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迦利亚书第十一章

 

D.    弥赛亚来临后的遭遇(十一1-17

        撒九至十章主要是论到选民蒙恩的经过与结果,撒十一章却是指出为什么他们不能早日蒙恩的原因,全是他们弃绝了那“生下来的王”━━他们的弥赛亚之故,故此本章就道破撒九至十章之恩泽要延后才能降下来之主因。(注17

 

1.    弥赛亚被弃绝后的结果(十一1-6

 

        利巴嫩哪,开开你的门,任火烧灭你的香柏树。松树阿,应当哀号,因为香柏树倾倒,隹美的树毁坏,巴珊的橡树阿,应当哀号,因为茂盛的树林已经倒了。听阿,有牧人哀号的声音,因他们荣华的草场毁坏了,有少壮狮子咆哮的声音,因约旦河旁的丛林荒废了。耶和华我的神如此说,你撒迦利亚要牧养这将宰的群羊。买他们的宰了他们,以自己为无罪,卖他们的说,耶和华是应当称颂的,因我成为富足。牧养他们的,并不怜恤他们。耶和华说,我不再怜恤这地的居民,必将这民交给各人的邻舍,和他们王的手中,他们必毁灭这地,我也不救这民脱离他们的手。

 

        a  以色列被毁的描述(十一1-3

        作者透过希伯来文两个文学技巧,很生动地书写以色列被毁的情形。他以极美的诗歌体裁,描绘一帧巴勒斯坦地被蹂躏的图画,他又以“倒置法”描述之,即先述其果,再说其因(如创十与十一章的记述也是果因颠倒写成法)。(注18

        不少学者对这段选民国被毁的描述采取数个不同的解释立场:

        (1)    是描绘性的叙述,并无历史上的应验(如H.C. Leupold)。

        (2)    已在主前586年应验━━故本段是回顾性,而非预言文字(如一些犹太学者的主张)。

        (3)    在玛喀比时代应验━━此说注重近景(near view)亦倡导撒书后半部(九至十四章)是本时代的作品。(ICC, TOTC, 旧约释经全书)。

        (4)    主后70年应验━━因在历史上,本段与弃绝弥赛亚为牧人有关(十一4-17),并无庸续性。(注19)(在应用上才有),亦非如有人说这与当时背景毫无意义,因这是预言,在当时无人预知在何时发生,故仍有意义,否则所有预言皆与当时绝无关系了。故此说是准确的(如C.Feinberg, Keil, Laetsch, Cashdon等)。

        作者以巴勒斯坦地参天的丛林(如黎巴嫩、巴珊)代表国土(如Keil, Wright, Von Orelli)有学者将黎巴嫩寓作圣殿、香柏树、松树、橡树等寓作侵略以色列的外邦君王,如Kimchi, Baron, Pusey, G. C. Luck),现全毁坏荒废了,这是因他们拒弃弥赛亚(见下文)而产生的后果。

        b  以色列被毁的原因(十一4-5

        以色列被毁,但原因何在?神要先知将其活演出来。他要撒迦利亚扮演一个牧人的角色,并吩咐他牧养一群羊,而羊至终会被宰的,故称为“将宰的羊群”(十一4),又告诉他这羊将来的遭遇(十一5)(参诗四十四22)。

        十一5跨越先知的时代,达到弥赛亚出现为以色列牧人的时候。先知以羊群比作以色列国,在此时出卖以色列的是国家的宗教领袖,如法利赛人、文士、祭司等,因他们不要弥赛亚作他们的牧王,反说“我们只有该撒”(参约十九1512)。他们本应忠诚的牧养羊群(“牧养他们的”),不应出卖之(“并不怜恤他们”),但他们卖了后还说“感谢神”,因他们根本没有罪愆的感觉,反而因获利而沾沾自喜,并且还说称颂神那样的虚伪属灵话,又说“因此成了富足”。

