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迦利亚书第十章

 

C.     弥赛亚所赐给的福祉(十1-12

        上文作者预告了神的恩慈与荣美是何等丰盛,这等福址包括战胜仇敌(九13-15)及建立太平盛世之时代(九16-17),如今他再加以详细宣告出来。

 

1.    福祉从祈求来(十1-2

 

        当春雨的时候,你们要向发闪电的耶和华求雨,他必为众人降下甘霖,使田园生长菜蔬。因为家神`所言的是虚空、卜士所见的是虚假、作梦者所说的是假梦,他们白白的安慰人,所以众人如羊流离,因无牧人就受苦。

 

        作者对农作物为主的国民,说话时便引用他们熟习的背景加以举例。在春天时,他们为了农作物而求雨,叫菜蔬生长,所以福祉是经祈求来的,而非自然降下的。

        先知指示降雨的是耶和华神,而非(1)“家神”(teraphin,字源学家Gesenius称这字从亚拉伯文tarafa演变而来,意“居住”。另一字源学家Davidson则称从rafa’来,意“乳养”。考古学家Albright却说此字源自rafah,意“散懒”,各说莫衷一是。叙利亚译本将此字译作“询问”,这与“祈求”字根相同,可算是最可靠的字源了。考古学家在1925-1931年于Nuzi城找到一万二千块瓦片碎文,称NuziTablets,内记凡有家神者则成为一家之主,有权分配产业,参创卅一34记拉结偷盗父亲拉班的家神像的故事)(注11)。家神为巴勒斯坦居民家中所存留的偶像,大如人形,供庙殿用(参撒上十九13-16),小则可藏在身内,供家庭用(如创卅一1934),用途是指示奉拜者该作或不作的事(参士十七5,十八5)。扫罗曾一度禁戒人奉拜家神(参撒上十五23),但在南北国分裂初期(何三4)及归回时期,仍见以色列人敬奉此偶像。(2)卜士━━此等人为解梦家,藉此预言将来要发生的事。摩西早预言先知的出现便取代这些虚假的人士(参申十八10)。(注12(3)作梦者一此等人称说他们在梦中得了神的吩咐,藉此行骗及迷感人(参耶廿三32,廿七9-10)。

 

        这三等人所言皆是虚空及虚假,以至百姓如无牧人的羊群般,流离失所。多年前摩西的祈祷(民廿七17)至终将在好牧人身上完全应验。

2.    福祉从神之怒气来(十3

 

        我的怒气向牧人发作,我必惩罚公山羊,因我万军之耶和华眷顾自己的羊群,就是犹大家,必使他们如骏马在阵上。

 

        因为百姓缺牧人之故,所以神便向他们的领袖(“牧人”是复数字,在旧约虽常指王的身份[如耶廿三1,五十6;结卅四1],但亦可指有权柄的人[如耶廿五32;鸿三18],此字代表他们是不同等级及权柄的领袖)发出怒气,这怒气是义怒,是惩罚性、伸展公义性的(参一15等)。

        “牧人”究指“犹太领袖”(如Baron)或“外邦领袖”(如C.Feinberg, ICC),解经家意见颇分歧。虽然“牧人”惯指以色列国内的领袖(如耶廿三,五十8;结卅四),但亦有指外邦国的首领的(如赛十四4;耶六46)。在三方面可见本节的牧人应指外邦领袖:(1)当时先知的背景━━他们在此时并无政府之权柄存在,故“牧人”当指外邦首领。(2)本节的下文━━作者称神一方面惩罚“公山羊”(惯指外邦王),另一面又看顾自己的羊群(一个对比)。(3)从逻辑上━━既然以色列受苦是因无牧人之故(即无领袖),所以神要罚之牧人定非犹太领袖。

        先知的眼目先注视选民无首领牧养他们的窘境,再进而转向那些侵侮选民国的领袖们,并向他们宣告神的惩罚,因神看顾自己百姓的时候到了,神必使自己的百姓勇如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骏马(“骏马”是单数字,字的尾巴有“他的”二附属词,即“他的骏马”,指出选民如同神的一匹骏马,威武无比)。这是预言,亦是保证,是神坚立以色列的时候临到了。神的恼怒一发作,那些进侵以色列的外邦国必性命难保。

 

3.    福祉从弥赛亚来(十4-12

 

        房角石、钉子、争战的弓、和一切掌权的,都从他而出。他们必如勇士,在阵上将仇敌残踏在街上的泥土中,他们必争战,因为耶和华与他们同在,骑马的也必羞愧。我要坚固犹大家,拯救约瑟家,要领他们归回,我要怜恤他们,他们必像未曾弃绝的一样,都因我是耶和华他们的神,我必应允他们的祷告。以法莲人必如勇士,他们心中畅快如同喝酒,他们的儿女必看见而快活,他们的心必因耶和华而喜乐。我要发咝声,聚集他们,因我已经救赎他们,他们的人数必加增,如从前加增一样。我虽然(或作必)播散他们在列国中,他们必在远方纪念我,他们与儿女都必存活,且得归回。我必再领他们出埃及地,招聚他们出亚述,领他们到基列或利巴嫩,这地尚且不彀他们居住。耶和华必经过苦海,击打海浪,使尼罗河的深处都枯干;亚述的骄傲,必至卑微;埃及的权柄,必然灭没。我必使他们倚靠我,得以坚固。一举一动,必奉我的名,这是耶和华说的。

