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讲 四角与准绳的异象

 

(亚一18-13

  今次研经的总题是神的荣耀与教会更新,最重要者是在个人的读经生活。“成圣须用工夫”,多读这卷书,藉圣灵的光照可领受更多。

  神的荣耀与教会更新,是神的心意和目的,这也该是我们的心志。神的荣耀显现在教会中,如同在以色列一样。我们因此而复兴、更新,并能见证,使多人归主。这该是我们的异象和愿望,而个人也因此得着更新。记得神的荣耀曾显现在旷野的会幕,所罗门的圣殿,敬拜者的场合等,我们若信靠顺服,祂的荣耀就必彰显。主耶稣曾说:“你们若信,就必能看见神的荣耀”,求主帮助我们不足的信心,从祂的话语中,看见祂的荣耀并教会的更新。

{\Section:TopicID=105}(二)四角的异象(一18-21

  这段经文在古卷中该属第二章,是第二个异象──神的审判。“我举目观看,见有四角。”角在圣经中常象征力量,特别是指军事力量。古时迫害以色列的外邦人,都是穷兵渎武之辈,战争繁复,迫害着神的百姓。先知哈巴谷怀疑神的公义是否彰显,实有疑问。当时以色列面临被掳,他眼见外邦人,在迫害神的选民,而感到不明白。但我们从撒迦利亚书中便可得着答案。

  有人以为四角所指的,是东之亚摩利人,南之以东人,西之非利士人,及北之撒玛利亚人。也有按但以理书解作比巴伦,玛代波斯,希腊和罗马四帝国。然而圣经既没有明说,就要避免人意的解释;尤以预言,有人常勉强逐一解释它如何应验,就会产生不少错误。我们必须注意经文的历史背景,和历史意义,后者更是信仰的内容,在研究旧约时,尤为重要。这里的四角是指异邦罪恶权势的总合,即整个世界的属世权势。

  “于是我就问与我说话的天使说:这是什么意思?他回答说:这是打散犹大,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角。”(十八十九节)这些都是要迫害神选民的人,属魔鬼的力量。

  “耶和华又指四个匠人给我看。”(二十节)解经家中有以为四匠人,即四个弥赛亚──属神的人战胜属世者。但若以经解经来说,按结二十一31,“善于杀灭的畜类人手中。”这一句话明显是指那些外邦人,罪恶的人。其中“善于”一词与工匠同义。因此匠人并非神的代表,乃是指外邦的势力。换言之,罪恶互相争竞,残杀,或许神降罚以致罪人恶人自相毁灭;这就是神对以色列人要说的话。那些陷害他们的,看来像很厉害,恐吓使他们抬不起头来;然而神是历史的主宰,祂要藉历史表达祂公义的审判。罪恶一定会败坏,祂的儿女不应失望,心怀不平;因历史本身就是审判。现代流行述语:“历史的危机。”其中危机一词在英语(crisis)原文上意即“审判”。历史每件事都在说明神的审判,我们所见的是局部和片断的,因此感到不清楚。

  神允许外邦人陷害祂的儿女,是因为他们失败,该受管教和公正的责罚。其中有一项原则──在神家中就该接受祂的审判:“审判是从神的家起首,跟着是外邦人。”按这原则就可解决先知哈巴谷的疑问。此点在阿摩司书中也有说明。今日的教会也该认识这真理,正如在启示录中,神审邻世界以先,也先审判教会(启二至三章)。七个教会中,非拉铁非和士每拿分别是传福音和受苦的教会;他们不需要受审判,神且要特别看顾。信徒常以为不用受审判,因早已蒙恩得救,不在神的震怒之下。但圣经明说信徒要受审判,因为神的儿女在恩典中堕落,没有长进,不受审判将必继续堕落。为此信徒在世仍遭受患难,连罪恶的势力都能打倒他们。

  同时,我们也把传福音看得太容易,以为主耶稣既已成就十字架的功劳,单是信便可以了。好像是给他面子,所以随便的相信和随便过生活。教会之所以要受审判,是因神的恩典太宝贵,而又不需代价的白白得着,我们并没有珍惜它。以色列也是如此,至今他们经过数次历史浩劫──耶路撒冷陷落,圣殿拆毁,民族败亡。因着神的审判,教会要复兴,除非澈底悔改,否则必受审判。

  在这异象中,神特别教导撒迦利亚,也叫以色列人知道,神是信实的,外邦人也终必受审判。这是以色列信仰经历所学习的功课──先受审邻,然后要审判人。圣经很着重这个意思。我们将必与主作王,一同审判世界,这固然是将来的事,现在我们也要做审判的工作,教会传福音,就是审判世界。传福音不可随便,不该注重人的兴趣,以诙谐的方法作为吸引,而根本没有使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传福音当以圣经为原则,要传审判的信息。在教会历史中的大复兴,所传信息的内容都是带着审判的。一次爱德华先生讲道时说,若罪人落在永生神的手中是极可怕的,很多人紧抓所坐的椅子,迫切的请他帮助,好像害怕立即就要下到地狱去似的。今日传福音最大的错误是,只注重方法,不重视信息。然而要传审判的信息实在不容易,因为我们要先受审判──受罪的责备和悔改;然后才懂得带着眼泪,给别人传审判的信息。这是第二个异象。

{\Section:TopicID=106}(三)准绳的异象

  第三个异象是解释第一章十六节,“所以耶和华如此说:现今我回到耶路撒冷,仍施怜悯!我的殿必重建其中,准绳必拉在耶路撒冷之上,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神的荣耀与教会更新,是神的应许和愿望。我们战兢的仰望祂,就必看见祂要在我们身上所作的工。

