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迦利亚书第五章

 

F.  第六异象:飞行之书卷(五1-4

        先知八异象中的最后三个,在性质上是审刊性的,与先前的并不相同。迄今先知的异象主要是安慰性的,着重四大主题:(1)以色列国度的恢复;(2)仇敌的歼灭;(3)国内宗教生活蒙洁净;(4)为神发光的见证与事奉重新振作起来。但这些应许实现前,神对付罪的公义必先彰显:(注54)以色列本国的罪、外邦的罪、全地的罪,这是后三异象的主题了。

        第六异象继承上文四、五两异象的主题,第四异象遥望以色列回复祭司与君尊国度的建立,这要在弥赛亚于全地掌国权之时才实现。第五异象则遥望以色列在弥赛亚掌国权的国度下,才能恢复为神发光的使命。这两大应许实现前,以色列的罪必先除净,否则污秽的选民断不能承受国土;所以第六异象便着重以色列个人性的罪需除灭;第七异象却着重神审判国家性之罪的方法;第八异象则论全地性的罪受审判;这样,弥赛亚国才建立起来。

 

1.    异象的情况(五1-2

 

        我又举目观看,见有一飞行的书卷。他问我说,我看见什么。我回答说,我看见一飞行的书卷,长二十肘、宽十肘。

 

        先知举目看见一“飞行中”(aphah,进行中,动态)的巨型书卷,长宽20x10肘(30x15尺),上下两面(上这面、上那面)充满咒诅的字句,“书卷”在圣经词汇中象征审判(参结二10),故飞行中的书卷便象征审判速临及不能规避。

        书卷的大小与旷野的帐幕(出廿六15-25)、圣殿的殿廊(王上六3)及至圣所(王上六5)相同,所以引起不少经解家的意见:(1)这审判是按照神立约的标准,先到神的家(指殿)(如Baron, C. H. H. Wright, Hengstenberg, Chambers 等主张);(2)审判是按照神的圣洁量度出的(Keil, Feinberg);(3)由这书卷的大小,可见这审判的性质与来源━━审判是因神的圣洁受藐视,故由神的宝座(内殿)发出。

 

2.    天使的解释(五3-4

 

        他对我说,这是发出行在遍地上的咒诅。凡偷窃的必按卷上这面的话除灭;凡起假誓的必按卷上那面的话除灭。万军之耶和华说,我必使这书卷出去,进入偷窃人的家,和指我名起假誓人的家,必常在他家里,连房屋带木石都毁灭了。

        天使(五3,指四11及四1的那位,即弥赛亚)告诉先知这飞行书卷的意义,原来这是“发出”(Yatsa,带执行审判之吩咐的含义)(注55)遍行地上(指犹太地,因下文说律法之咒诅是发给活在律法下的)(注56)之咒诅(参申廿七26,廿八15-68,廿九18-29,三十1,三二15上;利廿六14上),尤是指巴力斯坦约所言的咒诅。(注57

        于是天使从律法中选两例,说明活在律法下的人怎样受咒诅:(1)凡偷窃的;(2)凡起假誓的。这两罪就是破坏十诫的第三及八诫的选例。G. C. Luck说这两条例是法版左右两边中间的条文,故代表整个律法。(注58

        Baumgarten称这两条选例亦是主耶稣基督在世上所说律法的总纲:爱神与爱人的总结━━偷窃便是不爱人如己;起假誓的等于不尽心、性、意的爱神。(注59)故此,此等罪人就是破坏神的律法者,他们必按咒诅而受审判,被“除灭”(Naqah, 意“除净”)。

        神在此加以补充(五4;或是天使转达神的警告),他必将审判降临那破坏神律法者的家,住在(中译“常在”)他家中(意即审判必不离开那家),叫全家“毁灭”(Killattu, Piel式字是强烈动态词,意全部毁坏,夷为平地),显示不遵守神律法的严重性,也指出咒诅的效力在罪恶的所在施展出来,使恶人不能逃脱。

        关于这方面的警告在历史上有无应验亦是学者们所关注的。他们的意见有四:(1)这只是严重的警告,不用找历史应验(如H.C. Leupold);(2)在当时应验,如该一章所言(Dods)或如尼十三10,玛三8所言(Fausset);(3)在主再来前应验(H. A. Ironside, D. Baron);(4)先在先知当时,后在主再来前,即指在进入禧年国前,以色列地必全然洁净,圣地成为“圣”地,这亦是其它先知书所论及,在弥赛亚国度建立时之大除净的情形。先知在异象中常从当时直看到末世的情况(参三1-5,三9,四6,四9、六10,六13等)。(注60

 

G.    第七异象:量器中之妇人(五5-6

 

1.    第一次看见与解释(五5-6

 

        与我说话的天使出来,对我说,你要举目观看,见所出来的是什么呢。他说,这出来的是量器。他又说,这是恶人在遍地的形状。

 

