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玛拉基书绪论

 

玛拉基书是十二先知书的末卷,是旧约圣经依照现在次序的最后一本书;它为我们对古代以色列先知信息的默想提供了一个适当结论。这卷书在许多方面反映在一个时代结束时的先知思想,和期望着一个不同时代的来临。对于圣经的基督徒读者,这里有一种从旧约过渡到新约世界的暗示。然而正像在其它先知的作品中一样,先知主要是属他那个时代的;如果我们想要听见他给予后来世代的信息,我们必须首先仔细倾听他对他当时的世代说些什么。

{\Section:TopicID=267}先知和他工作的时间

这卷书的导言经节(一1)提供了很少有关先知或这卷书的背景资料。这部作品被描写为一种神谕,或者负担,与前一卷圣经的两个结束段落相似(亚九1;十二1。译者注:英文标准修订本在这两节中译为‘神谕oracle,中文和合本都译作‘默示’),但是玛拉基书的这几章圣经与撒迦利亚书的第二部分十分不同;它们有自己的统一性和特别的风格。这几章信息是对‘以色列’讲述的,这个词在广义上包括了所有神的选民。

玛拉基’这个词曾经引起很大的争论。到底它是一个名称,还是一个标题呢?它的意思译成英文是‘我的使者’,同样词句用于三章一节,那里十分适合地译成‘我的使者’。因此许多注释家认为‘玛拉基’只是一个标题,或代表一位匿名的先知;这个标题(或称号)足以清楚地指明其先知的作用。但也很可能‘玛拉基’只是一个人名,纵令是较少采所人为用,那个用于三章一节的相同希伯来字是一种先知名字的文字手法,带出一种更加强而有力的信息。如果它是人的名字,则我们对这位先知所知道的,除了这卷短书所包括的内容,此外另无其它来源。

先知工作的概约时期,可以从他所写的内容来决定。其日期大约是主前四六○年,在哈该和撒迦利亚这些人的宣教事工过去半个世纪多点以后。对于先知的前辈而言,圣殿的重建是当时主题的中心,但是现在已经成为过去;复建后的圣殿竖己立起来,而它的敬拜固定地进行。选民还一直在波斯帝国统治下的殖民地生活,但是统治比较宽大,而且国际形势也亦无多大令人担忧之处。

虽然在玛拉基的世代是和平的,对于选民却非一个特别快乐的时光。在国际危机的时候,他们的行动和思想受到激发;但是平静安稳会使精神迟缓,并消弭任何进取的感觉。以色列人一直浮荡在国际和平的水面上,没有方向感,而内部的纪律则已崩溃。以前世代崇高的盼望已经破灭;那些期望随着圣殿的恢复而建立起一个新的国际秩序者,已经忧伤而失望了。百姓继承了一种沮丧,这种沮丧使他们在应付生活中单调和明显不变的世界时,装备十分松懈。而几十年来,先知呼召百姓回到基本信仰的声音,已经不再听闻!

玛拉基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工作,先于以斯拉和尼希米,并在某种程度启发他们后来的改革。他面对着一堵漠不关心和冷淡的墙;不能为了他的目的而取助于战争和大火灾的可怕威力。他向那些视宗教信仰为无物和懒于遵守古代传统习尚的人讲述信心。玛拉基有一个费力的任务,虽然在当时他并不知道,但是他正在为他的继承者打下基础。以斯拉和尼希米的改革,即犹太信仰的生存所依赖的改革,是靠赖那位实际上是不知名的先知──玛拉基──预先提供了工作的基础。

{\Section:TopicID=268}先知的信息

要在一个逐渐滑堕到已变得没有组织的社会中去处理百姓的冷漠的问题,绝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当人们不再关心时,则宗教、道德、社会习惯和价值观所发挥的功用都停止了,无法使社会团结和保持古时候的信仰。在玛拉基的时代中,某些宗教的原理遭受怀疑:神真的爱以色列人吗?在神的世界中真有公义吗?而这些对基本原理的怀疑影响到以色列人生活的其它方面。献祭和宗教敬拜失去了它们的完整性。异族通婚变得普遍,因而一直存着犹太信仰与异族宗教互相混合的危险。这些都是玛拉基面对的情况。

虽然这些紧急的问题需要先知加以注意,然而好像他紧接着的先辈一样,他向自己的时代,也向将来的世界宣讲,因为他感觉到现在对将来有所提示。他的作品没有撒迦利亚那样充满着末世和启示的味道,但是他讲论将来和暗示将有使者来临,为弥赛亚预备道路。正因先知的具有思想和作品这一层面,基督徒读者遂能把这卷书当作一座桥梁,将旧约大量的内容和福音书中有关施洗约翰与耶稣的叙述联在一起。──《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