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讲 约书亚的异象

 

(亚三1-10

  (亚一14-17)这一段经文中,第二、三个异象分别出现于第十五、十六节。今天我们要看的第四个异象,则在第十七节──“你要宣告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的城邑必再丰盛发达,耶和华必再安慰锡安,拣选耶路撒冷。”

  在前三个异象中,是要以色列人特别注意历史的苦难,他们从苦难中看见神的恩惠。这是两方面的──是公义与慈爱,也是惩罚与拣选。第四个异象,是要他们更看出自己,同样教会也可以在神面前看见自己的光景──因此,审判必须从神的家起首。神是公义的,所以当教会失败,软弱和退后时,神一定要管教,但祂并不丢弃属祂的人,祂要保护他们,如同眼中的瞳人。罪恶必须消除,而最重要者,还是我们必须有属灵的眼光,得见神的作为。不论在任何环境,不可失望、灰心,要知道神是奇妙的主;即使处身在低洼的山谷中,我们还须抬头仰望神,因为祂必向我们施恩。在第三个异象的末了,先知要以色列人低头静默敬拜。敬拜是首要的,不然我们就没有好的领袖和事奉。因此,在第四章中,特别看到祭司的工作,自被掳归回,以色列人中有两个领袖。所罗巴伯是政治的领袖,大祭司约书亚是宗教的领袖;此外还有先知哈该和撒迦利亚,同期工作。

  第三章记载的第四个异象中,主要的人物是大祭司约书亚。这异象好像是一个法庭,神是审判官,历史每一件事,都与神的审判有直接的关系。历史中的危机,都在表明神公义的审判。审判者是神,撒但是原告,大祭司约书亚却是被告。当约书亚被起诉时,神责备撒但,这并非说撒但的控告没有凭据,身为大祭司的约书亚该是洁净的,不但是内在,更需要外表的洁净。不过经文告诉我们,他穿着污秽的衣服,他就没有资格事奉神。这样看来撒但的控告是有凭据的,但神责备的却是撒但。对于认识撒但,新约比旧约解释较为清楚,旧约只有约伯记曾提到撒但,其次本书也有提到;撒但受责备是因为牠不尊重神的心意。牠的控告虽然是对的,约书亚实在是犯了不洁的罪,但神的心意,却要安慰锡安,拣选耶路撒冷,所以神要责备撒但。神有拣选的恩典,这非撒但和一般人所能明白的。神的工作,要藉祂工人表达出来;所以尊重神的,就必须尊重神的心意,和神的工作,特别是祂的工人,因为他们是神的代表。在这里,我们要注意,以色列本是神所拣选的;在创世记中,特别强调神的拣选,而出埃及记对神拣选的恩典,有更透澈的说明(出十九5)。神说:“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神拣选以色列的目的,并非因他们的民族优越,有辉煌的历史,和文化的遗产。他们本是一个弱小落后的民族,居于中东的一隅,过着半游牧的生活,实没有可值得拣选的地方,唯一的原因,是神的恩典。我们得蒙拣选,亦并非因我们有什么好处,完全是出于神的恩典。今天我们在神面前成为何等样人,都是神恩典造成的。所以我们必须尊重神,并祂的工作,心意,和祂的工人。若不然,我们必像撒但一样,受到责备。

