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讲 教会更新的果效

 

  今天我们要思想撒迦利亚所看见的第五个异象。第四章第一节说:“那与我说话的天使又来叫醒我,好像人睡觉被唤醒一样。”看完第四个异象之后,撒迦利亚处在一个非常深切的属灵感受中,他的生命溶化在异象里面,可是神还有进一步的启示,还有更重要的真理。于是便叫醒他,问他说:“你看见了什么?”记得耶稣曾经有一次问一个瞎眼的人说:“你看见什么?”那瞎子因为得到耶稣的医治,非常兴奋,忙说:“我看见了!”只是他所看见的仍不清楚,他看见人好像树木一样,而且行走,他虽然开了眼,但所看见的并不正确。今天在神的教会内,你和我也好像瞎眼的一样,看得不清楚,不准确,不澈底。我们真要求问主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们不要自以为是,自圆其说,乃要像撒迦利亚一样,求主给我们解释明白。

  撒迦利亚所看见的这异象,和前面的异象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这章圣经的主要人物是所罗巴伯,前一个异象即第三章内,主要人物则为约书亚,这二人同是被掳归回的主要人物。大祭司约书亚是当时属灵的领袖,而所罗巴伯则是行政的领袖,是个省长。在第四章末了的地方,天使问撒迦利亚说:“你知不知道这两根橄榄枝在两个流出金色油的金嘴旁边,是什么意思?”撒迦利亚回答说不知道,天使便告诉他,这是两个受膏者,站在普天下主的旁边。这两位受膏者,就是大祭司约书亚和行政领袖所罗巴伯,为什么两人这么重要呢?原来约书亚在第四个异象中,是代表以色列整个的民族,因为以色列是祭司的国度,神要藉他们把福音的计划带给普世,但以色列人失败了,他们祭司的外袍污秽了,所以神责备他们。虽然如此,但神并没有丢弃他们,神要洁净大祭司约书亚,要他诚心实意的做大祭司的工作,在洁净之后再蒙差遣。但这个异象还未讲完,第五个异象便是更进一步的说明,其中出现的人物,虽然只是行政首长所罗巴伯,但他却是非常重要。

  所罗巴伯的重要,是接续第四章所讲到大卫的苗裔,大卫的子孙,这和弥赛亚的预言有非常密切的关系。神曾和大卫立约,应许他的家有永远的王位,可是自所罗门以后,国家便分裂为二;十个支派在北国,由耶罗波安统治。他们和大卫的系统完全没有关系,所以他们国内政治混乱,而且速速败亡。但南国的两个支派,就是犹大和便雅悯的支派就不同了,神始终保存犹大支派大卫家里面的人;甚至到被掳时期,还是大卫家的人。后来到波斯王让以色列归回的时候,设巴萨仍然是大卫家的人,至于所罗巴伯,他是撒拉铁的儿子,撒拉铁是约雅敬的孙,换句话说,所罗巴伯就是约雅敬的曾孙,还是大卫家的人,一直到弥赛亚,仍然是属大卫家的。由此让我们看见神的信实,和祂奇妙的保守。弥赛亚必须是君王,这是先知以赛亚的预言中所非常着重的。弥赛亚既然是君王,是祭司,有荣耀的身份,我们接受了祂的生命,相信祂的人,也同样有君尊的身份,也同样是君王,是祭司,这是第四和第五个异象的主要意思。

  跟着第四章第二节:“他问我说:你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一个纯金的灯台,顶上有灯盏,灯台上有七盏灯,每盏有七个管子。”灯台是在会幕和圣殿内的,一个纯金的灯台,是纯粹而且尊贵的,教会是灯台,它应该有圣洁和尊贵的地位;如果我们查考出埃及记,便知道金灯台是用一块金子造成的,这表示基督的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位,直正的教会是合一的;有一样的信仰,一样的见证。当然,金子要变成纯金,必须经过锤打,那就是说,教会也必须经历许多的操练。

