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的形像

 

经文:创一26-27又二7

  此届要讲的总题,是“神的形像”今姑述其大意,以后当于各分题中逐渐辞释,望各位代祷!   现在有许多人谓人非神所造,议论纷然,主张不一。归纳起来,可略分三派:

  (一)天然进化派 他们说人是由低等动物进化而为高等动物,如猴子之类,逐渐进化而为人。这派人多不信有神,可谓不信派。

  (二)由神进化派 他们说:人由进化而不成,是错的,不过并非自然而进化,乃是有神主持其间,换言之,就是神用进化方法造人。这派的人在教会里很多,所谓“新神学家”的大概属于这派。

  (三)多类进化派 他们说:人的起点,是一细胞,如别的动物然。细胞有许多,人就是许多细胞中的一细胞。这一个说法与第一派的说法,有点相同,所有的分别,就是第一说是主张由一细胞而成万物;这派是主张由多细胞而成万物。

  诸君!这三派,你信那一派?须知这种说法,这些派别,都不过是由人的头脑思想出来,不可轻信。人要知人的来源,不能凭着自己的思想,亦不能用化学的方法把一个人分析开来,或用别种科学方法而知的。虽然在博物院里可以看见许多古物标本,但都不能使我们毫无疑义的了然于人的由来。从前我在纽约,曾与一班教授同学们到一博物院里,去参观研究进化论的陈列品,希望可以帮助我们明白人的由来,结果均不能满吾人意,因为照所陈列的各件,加以研究,很有许多靠不住之处。他们的学说好比是一条铁练,其中有几个铁圈是不坚固的。若用这样的炼条来悬挂什么,就要坠跌尘埃,而不可收拾。进化论家所论人的由来,实在不能自圆其说。故我们不可轻信。现在有许多人都相信达尔文的主张。我在英国时,参观坎桥大学,有爱的根生教授(Professor Atkinson)陪我游览坎桥各处,他把该大学的极大规模一一指给我看,看了半天之后,他指着一所房子对我说:这房子就是从前达尔文住过的,我闻达尔文的大名,即问说:达尔文的学说,现在贵校有何势力?他即摇首答道:不消说有什么势力,连个地位也没有。达氏的女儿还在,除了她及很少数学生外,大家都不信达氏的学说了。我听了这话,心中有无限的感想,因为达氏的学说,在欧美各国,虽已根本动摇,但在我们中国,却有很多的人还在大吹大擂的拥护它,提倡它,把人们所唾弃的东西,奉为珍宝,这样拾人牙慧,成何体统?这也可见中国人科学程度幼g的一斑了。

  你愿知道人的由来么?我曾与一位王君讨论这问题。我对王君说:你怎知你是姓王的呢?你有化验研突过吗?他说:谁去研究化验自己的姓呢?我说:你怎知道你是姓王的呢?他说“是我的父母亲口告诉我的。”你为何姓王呢?“因为我的父亲祖父高祖……都是姓王的。我相信我父母的话,而毫无疑义的知道我是姓王的。”所以我们要知道祖上的事情,都不是到试验室去化分研究而得,乃是听父母祖父母或其它长辈的见证。若是口传穷了,再可检查我们的家谱。家谱里面记着祖宗的名字,事业,享寿多少,……由一代直追溯至十代,二十代,……都可以。前者,我回到浙江诸暨家乡去,便查我们的家谱,因而知道我村的头代祖宗并不是诸暨人,乃从嵊县迁来的。若再查嵊县的周氏宗谱,便可知道我们本来也不是嵊县人,乃是由河南迁来的。再从河南的祖宗追去,一直可追至周朝的周公。欲追至周公以上,则须查看中国上古史了。中国上古史查过,再可查看世界上古史。世界上古史查完,还有一本世界最古史。这世界最古史是什么呢?就是圣经中的第一卷──创世记。许多上古史,都是根据创世记而写的。普通中学校用的上古史,大学校用的上古史,都不可靠,因已经被后人的头脑思想改编过了。要看最可靠的上古史,当到柏林伦敦等图书馆里去看。那里上古史书之多,岂止汗牛充栋?但其中最可靠的,就是根据创世记而写的。并不武断说一句,圣经中的创世记,是世上古史的上古史,是我们人类最古的家谱,这人类最古的家谱,说人是那里来的呢?

