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迦利亚书第三章

 

第四个异象:约书亚与撒但(三1-10

这里现实与异象碰上了,在先知的脑海中居要的一些人物和问题,现在在异象中出现。撒迦利亚看见约书亚,他这位同僚是耶路撒冷城中的大祭司,正站在神和祂的天使面前。背景好像是一个法庭:神在其中担当法官的角色,撒但也在其中扮演控方的律师。(注:撒但在希伯来语中,意思是‘反对者’,或者‘控告者’。撒但在此不是一个个别的名称,好像后来在犹太人和基督教历史上所变成的那样。这里的撒但,和约伯记一至二章中所载的一样,是一个神的仆人,他的权柄是神给予的。但是在这里的内文中,我们开始感觉到撒但的恶意,这可能是演变成后来关于撒但恶者的概念的过程的一部分。)

这些法庭上的对话,以神对控方的斥责开始,但说话的内容暗示,撒但已经在他针对约书亚和耶路撒冷的控告中说过话。控告是突然被中止了的:‘这不是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么?’(2节)这话暗示犹大已经为她的罪多次受苦。大祭司约书亚在这里看来是代表参加敬拜的人,他站在法庭面前,穿着污秽的衣服,这也许代表百姓犯罪所带给犹大的悲惨状况,以及他们敬拜的不完全。书中法庭的景象没有详细记载,事实上,当有指示把约书亚污秽的衣服除掉时,异象过程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似已发生。在除去污秽衣服之后的说话,清楚地显示这个行动的象征性:‘我要使你脱离罪孽’(4节)。而当穿上新的大祭司衣裳时,暗示也同样清楚:代表百姓的大祭司获得了一种新的权力。而突然之间,撒迦利亚自发地说话,自己也进入了异象中:‘让他们把清洁的头巾戴在他头上,’他在感觉到大祭司服装的不整洁时这样说着。(译者注:中文和合本把这句话译作‘他们就把洁净的冠冕戴在他头上’,而英文标准修订本把‘冠冕’译作‘头巾’turban)。

完成了这个重新穿戴服装的仪式,跟着神向约书亚讲话。祂对约书亚说,如果他遵守耶和华的律法和所有祭司的职责,他就会有权柄管理圣殿和它所属的区域。第八节后半所指的‘苗裔’意思有些不清楚;虽然直接地可以指约书亚的同伴所罗巴伯王,但是这些话有一种弥赛亚的寓意(或者后来被认为有弥赛亚的寓意)。而第九节的‘石头’也同样不清楚;它曾有几种解释,但没有一种是确定的,不过这里有一种除掉这地的罪的清楚象征。作为一种赦免的结果和神所赐公义的新特征,在犹大将有一种满足的情绪和与邻国之间的友好关系。(10节)

这个异象对撒迦利亚说话,并且藉着他向百姓讲论现在和将来两方面。

(一)目前的激励。在撒迦利亚的时代,以圣殿工作的进行速度,是很难令人相信圣殿中的敬拜,能够像他们以往那样。重建下塌的敬拜地方是一回事,但是真正的敬拜本质必须在百姓和他们的属灵领导人之中表现出来。约书亚穿着他那可悲的破衣服站在神面前,象征着这个国家可怜的属灵光景。他们和以往已经不一样了:他们犯了太多的罪,并且腐败了祭司的职分太久,已经不能再盼望他们能恢复古时敬拜的纯洁性。所以给约书亚新衣服的异象,对他们现行重建圣殿的活动表示鼓励。从人的角度来说,毁坏现在所有盼望的,是对罪恶历史的清楚回忆和无法除去的罪疚感。给约书亚新衣的恩赐,表示过去的可以消除,而新的可以开始。他们在重建圣殿方面的任务不是徒然的;在殿的墙内,真正的敬拜能够再一次呈献给神。

这个赐给新衣服的异象,继续显示着希望给以后的世代。正像一个人穿着T恤和牛仔裤来到隆重的晚宴上,注意到自己过去的生活好像悲惨的破衣裳,使我们在神面前感到尴尬。而撒迦利亚提醒我们所有基督徒的生活和敬拜本质的要素:就是赦免。赦免意味着我们过去污秽的衣裳可以丢弃,这样我们可以享受与神的关系,不再因为我们的脏衣服而感到不自然;而穿上道德美好的新装,就是神应许赐给那些在真理中寻求祂的人。

(二)给将来的希望。先知的异象有一种对更遥远世代的弦外之音,在那里纯正的敬拜与平安的生活,将最终变成神百姓每日的正常状况。这个声音在约翰的异象中得到回响。在基督教历史的初期,当他面对着一个穿上新装的教会,他写道:‘就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布,这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启十九8)撒迦利亚异象的寓意,和使徒约翰明确的希望,都指向一位带来这种转变的弥赛亚。

但是我们被困于时间和永琱间的张力,程度并不亚于撒迦利亚。应付过去和活于现在之间的挣扎继续存在。而在挣扎之中我们会偶然地瞥见一个更好的将来,通常这种异象的性质看来并不真实。撒迦利亚时代的环境,很少给信心留有余地,这种信心认为时候将到,‘你们各人要请邻舍坐在葡萄树和无花果树下’(10节);我们的世代毫无迈向这种甘于澹泊的境界的f象。然而这个将来的异象,尽管它遥不可及和缺乏焦点,它对现在是不可或缺的,因为将来和现在是不可分开的。正像撒迦利亚所说的和所作的是为了把将来的状况告诉他的人民和全世界,我们也是如此。正是我们对将来的异象,使我们能够把它的一些内容带给现在的世界。――《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