 

        过去以色列常受外邦人侵欺,将来他们会有自己的牧人-神的弥赛亚率领他们,这是神眷顾他们最稳妥的方法,这弥赛亚是如何的领袖,先知现今以三名称细说之。(注13

        a  弥赛亚的特性(十4

        先知描写神的弥赛亚具有三方面的特性(1)“房角石”(pinnah)━━指出弥赛亚具有异常稳固的权能,如房子之基石般稳牢。(2)钉子(yated)━━在政权方面,弥赛亚如帐棚营幕最稳固的依靠,就是那扎稳营棚于地面上的木桩钉。(3)争战的弓(gesbet)━━在军事方面指出弥赛亚是一个可靠及得胜的王(解释经文共参撒上十四38;士廿21;诗一一八22,四十五5;赛廿八16,十九13,廿二22)。

        本节原文是“从他而出房角石,从他而出钉丁,从他而出争战的弓,从他而出一切掌权的”(有线于下是补字)。这“他”是谁?有说“他”是弥赛亚(如WrightVon Orelli),亦有将“他”指作犹大(如C.L. Feinberg, H.C.Leupold, Hengstenberg)。从下文看,本节应是说从犹大出来的弥赛亚是一个稳固坚定的得胜者,从犹大出来一切掌权的人。

        “从他而出一切掌权的”是一句极其困感的话。表面看来,这是指选民中那些归附弥赛亚的人,在弥赛亚的帅领下,带给犹大家胜利、安稳、丰盛,一切皆由于弥赛亚作他们牧人之故(如Baron, Lange, TOTC, Targum, Cashdan)。但是这句话可能另有所指,根据如下:

        (1)    “掌权者”(noges),意“欺压者”或“强暴者”,在九8此字译作“暴虐者”。此字之用途可参出三7;赛三12,十四2,六十18(如C. Feinberg, Keil, Hengstenberg, M. Unger, ASV, KJV等主见,H.C.Leupold称这字从不用在好的方面,亳无例外。(注14)但仍有其它学者坚说此处是唯一的例外。)(注15

        (2)    “而出”(yese)配上前置词“min”便带有被赶出去之意(如M.F. Unger)。

        (3)    “一切”(kol,“所有”)及“一同”(yadhaw,中译本漏译)指出所有欺压以色列的君王均一同被赶逐,因弥赛亚出现,成了选民的“战马”及“争战的弓”,在他统帅下,胜券在握(见下节)。

        由此观之,十3-4乃预言犹大家的人必成勇士,因弥赛亚作他们的石、钉、弓,叫一切欺侮他们的人同被赶逐,捷胜连报。

        b  弥赛亚的福祉(十5-12

        从弥赛亚而来的胜利及随胜利而来的福祉共有七点:

        (1)    战胜仇敌(十5)━━此节开始有连接词,其作用是结果性的连接词(inferential waw),可译作“于是”,于是他们(指十3犹大家)必战胜仇敌,因神与他们同在。

        (2)    必蒙怜恤(十6)━━再且神将南(犹大)北(约瑟)两个国联合起来,叫他们归回神的保护下,享受神的怜恤,因神听了他们的祈求。

        (3)    刚强喜乐(十7)━━以法莲(代表北国,亦可代表全国)必刚强起来,因神眷顾他们,所以异常喜乐。

        (4)    子孙众多(十8)━━神向他的选民发出聚回的声音,先知以黄蜂群出往来的“声音”(sharag,参赛五26,七18)形容选民“人多势众”。他们该归回了,因神救赎了他们,所以在神的恩典中,有质的改变(十5-711-12),亦有量的增进(十8-10)。

        (5)    丰盛归回(十9-10)━━奇妙得很,他们在列国分散的境况中,竟然人丁旺盛,这固然是神格外及暗中向他们施恩(参何二23;赛卅一27)。先知以历史上两次的归回(由埃及、亚述即巴比伦)预告将来他们会有一次更大的归回,并说整个巴勒斯坦(以最东北及中北的境界形容之)亦无处可容纳这么多的归侨(参赛五十四3)。(注16

        (6)    报仇雪恨(十11)━━神以过去的历史向他们发出将来的保证,洗脱一切仇敌的欺压及奴役他们的困苦(“苦海”指红海,即埃及[西南方],亚述[东南方]均代表过去以色列为奴的经历)。

        (7)    必得坚立(十12)━━神最后的保证是给他们一个依靠神的心,全国坚固,生活举止均以神为中心,从新约的启示看,这要等候弥赛亚第二次降临时才能应验了。

── 马有藻《撒迦利亚书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