  大祭司约书亚独自面对审判,并非因他罪大恶极,乃因他是全以色列会众的代表;这是希伯来人的思想,称为积聚人格。换言之,约书亚是神的仆人,他失败,就要受到责罚和审判;因为审判是从神的家起首,他要代表全以色列受审判。神在公义中还充满无限慈爱,神说约书亚是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也包括全以色列)。神是烈火,故公义的审判,要临到以色列。神是信实的,祂的恩典不改变,祂有无限的怜悯,祂是守约施慈爱的主,以色列像是“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阿摩司书四章十一节也有同样的说法。阿摩司是主前第八世纪以色列第一位写作的先知,是四位重要先知之一(即阿摩司、何西阿,以赛亚及弥迦),神分别使用他们。身为南方人的阿摩司,是向北传道,何西阿亦向本身的北方人传道,而生于皇宫贵族的以赛亚,则向自己南方人传道。相反的,弥迦是在乡村长大的,他仍用不同的方法,把神的真理表达出来。阿摩司讲说公义责备人,极其严厉。何西阿身为北方人,是慈爱的先知,心存爱同胞之心,流泪,叹息地传神的爱。以赛亚出身贵族,有特别的风度;弥赛却是乡下人,说话极率直。以赛亚重圣洁,弥迦总汇三者之内容。他说神要求我们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我们读圣经,须下功夫。神的启示是一贯的,我们若能了解这四位先知的信息,就能明白其它先知所传的,能以经解经了。“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这句话,可使我们联想到传公义的阿摩司。不过神在公义中仍有怜悯,如果人肯悔改,就可以获得神的怜悯。审判中有一个极重要的信息是“余数”或称“余民”。神实在舍不得灭绝所有的人,甚至是外邦人。神盼望人悔改,所以在先知书中,说出“余数”的真理。这些人都是敬虔的,而且是切实悔改的以色列人,他们有真信心仰望神,其中更有外邦人的余数。圣经中明说,若外邦人肯悔改,神也照样让他们蒙恩得救。因此,我们不该有狭窄的思想,以为以色列人必得救,倘若他们犯罪,照样是会灭亡的。当他们不接受神拣选的爱时,就会在恩典中堕落,神只得把他们放弃,这是极重要的真理。

  我常感觉中国教会,受许多不大正确的观念影响。比方我们非常强调一种意义,旧约是律法时代,新约是恩典时代;时代的真理是正确的。但我不同意以上所说,因为旧约也有恩典,恩典与律法是相辅相承的。若我们相信神的启示是合一的话,就不能以此划分新旧约,当我们读新约时,必会想起律法,就如约翰一章17节所说,律法是藉摩西传的,恩典和真理都是从耶稣基督来的,这是非常宝贵的真理,先律法,后恩典,没有人能靠律法称义。但旧约,我看恩典还是在律法之前,神先有拣选,是以色列的恩典,然后才叫他们爱神。如在出二十章,传十诫以前神说,我是耶和华的神,曾把你们从埃及为奴之地领出来。出埃及完全是神的恩典,以色列人并没有作什么,是白白得着的。新约保罗在以弗所书前三章说恩典,神的拯救,基督把其中的墙拆毁,使我们能到父神的面前。然而在四章一节说:“你们既然蒙恩,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这是律法,律法中有恩典,恩典中亦有律法。保罗好像不着重律法,因为是针对犹太人以为行律法可以得救。对于西方的思想,就受到希腊的影响,而中国教会的传统,则受宣教士的影响。犹太人具有希腊影响的西方思想,所以对新约比较旧约明白,东方人较容易了解旧约,但可惜跟随了西方人的路线,好像要跟犹太人一样;先进入了律法,然后又从律法中出来,实在没有这个必要。在旧约中其实有无限的恩典,神白白把救恩给以色列人,从埃及拯救他们出来,完全是无条件和无须付代价的。我们若不重视恩典,恩典就变得太随便了。我们虽然不好,神却仍旧爱我们。因为各人都有软弱,会随便马虎,以为自己已蒙恩得救,就放纵自己,这是非常危险的。神的恩典每每赐给我们,也附带有条件的;条件是我们要信靠顺服,并且接受祂,不然,祂的恩典不会临到我们。

  中国教会也很喜欢讲预定论。我们得救都是神所预定的,不能得救的人也是神预定的,这种思想完全错误。神预定所有人得救,不得救的,是他个人不愿意得救。圣经早已说明,我们个人,家庭以及教会,在神面前都要负责任,这就是“余数”的道理。神愿意恩待每一个人,神爱世人,所以拣选以色列,给他们差传的工作,作全世界的宣教士。在赛四十二章说以色列是神拣选的仆人,他们要成为众民的中保,作外邦人的光。所有的人都在神的爱中。神有自己的方法,祂先拣选以色列,然后由他们把恩典带出去。这也是教会的真理,神拣选我们,要我们把恩典带出去;若我们失败,神的审判就从祂的家起首。但不是每个人都失败,我们会先受警戒,好叫我们悔改,作敬虔的人,我们好像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一样,悔改后,我们这些“余数”,将成为复兴的核心;教会的复兴,就是从这些肯切实悔改的人起首。