  现在我们要看那部人类的最古家谱──创世记──所载论到人类的由来,请看创一26-27:“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可见人是神所造的。这一点既查清楚,现在我们可以讨论题目的正面了。我们题目的正面,就是神按自己的形像造人,或说:人就是神的形像。神的形像是怎样的呢?我在作小孩子的时候,听人讲神的形像,总以为神是像一位白发苍然的老公公那个样式。那知照主耶稣所说,神是灵,灵是无骨无肉的,(路廿四39)既然是无骨无肉的灵,何有固定的形像呢,然则神的形像,究是什么呢?照希伯来原文,“形像”乃是影子,所谓神照自己的形像造人,就是人之受造,有像神的地方。人有什么地方像神呢?现在我们一点一点的看:

  (一)人像神的第一点 就是神是灵,人也有灵,请看约四24:“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请注意神是灵,又请看创二7:“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请注意,“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这生气就是灵。可见神自己是灵,也将灵造在人里面。人得了神所赐的灵,人即成为万物之灵。这就是人像神的第一点。

  (二)神有思想 神有思想,人亦有思想。何以知神有思想呢?因圣经常常记载神说话,神作事。人能说出清楚的话,作出有条理的事,这就表明是有思想的。若有人说话紊乱,毫无条理,我们就知此人是不用思想说话的,不用思想说话,是神经错乱的疯狂人,疯狂人不知道自己所说的是什么,别人也不明白他所说的是什么。但圣经记载神的话,皆满有智慧和计划,可知神是有思想的。神自己有思想,也将思想赐与人类。大科学家米利干说:人和下等动物的最大分别,是人有思想和理解力,别的动物是没有的,故人有进化,别的动物没有进化。

  去年我往北戴河去,在火车上和一位信佛教的科学家谈话,他说:你们基督教的道理,我都很赞成,但有一件,我实不能同意,就是你们太轻看下等动物。须知人与动物,均有灵魂,人们随意杀生,乌乎可?人的灵魂与动物的灵魂,同升空中,神就是一切灵魂之上的灵,所以众灵平等,安可相杀?我说:先生,你这种理论,实在高明,但照事实看来,下等动物与人是判然不同的,科学家亦承认人与下等动物是有分别的,人有理智,动物则否,例如中国相传“狡兔有三窟”,多么玲巧,但自古至今,依然如故,毫无进化。在热带地方有一种鸟,名叫裁缝鸟,能用树枝树叶筑巢,并作出各种巧妙的花样,是上古人工所不及万一的,但至今仍是一样。这些动物,各有其本能,都从神所赐给,惟没有理智,只有人类才有理智,这一点你承认吗?他说,唯唯。这样,神自己有思想或理智,又把这思想或理智赐给人。这是人像神的第二点。

  (三)神有情感 何以知神有情感呢?创二28:“神就赐福给他们……”神赐福与人,则知神有情感,因为赐福就是赐好处,赐好处就是爱的情感的作用。比方父母赐儿女以新衣,这就是赐福与儿女,就是爱的情感的作用。所以说神是有情感的。神有情感,亦将情感赐与人。创二23:“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亚当这句话,是表明亚当对夏娃有爱情,这是亚当的情感。人在夫妻,父母,子女,兄弟,姊妹,朋友,亲戚,邻居,同学之间,彼此相亲相爱,又能爱神,这都是人类有情感的表示。这是人像神的第三点。

