很难叫人相信神所赐予的关系还一直敞开着。但是神确是一直在继续施恩,正如撒迦利亚充满信心的宣讲所清楚表明的;百姓仍然可能回转归向神,祂还一直等待着,要转向祂的子民。

我们是难以去重新体会先知信息的感力。他的同胞如今在属于外国且遭毁坏的国土上,正为着生存而奋矷A必然已经尽失当初的异象。然而先知从神那里来的信息,却说‘转向我,我必转向你们……,’并且对每一世代重复着。对于我们四周废墟一般的世界,一个不变的基本真理依然存在:藉着与神之间的关系,世人才会找到生命的意义。

(二)从过去学习。鲜有几个世代的人类能够从他们的历史中学习;即使是历史学家,也都对他们所从事的专业中出现的信息视而不见。但是撒迦利亚觉察到这种从过去错误中学习的道理,对于他自己那时代的绝对重要性。早期的先知也对像现在撒迦利亚面对同样的听众,宣讲同样的悔改信息。他们忠心地宣讲,但是早期的听众并不听从,因此已经历了先知曾经警告过的审判(4节)。只有当审判在他们的失败和被掳中最后临到他们时,他们的祖先才得到启活F然后他们悔改了(6节),但是却迟了一点。

撒迦利亚时代的灾祸,主要是过去世代的失败累积而成的。这位先知清楚地看出了一切:除非过去的失败得到更正,便很难有希望摆脱现在的灾难。因此他要求他的百姓:‘不要效法你们列祖’(4节)。这是一个必须宣布的悲伤信息,但却是真正的信息。而列祖所作出的灾祸性行径带来的后果,对所有听见撒迦利亚讲章的人是具体可见的。这样,先知呼召那些在与神分离生活中走到最顶点的同胞作出反省,并去回想当初的古旧信仰,就是那对神忠诚的信仰。这是必须从过去经历中学习的功课,而且除非学会它,不然的话,过去可怕的经历,将会再逐渐地充塞着前景。

(三)信仰和圣殿。先知同时也关心圣殿的恢复工作,不会令同胞产生一种虚假的自信心。重建工程已经进行了几个星期,但是即使复建的结构开始成形,也许撒迦利亚仍然被过去的疑惑萦绕于心。以前的世代曾经相信圣城是难以攻陷的,因为它是神圣殿的所在地。主前五八六年,当圣殿被毁时,其中的居民才发现,他们的首都正像其它城市一样易于攻破。但是重建的圣殿工程,不论是多么重要,也会在那些不提防的百姓心中,制造古旧的虚假自信心,这也正是造成衰落的原因。

所以撒迦利亚的讲章,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回到根本的转向。意思是:圣殿正开始获重建,而这是光辉伟大的,但千万不要忘记最初和最主要的,神要求祂的百姓顺服和忠心。当这些素质不存在时,便应该藉着转向神去把它们重拾回来,这比较仅向敬拜的地方奉献金钱和物力更为重要。换句话说,先知设法对付一种人类经常存在的趋势,也就是在宗教批体内部的那种倾向:注重处理外在有形的事务而忽略内在的问题。耶路撒冷的社会患的是心病,人们以为只须恢复圣殿就能够医治所有社会的病态。的确,圣殿的重建将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但是除非相应地与灵命方面的复兴并行,否则圣殿的工作将变成一个愚昧的象征。撒迦利亚呼召‘万军的耶和华说,你们要转向我’,这对他的社批,就好像哈该呼召百姓着手去做艰苦工作和从事建设一般重要。

在先知的时代真实的,在我们的时代也照样真实。我们经常面对着重建的需要,无论是地方教会、国家的教会,或者一个国家的国势。要定立重建的任务,我们需要像哈该这样有异象和有激励性的人。但是如果重建的工作要不止于只有美好外观去掩盖内在疾病,撒迦利亚的信息是同等重要。重建的工程、国家储备基金的驱动、教会增长的新宪章和新策略,全不会产生任何佳绩,除非整体人民中间有内心的改变伴随着。这是先知给予将来世代的持久信息。

夜间的异象(一7-17

撒迦利亚书第一部分的过半内容,主要是先知在一章七节至六章十五节的八个异象经历。所有的异象都归于一个日期(一7),这天大约是主前五一九年二月十五日,在圣殿的复建工作开始以后几个月。据暗示,所有的异象发生在‘夜间’(一8);它们不太像是梦,而是被一位意识清醒的先知所接受的异象。穆罕默德也在较晚的世纪经历夜间异象,这些异象于他在麦加传道时很有用途。撒迦利亚也是如此,也许当晚他在屋里默想他的使命时,接受了这些异象作为从神而来的一种传话方式。我们不能够准确地知道获得这种不寻常经历的方式为何;但是异象是先知藉此接受神启示的几个方法之一。从第一个异象的内容判断,很可能撒迦利亚默想的地方,在当他看见异象的时候,正是耶路撒冷城外一个安静的山谷。