  神要先知量度耶路撒冷,然后跑去告诉那少年人──少年是指属灵感受的程度,意思是要先知看见圣殿复兴的现象,让他晓得自己当作的事。圣殿重建时是这样,在主前的五八一年,耶路撒冷城陷落,圣殿被毁,以色列人在被掳的人群当中。虽然他们是神的选民,因罪也要受审判,这是神的公义;并且在神的计划中,审判是从神的家开始。被掳至异邦的以色列人,深切痛悔,感到过去先知的话都是真实的。耶利米哀歌三章中,详细描述以色列人遭受酷劫的悲惨境况,但又说相信他们并不永远毁灭,人纵然失信,但神却是信实的,神仍按祂救恩的计划,祂不会后悔祂的拣选,以色列不会灭亡,因神恩典广大。果然在五三八年,巴比伦败亡,波斯王古列允许以色列人归回,且在故土上重建。当他们回到耶路撒冷城,第一件事要在圣殿旧址筑起祭坛;但十八年后圣殿还没有被建成,先知哈该与撒迦利亚便起来,鼓励他们。主前五二零年,哈该说:“你们要省察你们的行为,你们自己住在天花板的房屋,神的殿却仍荒凉。”他的信息得着反应,他因此不再责备且鼓励他们刚强,充满希望,因为圣殿的荣耀将远胜旧者。圣殿果然大约在主前五一五年建立起来,这殿通称第二圣殿或所罗巴伯圣殿。这并非表示他们可以一劳永逸,在尼希米的时代(即主前四四四年),因为城墙还没有修好,尼希米奉神的命令,经过百般的艰难,建造了耶路撒冷城的城墙。圣城的城墙是必须有的,我们也须注意这真理,我们要建立个人,家庭以及教会的城墙。要不然,教会将成为社会社团,不但失却影响社会的力量,反受世俗势力的入侵,教会便失去属灵的功能和性质。家庭与个人也是如此,要让神管理我们,就不要让罪恶,轻易进入我们的城墙。

  很奇怪,在第二章却说不用城墙──“像设有城墙的乡村一样”(亚二4)。这似乎与以上所说的显得有点矛盾,城墙是需要的,但并非最完美和理想,城墙实在不是神的理想。让神使我们属灵的眼睛扩大,逐渐长进,由有城墙至没有,当时以色列人势力脆弱,没有能力抗拒外邦人和撒玛利亚人,尼希米曾竭力地劝以色列人,要分别为圣及守安息日,不要与外邦人混在一起;然而在每次尼希米离开后,他们便失败。竟然没有人喜欢居住在耶路撒冷,在被掳以前,这京城是宗教、政治及经济的中心;被掳以后,圣殿与城墙都重建了,却没有人居住。结果尼希米命令,每族十丁抽一,要他们居住其中。从这异象中可看出教会的更新,一如圣殿和城墙的重建,都是要注重质与量。撒迦利亚人看见耶路撒冷城满了人居住,就像没有城墙一样。

  “耶和华说,我要作耶路撒冷四围的火城,并要作其中的荣耀。”神的荣耀,祂自己的同在,作为我们个人,家庭及教会最完美和理想的城墙。这是神的计划。就历史研究,尼希米记指出耶路撒冷城墙的构造是不错的,但仍有过份狭窄的民族主义缺点。比方说,他们不愿与有混杂血统的撒玛利亚人来往,种族的歧见一直没有打破,在主耶稣的行程中,祂必须经过撒玛利亚而且在那里传道。教会建立以后,腓利也下到撒玛利亚去,把传统狭隘的观念完全打破。主耶稣来,除掉这种败坏的态度,他会不遗余力地责备那些犹太教的人。今日我们虽然应当分别为圣,对于教会之间,教会与机构及宗派之间的城墙,我们需要排除这种不正常的现象。建造城墙,目的只在抵御罪恶的势力,非为自我孤立,明哲保身。但这不表示中国教会不需要宗派的存在;标榜属灵而排斥宗派者会极错误。我们所不需要的,只是宗派主义那种自以为义的城墙。过份着重城墙就容易漠视他人的需要,特别今天在大城市的环境下,常有不愿与人接触,过于谨慎小心的危险,福音的见证,因此不能顺利带出来;真正的城墙是非人为的,有神的荣耀在里面。神的保护才是最好的,祂不会任由外邦人欺每祂眼中的瞳人。(申三十二10)我们的神乃是烈火,祂要成为我们的火墙;祂是公义的,也表明了祂的热心;必定成就这事,祂看顾和恩待我们。火也是忌邪之意,又代表祂的爱,亮光和温暖;这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城墙,同时,又有神的荣耀居住在其中。

  我们读到神的荣耀曾在以色列人的会幕中,在圣殿上,但在以西结书中,有一幅极其悲惨的图画(结九、十章),神的荣耀离开以色列。以迦博(参撒上四21)因为拒绝神,(结九、十章)说神的荣耀,舍不得离开,从基路伯上升,慢慢移至圣所的门口,殿的东门,继而停留在城东的山上,再三等候,直至以色列人不肯悔改时,才真的走了。今日神对我们也是一样,我们软弱了,神的灵会舍不得走,流着眼泪带着叹息,一直等待着我们悔改。在结四十三章,我们看见神的荣耀再次回来,神不会永远丢弃我们,我们悔改之时,是在欢乐歌唱以前,又当在耶和华面前静默无声,因为祂升起,从圣所出来了(亚二13),正如(代上六7)所说:“我的名永远在那里,我的眼,我的心在那里。”神的名在我们身上,好像倒出来的香膏,没有其它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祂的名就是奇妙,祂与我们同在,看顾的眼和开怀的心,常在我们身上。我们应当静默无声等候神。── 唐佑之《神的荣耀与教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