  (四)神有意志 创一26:“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造人,……”27节:“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这“我们要”三个字,表明神是有意志的。比方你今日起来便说:我今天要赴培灵会,要为培灵会祈祷,……后来真能实行,这表明你有意志,且能实行其意志。倘若有人说:今天本欲赴培灵会,可惜天气太热,不很方便,明天才去罢,明天又说,后天才去罢,结果明天后天……都不来,这表明那人不善用意志。神有意志,人也有意志。这是人像神的第四点。

  (五)神有荣光 代下七1:“所罗门祈祷已毕,就有火从天上降下来,烧尽燔祭和别的祭,耶和华的荣光,充满了殿。”赛六3:“彼此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他的荣光充满全地。”神自己有荣光,亦把荣光赐与人,诗八3-5:“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列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并赐荣耀尊贵为冠冕。”末了一句的“冠冕”二字,原文是动词非名词,原意乃“神将荣耀尊贵,戴在他的身上,”或译作“神将荣耀把人遮掩起来”。神把自己的荣光赐与人,所以亚当夫妇在乐园时不穿衣服,也不要紧,因有神的荣光遮掩。惜他们后来犯罪,荣光失去,乃觉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人本来有荣光,这是人像神的第五点。

  (六)神有主权 圣经常言神是万有之主,大有主权的,然神亦将主权赐与吾人。看创一28:“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要管理海里的鱼,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这些主权多么大阿!此次我们从上海南来,沿途看见有很小的船在汪洋大海里捕鱼,觉得很希奇,但若看昔日神所赋予人的权柄,则不算希奇了。

  管,原有使听命之意,意即地上,海里,空中的动物,都须听命于人,人就是“海,陆,空的大元帅。”可是这个管理大权,到后来竟旁落了。不但人不能管理海中的鱼,若入水时间久些,则有死亡的危险,有为大鱼吞吃的可能。

  虽然如此,这种主权,在今日人类中还隐约可见。从前在浙江绍兴听见一人说:他养鱼甚多,一日被人偷去。怎样偷去呢?他说:我的鱼塘,乃在河中,筑有竹坝,但此堤坝不是高过水面,乃是低于水面的,故鱼可游上水面,随意往来,人要偷塘里的鱼,只要把它们引到水面,再把它们引去。但后来我发觉我的鱼失去,乃再设法把它们引回来。这样引去引来,视同掌上之物,我乃悟到那人本是个犯罪堕落的人,可是神的形像,还有一点点存在其中,亚当未犯罪前,所有神的形像岂不更好么?

  人不但有主权能管理海里的鱼,并且有主权管理空中的鸟,管理海里的鱼难,管理空中的鸟更难。兄弟在加拿大的时候,有人领我去见一位退休的老牧师。他楼上有许多飞鸟见主人来,尽皆飞去,那老牧师叫我们藏躲起来,第一会儿,他要用法子招它们回来,果然飞鸟因他的招呼,悉数飞回来了,有些飞在他的头上,有些站在他的肩膊上,……毫不畏惧。他后又捉住一鸟,指其爪对我说:此鸟的爪曾受伤,我把它医治好,今创痕尚在哩。那老牧师有管理空中飞鸟的本领,未始不是神所赐这种主权的留迹。

  至于山野的走兽,也有人能管理吗?我们设只身空拳到深山野地去,有不为野兽伤害的危险吗?然亦有能管理之者。德国有一马戏团,不久之前,曾到上海来。那些虎,豹,豺狼,均很驯服的受他们的指挥。我起初以为他们预先将它们的坚牙利爪取去了。那知到看时,见戏台上围以铁的栏栅,演戏时,许多野兽出来,张牙舞爪,状殊可怕。看戏的人都为主演者揘一把汗。不料那些狮子虎豹等,不仅对主演者不加损伤,且甚听命。主演者叫老虎跳火圈就跳火圈,作把戏就作把戏,左右进退,跳上跳下,均听主演者的指挥。我看见乃悟到管理地上各种动物的主权,神所赐与人的,今尚得见其一点。