异象常常透过附近的现实环境来作出它的启示:假定撒迦利亚在那个峡谷中,身边是一些石榴的丛树(8节。译者注:中文和合本译为‘洼地’,在英文标准修订本中则译为峡谷glen),突然他看见一位骑红马的在石榴树之间。在他后面又有另外三匹马,也许都有骑士,而且每匹马有不同的颜色(虽然马的颜色看来在异象中并无任何象征性意义)。除了马匹以外,有一位天使出现在先知身旁,因此先知问这位天使:‘主阿,这是什么意思?’天使把问题转向骑师的领袖,他就告诉撒迦利亚这些骑师是神的侦察兵,奉差遣到遍地巡视。然后侦察巡视的领袖告诉先知的天使同伴,说他们已经巡视全地,而且所见的都平安。扮演中间人的天使,以向神发出的一个祷告,作为对巡视报告的响应,而文中并没有注明神在当时出现:他问神还要多久祂才不再停止施怜悯给耶路撒冷和周围的城市。神恼怒选民的城市已经有七十年了(12节:请参见耶廿五11);这段时期应是一个约数而不是确实数字,七十年往往表示一生的时间。

神的响应对天使明显是安慰,因为他后来要把这些指示传给撒迦利亚。十四节的‘宣告说’(译者注:英文标准修订本用Cry out──大声呼喊)表示先知的信息依次向他的百姓宣讲。神并没有中止祂对耶路撒冷(锡安)的关心,其实祂也恼怒世界列国,他们当时正处于和平兴隆之中。神以前曾对耶路撒冷发怒是事实,但是世界各国针对耶路撒冷的审判,已经超越了所有合理的界线,因为他们无休止地只求争权夺利。因此,神的同情将再一次向耶路撒冷展露,她的圣殿的重建,和这座城市的复兴。贫困的时代,将由一个丰盛发达的新世纪所替代;新的安慰和纾解将会平复痛苦。从这第一个异象的陈述看,撒迦利亚事工的一些主题开始出现。

(一)神并没有放弃祂的百姓,撒迦利亚和他在耶路撒冷的同胞居民必曾经感到他们所信奉的神祇,是一无是处、遥远、看来在沉睡之中的,而且对祂子民的苦况毫不关怀。然而异象向先知揭示,即使在这样神看来已不与他们同在的时候,神的骑士仍然巡视这个世界,并且他们集结的地方紧靠着圣城。这个异象的奇特性质,就是虽然蒙住事实的纱布给揭开了,显露了一些常常存在的事实,但却是看不见的。对于撒迦利亚,一部分异象的意思是清晰可见的:尽管在冰冷的日光下觉得被离弃,但夜间的异象启示神一直在祂的世界中作出行动。

许多人的生活不时也会好像这些耶路撒冷的居民。四周的一切都荒废着,而要去重建新生活的尝试看来进展并不迅速。人们纵然努力尝试尽忠,神看来总是不关心,毫不理会祂百姓的痛苦。对于这种想法,撒迦利亚的异象能加以消解及安慰;没有了异象,我们不能经常觉察神的能力在这个世界中运作,信心的异象启示祂从未离开我们。

(二)和平的问题。早期的先知所宣讲的,主要是战争问题;敌人的入侵和攻击的威胁,是审判的预示。但是到了撒迦利亚的时代,和平是一个问题。察看世界各国的情况,显示他们都是‘安息平静’(11节),这情形按正常来看,是一种可喜的状况,但并不总是这样。在主前五一九年,大利乌领导着他的庞大帝国,控制着整个大局,并且至少有一段时期,国际之间的冲突平息下来。但是世界和平对于在耶路撒冷的许多人来说,却是一种困扰。他们曾经经历过无情的战争和许多年的被掳,这种审判是他们应得的,但是先前的敌人和许多曾经剥削耶路撒冷、使他们过着悲惨生活的人现在得以平安,他们的良心丝毫不被以前的暴行所烦扰。相信神能够对祂百姓的邪恶施行审判是一回事,但是要使信心去看见其它有黑暗历史的国家,却一直没有被神的手所惩罚,这是对信心的一种沉重试炼。和平在这样的环境下,不仅考验信心,而且对神的公道提出疑问。就在这个令人不安的时代,先知再一次觉察到一个更大的事实:‘我甚恼怒那安逸的列国’(15节)。

