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迦利亚书第七章

 

第三章  以色列的复兴:从悲哀到欢乐

(七1至八23

 

I.  序言

        在撒迦利亚书的序言内(一1-6),先知强调悔改回转向神的劝告。悔改是复兴的门径,随后他借着八异象将以色列将来的遭遇向当时的读者宣布。如今他透过一件发生在八异象二年后之事,再向读者预告以色列的将来。

        撒七、八两章是历史轶事,可是在内容性质方面亦布满有关以色列末世时之预言,此类末世预言非以“启示文学”(apocalyptic literature)的象征格式表达之(如一至六章),而是以平铺直叙之“预言文学”(prophetic literature)的流文格式表达出来。(注1

        这两章的预言是因一个问题而产生的,这问题与以色列的将来表面似毫无关系,可是在细观之下便发现,这轶事与本书的预言主旨大有关系,因这历史的主题关乎以色列的灭亡,故此在先知的处理中必涉及以色列的复兴。

 

II. 历史背景(七1-3

 

        大利乌王第四年九月,就是基思流月,初四日,耶和华的话临到撒迦利亚。那时伯特利人已经打发沙利色和利坚米勒,并跟从他们的人,去恳求耶和华的恩,并问万军之耶和华殿中的祭司和先知说,我历年以来,在五月间哭泣斋戒,现在还当这样行么?

 

        先知将其信息的年日准确地定下,那是大利乌王第四年基思流月(巴比伦月历名称,相等于现代的十二月)初四日,此时是主前518年。二年前,先知从神那里领受八异象,并作了一件象征性的动作,重建圣殿伟工已复始了,还有二年便将竣工(参拉六15)。

        那时从伯特利有一代表团来到耶路撒冷圣殿所在,志在“恳求”(lehalloth,意“抚摸面脸”)神恩,并询问祭司(约西亚和其它人)及先知(哈该与撒迦利亚)有关在五月间哭泣斋戒之事。

        在原文方面,七2缺乏主词,首字为动词“打发”,故引起不同学者的解释:

        (1)    有学者按“伯特利”字意将此词指作“神的殿”,意指这是在殿中朝拜的人来探询哭泣斋戒之事是否该持续(主张这见解的Kimchi, Hengstenbug, Cashdan, KJV)。

        (2)    以大利乌为主词,故此行人是波斯王的特使,这个见解因他们的巴比伦名字而获得支持(如Lipiash)。

        (3)    主词是复名字━━伯特利沙利色(Bethel-Sharezer),他打发其特使利坚米勒(另一复名词,参王下廿三11;代上二47;耶卅八7)前来圣城探询禁食守节的事。这些复名字是巴比伦文字的特点(参耶卅九3)(考古学家在耶城附近发现甚多同名的举例,鉴定是约主前540年流行的(支持此说有TOTC, NEB, J.P. Hyatt,旧约释义全书等)。

        (4)    以犹太人为主词,意谓他们打发代表团到伯特利去(如七十士译本,Rashi及一些犹太学者)。

        (5)    以伯特利为主词,此说以城市代表居民(如摩五5),打发特使团(已沿用巴比伦名字者)至耶京(RSV, ARV, JB, Baron, Feinberg, Chambers, Wright, Unger, Leupold, Laetsch, Pusey等代表人)。

        伯特利在耶罗波安时代是一个偶像中心(参王上十二29),至国家灭亡后才停止崇拜外邦各神,这时他们经历了国家破亡的惨痛,故常遵守一些纪念亡国时的特别事迹。如今他们听闻圣殿重建之工如火如荼,城市亦开始渐有起色,各处生气蓬勃,于是便派人前来探询,是否仍需保持哭泣斋戒,纪念以前国家的惨事。

        在本段撒七至八两章中,当时的犹太人特别纪念五个国家悲剧,在这些日子中禁食悲哀(注意这是按月份排,非年日,若以年日排列,其程序应该是第五项为首)其顺序如下:

        (1)    主前58649日(八19)━━城被攻破(参耶卅九2,五十二6-7;王下廿五3-4)。

        (2)    主前58657日(七35;八19)━━圣殿、皇宫及全城被焚毁(参王下廿五8-9)。

        (3)    主前586510日(七35;八19)━━同上(参耶五十二12-13)(事实上,耶路撒冷从57日至510日都在火海中,参王下廿五8;耶五十二12)。

        (4)    主前58573日(七5、八19)━━省长基大利被杀(参耶四十一1;王下廿五25-26)。

        (5)    主前5881010日(八19)━━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围攻耶路撒冷,十八月后攻陷圣城(参耶卅九1;王下廿五1)。