  当时,以色列要有大祭司,我们的大祭司是主耶稣。祂没有犯罪,祂岂不是不会有约书亚的不洁问题吗?事实上以色列全族,都是祭司的国度,这思想在新约也有,彼得前书二章九节说每个信徒都是君尊的祭司。在教会历史上,曾把人分作圣品与俗品,这并非圣经的真理;明白真理的人,都知道每个信徒都是君尊的祭司。马丁路德改教时,也重视这真理。但近年来,全世界教会都有一种趋向,在信徒运动声中,以为平信徒可作任何职事,因此就漠视专职的传道人,这一点实在是错误的。不懂敬拜,是今天教会最大的问题;缺少等候及个人灵修,自然不可能在团体中有好的敬拜。今日的牧师、传道人及干事因事务太忙,以致缺少了祷告等候的时间,甚至长执们也是如此。主日崇拜只是象征式,在教会举行过,来参加崇拜的人,也得不着什么。须知道祭司的工作是献祭与奉献,热心的信徒只注重事奉,而缺乏真正的敬拜,诗班更鲜有做到带领会众赞美神,更甚者,是常听道而不行道的,甚至有人人连听道也不会。二百年前福音传到中国,神兴起不少奋兴布道家,中国教会虽未因重敬拜仪式,而忽略圣经话语,然而却常停留在道理的开端。布道家的信息虽好,他们却没有栽培的恩赐,以至不能帮助中国教会在神的话语上建立。一般人听道的程度,是易的,喜欢故事、见证、笑话一类轻松愉快的;却没有在神话语上下功夫,这是教会的重大损失。到教会听道的人太多,却缺少行道的人;听道的人,只喜欢听外来的讲者,而忽略了自己的牧者。反观旧约祭司是教导神话语的人,他们多不解释,只直接地告诉人,今天中国教会,极缺乏神的话语;讲故事在讲道中虽然有此需要,但也有取代神话语的危险。好的敬拜,要安静等候,不单听人讲,也要自己去领受。祭司不随便解释神的话语,但常见人在布道会中,说太多而不正确的话,忽略了神话语本身的功效。祭司且有医治的责任,除了敬拜,奉献和带领别人,还要安慰帮助有需要的人。此外,祭司要把人带到神面前,祭司必须清洁,正如约书亚要换上华美的衣服,戴上洁净的冠冕,准备作神的工。今天我们有很多重要的责任,使命等待着,但必须先洁净,而且要有祭司型的属灵经验。“万君之耶和华如此说,你若遵行我的道,谨守我的命令,你就可以管理我的家,看守我的院宇,我也要使你在这些站立的人中间来往。”要管理神的家,必须先管理自己的家,热心的信徒,却没有使自己的家荣耀神。我们需要先自洁,然后才能管理神的家,且在神的使者面前来往。

  有三点我们要注意的:

  第一,“我必使我仆人大卫的苗裔发出”,苗裔即树枝,不像柴被砍下,大卫的苗裔是指弥赛亚,但教会是弥赛亚的团体,这说明我们有君尊的身份。

  第二,“看哪,我在约书亚面前所立的石头,在一块石头上有七眼。”又说要雕刻这石头,石头像摩西说的,耶和华是盘石,或彼得所说的,我们都是活石。七眼,表明神的看顾,祂是无所不知,奇妙的神,祂把智慧赐给我们。

  最后,“你们要请邻舍坐在葡萄树和无花果树下。”意味着不再有战争苦难,我们都在永久的平安中。现在还有许多人没有在平安中,这是我们的失败和忽略,因为仍穿着污秽祭司的衣袍。神的工作已成就,把罪人提升至义人,祂使我们因信称义,但请注意,千万不可在恩典中堕落,求神兴起我们,管理神的家,在神使者中蒙恩更深。── 唐佑之《神的荣耀与教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