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迦利亚书第九章

 

第二部分:九至十四章

再来之王(九1-17

撒迦利亚书的第二部分,显示出与前面八章不同的气息。语气是不同的,在这里没有明显的提及先知,在这整本书开端的说明中,我们注意到这几章可能在先知生活的后期写成,或者出自后来不同作者的手笔。但是这几章与本书的前一部分并非没有关联。撒迦利亚对将来世界的启示,在这里继续着,并且更加精心加以处理;而且这里有一种关心外邦人的精神,其广度与前八章相应。

第二部分又分成两段:九至十一章,和十二至十四章,每一段用‘一篇神谕’("An Oracle"根据英文标准修订本的标题)为题,虽然希伯来文可以较贴切地译作‘负担’(burden)。但是这两个部分本身亦是由较小的单位组成,很小心地套进现今的整体,所以很难找出在编辑九至十四章时用以画分较小段落的界线;我们的注释简单地随着英文圣经(也是中文圣经)的每一章来画分。这几章注释上的困难随着它们内容的复杂性而加深了。在一方面,它们充满着历史的引述,虽然很少引述能及时准确地记下来。在另外一方面,这几章的焦点清楚地指向将来,而启示文学的引述甚至比历史的更难加以说明。从书写的样式,我们必须假定,本书这一部分的精神和远象,是比作者所引出来的历史背景更为重要。而我们在这结束的几章中,将会觉察到互相冲突的远象:战争与和平互相混合;神即将来临的日子同时带着应许和威胁。

这段经文以先知宣告神的预言开始,攻击各个外邦的国家,这个宣告显示神审判从北方到南方的过程。神审判哈得拉、大马色,和哈马、所有叙利亚的城市,接着南下向推罗、西顿这两座沿海城市的居民宣告。这两个拥有大量财富和军事保·力量的海港,在那个审判的日子将无能为力;军事装配力量被剥夺的推罗将遭火焚烧。沿地中海海岸向南走,神的审判落在非利士人的城市中(5-6节),使它们也陷入荒凉的状态。最后,因为击溃了许多犹大的传统的敌人后,神将在耶路撒冷祂的圣殿外面安营(8节),在那里保护它免受任何进一步的欺压。

突然之间,前面八个异象的战争气氛,被一种在耶路撒冷的平静欢乐的声调所改变。这座城市要因为她的王到来而欢欣,祂得到胜利和凯旋而归,然而却谦卑地骑着驴子(9节)。弥赛亚王的到来,在耶路撒冷看来标志着新时代降临的记号;战争的武器将要在对和平的崭新追求之中被抛弃,而她的和平之君将统治全世界。

但是又那么突然地,和平的声调又再一次被转化,被一种战诗所取代;这种突然的转变可能原来是反映不同的单位,但它们彼此结合在一起,为了一个目的。这个新的仇敌是希腊(13节),她在公元前第四世纪崛起,成为版图遍及全球的强国。神和祂百姓的仇敌将再一次被打败,这样神的批众要在他们的土地上在和平中得到休息。

我们应怎样理解这些发出战争野蛮的喧闹声,但又期望世界和平的远象呢?这个问题不能得到简单的答复,但是先知信息的大纲,可以部分地分辨出来。

(一)战争。对于在任何时代的所有人民,战争是痛苦和悲痛的经历。但是战争,特别是在战争中打败,对于选民却增加了额外的困难。他们相信自己是神特殊的民族,不同于其它国家和它们外邦神只的关系。而且他们相信,藉着他们作为一个特殊民族的角色,全世界其它的国家将要蒙福。但是他们真实的历史经验,常常与他们的信仰有所差距。无论外邦国家的信仰是怎样的,事实上他们是强有力的军事国家,经常带来灾难,并在战争中打败犹大和以色列人。

因此,以色列面对一种窘境。这国家处于一个充满战争的世界中,而且经常是受害者多于得胜者。在一定程度上,它可以理解战争本身的破坏,是神审判的结果,但是却不容易去接受外邦邻国的成功。而且战争很明显地是与那被相信为神所造的世界不相协调,它似乎要永远继续下去,难道它将永不会结束吗?

许多这些题目都是由先知的异象语言表达出来的。展望未来,他看见战争的持续,但在这几节中,存在着一种神是战士的感觉,藉着祂的胜利,战争将最终结束,而且藉着祂的公义将最后使世界上好战的国家得到应有的报应。这种语言不容易演绎成将来的神学,但是它的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明显地是十分突出的。先知的现实主义清楚肯定,战争将继续是人类社会存在的特征;理想主义显示了超越暴力的一个和平年代的降临。但是这种从战争到和平然后再一次地回到战争中景象,除去任何温和转移的可能性。和平的根源将在战场上找到。而若要世界受到和平的统治,首先须克胜战争本身。如果我们不能完全地和顺理地掌握这个要点,也许我们就要与先知一起感觉到落在两难之间;但是我们同样也可以寻求分享先知的信念,确信有一天,很可能超越我们的时间以外,‘祂必向列国讲和平’(10节)

(二)和平。关于和平的几节(9-10节),是在战争黑墙上的一扇小窗户,是这一章的主调,使它成为一个整体。但这个窗户朝向一个不同的世界开放,它本质虽然和我们现在及其它世纪完全不同,但我们是可以实时理解的。谁不渴望──特别是在战争的时候,‘从这海……到那海’(10节)都由和平主宰呢?它是最理智的人类的愿望,虽然这种对世界和平的憧憬,是有些超越尘世和不真实的。

在先知的异象中,有一位王,他会有助于和平年代的降临,而这位再来的王有一种很清楚的弥赛亚特性。从基督徒的观念来说,马太福音(廿一5)和约翰福音(十二15)说明了这王是谁,因为他们把耶稣与将要来的的王等同起来;耶稣的来临象征着在神与人类之间的和平的来临。然而在受难的记载中,我们看见古老原则的逆转。战争是力量的运用,但是为了建立新的国度,耶稣在钉十架中变成暴力的承受者。在战场的战争被属灵的战争所取代。而且渐渐地,当人与神和好,他们将一点一点建立起在地上和平的国度。但是我们要小心,就是以这种神学的观点,也不要减少与现实接触。今天的世界,就像在先知的时代一样,有那么多被强暴和战争所损毁;或者与早期的基督的时代相比,也是一样。战争保持永久和伴随着文明,而我们必须一直分享圣经中先知的希望,希望有一天一个更好的世界将要临到。――《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