先知澄清了只从我们所处世代的景况去看,是多么难以分辨神的旨意。和平在我们的世界中不永远确保一切都是好的;而对于那些仍然能逍遥法外,在神律法的管辖以外逃之夭夭的人,和平也不应该是安宁的根源。尽管环境出现这种情形,神的公义必将在这个世界上行使出来。撒迦利亚简要地拉开帘幕给我们看见,原则上神的公义正不可变更地在运行着。

(三)同情的延续。先知第一个异象最有力的部分,是它保证神对耶路撒冷和城中百姓的怜悯并未止息(17节)。对我们来说,仅仅去读一些保证的话是容易的;但是对于起初的听众,要在一个看来所有的证据都否定这真理的时代,去掌握话中的意义,就不容易了。耶路撒冷当时还一直在可悲的状态,她的城墙毁坏了,而且许多大型建筑物缺修。圣殿的复建工作进展很小,也许一度是伟大的城市,现却是一片残垣败瓦的景象,使建殿的进行显得渺茫、徒劳。耶路撒冷曾是一个骄傲民族的繁荣首都,现在仅仅是搁置在波斯帝国较远之处的一座废墟。很难相信在这样的时候,神还一直在怜悯祂的圣城和选民。

但是我们再一次觉察到先知的异象如何能超越现实。在人类的经历中,总会有一些时候,每一个实在的经验都在否定神的怜悯。有时候当偶然遇到生命遭害时,无论是在健康或环境方面,似乎只证明神的同情并不存在。在这样的情形下,我们要求先知的异象,它使我们超越直接的现实,去体会神永琲漫M继续不断的同情,祂永不会收回这怜悯。

第二个异象:四个角(一18-21

由四个角组成了第二个异象的焦点。这个异象的描述极其简要,不是立即就清楚的,但也许这异象怎样看都只有四角,所以先知必须问他的传译者:‘这是什么意思?’(19节)他看见四个角,但到底这些角有没有连在动物身上尚未确定。例如,假若公牛的角在整个圣经世界中象征着力量,这样至少此四个角的一般象征,会对先知和他的听众清楚地表示出来。虽然这段经文的注释家,屡次尝试去用这四只角表示特殊的国家,但是这一段的意义可能是更为广泛的:这四个角代表所有从四面各方而来,对选民有敌意的国家。

作为给先知问题的答复,天使同伴响应说这四个角代表‘打散犹大、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国家(19节)。先知的异象在这点上,看来跨越了历史的许多世纪,不但包括他自己的国家和城市,而且也结合以色列这个已经在二百年前亡国和分散到列国去的国家。先知然后询问关于匠人的作用,四个匠人在四个角之后接着出现,先知被告知匠人是去毁坏那些角的。正像那四个角曾经威胁过犹大人,同样,匠人也要威胁这些角,他们手执干活用的大槌,就像把一头危险的牛脱角来减除牠对路人的威胁,这些大国也要由神任命的匠人扫灭它们的力量。

第二个异象的力量加强了第一个异象的信息。尽管犹大敌人的力量强大,也尽管在当时的历史没有显示任何因素威胁他们的政权,然而有一力量存在,足以粉碎藉这四个角所象征的敌对势力。神没有忘记祂的百姓;祂正准备派遣差使去拯救他们,就是这四个‘匠人’,他们将威胁到祂选民四周采取恐怖主义的邻国。这样,虽然这里没有像第一个异象般有安慰的信息随着(17节),它的展望却含蓄地暗示出来。神必将采取行动。撒迦利亚期待这种获救是在近期或者在遥远的将来,尚未能肯定,因为这个异象没有特别指明时间方面,但是它确实充满着希望和信念。

关于先知异象内容最显著的一点,是它无条件的特性。在被掳之前的先知讲述将来的事,主要是有条件限制的,即是选民的将来视乎他们对神话语的响应而定;但撒迦利亚藉着异象看见神肯定要介入人类的历史,去审判外邦的列国。先知的语言十分简短,这是事实,这是一篇叙述关于他所看见的速记;但是他在这里所描写的一定要发生。人类列国的傲慢,特别是不公义的作为,不能不受检察而逃过审判;它们必定要受到处置。撒迦利亚宣布察验的日子要来临,不是对着那些被审判者而言,而是向在高压权势下长期受苦的人宣布的。并且,虽然听到其它国家要受审判的宣告,似乎没有什么纾解,但肯定神必不放弃公义,却是值得安慰的。――《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