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迦利亚书第十三章

 

2.    以色列被炼净(十三1-9

        上文先知论选民各自为罪悔悟,现今他透露神如何赐下赦罪之恩给他们(十三1-6),及指出选民因某一项罪而将大受熬炼(十三7-9)。

a  选民罪得赦免(十三1-6

 

        那日必给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开一个泉源,洗除罪恶与污秽。万军之耶和华说,那日我必从地上除灭偶像的名,不再被人纪念,也必使这地不再有假先知,与污秽的灵。若再有人说预言,生他的父母必对他说,你不得存活,因为你托耶和华的名说假预言;生他的父母,在他说预言的时候,要将他刺透。那日凡作先知说预言的,必因他所论的异象羞愧,不再穿毛衣哄骗人。他必说,我不是先知,我是耕地的,我从幼年作人的奴仆。必有人问他说,你两臂中间是什么伤呢,他必回答说,这是我在亲友家中所受的伤。

 

        (1)    赦罪之泉源(十三1)━━当选民为罪悔泣时(“那日”与十二11的时期相同),神为他们开了一个洗涤罪污的泉源(以示大幅度的赦免),洗除一切罪污。以色列七节期中之赎罪日所引出的预表,在此时得到全部的应验。

        (2)    虚假之灭绝(十三2-6)━━以色列灭亡主因之二乃是他们敬拜偶像与听从假先知,此时一切的虚假皆除灭。作者指出偶像、假先知及控制假先知的污灵均全部灭迹(十三2,中译本在“先知”字前补上“假”字是正确的,36因从上下文如他与污灵在一起,说假预言,哄论人等处,可见他不是真货!)。Unger说本节是圣经中唯一说明在弥赛亚国度内污灵受绑的经文。(注37

        先知再进一步预告此时说假预言者悲惨的遭遇,连他的亲生父母(已假设他们是信神的敬虔者)也大义灭亲的要将他处死(十三3)。父母之敬虔在此时显出达到高峰的境界(参民廿五7-8;申十八20论假先知要受死刑之罚)。

        在这时,假先知再不敢以传统先知外表的衣观愚人惑众(十三4),又极力否认是先知(十三5);待人问起他“臂上”(ben yadhekho,意“两手之间”,亦可译作“胸部”)的伤痕时(为了要装作他是真先知,一些假先知打伤自己,以示先知常为罪懊悔而自伤己身的本色!有些学者如Wright, Keil则说假先知在拜偶像时刺伤自己,藉此进入一种宗教疯狂状态,如王上十八28所言,他必否认这是因悔罪而自戕己身,只佯称是给亲友弄伤的(十三6)“亲友”(asher,意“爱人”)虽可指拜偶像的人,意即爱偶像,参何二710;结廿三59(如Leupold),但此处该指“家人”(如ICC)。

        在末世论的角度下,本段(十三1-6)是指弥赛亚在地上掌王权时的宗教情况(“那日”),而非在选民归回后的宗教情形,因他们在归回后虽再无拜偶像的表现,然亦没有显出真诚悔改的生活(参玛拉基书),他们需要重,才能进神的弥赛亚国。

b  选民受熬炼(十三7-9

 

        万军之耶和华说,刀剑哪,应当兴起,攻击我的牧人,和我的同伴。击打牧人,羊就分散,我必反手加在微小者的身上。耶和华说,这全地的人,三分之二,必剪除而死,三分之一,仍必存留。我要使这三分之一经火,熬炼他们,如熬炼银子,试炼他们,如试炼金子;他们必求告我的名,我必应允他们,我要说,这是我的子民,他们也要说,耶和华是我们的神。

 

        论时间言,本段不应在上文(十三1-6)之后,但因启示文学特征之一,就是其启示的主题流动力(fluidity)极大,反来覆去,时而按时序表达,时而超时序、按作者的论据引述之;如Feinberg称:“正如九910是与上文九18作一对比;此处(十三7-9)亦与前题(十三1-6)作一对比。上文论假先知,本段论真先知;假先知在“那日”时被灭绝,真先知在出现时受弃绝。(注38