        买者在当时是罗马人,他们后来将羊宰杀了(主后70年的时候),他们如此行还以为天经地义,不是犯罪的事(参耶二3,卅16,五十6-7)。以色列首领的恶行,令人发指,下文审判的定局是可测之事了。

        c  以色列被毁的定局(十一6

        不但以色列的领袖不怜恤百姓,神也不怜恤他们,将他们交付各人的邻舍(即放弃他们之意)并交付他们的王(指弥赛亚时候的该撒)的手中,叫他们遭受国家被毁的审判(主后70年那次国家灭亡时约有一百一十万犹太人丧生)。(注20

 

2.    弥赛亚被弃的预言(十一7-17

 

        于是我牧养这将宰的群羊,就是群中最困苦的羊,我拿着两根杖,一根我称为荣美,一根我称为联索,这样,我牧养了群羊。一月之内,我除灭三个牧人,因为我的心厌烦他们,他们的心也憎嫌我。我就说,我不牧养你们,要死的,由他死,要丧亡的,由他丧亡,余剩的,由他们彼此相食。我折断那称为荣美的杖,表明我废弃与万民所立的约。当日就废弃了,这样,那些仰望我的困苦羊,就知道所说的是耶和华的话。我对他们说,你们若以为美,就给我工价,不然,就罢了。于是他们给了三十块钱,作为我的工价。耶和华吩咐我说,要把众人所估定美好的价值,丢给窑户。我便将这三十块钱,在耶和华的殿中丢给窑户了。我又折断称为联索的那杖,表明我废弃犹大与以色列弟兄的情谊。耶和华又吩咐我说,你再取愚昧牧人所用的器具。因我要在这地兴起一个牧人,他不看顾丧亡的、不寻找分散的、不医治受伤的,也不牧养强壮的,却要吃肥羊的肉,撕裂他的蹄子。无用的牧人丢弃羊群有祸了,刀必临到他的膀臂,和右眼上,他的膀臂必全然干枯,他的右眼也必昏暗失明。

 

        十一7承接十一4-6的吩咐,作者遂扮演牧人起来,他扮演一个带预言的角色,执行将来弥赛亚的使命,演出了弥赛亚的遭遇,同时他亦将以色列对弥赛亚来临的态度演出来。此外共有二次象征性的表演,每次皆预告国家将来的遭遇(有学者谓此处是异象里的寓言,先知并没有实际地扮演牧人的角色,如H.C. Leupold, S.R. Driver, E.B.Pusey)。

        a  首次象征性行动(十一7-14)(“于是”)

        (1)    折断荣美杖(十一7-11

        于是撒迦利亚拣选群羊中最困苦的羊,以示他们的苦境,并手拿二根牧杖,称一根为“恩荣”(荣美的恩典,包括怜恤、慈爱、看顾等等;中译“荣美”),另一根为“联索”,指国家的团结或合一的联系,这本是弥赛亚的工作,将恩慈及合一赐给那被外族铁蹄统辖的选民国,只要他们肯接纳他为他们的弥赛亚王(十一7)。

        可是在简短的“一个月”内(短暂之意),先知牧养的工作竟遭白眼,结果他决定“除灭”(wa'akehid意“放弃”,如出廿三23;何五6)。先知可能因羊群太大而请了三名助手协助牧顾之工作(先知作起大牧人来,参彼前五2),可是这三人必定在工作上不忠职守,屡劝不改,使先知厌烦他们,但他们对先知的态度也不分伯仲(“憎嫌”原文bahal是“反胃”之意)(十一8),以致先知决定放弃他们(十一9)。

        先知放弃三个牧人是一个历史动作,但这动作是表明将来一件更大的弃绝,故此这三牧人亦具有预表性的涵意,但他们究竟预表什么人?在此方面经学家的解释真是五花八门,超越45种以上。(注21)他们的解释与他们视撒书后半部的写作日期有关:(1)主张本部份是玛喀比时代的作品者便在此时期内找出三人来作这三牧人(如ICC)。(2)其它的解释则各展其能,五光十色,有说“三”字是象征性字眼,意“完全”,(如TOTC),不用找历史人物;亦有学者从旧约至两约间各找人物充配这三位牧人,诸如摩西三兄妹,撒迦利亚、沙龙、米拿现等不赘。普通保守派学者将三牧人预喻在弥赛亚出现时以色列国的三种领袖:宗教方面的(如法利赛、文士、撒都该等)、祭祀方面的(如祭司长、祭司、利未人)及民政方面的(如长老)。据福音书记载,就是此等人商议除灭耶稣的(如太廿七11;可十五1)。