  基督徒的生活,是一种操练的生活。我们要在敬拜上操练,敬拜的真义,就是体会神的同在,不是单在外表仪式的聚集,乃要体会神与我们同在,从而起敬畏的心,这经验是我们一生要学习的功课,我们要在主面前预备,等候,让神向我们显现,引导我们,这是一种不断的操练。另外,我们要在祷告上操练,我们是祭司,是负责清理灯台的,灯台清理干净,加上油之后,才能发光,照亮他人。如果我们不好好学习祷告,操练祷告,教会怎么会有生气呢?因此我们务必在敬拜和灵修的生活上操练自己。还有,我们的事奉也必须经过操练,这事奉并不单指工作上的事奉,还有心灵的事奉,敬拜的事奉,生活的事奉等等,这一切都需要我们不断去操练。很多时候我们说事奉神,其实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表现自己的才干而已,并不是真的服事神。教会里面如果产生问题,往往是那些最热心的弟兄姐妹,有事奉的弟兄姐妹产生的,原因是各人以自我为中心,缺少祷告,缺少灵修,缺少弟兄姊妹的相交而形成的。也有不少信徒,在主日没有敬拜,他们有太多的事奉,以致没有在神面前安静等候。美国一位很出名的哲学家曾说,今日教会最大的问题,就是后排的基督徒太多了。什么是后排的基督徒呢?就是那些袖手旁观的信徒,是一位旁观者,不参与任何工作,甚至可以迟到早退,这是后排的基督徒,不过,我也发现很多有事奉的人坐在后面,因为他们要做招待或别样的工作,所以坐在后排,但他们没有多的领受,没有好好的敬拜,奉献,结果完了聚会依然故我,在属灵方面没有长进,最热心的人也不长进,教会的毛病便是在此。我们要好好做祭司的工作,整理灯台,灯台本身并不能发光,但这里说有七盏灯,七个管子,加起来便有四十九个,可以让油能正常不断的供应。我们需要在神面前领受恩典,能力,才可以发光。

  撒迦利亚并不明白这异象的意思,万军之耶和华便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根据撒迦利亚书本来的字眼,势力是指军事和政治的力量,我们可以简称它为“人力”,即人的力量;才能原来是指财力,物力,那就是说,不是倚靠人力,不是倚靠财力,乃是倚靠灵力,这是个很重要的真理。保罗也曾说,所有的事都本于神,依靠祂而归于祂,如果我们的工作不是出于神,神不会负责,即使我们很热心很努力的做,我们所建造的不是灵宫,只是巴别塔而已。

  今天我们看见差传的工作很兴旺,但我们不要犯上西国教会宣教工作的错误,他们把本末倒置了。我们做神的工作,必须有三方面的力量,就是灵力,人力和财力,但他们却把财力放在第一,开宣教会议的时候,最主要是大家捐钱,然后便找人,找到之后便发展工作,到宣教士或工作人员写信回来作报告时,才说要祷告,这是本末倒置了。钱不是不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我们有了钱,但不一定有合适的宣教士,有合适的宣教士,也不一定能有效的做宣教工作;我们应把圣灵放在第一,惟有耶和华的灵,方能成事;有了灵,便一定有人,因为圣灵会差遣合适的工人,至于金钱,在神眼中实在是微乎其微的。同样,我们若单在宣教工作上捐钱,这也不表明我们是真正关心宣教的工作,我们乃要在神面前等候,让神来差遣我们。很多时候我们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好像亚伯拉罕的儿子以撒一样,不晓得自己就是那燔祭的羊羔。我们常祷告求神差派工人,但我们自己却不准备应神的召,这样的祷告是空洞的。我们是祭司,应该随时蒙洁净,随时接受操练,又随时蒙差遣。

  跟着的圣经说,撒迦利亚看见有一块石头在殿顶,这和第四个异象中冠冕栽在人的头上的象征很相似,这石头不单像冠冕栽在殿的顶上,而且要成为地的根基,让神的恩典藉着这些工作得以完成。谁能藐视这件事为小呢?虽然开始时不为人注意,但圣灵的工作一直在发展,而且非常伟大。只有当我们真正做主的工作时,神的恩典就带出了。今天,教会是金灯台,我们需要神的灵不断供应我们,使我们能在夜深黑暗的时代中,为神大发光明。还有,为什么说约书亚和所罗巴伯二人是受膏者呢?我们说受膏者的时候,不是指弥赛亚吗,不错,弥赛亚意思即受膏者,但我们知道大祭司是要经过按立的,就好像有首诗篇形容把油倒在亚伦头上,一直流到他的胡须,衣襟,油是表示神的能力,我们也必须这样。另外,君王也是要受膏的,所以这里提到受膏者,是表明神把权授与他们,要他们做神的工作。今天,我们是君尊的祭司,也是君王的身份,神的灵浇灌我们身上,所以教会应该注重圣灵的工作,让神的灵在我们身上发生功效。── 唐佑之《神的荣耀与教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