 

III.  神的回答(七4-23

        他们的问题启动了神透过先知传给代表团(亦给其它犹太人)四篇信息,首两篇为消极性的,后两篇乃光明积极性的。它们的性质分别为责备、警告、复原及保证或安慰。

 

A.    第一篇信息:责备━━悲哀非主悦(七4━7)

 

        万军之耶和华的话就临到我说,你要宣告国内的众民和祭司说,你们这七十年在五月七月禁食悲哀,岂是丝毫向我禁食么?你们吃喝,不是为自己吃,为自己喝么?当耶路撒冷和四围的城邑有居民,正兴盛,南地高原有人居住的时候,耶和华藉从前的先知宣告的话,你们不当听么?

 

        伯特利代表团的问题在本书这二章内只是序言,作者乃藉之“借题发挥”,因他随后的说话是给全国的(七4),非单给代表团的。(注2

        在神给先知的回答中,他指出在别处亦出现的一个原则:神喜爱听命胜过献祭(撒上十五22-23)。以色列人在遵守纪念国家沦亡之日期、事迹时,他们只强调外表的哭泣或禁食,却忽略了出自心灵的忏悔;他们的悲哀是为了家破人亡,是为“果”而伤痛,而非为了神的审判━━“因”而悲伤。(注3)这是神不喜悦的。

        所以神以三个问题责备他们:(1)他们的悲哀非向神所发出的(七5);(2)他们的生活是为己而非为神(七6)(参林前十31);(3)他们悲哀之初因乃是在国亡之前(城邑有居民,正兴盛;南地高原有人居住),他们(国家)不听那时先知的话语而有今日国破家亡的情形(七7)。这三个问题显露他们如今应前车可鉴,当听现时先知的话,要醒悟过来为神而活(彷一1-6的主旨)。

 

B.     第二篇信息:警告━━民散因其恶(七8-14

 

1.    神的吩咐(七8-10

 

        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撒迦利亚说,万军之耶和华曾对你们的列祖如此说,要按至理判断,各人以慈爱怜悯弟兄。不可欺压寡妇、孤儿、寄居的和贫穷人;谁都不可心里谋害弟兄。

 

        本段可说是七7的代表,是解释现况形成的原由,也是警告不回头者的结果。过去神曾多次吩咐选民(如赛一11-17,十2,五十八3-8;耶七4-7;十四12,廿二3;结廿二7,撒上十五22-23;摩五14,弥六6-8;何六6,四1(1)按“至理判断”(meshpat emeth,意按实情判断非按人情,如结十八8;赛卅18;诗九8,七十六9)。(2)以慈爱怜悯待弟兄(如何二19-21)。(3)不欺压寡妇孤儿寄居者和贫穷人(如出廿20-22,廿三6-9;利十九15-18;申十18,廿四14)。(4)不可谋害弟兄(弥二1)。

 

2.    民的悖逆(七11-12

 

    他们却不肯听从、扭转肩头、塞耳不听;使心硬如金钢石,不听律法,和万军之耶和华用灵藉从前的先知所说的话;故此,万军之耶和华大发烈怒。

 

        然而他们却不听从,扭头反抗(如牛扭转头来,不愿负轭时的情景,参尼九29;何四10),心硬顽梗(头、耳、心),不听律法与先知的话(“先知的话”是神灵的工作,与律法等量齐观,地位相若),结果神大发烈怒(参代下卅六16),向他们施行审判。

 

3.    神的审判(七13-14

 

        万军之耶和华说,我曾呼唤他们,他们不听;将来他们呼求我,我也不听;我必以旋风吹散他们到素不相识的万国中。这样他们的地就荒凉,甚至无人来往经过;因为他们使美好之地荒凉了。

 

        本段引证七12末句论及神的烈怒,结果有三(1)神不再听他们的呼求(其实他们早有其它先知所给的警告,如耶十一1114;十四1112);(2)他们分散在列国中(归回者还算少数,其余的仍散布在列邦国中);(3)“巴力斯坦地”(意“美地”,本节说是“美好之地”。如耶廿三19;诗一0六24)成为荒地(最后一点可能是先知感怀性的补语)(注4)。在归回时期,巴力斯坦地逐渐有人垦荒种植,这是神开始施恩的象征,也是日后更大复原的预尝,只要他们肯听律法和先知的话。

── 马有藻《撒迦利亚书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