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迦利亚书第十三章

 

希望的来临(十三1-9

(一)赦免的泉源1节)。对一个为他们所犯的罪忧伤的城市,现在带来了盼望的信息。在城里,将有一个泉源被建造起来,它流着永远的水,洁净市民的罪。现在这座城永远的敌人已经被战胜,而且所有的威胁已除掉,城里生活可以得到照顾。而他们需要的赦免,部分是因为在城里的屠杀行动中(参见十二10-14)所犯的罪。

一个泉源永远流着清洁的水的形像是十分显着的:水的来源,即清洁的源头是神。好像巡抚彼拉多一样,谁没有在尝试从手中洗掉罪疚和过犯的污秽时,却只发现当水干掉以后,污渍依然如旧?需要清洁的感受在人类之间并非不寻常,但要找到真正起清洁作用的水是更为困难的任务。因此这些先知的话是充满着应许:神在建立祂国度时的基中一项恩赐,是供应清洁水的泉源。

(二)洁净信仰2-6节)。使在耶路撒冷真正信仰受损的永久咒诅,其中一项是敬拜偶像和假先知的普遍情况。针对这种宗教信仰上的乖曲,现在神的话直接传达出来。那些据称从木头或金属块转变成为神祇的偶像的名字,将被砍掉;以色列古代那种无偶像的信仰将要恢复起来。那些过去曾为像商人般谋利而出卖神谕的假先知将被除掉。的确,由于几个世纪以来都被擅欺诈的领袖经常滥用,作先知将要变成一种不受尊敬的职业;那些一向因为自己的职业而感到自豪的,他们低级的品格将要被揭露。先知将不再穿着毛衣,而那些素常实行先知作业的人,将想尽办法去假装他们是农民或简朴的劳动者。

这种除掉偶像和假先知的结果,将是一种信心的恢复,直至达到它最纯洁的形式。整个社会将不再受到谎言和虚假的影响,它们原先假装自神来到他们当中。换句话说,那里有一种对将要来临的国度的希望,在那个国度中神将被认识,而一个真理的世界将不会遭受扭曲。

(三)洁净领袖7-9节)。前几节的散文现在被抒情诗所取代,在诗中牧人的比喻再次被提出来。乍看起来这段好像与上文脱节,安插在十至十一章的牧人主题经文似乎更适合。但是这简短神谕的内容,以它自己方式发展了前面一段的思想。正像假先知将要被处置,同样假牧人(或君王、统治者)也要在神国度的建立中被处置。

牧人无疑代表一位神选民的统治者,虽然不可能去作更清楚的鉴定。而这里的上下文预先假定这个牧人是假牧人,虽然在经文之中没有特别陈明。耶和华的刀剑将攻击牧人,结束这种虚伪牧者的统治。但是先知带着这种见解:对牧人的审判不可避免地将要对羊批有消极的后果,这里所指的羊羔(‘微小者’,7节)是表示他们的无辜。许多羊将要死亡,但是三分之一生存者将要经过严格考验和试炼而更为强壮。这诗歌的最后结论(9节下半)暗示一种圣约的完全恢复和重新认识神为羊批的好牧人的结局。

先知现实主义的触觉再一次投射在将来的景象中,他觉察到假领袖必须被处置,这样百姓才能完全恢复他们与神的关系。但是这种事情的发生,必会带来后果;对坏政权的审判不可避免地要溢出去而影响那些被统治的人。先知不会空讲温柔的安慰说话,说在将来的大变动中,只有犯过罪的人才会受到处置。世界并不是那样的:无辜的人经常被作恶的人所影响,而甚至对恶人的审判牵连神的‘羔羊’生活里。在这种观点下是少有安慰的,虽然先知加插了一种具建设性的思想。好像贵重的金属被火炼纯一样,照样那些无辜的也要藉着试炼的时期来炼纯和得到增强的力量。而且越过苦难的山谷,先知预见到一个时代,那时神将要说:‘这是我的子民’;而百姓终于会答道:‘耶和华是我们的神’(9节)。这些话中说那个已改变的世界的全部精粹,这就是先知在向他启示的异象中见到的:人与神之间恢复关系将会成为概括了将来临的国度的中心。撇开这个异象的限制和现实性质不谈,它本质上会给人类带来希望。――《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