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迦利亚书第六章

 

最后的异象:四辆车(六1-15

正像先知的第一个异象是关于各种颜色的马,这最后的异象也是如此。最后的异象(1-8节),总结了整个异象系列中的内容和意义,并强调了它们的中心信息。随后是先知的神谕(9-15节),这个神谕看来将与异象关系密切,并提出具体行动的要求,藉以向先知的观众澄清他异象的意思。第六章的希伯来文在好几个地方是很难翻译的,而它那似乎不明朗的风格更增加解释上的困难。

(一)马与车辆的异象1-8节)。第一个异象的马重复出现在最后的异象中,但现在加上了车辆在其景象之中。在第一个异象中,那些马在侦察了全世界之后回来;这里描绘牠们正要出发去参加一场军事战役。牠们从铜山的谷中而来;铜山象征着天门,而马从那里出发到世界的四角去完成牠们的任务。这些马和车接受了‘普天下之主’(5节)的使命,而且不可以休息直到使命完成。异象强调了那辆‘往北方去’的车(6节),因为那里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势力,即波斯帝国立国的地方。(以严格的地理背景来看,波斯(伊朗)在东北方,但是从耶路撒冷那里有路直接通往北方。)这个使命将要‘使我的灵在北国得到休息’(译者注:中文和合本将第八节后半译作:‘在北方安慰我的心’,而英文标准修订本则是‘使我的灵在北国得休息’),那就是说,它将要建立起神的灵的势力,胜过北方的帝国。而其暗示是如果可以克胜北方,其它的邻国也能征服。

马和车出发去往全世界范围内执行军事干预使命的异象,不但组成了八个异象的中心意义,而且也建立起一个可以用以解释先知的话的时序。在犹大,圣殿的重建和领导阶层的复苏,假定了在世界中神国度的重新建立,它暗示除了仅仅修复的圣殿和重组的政府外,摆在将来的还有更多。只有当外国被倾覆的时候,选民才能再一次真正地自由。但是异象的语言也带有启示文学的语调。虽然话语是与撒迦利亚当时在耶路撒冷的圣殿和政府直接相关,但是这个异象撇除时间因素,以便去把现在和更加遥远的将来相连。当时正在发生的事神秘地预表着将来要发生的事。虽然像先知当初的听众那样,我们可能发现异象的话难以仔细掌握,但是我们可以与他们分享先知中心信息的不变的信念。神过去是、现在也是人类历史的统治者。虽然神的手必然经常难于像常人那样加以分辨出来,但是我们能够分享先知的信心,相信历史的过程不是胡乱凑成的,而是以某种形式朝向成全神在全世界的旨意而前进的。

(二)加冕的预言9-15节)随着最后异象而来的先知神谕,包括了要先知采取某些行动的指示,以及通过他向百姓宣讲的一篇信息。

撒迦利亚要去拜访一位名叫约西亚的人,一个高贵代表团正在他家里作他贵宾,他们从被掳于巴比伦的社会中来到耶路撒冷访问。这个从分散各国的犹太人而来的代表团,带来了‘金银’的捐献,可以推测这是有意作为一种礼物,去支持在‘故乡’的复兴工作。先知用这些金和钱造了一个冠冕,然后举行了一个像是加冕的庆祝仪式,但在这里经文开始有点不太清楚。

祭司约书亚是第一位接受这顶冠冕的,但是耶和华通过撒迦利亚对他说:‘看哪,那名称为大·苗裔的’(12节,原文没有大·二字,英文标准修订本直译为:‘看哪,那个名叫后裔的人’──译注),也就是所罗巴伯。换句话说,看来好像加了冠的祭司其后会为君王加冕。而在第十三节描述的责任既包括君王也包括祭司。他们两者都分担管理政府和‘使两职之间筹定和平’(13节)之责。这样双重的加冕明显是一种象征性的行动,而不是一种真实的王室事件。一方面犹大为波斯的殖民地,这样去加冕君王和祭司,是不可能的,也是违法的。另一方面,从仪式进行之后冠冕的处置方法看,行动的象征性质便很清楚了:它将存在圣殿中作为永久性的纪念。

这个总结的神谕,以它对象征性行动的要求去取代以前异象的象征意义,替蕴涵在八个异象中的信息带来公开的结论。当全世界各国最后被领到神的统治下,那时新的王将在耶路撒冷被按立,而这个新王的弥赛亚身分将藉着他兼任祭司和君王两个角色而显明。约四个世纪后,生活在库穆兰(Qumran)的犹太人苦修教派教徒的小区(Community of Essenes),在其著作里表达了对两个弥赛亚人物的期待:君王和祭司。在公元第一世纪,早期的基督徒肯定在耶稣基督身上,融合着这两方面的角色:祂是在神国中的君王,和在神面前代表祂百姓的祭司。

这个结束神谕的一个动人之处,是介绍三个人,他们在人类历史的纪录中除了这里提到以外,都是匿名的,这三个人是黑玳,多比雅,和耶大雅。他们长途跋涉,从原居地巴比伦的社会来访耶路撒冷,带来他们的问候和礼物。但是他们完全不知道当他们出发旅行的时候,他们的礼物将有何用途。用他们的金和银制成的冠冕,在用过一次以后,将被放在圣殿中。他们的礼物将提醒他们和以后的世世代代,大君王将要来临,神没有忘记祂的百姓。在另一的意义下,用他们的金银去制成的冠冕,也提醒那些远离家乡的朝圣者,虽然他们还在被掳之中,他们仍然会被记念。虽然受空间和历史所限,与家乡隔绝,但他们仍然是神的家之一部分。虽然从人的方面看他们没有在圣殿的恢复中扮演一个中心角色,但是他们的礼物变成弥赛亚的一种记号。就像博士带给降生的耶稣的礼物,这三个从巴比伦来的人的礼物,象征着神赐给这个世界的更大礼物。――《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