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迦利亚书第八章

 

撒迦利亚的讲章()(八1-23

在这一章的讲章中,对过去事情的记忆渐渐转为对将来事情的期待。撒迦利亚在他所讲的话中,显示了某些他好和平的个性。虽然他提及审判,但是他整个地被神将要以美善赐给祂百姓的坚强信念所充满。虽然他经历过战争,他的异象却主要是和平的。越过他生活在其中的疲惫不堪的耶路撒冷,他能够感觉到这座城市在将来所要发出的光辉。他讲话去鼓励他的百姓,是要唤起信心,而不是恐惧,宣扬真理,而不是虚假;他绘画这样一幅神之城的图景,是要加强所有建造它的手的力量。

先知与神分享一幅新耶路撒冷的异象与当时的实况成强烈对比。这座城在主前五一八年的悲惨状况,必将再一次转变,使耶路撒冷被称为:‘诚实的城’(3节)。在撒迦利亚的时代,住在那城中的市民,很少有年长的;很多百姓在年轻或中年时就已死去,而那些被掳的年长的,很少会长途跋涉,回到应许之地来。但是一个社会没有年长的一辈,不是一个完整的社会;它缺乏经验和智慧,也就是那种惟有老年人能够贡献的家族联系和对传统的主观。因此,撒迦利亚重建社会异象的一个基本要素,是老一辈的居民。老年的男女将要坐在街上(4节),享受着阳光和提供给他们现有丰裕的城市生活。

虽然在撒迦利亚的时代,街上只有很少的少年人;但是在新的耶路撒冷,儿童将要成为活跃生活的一部分。许多带着年幼孩子的家庭不会冒着跋涉的辛苦,从巴比伦来到耶路撒冷的瓦砾中重新开始。而对尚留于耶路撒冷的家庭而言,疾病和贫困将要在年青一代的生活之中,敲起它们的丧钟。但是先知预见一座城市,有孩子在街上玩耍,表明只有年轻一代才具有正无忧无虑的喜乐生活。他描述男孩和女孩的说话(5节),不是人口统计员所说的那一类话,只关心年轻人口替将来提供的人力及生产总额。他预见到的是他们的喜乐,这些孩子的欢笑使整个社会生活更加丰盛,而这就是他希望向读者描绘的社会。

但是除了有老年人和孩子以外,撒迦利亚也预期整个社会的复兴。向着一个毁掉大部分的城市,这是一个难以令人理解的异象,它的贫困居民正挣扎着,而大多数人的亲戚,还一直生活在远方被掳之地。但是这些被掳的将要回归,人口要增长,与神古时所立的约将要再一次恢复起来:‘他们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们的神’(8节)。

这种充满活力和繁荣的城市的异象,对于那些和先知一起,真正在耶路撒冷的不景气中挣扎的人,将是一种力量的源泉,产生鼓励作用(9-17节)。他们必须继续勇敢地为圣殿的重建而工作,相信他们工作的完成,将是一个和平新世纪的序幕。葡萄树必再一次结果子,带着它们应许的欢乐庆祝,甘露将降在应许之丰收的五榖上(12节)。这城曾被列国嘲笑视为过去的荣耀已经褪色的影子,但它将再一次繁荣起来,因为这种转变是神旨意的一部分。但在撒迦利亚的这些说话中,正像比较早些的预言,我们能够看见他可见的将来如何与世界更遥远的将来溶化为一。他们为实时的祝福和迅速的改变际遇而工作,但是非常奥妙地,他们的工作预示弥赛亚世纪的降临,也朝着这时代而进行。

撒迦利亚超越实时的前途,看见一个新世界的异象,最终传达两个特殊和重要的信息。

(一)禁食18-19节)。最后先知回到一开始关于禁食的问题,也就是在七章二至三节所引出来的一系列神谕,而他把这个问题引伸至包括第四、第七、和第十个月的禁食庆祝,这些日子都纪念沦落的耶路撒冷和毁坏的圣殿的某一方面。但是随着前面几节的内容,原来的问题现在有了完全不同的解释。禁食的日子本意是纪念那些在过去的悲惨事件,而那些过去事件的结果已经在现在的悲惨中达到顶点。但是撒迦利亚对于现在的状况,有一个十分不同的处理态度。根据过去来解释现在的处境,是可能的,就像那些守禁食礼的人一样。但是,根据将来理解现在,也是同等有可能的,而且得来的成果更多。这是先知的基本见解。根据过去看现在,倾向于反省和自我同情,但这是相对来说比较容易的;在自发的悲伤中可以有某一种安慰。但是要根据将来看现在,要求无比的信心和辛勤的工作两样俱全,而这对许多人将具有极大的挑战性。

撒迦利亚因此主张禁食将转变为欢乐的节期,悲伤将以‘欢喜快乐的日子’取代(19节)。而他加上自己的鼓励:‘喜爱诚实与和平’。热爱诚实将使他的同胞从过去的谎言中得自由,而过去的谎言造成耶路撒冷和圣殿的大灾难。热爱和平将把完整和统一带给选民,这正是神所要给予他的国家的。

(二)外邦人20-23节)。先知再一次论及外邦人,即列国的人民(参见二11)。他描绘一种状况,耶路撒冷的好境和成功,已经变成国际之间的新闻。正如在近代,大不列颠和欧洲人,听见讲述在大西洋那边伟大新世界的火热故事,并且出发去寻找新生活;照样外邦人也要渴望着新耶路撒冷。他们将彼此鼓励前往,而且如果他们遇见犹太人,他们会请求他允许他们陪他一同去耶路撒冷。最后,古时候亚伯拉罕的异象将开始实现:藉着神的选民,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要因之蒙福。

但是既不是撒迦利亚时代的耶路撒冷,也不是在二十世纪末的耶路撒冷,值得成批的人去那里寻找和平。当年的圣城现在仍被混乱和争执所损害。然而我们直到现在还能够感觉到先知信息的气魄和永久性。我们的内心都向往成为他所说的城市的市民,那里因着孩子的欢笑及老年人的安祥而蒙福,令人满意的工作及快乐家庭到处可见。那些犹太人要外邦人一样,都可以分享这个异象:神计划给祂所有的百姓一座永久的城市,身处其中,便可以称为‘神与你们同在了’(23节)。――《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