        为了表明他的放弃,先知就折断那“荣美杖”,这动作表征神与万民所立的约此时废弃了(十一10),这约在圣经内并无记载,但其意在旧约中多处出现,这约的正面说明神在选民间立了保护他们的约定(如迦二8;何二18;结四25);反面说这约亦指神禁止外邦国侵侮他的选民。如今此约除去,表明神放弃其选民,任由外邦国攻取他们。那时,那些“仰望我的困苦羊”(指羊群中接受先知牧养的,即旧约常提及的“余民”(注22))便坚信神言出必行了(十一11)。

        (2)    折断联索杖(十一12-14

        先知回去向羊的主人收取牧养的工作(原来先知起初是向他们找份牧养工作的。关于先知如何牧顾群羊的动作,作者在开始时没有和盘托出,只在故事发展的过程中逐渐透露故事所需资料,而构成一全完的事迹),旨在试验他们对他的工作有何评价(十一12a)。先知如此行是一个象征性的动作,预表将来犹太领袖对弥赛亚的意见与态度。

        于是羊主给了他三十块钱(十一12b),这是律法中赔偿被牛触死之奴仆的价钱(参出廿一32)。据考古学家考证,以三十块钱作为工资亦是一个极度侮辱的表记,(注23)可见他们视先知的工作,只有死奴的价值,神于是吩咐先知将他们认为美好的工价丢给窑户,先知在神的殿中就照做了(十一13)。

        为了表示这动作是一个很严重的放弃,先知将第二根杖折断,藉此表明神废弃以色列全国的“联谊”(hahokelim意“联合”)(十一14),即神让他们兄弟分裂,国家败亡(应验约十一48的预言)。

        关于先知在神殿中将三十块钱丢给者窑户这件事(十一13b),学者们有几个不同的解释

        (1)    “窑户”(yotser)应改作“殿库”(Ostar)━━先知是将三十块钱放在殿库内(主张此见解的有TOTC, Cashdan, C.C.Torrey,叙利亚译本等)━━但此解释不能与太廿七3-10的记载和谐。

        (2)    “窑户”该是“火窑”━━先知将钱丢在火窑中,将金器银器溶成金块银块,作为工资或各类交易时的基本钱币单元(如Laetsch,七十士译本,拉丁通俗本,Symmachus译本等)━━同第一见解,此法不能解释太廿七之记载。

        (3)    “丢给窑户”是一句流行之俚语,与“丢给狗吃”类同,表示一种完全卑视放弃的态度(如H.C.Leupold),但此语的用法无从考据,亦不能解决太廿七章的问题。

        (4)    “窑户”是不净的地方,在殿院外面(参王下廿三10;耶十八2,十九2)。先知所行乃表示他视三十块钱是不洁净的,故弃之于地(如Hengstenberg)━━但此说需假设窑户处在殿的外面。

        (5)    当时窑户正在殿中工作(因窑匠惯常来往圣殿,更换破旧的锅碗及各类献祭用具,参撒十四20;利六28,如Baron, TOTC, P.185),先知将钱丢给窑户,因他代表各阶层中最低下的一种,而在殿中丢给他是一种公开弃掉的表示(如Baron, Keil, Wright, C.L.Feinberg, TOTC

 

结论:

        先知在圣殿中把钱丢在地上(表示卑视放弃),后来祭司拾起银钱来(太廿七6),但他们不敢将钱放在库中,于是买了窑户拥有的一块田地(可能亦因该处置有甚多的破碗瓦器之类,故称为“窑户之地”),故此先知的钱遂“丢给”(el, 达到),即终于到达窑户的手中。(注24

        另一问题则与太廿七3-10有关,表面看来,撒书所记与马太所提似相互矛盾,经学家的释法可分五类:

        (1)    马太弄错了(因抄本错),撒迦利亚之缩写名字是Zriou,耶利米的是Jriou,故文士抄写时可能因不小心而弄错了,后来马太将撒迦利亚书之记载放在耶利米书内(如Baron, Leupold, Keil, Wright, Luther, Augustine等主张)。

        (2)    一些抄本没有提耶利米之名字,只说“这就应验先知的话”。马太撰着其福音书时据自其它抄本,故弄错了(如叙利亚译本)。

        (3)    撒迦利亚的资料是从耶利米书或从次经耶利米书信来,故马太将原来讲者的名字写上(如Origen, A. Plummer, Hengstenberg, A. Edersheim)。

        (4)    按古犹太传统,先知书排列的次序是以耶利米书为首(次为以西结,再次是以赛亚,才排其它),这方式的编排在多处抄本中出现。马太将先知书的首本作全套作者之代表,故撒迦利亚书的记载遂归给耶利米了(如Lightfoot, Scrivener, Wright, M. F. Unger, C.L. Feinberg)。

        (5)    马太将耶利米及撒迦利亚两书的数据合成一处经文,而将出处归给两者间较著名的耶利米(此合并法如太廿一5;可一2-3)(如ICC, Laetsch, G.L.Archer, HengstenbergEdersheim之另一释法)。

        b  再次象征性行动(十一15-17)(“又”)

        (1)    嘱取愚牧器具(十一15-16

        先知又蒙吩咐,再次扮演牧人,现今演作愚昧的牧人(“愚昧”ewili字根意“硬皮”,表示对自己的工作或任务毫无感情,毫不在意(注25)及恶毒(注26),参伯五3)(这里注意,愚昧牧人并无特殊“器具”,原文Keli具有包括性的含义,如竿、杖、囊袋、乐器,他成为愚昧只在心中愚昧,不懂得牧养,故称愚昧)(注27),他如何演出,撒书没有记载,但神借着他的扮演,预言将来会兴起一个愚牧,亦是恶牧,以示神因他们藐视先知(代表弥赛亚)的后果(十一4-14)。神自己解释先知的象征动作所表示的意义(十一16),这将来要出现的愚牧不一定是大希律(如Kimehi, Henderson之主张)或亚基帕(如犹太传统释法),或是从玛喀比至主降生时以色列的国家领袖(如ICC, LOWE)或罗马帝国(如Wright),或敌基督(如Baron, Jerome, Pusey, Unger, Feinberg),而是任何一个自称弥赛亚降生前至主后70年时国家倾覆前的国家领袖(如Hengstenberg)。因本段前文(十一1-3)是论到弥赛亚被弃之后果的预言,作者并利用一连四个同字母(Alliterated)的动词(以“n”为首,即中文四个“不”字的动词),描述此人丧心病狂之行为,最后连羊的蹄甲也撒裂,目的在寻找最后一囗羊肉,可见此人不顾羊群生死的毒辣手段。

        (2)    宣告坏牧人之祸(十一17

        “无用的仆人”(“无用”haelil,意“无价值”、“无用途”,多指偶像方面,参利十九4,廿六1;赛二81820,十10,十九13,卅一7;诗九十六5,九十七7;代上六26;结卅13;来二18)就是“愚昧的牧人”。上文是论到他的本性及工作,现今则论到他的本性与该受的审判。

        “膀臂”代表身体的力量,也代表牧人带领的责任。“右眼”代表全身的智慧,也代表牧人对群羊的看顾,现今全然受判,代表完全灭亡。

 

III.    等二个默示:(十二━十四)

    弥赛亚国的来临与建立

        第二段默示与前段在主题上有甚多异同之处。前默示(九至十一章)主要是论弥赛亚;此段(十二至十四章)则论弥赛亚的国;前段论弥赛亚来临后的遭遇━━被弃;此段却论弥赛亚来临后的另一种遭遇━━被纳。前者的预言在弥赛亚首次来临时已蒙应验;后者则要在他再次来临时才应验。前段预言弥赛亚国不能建立之因,后段则论弥赛亚国度的建立之经过与后果。

── 马有藻《撒迦利亚书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