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讲 教会应走的路线

 

  撒迦利亚书六章九至十三节:“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你要从被掳之人中取黑玳,多比雅、耶大雅的金银,这三人是从巴比伦来到西番雅的儿子约西亚的家里。当日你要进他的家,取这金银作冠冕,戴在约撒答的儿子大祭司约书亚的头上,对他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看哪,那名称为大卫苗裔的,他要在本处长起来,并要建造耶和华的殿。他要建造耶和华的殿,并担负尊荣,坐在位上,掌王权,又必在位上作祭司,使两职之间筹定和平。”

  这里提到在被掳的人中找三个人,他们把金银带来,带到约书亚的家里,约书亚大概是在巴勒斯坦的地方。当犹大国败亡的时候,整个以色列国的民族,包括北国的以色列和南国的犹大,都分散在各地,有的是在被掳的地方,有的则流落在巴勒斯坦,神要叫他们两方面的人,都联合起来合而为一。怎样合一呢?就是叫被掳的人回来,但不可空手回来,他们在被掳的地方,虽然身份是奴隶,但是在巴比伦做生意,经济环境也不错,所以这三个代表被掳的人,将奉献的金银带到耶路撒冷来,交给约书亚;然后用这些金银作冠冕,不是作一个,而是作好几个冠冕。关于冠冕的解释,请各位再留意一件事,就是神的荣耀与教会更新,我们在神面前一定要有好的奉献,但奉献的目的是为什么呢?是不是为教会的经费,传道人的生活,传福音的事工呢?这当然是,但最主要的,是为彰显神的荣耀。在这里,冠冕这字是复数的,而不是单数的。怎样可以做多个冠冕呢?而这些冠冕又戴在谁的头上呢?原来不是戴在几个人的头上,乃是戴在一个人的头上,他就是大祭司约书亚,因为约书亚代表整个以色列民族。那么为什么是多数呢?原来这是希伯来语文文法的方式,多数是表示华丽、伟大的意思。有时圣经记载神说:“我们”,这就是三位一体的道理,大部份是指三位一体,但有时不一定是。我们必须真正明白圣经用字的意思。

  约书亚为什么要戴冠冕呢?这是表明他祭司的工作是荣耀的工作。圣经很清楚的告诉我们:“他要建造耶和华的殿,并担负尊荣,坐在位上,掌王权,又必在位上作祭司,使两职之间筹定和平。”什么是两职呢?就是君王和祭司的职份。以色列民族是君尊的祭司,我们信徒也有君尊的职份,我们要尊重祭司的职份,好好的敬拜神,并要教导律法,做医治的工作,把人带到神的面前。传福音是祭司的工作,差遣也是祭司的工作。只可惜我们常对祭司有错误的观念,以为单有外表的敬拜便足够了,旧约时代也的的确确是这样。我们知道,旧约时代有些祭司,单单注重外表的形式,没有注重属灵的光景,所以神便兴起先知,特别是作早期写作的先知,如阿摩司、何西亚、以赛亚、弥迦等,这四个先知是主前第八世纪的先知,他们非常反对祭司型的宗教,他们说如果单有外表形式的宗教是没有用的。我们可以注意这些先知的信息,阿摩司说,我连先知都不算,因为我本来就是耕田的农人;最要紧是得到神真正的差遣,得到神的命令,将神的话传出去。在先知里面,大概祭司型的宗教都带着反对的态度,甚至在耶利米的时候,当犹大王约西亚改变宗教,修理圣殿之时,很多人去敬拜神,外表看来好像很好,但耶利米觉得,如果他们在内心没有悔改,外表的敬拜还是没有用的。耶利米书第七章开始,便记载耶利米站在圣殿的门口,传讲耶和华的话,他说:“你们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这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他他提醒百姓,不要以为来到耶和华的殿便可以蒙福,表面看来好像是这样,但如果他们内心没有悔改的话,照样会灭亡,果然他们是灭亡了,这是多悲惨的收场。可是,当我们读以西结书的时候,便发现他重新注意祭司型的宗教。为什么呢?因为当时他们没有圣殿,没有敬拜。是不是他们不应该敬拜,不需要圣殿,不需要仪式呢?不是,他们实在需要,但是他们不能单单注重外表,还要注重内心,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被掳归回之后,祭司的宗教,有先知信息,而先知的信息也有祭司的重点,这是今天我们华人教会应走的路线。

  有时我们太注重先知的信息,我们喜欢听道,希望读经之时有亮光,而不大注重形式,其实形式是应该注重的。我们知道,教会是无形的教会,是普世的教会,我们不要分宗派、中外、地点、时间,凡是蒙恩得救者,无论是在哪里,是属于哪一个团体,在哪一间教会,都是一样的,因为身体只有一个,教会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位;不过,在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注重地方教会的真理,教会一定是有地方性的,是有形有体的,因为教会是基督的身体。为什么基督要来到世间,道成肉身呢?因为要让人具体的,真实的看见神,正如约翰一书所说,这生命之道是我们亲眼看过,亲手摸过,是亲身经历过的。现在主耶稣已经复活升天,他是不是就没有身体呢?不是,他还有身体,就是祂的教会,教会是继续的道成肉身,有形有体,很真实的把神的道表现出来。因此,我们今天便要注重形式,组织,系统,好像旧约时代祭司所做的一样,我们也要照着规矩一样一样的去做。

  有些人说,我们什么都不要,礼拜堂不是教会,我们不需要组织,而宗派更是罪恶。其实我觉得,今天我们中国的教会需要宗派,没有宗派是注重人,不是注重神的工作。教会如果有属灵的人在带领,那就很好;但如果这人一旦过去了,或者他所作的,令人失望的话,教会便分裂了;但宗派的情形就不同,神的工人会过去,但是神的工作不会过去。我们做神的工作,不单要想到今天,还要想到明天,如果单有几个热心爱主的信徒聚集在一起,那是不够的,地上的教会,是继续把神的道彰显,成为肉身的,宗派曾经成为历史上的必须,有它的价值。可是,近几十年来,中国教会受了一种影响,认为宗派不属灵,组织不属灵,形式不属灵,到底是否真的不属灵呢?可能是不属灵,但如果没有这些,是否便属灵呢?也不一定。我们圣餐擘饼的时候,为什么预备有饼和杯呢?这不是形式吗?我们为什么不单闭上眼睛,有人领导我们吃饼和喝杯,而不预备饼和杯呢?我们需要形式来帮助我们属灵的感受。当然,如果我们单有外面形式和象征是绝对不够的,如果单注意外表的祭司组织是绝对错误的,但如果我们只讲属灵而不把神的工作做好,同样也是错误。华人教会没有充份的长进,我看这也是原因之一。我们需要先知的话,也要有祭司的重点,我们的教会要平衡,不要偏离左右。教会的路是什么呢?是十字架的路,有人说,我们从使徒行传去看教会的路,又有人说,我们应该回到耶路撒冷的路,也有人主张教会走回安提阿的路,但这不是回复,因为神在历史中一直往前走,直到主耶稣基督再来的。── 唐佑之《神的荣耀与教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