        先知又看见一件东西现在他眼前,他莫名其妙,于是向天使询问何解(五5-6a)。天使说那是一个“量器”(ephah),是犹太人最大量度固体对象的容器,约现代可盛八加仑对象(学者的计算由4 1/210 1/4加仑不等)。

        天使续说这容器是“恶人在遍地的形状”(注61)(五6b)。从上文可见(五3),这“遍地”仍指犹大地,而量器是一个象征,大量器代表罪大恶极,滔天满盈,审判正在眉前。

 

2.    第二次看见与解释(五7-8

 

        (我见有一片圆铅被举起来)这坐在量器中的是个妇人。天使说,这是罪恶;他就把妇人扔在量器中,将那片圆铅扔在量器囗上。

 

        先知再看,见量器中有妇人坐着,又有一片极大的圆“铅”(taleut,重约110磅)被举起来,放在量器的囗中,使里面的妇人不能出来。

        “圆铅”是犹太人最重的器物,现今将量器紧紧封闭,叫在内的妇人被扔倒(加“倒”字,即摔倒),动弹不得。这妇人是谁?主要见解有四:(1)代表十个支派(如kimchi);(2)代表全地罪人(keil);(3)代表以色列商业社会上的罪(如Baron, Wright, Von Orelli, Meyer, Laetsch, Unger,即是“拜金牛的罪”、“玛门的罪”);(4)代表以色列国(参赛四十七1-7,六十二1-5)(Chambers, C.L. Feinberg)━━这是拟人修辞法,以罪作人。如今,以色列罪恶满盈,必受罚不可(“罪”字在原文是阴性字,用妇人来象征它是最自然不过的(注62),况且希伯来文喜用阴性词汇代表抽象的观念)。(注63

 

3.    第三次看见与解释(五9-11

 

        我又举目观看,见有两个妇人出来,在他们翅膀中有风,飞得甚快;翅膀如同鹳鸟的翅膀;他们将量器抬起来,悬在天空中间。我问与我说话的天使说,他们要将量器抬到那里去呢。他对我说,要往示拿地去,为他盖造房屋;等房屋齐备,就把他安置在自己的地方。

 

        此时先知看到有两妇人出现,各具大翅膀,有力展长途飞行,如鹳鸟之翅膀般。他们二人将载有妇人的容器抬起,飞在空中,直抬至示拿地(五9-11a)。

        这二妇人是谁?代表何人?经学家有数个解释:(1)他们二人代表二支派(犹大与便雅悯)(因量器中的妇人代表十支派,如Kimchi);(2)他们代表二个罪恶势力,一是社会上的罪恶,一是代表宗教方面的,即是官方及祭司。二势力联合起来,叫整个国家败坏了(如Baron);(3)犹太人传统将此二妇人解作犹大的二大罪:假冒为善及骄傲,现与罪恶(量器中之妇人)三罪同被贬至反叛神的起源地去(如Cashdan);(4)他们二人代表神执行审判的工具,在末世时将犹大带到示拿地,那是古时反叛神国度建立的起源地(参创十11,十一2);如今犹大象征性地被带到一个境况去(非地理境地),以示全国性、及为期颇久的反叛神,招惹神最后性之除净式的审判(如C.L.Feinberg, Chambers, Keil, H.C.Leupold, Baron, Pusey, Unger;但此说解释五11b时━━“为他盖造房屋......自己的地方”━━甚为牵强,况且以神将以色列人的罪罚回到罪的发源地似乎不算是除净罪的方法);(5)他们代表亚述与巴比伦,是神审判犹大的工具,将犹大掳至示拿地去(即巴比伦及亚述一带境地),叫犹大在示拿地经历一颇长久之为奴的时期(建造房屋,安顿在自己所建造的地方;参五11b)。神用此方法旨在管教、炼净他自己的选民。此点在历史上早有应验,如今选民能归回自己的地方,又着手重建圣殿,表示神恩复临他们,他们蒙洁净了(如第四异象中约书亚除去污秽衣服)(见TOTC),罪归回原处(“示拿”在圣经中一贯代表反叛神之罪的起源地)等待神将来彻底性的清除(参启二十)。

        最后的解释虽是回顾历史(指国亡被掳,同时虽然异象中的事迹多是往前看的),但在启示文学中,异象的经验具有颇大的流动性,时而历史,时而末世;时而当时,又时而将来。但在回顾中亦向神等待肃清罪恶之时刻的来临。

        以整个异象来看,先知看见自己国家被罚至被掳之地,原来是因为国家罪大恶极(大量器],难逃神的怒气(大圆铅)),神用罪惩罚罪(三妇人皆同样代表),亦即以外邦国罚他们(如哈一的预言)。(注64

── 马有藻《撒迦利亚书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