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迦利亚书第五章

 

第六和第七个异象(五1-11

(一)飞行的书1-4节)。先知再一次进入他异象的境界观看,这一次他看见一本飞行的书,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一部非常大的张开的纸卷。(这种纸卷是我们现代书本的早期形式,是一种很长的纸草、或者羊皮纸造的长条纸,在其上可以书写;在阅读的时候,这样的纸卷只需一轴又一轴地卷起来。)它的大小尺寸,大约为30×15英尺,表示这不是‘普通’飞行的书,而是一卷非常大的书本,因为一般的纸卷是较为狭窄的。这卷书飞过全地,把它的信息带给所有看见的人,就好像一幅商业广告横额,被飞机拖着经过批众集会、或者足球比赛场地一样。

然后撒迦利亚被告知这飞行书卷的意义:它代表神的咒诅,并且它来回飞行,进入偷窃和起假誓者的家,在它所到之处尽行毁灭。这种飞行的咒诅比律法的膀臂还要长,因为它好像是自动驾驶的,毫无差错地落在那些行为招致神咒诅的家中。它的受害者是那些干犯两条十诫的人,而十诫是立约生命的中心;换句话说,这个咒诅是直接落在那些行偷盗,和在法庭上提供假见证颠倒正义的人身上。

异象信息的焦点,现在从圣殿和百姓的领袖,转到整个社会的道德组织方面,而这种转变对于掌握整个撒迦利亚的信息是重要的。所有圣殿复建工作的进行,都在假定神和以色列之间还保留着立约的关系,因此敬拜仍然一直是可能的。而关于约书亚和所罗巴伯的异象的陈述,也假定了有一个继续生效的约;神通过祂所拣选的领袖,会继续去指导祂的百姓。但所有这些立约继续生效的保证,产生了一些基本的问题。正像先知非常清楚地知道,原本西乃山的约不但包含着赐福,也有神咒诅的威胁。因此先知在第六和第七个异象里转而提到咒诅。

在这异象后面的问题,可以陈明如下。一方面,国家的努力集中于圣殿的复建;另一方面,明显地,偷窃和作假见证在当地是很普遍的。罪恶的蔓延岂不是将会取消对圣殿作好事所带来的祝福吗?这个异象和它列在前面的问题,打开了一扇小小的窗户,让我们综览先知世界的社会状况。至此我们只看到因着那些不希望参与圣殿工作的人所造成的困难。而如今在社会核心的挣扎之外,我们可以看到整个社会中各种事物的可悲状况。法律的制度十分松懈,在司法方面缺乏执行的力量,使法律的程序很容易变得歪曲。犹大已经从她的伟大时代沉没得极深;她现在是在一个大帝国属下的微小殖民地,失去了管辖权,没有国家的尊严和道德的架构。罪恶的泛滥部分是由于贫困,部分是因为在那样管理松散的社会中,法律容易遭受破坏。但是对于那些与国家的命脉息息相关的人,好像撒迦利亚,犯罪是令人担忧的;从立约的忠诚来看,犯罪招来咒诅,它能抵消所有其它正在进行的好事。

这样,先知的信息是:无论政策得不得力,也不管法庭是多么失败,罪行是不值得招犯的:它必受神的审判,而神的咒诅必最终使犯罪者受到应得的惩罚。这是信心的异象,肯定无论社会的状况是多么可悲,一种更新的生命,对于这个民族是可能的。在圣殿完成时,必将有祝福,尽管咒诅看来是一个被罪恶驾驭的社会的必然面临的后果。而最重要的,这个异象显示神是采取了主动去对付社会的顽疾。这里并不强调要积极进行社会改革的计划,也许因为这样的工作看来不可能实现。但是这里对神赐予整个国家的祝福有充足的信心,并且确信犯罪的必至终从其结局得到报应,而不是任由发生的罪行腐蚀这个社会。

(二)瓮中的怪物5-11节)。第七个异象的焦点是一个伊法ephah),这个词表示两方面的意义:一是度量单位(约五加仑),另一是量器。这里指的是后一种意义:先知看见一个大的钵或者量器,明显无疑地大于普通的量器,正像纸卷大于通常的书籍那样;这个量器看来即将移到地上(5-6节)。撒迦利亚被告知这个量器代表遍地人民的‘恶’,它的移动象征着这种罪恶,在整个社会广泛散布的趋势。然后先知又看见量器的盖被举起来(译者注:中文和合本在7节括号中译作‘一片圆铅被举起来’,英文标准修订本则译作‘盖’Cover),令他目瞪口呆地看到有个女人在量器里面,正从这个量器的口窥视。好像变魔术之瓮中的怪物,这个女人遍地游行,在她所到之处散布她的魔力。撒迦利亚得知,这个女人代表罪邪恶。

然后这个异象继续移动:这个女人被抛回到容器里面(大概是陪伴先知的天使所抛的),而这个重盖被稳固地关闭好。现在两个女性天使进入异象的景象中,她们有宽阔的翅膀好像鹳鸟,她们举起量器,并飞着把它带走。撒迦利亚问她们要把量器带到什么地方;他被告知它的目的地是示拿,即巴比伦。在那里有一所房屋(或者殿)将为它建造,而且它将永远保存在那偏僻的地方。

前面异象曾提及特殊的罪──偷盗和作假见证;这个异象中则泛指一般邪恶的灵,它被人格化为在量器中的女人。假定地说,异象中使用了一个女人,因为希伯来文的邪恶Wickedness是属于女性的。而同样,女性的天使是代表善良,她们没有邪恶。这个异象的出现有几个层面。在一层面上,它提及了那个古老怪物在量器中的故事,假定那种能力在我们控制之内,能够按我们的意愿运用。在另一层面,它暗示邪恶的隐藏,潜伏在家庭容器之中,然后探视着要以所有的罪恶来诱惑我们。但是突然之间,这个形像被倒转过来:这个容器代表邪恶可以被制服,并且暗示在神的手中,它的藏匿处变成罪恶的永久监狱。那些愿意把罪恶收藏在家中的人把它当作一种时时玩弄的把戏,他们会从神的行动中得到教训。罪恶必须尽可能远远地从我们家中除去,永远把它封住,把它弃置到远方。

在第七个异象中,先知启示神对国家道德状况的关心是多么深切。不单邪恶的活动需要注意;邪恶的灵,影响所及,会使更加严重的罪恶形成灾害,故此更必须加以控制。而先知再一次预期神兴起从他的国土上除去罪恶。但是异象对一般的社会生活和个人生活均有所指示。

(甲)它提醒我们事物的重要性不单在其表面,隐藏在表面以下也同样重要。罪恶能够毁坏社会的健康,但是邪恶的灵的充斥,可能更为危险。我们可能以为我们是自己行动的主人,但是只要我们仍然喜爱和孕育着邪恶的思想和愿望,我们永不会有安全。

(乙)唯一可以对付邪恶的方法是完全把它除掉。我们可能以为它被控制了,我们是罪恶的主人,而不是被它奴役。但是在那个过程中并不能确保没有问题;要真正地自由,我们必须完全地除掉它,而为了这个缘故,我们必须不断地寻求神的帮助。――《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