        作者早已预告选民将会弃绝神给他们的弥赛亚(十一4-14),以及弃绝的后果(十一1-315-17),在本段内作者又再预告选民弃绝这“赦罪泉源”(弥赛亚)的后果,故这里重复预告主弥赛亚在世上时最后的遭遇。

        (1)    牧人被击打(十三7)━━在上文十二10-14数节中,先知预言弥赛亚被弃绝是选民国的行径,本段却说是出自神的击打,这两者并无矛盾,因这是从两个不同的眼光来看(参赛五十三10;徒二23)。

        先知现今透露弥赛亚被击打原来是神的主动。神吩咐“刀剑”(代表审判,参耶四十七6-7)去完成他的旨意。受击打的是“我的牧人”和“我的同伴”。前者与十一4-14的“牧人”同指弥赛亚;另一词“我的同伴”(Amithi,字根意“结合”、“联结”,意“我的兄弟”,与“我的亲属”同义。这字除此处外只在利未记出现共11次,如廿四19)究指何人,经解家亦有各种说法。

        希伯来人大家Keil说,此字的用意指“同伴”,拥有“我”的性情。若“我”字是指神,“同伴”必是弥赛亚无异。(注39)再者,“和”字在此具有解释性的用法(称waw explication),可译作“就是”。故这两句名衔可代表弥赛亚的两种性情:人性(牧人)及神性(同伴)。

        此处神主动地使弥赛亚受鞭伤(参赛五十三4-810),也叫羊分散(参太廿六31-32,由主后70年全国大分散始)。羊分散后,神却反手加在微小者身上。“反手”(注40)(waheshibotic yadi)意“管教”,惯指审判方面,参摩一8;诗八十一14(如Leupold主张);亦可指恩眷与拯救方面,参赛一25(如Feinberg, Keil, Pusey, Cashdan, Wright, Laetsch, Baron等)。亦有学者(如Unger, TOTC)则解说神击打弥赛亚,将羊分散后,现今转打“微小的人”(hazoerins)即余民,亦是十一7的“困苦的羊”。最后的解释是正确的,因本段的主题是论“责打”,而非“爱”的方面。而且“反手”在圣经中一向指“打”。“余民”在旧约惯指敬虔的选民,现今神虽责打他们,但他的慈爱永不离开他们(参耶卅一3;撒下七11-5),叫他们在羊分散的期间(从主后70年至国度建立)亦多方多次备受神的保守。

        (2)羊群被剪除(十三8)━━牧人被击打后(即十架之经历),(注41)羊群遂分散,亦将要受神的审判(根据拒绝牧人的罪,参十一9-10)。选民国(“全地”)(注41)大部份(三分之二)受审判,(注42)小部份(三分之一)则存留(即“余民”留存)(参赛六11-13)。有人说三分之二即全地三分之二的犹太地,三分一即启示录第七章之十四万四千见证人,(注43)但此说只是猜臆。此处预言的重要非在表示数字的准确,而在多少方面的表达(如赛六13则称十分一存留;又参启八6-13)。

        (3)余民被熬炼(十三9)━━十三7-9横跨整个教会时期而进入“雅各灾难的时期”,即俗称“灾难时期”。自羊群被分散后,神的选民漂流列国(应验申廿八的预言)。在这漫长的岁月中,余民历尽诸般的熬炼,至灾难期的末时,他们受列国的蹂躏,在国命岌岌可危时,他们蒙神浇灌那叫人恳求的灵,他们便带悔罪的心仰望那位昔日被他们国家扎死的弥赛亚,神遂为他们再开赦罪的泉源,洗涤他们的罪,恢复神与选民那先前所订立约的关系(参耶卅二38-41;结卅七23-28,二23-25;何二23-25)。

 

本段可图析如下:

 

图三

 

        十三7a           十三7b           十三7b-9                十三1-6

 

 

 

 

 

 

 

 

 

 

 

 

 

 

 

 

 

 

 

 

 

 

 

 

 

 

 

 

                       70AD             灾难期                  禧年国

 

 

 

   十架时              耶京亡

── 马有藻《撒迦利亚书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