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迦利亚书第四章

 

第五个异象:灯台(四1-14

也许由于那一系列的异象是很强烈的属灵经历,导致先知陷于迟钝的状态。在接受第五个异象之前,他必须被叫醒,而且他再一次被问及他看见了什么。这个异象是一个金灯台:那里有一枝柱子,其上有一个灯盏,里面装着燃油,一共有七盏灯,或称喷油嘴,从灯盏里伸出来。(视觉上来说,这可能有别于七个分支的蜡烛灯台menorah,它在后来的犹太艺术中很为人所熟悉。)在灯台的每一边,先知看见两棵橄榄树(读者应记得,橄榄油还可以用作灯的燃料)。撒迦利亚问他的陪伴天使这个异象是什么意思;他没有得到直接的答案,虽然有暗示他应该知道他所看见的象征意义。先知没有得到他问题的答复,却得到一个向所罗巴伯王宣告的信息。而正像我们以下将要看见的,这个信息为理解这个异象铺好了路。

神给王的信息是:他的任务,也就是重建圣殿。工作的完成将‘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6节)。第七节的‘大山’是一种隐喻,说明像大山一样的困难摆在圣殿完成的路上。所有复建任务的障碍,将要夷平成为平原,一直到最后一块在殿顶上的石头──标志着这个工程已经完成的记号──在观望者的凯旋欢呼声中,被放好在其位置上。所罗巴伯王曾经对圣殿的复建工作甚有功绩,他将最后成功地完成圣殿的重建,就是那些早期曾抱怨‘这日的事为小’的人,也要在欢乐之中竞相投入。

在结束的几节中,异象的象征意思再一次被提及。在灯台上的七盏灯是‘耶和华的眼睛’,虽然必须承认在这点上的解释正像异象本身一样不清楚。七这个数目字象征着完全,虽然灯盏的意义可否象征着眼睛(或按希伯来文可以把它翻译为井)这点尚未肯定。也许因为他始终不肯定,撒迦利亚就继续去问他的天使同伴。这两棵橄榄树代表什么呢?这两条管子,显然是用来给灯提供燃油的燃料桶,它们的重要性是什么?先知获告知这两棵树代表‘受膏者’,那就是约书亚祭司和所罗巴伯王。

第五个异象的基本目的,看来是为了平衡和补充第四个异象。在前面的异象中,主要的焦点是在约书亚身上,他是百姓属灵的领袖。现在,明显地,代表人民政府的约书亚和所罗巴伯两者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且,如果灯台代表神的眼睛,而这灯台指出神通过耶路撒冷殿的敬拜施怜悯给全世界,那么,这个异象就整个强调祭司家系和大·王朝,在执行贯彻神旨意的重要性。但是除了这个基本的目的,第五个异象还包含着几个具有永硭痍的见解。

(一)神的工作是藉着神的力量去成全的:‘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6节)这句话中的势力和才能分别指军事的力量和身体的活动。这样,先知指出,既不是藉着军事力量,也不是靠勤奋工作的努力,就能成就神已经摆在祂百姓面前的使命。而且那个传统上既是国家军事力量的总指挥,也就是领导所有国家任务的国王,必须学会他的最终胜利倚靠神的灵。只有神的灵最终会使圣殿的复建可能完成。

在解释这些话的时候,重要的是要保持一种正确的角度,那就是这里丝毫没有意思去暗示他们可以用一种自由放任的政策(Laissez-faire)。这个信息是向一个已经在神的工作中积极努力的人宣讲,他的确竭尽其力要促使神的家得以建成。先知并没有暗示所罗巴伯可以袖手旁观,看着神完成祂自己的工作。反之,先知指出一种所有为神而做的工作的基本元素,那就是神的灵,祂不但使工作成为可能,也使它能够完成。

在建设神的国度中,就像撒迦利亚时代的圣殿建设一样,其基本要记住的原则相同。我们当然要积极从事天国的工作;势力和才能两方面都需要。但单单靠这些东西不会达到成功。我们行动的意愿,我们使行动成为可能的健康,我们为完成这些工作需要的力量,这一切在某种意义上,都是神的恩赐,和通过它们神可以行动的工具。我们需要像撒迦利亚一样努力学习,去使用我们所有的和已经赐给我们的,但归根结柢,我们并非靠这些东西去取得成功。成功至终只能藉着神的灵。

(二)藐视微小开始的危险。从一开始,圣殿的工作就已经有她的反对者,而且无疑直到主前五一九年还有很多。他们不是那么坏的人,但是他们并无异象。他们知道一个新圣殿应该是怎样的,但在他们的心中却是抱现实的态度。他们感到国家的优先次序,在进行庞大的建设计划之前,将是先去重建经济,因为建设计划对国家的生产额不利。而且无论如何,那个庞大计划的日子已经过去;现在已经不再是大·和所罗门的日子,那时国家的财富滚滚流进耶路撒冷的库房之中。现在国家甚至不是独立、圣殿重建好将来也不一定安全。它是‘为小’的日子,是当智慧人奉劝人小心,而不是鼓励人逞勇的时候,这时伟大的异象必须屈服于狭隘的思想之下。

撒迦利亚在他的异象中藐视那些藐视者,但是期待着一个时间,那时藐视者将被不自愿地转化为喜乐者。他的心灵是开放的,不计较和他的世代狭小心思的人争辩,而只等待他们的转变。但是他的警告是永远合时的:那些藐视这日为小的百姓,几乎总是有丰富日常知识的百姓。然而如果我们不小心,那种原本可贵的日常知识能够涂掉所有异象的能力。而我们生活在相信这日为小的年代中,至少就信心方面,需要不时藉那些异象所激励。我们的实际和顽梗的现实主义,需要不时被那种对神的将来的瞻望所激励。

(三)人比机构更为重要。在撒迦利亚时代中,因为全然贯注于重建圣殿,便会轻易把古旧和虚假的自信心建立在机构的重要性方面。但是先知的第五个异象提醒了我们百姓的重要性。圣殿放置灯台的地方,象征着神在世界上的窗户和神是世界之光。但是灯台是由代表约书亚和所罗巴伯的两棵橄榄树提供燃料,这样灯才可以燃烧发光。圣殿没有灯将只是一座建筑物,而灯没有燃油将只是一个装饰品。但是燃烧着的灯,把生命和亮光带给圣殿和世界;而只有人民使得灯燃烧。

若教会只作为一个机构,作用是永远不会足够的;没有匿名的机构能够藉着它自己去改变世界。人的参与总是必需的,因为藉着他们神的生命和亮光可以流露出来。正如约书亚和所罗巴伯都有他们要发挥的作用一样(显示了作为牧师与平信徒两方面的责任),照样教会的活力,也视乎牧师与平信徒两者而定。神的生命和亮光必须藉着整个基督教会的全体成员,照耀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例外。而作为祭司和君王两方面的角色,在某种意义而言已经由弥赛亚耶稣承担和实现了,所以在基督里,我们也成为神明灯的燃料,照亮这黑暗的世界。――《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